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大明小学生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想输的和想赢的(下)

第三百二十三章 想输的和想赢的(下)

        王廷相不爱敛财,所以宅邸不算大,装修也很简朴,跟夏言府邸没法比。

        别的不说,在小时雍坊这样寸金寸土的高档社区,夏师傅的宅子里竟然还有园林。

        这都是皇恩浩荡,嘉靖皇帝赐下的。所以“当红”两个字并不只是两个字而已,而是全方位的各种意义。

        因为家里太小,躲都没地方躲,所以假装称病不出的王廷相在家里被夏言堵住了。

        他赌咒发誓了半天,说自己绝对没有插手过重审的事情。

        然后两人又等来了秦德威,将今天的过程大致说了一遍,夏言才确定相信,秦德威真是靠他自己会吵架打赢了官司。

        “你就该输掉!”夏言略有不满的说,很多事情都白准备了。

        秦德威毫不在意的回应说:“在下早说过,输不了,也不会连累王总宪,是老大人你小看在下。”

        夏言感到秦德威太自我了,比那什么八才子个性还强:“这不是小看不小看你的问题,你的用处不应该是在这里。”

        王廷相倒是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笑呵呵的对夏言说:“夏桂洲你先听我一句劝。

        你如果想要用好秦小哥儿,最好按照他的节奏来,给他自己发挥的余地,这是经验之谈。”

        夏言仍然觉得秦德威这是少年意气,完全没有规划意识,只知道肆意挥霍才华,就摇摇头说:

        “在老夫看来,八才子中,王慎中、唐顺之、陈束是第一等,任瀚、熊过是第二等。

        李开先、赵时春、吕高只能算末等。你使了这么大力气,只用在一个末等的李开先身上,完全不值得!”

        “这几个还有等次区别?”秦德威诧异的反问:“不是一样弱吗?就唐顺之将来可能还有点有用,但现在也很弱。”

        夏言:“......”

        你踏马的知道兵法云骄兵必败吗?知道兵法还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

        终于感到夏师傅对自己可能有点看法,秦德威赶紧辩解说:

        “虽然只有李开先来了,但在下不是连八个一起打了吗?如果老大人嫌不够,再来几次就行了,不费事!”

        王廷相又出面岔开话题说:“夏桂洲别总是想着别人了,你这两日,没有考虑一下为国举荐几个贤才的事情?”

        夏言不与两人见外,掏出张手写名单:“我自然也会举荐人才给朝廷,你也看看,以后遇上了心里有数。”

        秦德威凑过来看了几眼,上面的人名有:兵部车驾司主事卢淮,武选司主事陈节之,户部山西司主事杨沦。

        看完之后,秦德威不好说什么,给了夏师傅一个意味深长的小眼神,希望夏师傅能懂。

        看着自己精心选拔的人才名单,夏言有种“养成”的快感,略带自得的对秦德威说:

        “你说你会品评人物,评论那八才子也头头是道,那你再看这几个如何?”

        秦德威真的说不出什么来,主要是因为,他品评人物是依靠史料作为支撑的。

        而作为一个带有很多史料金手指的穿越者,秦德威对这几个人名居然完全没有印象......

        这只能说明,这三人以后完全没有混出来,史上默默无闻,什么事迹都没有的那种。

        秦德威不得不感慨,夏师傅眼光真厉害,精挑细选了三个人,居然全都是青史无名的,或许只有《实录》里能找到几处名字。

        说真的,就算闭上眼在六部主事郎官里胡乱抽签,也不至于一个史书有传的人都抽不到吧?

        秦德威恍恍惚惚的放下名单,很诚恳的对夏言说:

        “虽然我对这几位并不相识,但既然承蒙大宗伯如此看重选拔,必定皆为可大用之才也!”

        说完这句话,秦德威觉得自己更成熟了,多跟高层次官场人物打交道,果然涨情商。

        不过秦德威还是忍不住说:“与其推荐这几个,还不如把徐阶召回来。”

        万一您老人家还是被严嵩干翻了,徐阶还能替你报报仇,网文里都这么说的。

        夏言摇了摇头说:“首辅张孚敬对徐阶恨意仍在,徐阶想回来,绝对过不了首辅这关,等以后再找机会吧。”

        十年前徐阶以探花入翰林,逼格清贵的很,然后直接顶撞当时还叫张璁的张孚敬,于是就被贬出京师,去地方做官了。

        说到这里,秦德威就纳了闷,这位张孚敬(璁)也是个神人啊。

        此人官都做到首辅了,但秦德威穿越以来所接触到的,或者所听到的历史名人,除了大礼议功臣外,很多人对张孚敬的态度不是鄙夷就是言语顶撞。

        真不知人缘怎么混的,张首辅这份到处被看不起的待遇,堪比长了嘲讽脸的网文主角了!

        就这样,嘉靖皇帝这两年还怀疑过张孚敬擅权,扶持夏言与张孚敬对着干,也难怪张孚敬总是气得想撂挑子。

        所以翟銮目睹这些,才会产生了一丢丢的小野心吧?

        秦德威又感到困了,便主动问道:“老大人接下来又当如何?还需要在下出力否?”

        夏言叹道:“经过你这连番打击,八才子只怕不会轻易与你照面了。接下来老夫尽快推动一次廷推,先看看各方风向,再做针对。”

        廷推就是朝廷公推人选的一种方式,一般内阁大学士为了避免专擅嫌疑,不会参加这种外朝的人事廷推,所以夏师傅比较有把握。

        秦德威提醒道:“最好霍韬进京之前,能敲定此事,免得徒生波折。”

        随后秦德威就离开了,回到武功胡同住处。

        这时候夜色很深了,有个冯家仆役开了院门,对秦德威禀报说:“今日有个徐氏姐弟过来找你,道是你的故旧。”

        秦德威连忙问道:“人呢?”

        仆役答道:“他们本来一直等着你,但等到夜深了,外人实在不便留下,才无奈离去。

        不过他们留了话,说明早再过来。”

        他乡遇故交,秦德威还是很兴奋的。

        再怎么也是陪伴自己熬过了一年半多枯燥学习时光的女友兼女家教,如果没有她,还未必能考中秀才。

        不知为何晚上还做了点有颜色的梦,也许是很久不近女色的缘故,身体状态比较亢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