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视死如归魏君子在线阅读 - 第202章 是人是鬼都在秀,天帝乾帝在挨揍

第202章 是人是鬼都在秀,天帝乾帝在挨揍

        第202章是人是鬼都在秀,天帝乾帝在挨揍【为“梦幻$绝恋”的打赏加更2/20】

        十月的海风,从西而东,跨过了无垠的海洋,带着肃杀的凉气,席卷了大乾。

        镇西城的夜幕低垂,笼罩着成千上万家惶惶不安的灯火。

        灯火最亮的一座房间里,坐满了两排人。

        全都是大乾朝堂重要的人物。

        如果此时能够来一发蘑菇云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干掉,大乾不说彻底瘫痪,至少也要损失三分之一的实力,甚至更多。

        毕竟姬帅是大乾军方第一人。

        陆总管是大乾的特务头子。

        镇西王是大乾皇室战功最辉煌的大佬。

        而魏君是大乾的精神领袖。

        更不用说,与会的还有其他大乾朝堂和军方的中流砥柱。

        这些都是在姬帅和陆总管看来,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所以才把他们叫来一起开会。

        至于魏君……他肯定是没意见的。

        魏君就从来没想过要有什么保密意识。

        魏君连死都不怕,还怕有人泄密?

        魏君甚至巴不得有人泄密。

        然后有人为了保密,再来弄死他。

        可惜,这不太可能。

        因为在座的人的确都值得信任。

        而魏君也干不出来那种为了自己想死就随便乱折腾的事情。

        哪怕魏君其实有把握能收拾烂摊子。

        但是有些事情,魏君就是做不出来。

        真要是想死,办法肯定多的是。

        别的不说,魏君把在座人的老婆全都偷了,想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连反抗的理由都省了。

        可魏君到底还是个人。

        他要是为了达到目的就不择手段,那就是道祖了。

        天帝之所以是天帝,就在于天帝有自己的道。

        魏君可以走捷径,他知道怎么做能更快的成功

        但他偏不。

        生而为人,他有自己的骄傲和底线。

        好在魏君现在也不是很担心。

        因为从之前小六回溯时光的景象来看,他感觉到了一些熟悉的恐怖气息。

        魏君估计不出意外的话,西大陆的水会比他想象的深很多。

        估计西大陆现在的战力体系很快就会被更新,然后冒出来一批能够轻易杀死现在的他的超级高手,这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所以,他想死是不会太困难的。

        困难的是姬帅这帮人。

        姬帅现在确实是一脸愁容。

        他把陆总管向他说的事情又向大家转述了一遍,然后道:“情况大概就是这样,诸位都是大乾的栋梁,也是我姬长空绝对信得过的人。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也是为了让大家集思广益,争取能够讨论出一个有用的应对措施来。”

        听完姬帅的讲述,所有人都面色凝重。

        这个情况魏君都是刚刚发现的,涉及到了神明,此前他们谁都没有掌握。

        信息来的太过突然,对方的实力又远超自己,想要找出反制的措施,谈何容易?

        没有人说话。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智慧能够起到的作用往往很小。

        而且他们突然之间得知这些东西,根本没有时间细细思考。

        见到大家都不说话,姬帅主动点将:“镇西王,你是我们大乾西海岸沿线的第一道屏障。若西大陆再次出兵,你也会是首当其冲。对于此事,你有什么想法?”

        镇西王苦笑:“我只有一个想法——希望魏大人的判断是假的。”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姬帅肃然道:“我们不能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侥幸上,必须要有应对一切可能的预案,以保证大乾有朝一日真的面临这种情况,不至于束手无策。”

        “姬帅,道理我都懂,但如果魏大人的判断是真的,那对方的实力就超过我们太多了。”镇西王无奈道:“本王不怕死,可在这种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即便是拼死反击,能够给对方造成的杀伤力也是有限的。当年为了杀死那尊神,我们大乾付出了多少代价还历历在目呢。”

        今天在场诸人,并不是所有人全都清楚当年剑神成功屠神背后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所以他们是无法完全理解镇西王话的。

        不过有半数人都知道这件事。

        听到镇西王这样说,他们也瞬间想到了当年。

        前太子,被公认的大乾完美继承者,为了屠神主动牺牲了自己。

        铁血救国会,一群被所有人寄予厚望的年轻人,也全都成为了屠神的一个分母。

        还有几千名士兵,外加基本已经达到人间极致的剑神,修行界公认的巅峰修行者之一。

        种种因素汇聚在一起,在付出了巨大牺牲的前提下,才勉强杀死了那尊神。

        而如果这样的神有很多。

        西大陆的水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深。

        那他们原来对于敌我双方的实力估量将彻底失败,要从零开始重新计算。

        这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差距。

        因为大乾这边的是人。

        而对方很可能是神。

        魏君敲了敲桌子,把大家的目光吸引到了自己身上来,然后才开口道:“诸位不必妄自菲薄,也不必被镇西王的话吓到。我只说一点,之前在皇宫里,陛下那个废物亲口说过,拼光皇室的底蕴,他能够屠掉两尊神。”

        大家全都急声咳嗽了起来。

        尽管脸色都好看了很多。

        可魏君这话说的……他们没法接啊。

        什么叫“陛下那个废物”?

        镇西王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他一直驻守西海岸沿线,已经很久没有回过京城了,所以他对于魏君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但是一直没有亲眼得见魏君的风采。

        镇西王一度也以为传言太夸张了。

        毕竟大乾是帝制国家。

        魏君区区一个翰林院编修,谁给他的胆子对皇帝不敬?

        这传言也太假了。

        然而今天亲眼见识到,镇西王才明白,果然是无风不起浪。

        魏君比传闻中的还要更勇啊。

        “魏大人……还是要慎言。”

        魏君两句话把镇西王给整不会了,他不想公开和魏君唱反调,毕竟魏君刚刚立下大功,把那么多英烈的遗体送了回来。

        但是他肯定也不可能配合魏君一起吐槽乾帝。

        所以镇西王只能把魏君对于乾帝的不敬含糊的一笔带过,然后迅速跳转到重点上:“陛下真的说过,他能够拼掉两尊真神?”

        魏君点头。

        陆总管也点头,为魏君作证道:“当时我、上官丞相、姬帅也在现场,陛下的确这样说过。”

        大家齐齐松了一口气。

        赵芸更是笑着道:“吓死我了,还以为真的没希望了呢,没想到皇帝老……咳咳,没想到陛下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底牌。”

        在场中人都目光诡异的看了赵芸一眼。

        没想到你这个忠肝义胆的赵紫龙私下里对陛下竟然也如此不敬。

        刚才赵芸差点脱口而出的分明就是“皇帝老儿”。

        尽管她及时踩了一个刹车,但是为时已晚。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谁都能听出来赵芸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不过正因为在场的都是聪明人,所以大家都懂的装傻。

        魏君对乾帝不敬……是因为魏君确实有那个底气,乾帝自己都不敢杀魏君。

        赵芸对乾帝不敬……是因为赵芸也有那个底气。

        人家是龙宫的座上客,龙女的救命恩人。

        就乾帝的胆子,还真不敢对赵芸怎么样。

        所以大家果断无视了赵芸对乾帝的不敬。

        这个时候,魏君又开口了:“也不能盲目乐观,陛下那个废物确实有底牌,皇室也确实有底蕴,但是他未必愿意打出来。”

        “为什么?”赵芸好奇道。

        魏君摊手:“皇室如果把底蕴拼光了,陛下自己心里是个有逼数的人,他可没有把握能够凭借人格魅力依旧让大臣们效忠他。万一姬帅或者上官丞相甚至是镇西王来个黄袍加身,陛下那废物不就傻眼了吗?”

        赵芸:“……”

        其他人:“……”

        大家都听麻了。

        魏大人对陛下不敬了吗?

        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魏大人的话有没有道理。

        大家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全都感觉是有道理的。

        但凡皇室没有实力了,不说姬帅,赵芸扪心自问,她都更愿意把国家交给魏君,甚至是姬帅。

        反正比交给乾帝来管理强。

        可就因为这个,就拒绝战斗,那也太尸位素餐了。

        赵芸直接把自己的不满表达了出来:“我等为了大乾出生入死,陛下就不能为了国家牺牲自己吗?国难当头,还是只能看见自己的利益?”

        “赵将军不必愤怒,你是英雄,陛下那种废物是狗熊,你不能拿英雄的标准去要求狗熊,他做不到的。”魏君道。

        今日辱乾4/1。

        超额完成任务。

        大家再次咳嗽了起来。

        陆总管面色一肃,厉声提醒道:“魏大人,对陛下不敬,按大乾律,是要入狱的。严重点,甚至要杀头,你不要自误。”

        魏君很心累。

        老陆你也是个黑了心的家伙。

        明明你才是隐藏的最深的那个倒钩狼,结果你演的比忠臣还忠臣。

        你能给本天帝带来一点危险就算本天帝输了。

        这个时候,薛将军忽然开口了:“陆总管此言差矣。”

        陆总管的目光转移到了薛将军身上。

        面对陆总管这个特务头子的压力,薛将军粲然一笑,满室生辉。

        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

        薛将军的美,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薛将军不止是有美貌,还有足以与美貌匹敌的学识。

        “陆总管,您最近应该忙着搜集西大陆的情报,疏忽了对于京城的关注。”薛将军笑着道。

        “什么意思?”陆总管的声音很冷,

        薛将军轻笑道:“大乾律最新法案,由白倾心大人起草,上官丞相签字,周祭酒背书,现如今已经在大乾全面推行。若有与旧日法案相冲突的地方,以新法案为准。

        而更新后的大乾律法中,明确规定大乾子民言论自由,除非是宣扬通敌叛国、侮辱英烈等言论,否则不允许被处以死刑,顶多是小惩大诫,大多数情况下,都不用因此入狱。

        魏大人虽然言论对陛下不敬,但陛下爱民如子,大乾律也不支持魏大人会因此获罪。

        “所以陆总管,虽然魏大人刚才的言论有些不妥,但你是不能因此就给魏大人定罪的。”

        陆总管:“……”

        面色逐渐铁青。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怒意。

        片刻后,陆总管竟然老泪纵横:“陛下,臣无能啊,竟然让您受如此侮辱。

        反贼,一群反贼。

        “老臣万死。”

        很多人都动容。

        忠诚,毕竟是一个褒义词。

        镇西王感慨道:“陆总管无需如此,大乾总是要向前走的。也许有时候改革的步子是迈的大了点,但正因为如此,才更需要陆总管您这样对陛下忠心耿耿的人为大乾保驾护航。”

        陆总管对镇西王拱了拱手。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次轮到魏君心里不是滋味了。

        他无语的看着陆总管。

        这老戏骨的演技也忒牛逼了。

        前世他也合作过不少影帝,什么宝国道明雪健什么的……

        有一说一,魏君感觉陆总管直接把他们爆了。

        演员在这种顶尖的官场大佬面前,演技还真是有点不够看。

        怪不得总有人说演技最好的人从来都不混娱乐圈,都在官场呢。

        陆总管是姓蒋还是姓汪,没有人比魏君更清楚。

        他丫从来就姓魏。

        大乾律的改动,魏君甚至都怀疑陆总管就是幕后推动者之一。

        为的就是潜移默化的削弱帝党的实力,占据道德的制高点,从法律上逐渐光明正大的压制皇权。

        这没什么不好的。

        魏君悲伤的是这样一来,自己想死就更难了。

        这群人老给他打补丁,修退路。

        本来好好的几条作死之路,都被这群人给他堵的差不多了。

        惆怅啊。

        姬帅把大家讨论的重点重新拉了回来。

        “陛下那边,由本帅去解决。”

        “紫龙说的对,倾覆之危到来,谁都逃不开,陛下也要尽他应尽的责任。”

        “除陛下外,我等也要打起精神,全神贯注。西大陆不可能只有一尊神作为后手,我们也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弱小上。”

        “之前的卫国战争,我们举国之力打赢了。现如今战争再临,我们依旧没有其他的选择。不想当卖国贼,就舍命一搏吧。”

        “镇西王,西海岸沿线依旧由你镇守。其余诸将,各司其职,厉兵秣马,随时迎接战争。”

        “这些年我们积攒的家底,陆陆续续都要拿出来了。诸位,本帅现在只有一个要求——西京城的事情,绝不能在大乾境内再次出现。”

        “否则,我等唯有以死谢罪。”

        众将齐声领命。

        魏君看向姬帅,微微皱眉。

        这个会其实没讨论出什么东西啊。

        真要说讨论出什么解决办法了?魏君只能想到一个——压榨乾帝!

        等等……

        魏君突然反应了过来。

        他在姬帅和陆总管身上来回巡视,越看眼神就越古怪。

        这两个琅琊榜(lyb)……

        怕不是故意的吧?

        突然发现西大陆的水深,应该不在这两人的预料之内。

        但是卫国战争的时候,西大陆是有真神出现的。

        所以再次和西大陆开战,以姬帅的城府,他必然有应对真神的预案。

        姬帅又不是乾帝那种废物。

        可现在姬帅表现的像是自己根本应付不了西大陆的真神。

        这就很不对劲。

        而乾帝说他能拼掉两尊神的时候,姬帅是在场的。

        陆总管也是知道的。

        包括上官丞相,也是知道的。

        这些琅琊榜……他们是勾结到了一起?

        不,不一定。

        魏君忽然想到了自己。

        在这个会上,叫出乾帝底牌的,其实是他。

        他和这些琅琊榜可没事先勾结。

        所以,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

        魏君这样想着,发现这个会已经散了。

        等其他人走的都差不多了之后,陆总管随手一挥,就布下了隔音结界。

        然后陆总管就赞叹道:“魏大人不愧是魏大人,和姬帅配合的果然是天衣无缝。”

        魏君:“???”

        “姬帅抛砖,魏大人引玉,现在陛下就是想不出手都不行了,他已经被架起来了。”陆总管笑着道:“魏大人,其实现在大乾上下真正能够对你产生致命威胁,有能力杀你的,也就是陛下了。把陛下的底牌打掉,你才能够真正的安全,大乾也才能够真正的改天换地。”

        魏君:“……”

        你别说了,我难受。

        “当然,陆某说这些也是废话,以魏大人的智慧,肯定早就看出来了,否则今天也不会和姬帅配合的这么默契,也彻底让自己安全了下来。”陆总管道:“有勇有谋,魏大人年少有为啊。”

        魏君:“……”

        这个琅琊榜骂人都不带脏字。

        太狠了。

        “说实话,其实在此之前,我还是很担心魏大人安全的。魏大人你之前虽然也天赋异禀才华横溢,但是善于谋国而拙于谋身。不过现在看来,魏大人你也进步了,知道了谋身的重要性。是我小看了魏大人,魏大人你能够活到今天,都是凭自己的本事。”

        魏君:“(〒︿〒)”

        你好毒!

        魏君心疼。

        心疼乾帝。

        心疼自己。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他和乾帝在挨揍。

        本天帝居然沦落到和乾帝相依为命了。

        想到这里,魏君的心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