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演武令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二章 猪头

第四百零二章 猪头

        “闹鬼,扯蛋吧。”

        杨林心中呵呵一笑,转头不太关注那边。

        进了院子,准确的说,进了杨府大厅之后,不说勾起了原身记忆中的伤心事的问题,他已经隐隐约约能看穿后院之中发生了什么事。

        打马吊是真的打马吊。

        不过,这个方式,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天眼观物,隔得近了,就能看穿迷障,鬼打墙不是真的,迷魂术却是有的。

        “专心点练习,这一刀出手力道弱了,斜撩懂不懂?你要想象着,前面有一根大木头,你一刀斩成两段。”

        杨林尾指轻弹,一股淡白色的气浪,呜的一声,就直直射了出去,击在许仙环跳穴上。

        一缕气机冲脉破穴……

        许仙哇的一声,就感觉手足有些不听使唤,半跃着翻身一刀撩起,咻,斩得身前气浪汹涌。

        他一时之间,就有些愣神。

        就算是没啥见识,他也能明白,刚刚这一刀的威力,别说是木头了,就算是一座假山,一块巨岩,他也能一刀斩成两块。

        虽然手里用的是木刀。

        那破空的凄厉刀啸声。

        这是练刀只有半天的自己能用得出来的吗?

        “别愣着了,全心全意,照着刚才的感觉,挥出一千刀,不对,三千刀。”

        杨林教起徒弟来,那是认真的,可不会嘻嘻哈哈。

        有些福缘,他虽然看不到,也感觉不到。

        但他有一种感觉,或许,自己收下这个徒弟,要么是祸,要么是福,而且还不小。

        大福或者大祸,这不就是赌一把喽。

        仙佛畏因,凡俗畏果。

        这里面可有着种种说道。

        见着机会了,因为顾忌这个顾忌那个,那什么也不用去做了。

        自己如今,无论如何,算不得神仙佛陀,所以,也暂时不用畏惧因果。

        当然,就算是最后结果难以收场,这不是还有着退路吗?

        杨林摸了摸自己手上那并不存在于真实视界的演武令,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肌肉版许仙,冲击吧,少年。”

        有着神象镇狱功在手,他有把握,在三个月之内,就把许仙练成施瓦森格。

        ……

        “就这?”

        邓木头道士此时茫然的望向杨府老管家,“你们不是说闹鬼吗?真的是闹鬼,我怎么听着就不像?”

        李公甫低着头,嘴巴狂乱抽搐,想笑又很有礼貌的不敢笑出声来。

        虎丫完全没变化,仍然保持着小透明的姿态,说老实话,她啥也没听懂,只是想着,先前奉上来的糕点其实挺好吃的,因为顾忌身份,不能放开胃口大吃,可惜了。

        反倒是郑伦此人,平日里大开大合的练习明王身,金刚刀,虽然练的是佛门心法,但偏向于怒目金刚法,性子粗莽得很。

        此时一听得后院里的动静,就笑得前俯后仰。

        “如果不是李捕头你亲自领我进来,又认得杨家老二,说不定我会以为来到群芳苑了。”

        这话一出,老管家和二少爷杨伯雅脸红过颈,眼中就出现怒意来。

        若非迫不得已。

        他们还真不想请别人过来。

        实在是,后院里虽然看不到人,但是传出来的声音却是太操蛋。

        尤其是那声音很熟悉的情况下。

        几声轻吟和狂乱呼吸声纠缠在一起,有人娇声求饶。

        也有人大声邀战。

        声浪扑天盖地的传来,锁定在院子里,却是明明白白的,让众人都能想象出里面的情景。

        打马吊是真的在打马吊,玉石牌面与桌子的撞击清脆悦耳,一个男声时不时的就哈哈狂笑,“文娘,这次可是你输了,看看能撑住你几个回合?”

        “来就来,怕你这个驴货……”

        一个女声豪气干云,就像是即将上战场的女将军。

        另两把女声就笑:“小文不要怕,三个还打不过他一个,老娘就不信了。”

        杨伯雅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即捂住额头蹲了下去,连话也不想说了。

        老管家吱吱唔唔的说道:“文娘就是二少奶奶,另外,另外两个……”

        “另外两个是谁?”

        郑伦追问着,眼神无比兴奋。

        “是老夫人和三少奶奶。”

        老管家额头直冒热汗,感觉这里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可是,这次老爷下了严令,里面的女人是死是活不管,那把男声,却是绝对不能放过,一定要他死。”

        其实,在请动衙门李捕头过来之前,他们家里已经想过许多办法了,这个后院之中,已经冲进去了十七八个丫环仆人,甚至连三少爷杨仲云也忍不住冲了进去。

        没人出来。

        当时听到几声惨叫。

        然后,就再没有了下文。

        他们甚至还听到了咀嚼的声音。

        所以,在外围打转转的,还算是运气好,只要不强行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后院竹林花树,就会没事,一旦坚定了心意想要冲进去,还是可以进去的。

        只是,进去的后果如何,那就不敢保证了。

        “区区障眼法,又骗得了谁?”

        邓方柳道人此时倒是难得的灵醒,也不知他练的是什么功法,竟然对这种种声音全无感觉,只是在脸上挤出几分笑意:“区区障眼法,能骗得了谁,去……”

        他拔下背上长剑,伸手一抹,就贴了一张黄符上去,脚下奇异的踏出两步,就是一剑斩落。

        咻……

        剑光起处,那青色宝剑之上,黄符燃烧,身前又生出一柄剑光来,随着他剑指方向,发着悠悠寒光,直直破入浓雾之中。

        “咣……”

        一声巨响。

        众人耳中就听得喀喀啦啦的声音。

        邓方柳身形一晃,脸色就煞白,嘴一张吐了一口血出来。

        嘴里大叫道:“快,快冲进去,那家伙已被我灵剑所伤,不能让他恢复过来。”

        “牛鼻子这灵剑问路,有几把刷子,看我明王刀法,妖人授首。”

        郑伦到了此时,倒是没有拖后腿,身上金光一闪,刀光如雷般就冲进茫茫雾气之中。

        轻隆隆几声炸鸣,雾气散去,眼前局势明朗。

        映入眼帘的,是不堪入目的一幕。

        三个女人那奇异的姿态,自不用多说。

        看她们眼中迷醉茫然的眼神,亢奋的情绪,就知道不太正常。

        满地散落的玉石牌,已及被劈得破碎的桌子,能够清楚的知道刚刚邓方柳道长灵剑到底立了什么功劳。

        那柄灵剑,此时已经断成两截,掉在地上,没了半点光泽。

        而郑伦勇则勇矣,此时却是被一柄巨大的钉耙钉住,正在地面之上扭来扭去,满脸的横肉狰狞的扭曲着,手中只握着半柄断刀,舞来舞去的用不出力气来。

        钉耙的主人身上长着如同钢针般的黑毛,头颅硕大,大耳招风,嘴巴凸出,獠牙森森,竟然是个黑色猪头。

        一身滚圆的腱子肉一看就有巨大力道蕴藏。

        最离奇的是,这家伙,一钉耙把郑伦钉在地上,还不忘对着某人不停输出。

        奇怪的声音,以及郑伦的惨叫,还有被打扰了好事的猪头怪物咆哮声,让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