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我不是野人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身而为人的骄傲

第十七章身而为人的骄傲

        第十七章身而为人的骄傲

        剑齿虎战死的时候,连尸体都不肯交给云川这个卑微猥琐的人类糟蹋,毅然决然的用最后一丝力气跳进了大河,随着滚滚波涛去了大海。

        或许这只剑齿虎觉得,只有海里的鲨鱼才有资格吃掉他的血肉。

        云川固执的认为,自己的身体只应该还给大地,不能成为任何物种的盘中餐。

        “嗷——”又一声虎啸传来,云川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脑子里正在回忆那头骄傲的剑齿虎,此时突然听到虎啸声,觉得那头剑齿虎好像又活过来了。

        “凌河他们又杀了一头老虎!”狱滑呲着满嘴的白牙笑呵呵的对云川道。

        云川笑道:“别小看了老虎这种生灵,它们能成为百兽之王,没有那么简单就被打败。”

        狱滑笑道:“终究是一个畜生而已。”

        云川奇怪的看着狱滑道:“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比野兽更高明的?”

        狱滑仰头看着头顶的柿子树叶慢慢的道:“有一天,天上在下雨,我看到大象拖着木头从城外走进来,看到夸父腰间悬挂着的鳄鱼,看到了人们身上的各种兽皮,然后看着熊猫下山来村子里乞讨食物,我就突然觉得自己很强大。

        这天生万物本就是供人取用的,当然,只能由最好的人才有资格取用,这世界终究会是属于我们人的。”

        云川撇撇嘴道:“别自大,我们才从蒙昧中走出来没几年,最远才走了不到一千里,我们对外边的世界一无所知呢,现在就说我们才是百兽之王有些早。”

        狱滑笑道:“我们敲鼓,老虎会害怕,有人三面敲鼓,独留一条死路给老虎,族长,我们能杀光老虎的,因为我们需要这片林子,只要我们需要,老虎就要搬家。”

        云川无声的笑了起来,拍拍狱滑的肩膀道:“希望如此。”

        说完,就立刻对两个开凿山洞的巨人道:“把山洞挖的再大一点,到时候能多藏一些人。”

        巨人们憨厚的笑着答应了,马上就跟两头开山的巨熊一般将岩石看的碎屑乱飞。

        狱滑这家伙说的一点错没有,为了方便睚眦偷袭小老虎,睚眦部大量的人开始在山下敲鼓。

        天边很晴朗,但是闷雷声不断地响起,盛产鳄鱼皮的云川部从不缺少鼓这种东西,只要听闷雷一般的鼓声,就知道那些鼓手们已经有了很深的默契,即便是分散开来了,他们在敲鼓的时候,依旧能保持让鼓点一致。

        “嗷嗷嗷——”一阵急似一阵的乳虎叫声由远而近,睚眦一手提着一头比猫大不了多少的小老虎飞快的跑过来,得意洋洋的将小老虎丢在云川脚下道:“我杀了十几头小老虎,还活捉了六只,把小老虎的血涂在一张皮子上,送给了凌河。”

        云川瞅着脚下颤颤巍巍爬动着继续奶声奶气叫唤的小老虎,有些奇怪的道:“你是怎么杀了这么多的小老虎的?”

        睚眦喝了一大口水之后道:“白天的时候大老虎要出去喝水,我就趁机去了老虎洞,有的用箭射死,有的用刀砍死,杀掉之后一刻都不停留就往回跑。”

        云川道:“你运气这么好,一头大老虎都没有碰到?”

        “碰到了一头公老虎,被我们用投枪给赶走了,如果是母老虎,我们身上有小老虎的血,手里提着小老虎,母老虎一定会跟我们拼命的,还是很吓人的。”

        “嗷——”又有老虎的惨叫传来,睚眦站直身子兴奋的指着凌河他们的所在地方道:“又杀了一头。”

        也不知道这些人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云川可是听得真正切切,老虎的惨叫声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巨人已经将云川要的山洞挖的更大了一些,等护卫们将山洞清理干净,铺上竹席之后,云川就立刻钻进了山洞,他觉得老虎很快就会到来。

        两只小老虎被睚眦用绳子拴起来绑在一辆牛车上,为了让大老虎能快点来,他还在小老虎的身上各自扎了一刀,于是,小老虎的叫声就更加凄厉了。

        草丛里起了一层涟漪,一个硕大的虎头露在草丛外边,仅仅是一个瞬间,又消失了。

        操控床弩的巨人们来不及瞄准方向,倒是赤陵在一瞬间就投掷出了自己手里的短矛,草丛里响起一声老虎的咆哮,一头淡黄的老虎跳出草丛,背上背着一根短矛虎爪在地上按一下,就跳的老高,想要越过不到两米高的车阵。

        睚眦大叫一声也投掷出了自己的短矛,短矛闪电般的没入老虎的腹部,紧接着十几根短矛先后落在老虎的身上,其中狱滑的短矛几乎贯穿了老虎硕大的脑袋。

        飞跃的老虎无力的砸在车阵上,将坚固的车阵砸的晃动起来,最后被它身上流淌出来的血染红了。

        睚眦跳上车阵,一刀斩下老虎的一只爪子高高举起冲着坐在山洞门口的云川道:“老虎皮用不成了。”

        被几十跟短矛刺中的老虎自然是千疮百孔了,这样的老虎皮自然是用不成的,只是那只老虎巨大的脑袋耷拉在车阵上,似乎在看那两头小老虎。

        “嗷——”又一声老虎的惨叫声传来,这一次不用人说,云川也知道凌河他们又杀死了一头老虎,面对床弩这样的武器,长着尖牙利齿的强壮老虎终究是不堪一击的。

        云川这里再也没有老虎来过,因为已经中午了,车阵里的人,就很自然的将那头老虎给分尸了,在场子中间燃起篝火,一时间,肉香四溢。

        烤的老虎肉其实不怎么好吃,这东西的肌肉非常的发达,脂肪含量很少,就像老虎最喜欢吃胖子一样,瘦人吃起来比较柴是一个道理。

        这头老虎的肌肉纤维即便是在烤熟之后,也很难咬动,云川吃了一块老虎肉之后,腮帮子都酸了,就放弃了参与这场老虎盛宴。

        两只小老虎依旧哀哀的叫唤着,叫声已经不如睚眦刚刚拿来的时候那么响亮,不过,它们的叫声始终都没有停。

        凌河那边也好长时间没有传来老虎的惨叫声了,云川很希望这些家伙能够知难而退,大地那么大,何必跟睚眦他们争夺这一点生存地?

        太阳逐渐走到头顶的时候,云川有些瞌睡,其余的武士们也兴奋了一个上午,此时也渐渐有些懈怠了。

        只有坐在高台上操控床弩的三个巨人依旧精神矍铄的厉害,一边撕咬老虎肉,一边警惕的监视着柿子林里面的一草一木。

        这个地方,现在连松鼠都找不到一只,更不要说鸟儿之类的东西,蝉鸣只能响一瞬,紧接着这些蝉鸣就会停止,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的将叫声给吓回去了。

        因为有草,所以就有很多的小飞虫骚然人,云川在柿子树底下躺了片刻,就回到清凉的山洞里去了。

        睚眦,赤陵,女咆就坐在云川脚下,也只有他们三个有资格在云川休息的时候守在他身边。

        这与职位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正论起来,狱滑的职位要高于他们三人,但是,他就很识趣的守在外边。

        云川掏出那一对白玉一般的牙匕放在席子上,对他们三个道:“我还没有长成人之前,就见过一头长了两条大牙齿的老虎,这两柄匕首,就是那头大老虎的牙齿,因为跟三头老虎激战之后,它的大牙齿折断了,落在了其余老虎的身体上。

        当时我距离那头老虎很近,以为它死了,就在我想靠近那头老虎的时候,它却突然活过来了,瞪着这么大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那头老虎却用最后的一点力气跳进大河里去了。

        当时,我很确定,那头老虎的那点力量,杀死我绰绰有余,可是,你们说,他为什么宁可跳河,也不杀了我呢?”

        赤陵想了一下道:“族长是神,老虎不敢!”

        云川瞅瞅自己白皙的双手道:“那个时候我的肉很嫩,一定非常的合老虎的胃口,我觉得老虎之所以宁愿跳河,也不杀我的真正原因是,当时的我,在那头老虎眼中,就是一头食腐肉的东西,就像狼,狐狸,兀鹫,乌鸦一样的东西。

        老虎不愿意被食腐的家伙毁坏自己的身体,宁可跳河也不准备便宜我。”

        睚眦瞅着躺在席子上的云川道:“族长想告诉我们什么?”

        云川笑道:“今天狱滑告诉了我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他认为,人才应该是万兽之王。

        我现在就很想知道,你们做好成为万兽之王的准备了没有?”

        女咆不解的道:“要做什么准备呢?”

        云川晃动一下手上的牙匕道:“骄傲,成为万兽之王的骄傲,既然已经认定自己才是最强的,那就不要做一些弱者才干的事情,这种骄傲是一种很高尚的东西,希望你们以后能慢慢的了解。”

        睚眦的嘴巴咕哝一下,不解的道:“身为万兽之王的骄傲?”

        云川大笑道:“我跟你们说这些做什么,这是一些玄而又玄的事情,不是区区几句话就能说通的。

        现在,好好歇息吧,今晚最重要,我想会有老虎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