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小阁老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堂·吉诃德

第一百九十二章 堂·吉诃德

        于是开元号按照自己的节奏,绕到了暂时失控的圣洛伦佐号的船艉,用重炮爆开它的菊花,然后一通到底,将舱内船员尽数杀死。

        看着圣洛伦佐号上正上演的屠杀,圣菲利佩号上的‘士兵之父’被彻底激怒了。

        “他们明明已经赢了?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呢?!”圣克鲁斯侯爵涨红了脸,山羊胡子一翘一翘。

        这种场面在欧洲战场上,几乎是不会出现的。通常都是战败一方光荣投降,然后国内支付赎金,再把俘虏赎回去。

        “当年在勒班陀不也是这样吗?”同样留着山羊胡子的书记官塞万提斯道:“也许对大国来说,比起勒索赎金来,削弱敌人的力量更重要。”

        提到勒班陀,侯爵冷静下来,他已经意识到,西班牙这次兵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将明帝国,视作奥斯曼帝国那样等级的敌人。

        然而明帝国至少在海军方面,已经远超奥斯曼,也远超欧洲了。因此出兵的那一刻,失败便已经注定了。

        侯爵很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为西班牙帝国的尊严而战了。

        很显然,对方的指挥官是位不会上当的老将,自己以身作饵的计划注定不能奏效。

        而且时间在对方不在自己。等到周围的战事相继结束,很快就会有明国战舰向他们的旗舰靠拢的。

        那时候,连最后对决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便果断下令挂起蓝十字旗,意思是命令伊莎贝拉号靠近接敌,直到旗舰升红旗为止。

        此时圣菲利佩号距离开元号,要比伊莎贝拉号远五百米左右,侯爵必须保证自己及时到位,不能让后者单独面对那艘凶残的明国旗舰太久。

        于是他下令右转舵,满帆前进,从右后方接近敌舰。这样可以让大部分航迹,都位于敌舰的射击死角。

        这年代战舰转弯的速度是很考验耐性的,侯爵正好趁着这段时间交代几句。

        他便命人敲钟集合,很快旗舰上的船员和士兵,便从各处舱口爬上来,在露天甲板上集结。

        这么大条船,船员集结也需要时间。但贵族们都住在条件最好的艉楼上,通常推开门就能出来。

        然而普通船员和士兵都集结一半了,却仍看不到几个贵族的身影。

        虽然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侯爵依然用探寻的目光看向塞万提斯。

        “他们昨晚跟着那些传令的小艇走了。”塞万提斯耸耸肩道:“阁下要是不提醒,很多木头脑袋还不一定能想到这个完美的借口呢。”

        “我就是要送他们个人情,我的家人可刚在马德里安顿下来没几年。”侯爵坦白道,又自嘲一笑道:“希望他们会承我这个情。”

        “如果他们还有机会活着回国的话。”塞万提斯也是个小贵族出身,而且还是个作家,说话自然比那些肥肠满脑的家伙还要损。

        “我还以为他们会邀请你一起走呢。”侯爵笑道:“毕竟这方面你的经验要丰富一些。”

        “我要是走了,谁给我出版《堂吉诃德》啊?”塞万提斯郁闷道。

        不错,他正是那位塞万提斯,西班牙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家。

        塞万提斯出身于一个小贵族家庭,生逢西班牙最伟大的时代,他自然也如其他贵族青年那样,满怀报国之志,渴望如圣克鲁斯侯爵一般,在战场上建功立业。

        从军后没几年,他便参加了唐胡安和圣克鲁斯侯爵领导勒班陀战役。并在战斗中被打残可左手,由此落得了‘勒班陀杨过’的绰号。

        随后,他又跟随唐胡安南征北战,参加了一系列战役,屡立战功。最终于西元1575年获准光荣退役,因为他的优异表现,唐胡安给了他面呈腓力二世的推荐书,西西里总督珊沙公爵也给他写了推荐信。

        过儿怀揣着两位大人物的推荐书,搭船返回祖国,前途看似一片光明。然而历史上的大作家总是命运坎坷,他自然也要尝一尝皂化弄人的滋味。

        在途径摩洛哥海域时遭遇风暴,塞万提斯所乘的船与船队失联,并被柏柏尔人的海盗俘虏了。

        本来海盗也不会对个残疾人有兴趣,然而他身上的两封大人物的推荐信,让柏柏尔人认为他是个重要人物,索要巨额赎金才肯放人。塞万提斯拿不出钱,结果被辗转卖了数次,最后到了奥斯曼帝国的阿尔及尔总督手中。

        在那里,他遇到了自己的救星,江南集团驻开罗全权代表、奥斯曼太后的情人、苏伊士伯爵刘正齐。老刘见他怪可怜的,起了恻隐之心,便表示要替他支付赎金。

        总督巴结刘代表还来不及,哪会要他的钱?便痛快的释放了塞万提斯,还派船把他送回了马德里。然而因为被俘后又被无偿释放的蹊跷经历,那两封推荐信都不作数了。塞万提斯最后也没捞着见国王,正一筹莫展之际,又遇到了老上司圣克鲁斯侯爵。侯爵正是用人之际,便招揽跟自己去一趟远东,以战功洗刷疑点。

        塞万提斯没脸回家,就跟他到了新西班牙,然后来了这里……

        ~~

        待所有船员和士兵集合后,士兵之父发表了他的讲话。

        目光扫过这些伴随西班牙帝国成长起来的男子汉,他用一种父辈的语气告诉他们,帝国为了这一战,已经赌上了一切。如果这一战就这么输掉了底裤,那么帝国就会走下神坛,国家将成为众矢之的。

        我们将沦为帝国终结的罪人,每个家庭都会背上骂名,遭受最不公的待遇。

        船员和士兵们登时就红了眼,显然被侯爵的话击中了。

        旗舰上基本上都是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人,士兵之父太知道如何挑起他们的热血和牺牲精神了。

        卡斯蒂利亚人在80年前才彻底摆脱了摩尔人长达八百年的统治,建立起独立的西班牙王国。

        随后,西班牙全国上下,迸发出了炽烈的爱国热情和进取精神,短短几十年时间,建立起世界上最强的陆军和海军,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横跨五大洲的日不落帝国!

        如今,帝国仍在进取,所有国民都深以为荣,并像塞万提斯甘愿为其伟大的征途,献出自己的生命!

        所以谁也无法接受帝国落日的悲惨结局,更不敢成为帝国终结罪人。士兵之父略显夸张的说法,让这些卡斯蒂利亚的红脖子,全都变成了要爆炸的火药桶。

        然后他话锋一转,沉声道:“跟着我,用你们的勇气和牺牲,去赢得些什么,为国家和家人避免这一切!天佑西班牙!”

        “天佑西班牙!”水手和士兵们爆发出震天的吼声,彻底将生命置之度外。

        塞万提斯看着这一幕,感到是那样的熟悉。当年勒班陀,深处绝境时,士兵之父也是这样鼓舞他的士兵,然后带着他们力挽狂澜的。

        那次,他就是其中之一。结果是士兵之父赢了战争,自己失去了胳膊……

        “这一次,也能创造奇迹吗?”待士兵们解散返回战斗岗位,他忍不住低声问道。

        “如果总能出现,还叫什么奇迹?”侯爵淡淡一下道:“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会帮你出版那本小说的。”

        “唐胡安还推荐我做官呢。”塞万提斯翻翻白眼道:“等活下来再说吧。”

        “是啊。”侯爵点点头,看着伊莎贝拉号已经冒着炮火贴上了敌舰,便命人立即升起红旗。

        那是死战到底的意思!

        这时圣菲利佩号也从另一侧贴上了敌军旗舰的船艉。

        “你说我现在,像不像你那位挑战风车的唐吉诃德?”侯爵戴上了自己的头盔,也让人给塞万提斯取一顶。

        “有点像,不过你比他成功多了。”塞万提斯却拒绝了,他举起手中的鹅毛笔道:“抱歉,我只是来混战功的。明国人救过我,我不能与他们作战。”

        其实以他的资历,当个舰长也没问题。但他却只肯当书记官,没想到却意外发现了自己还有当作家的特长……

        “也没打算让你作战。”侯爵笑道:“等打完这一仗,你能告诉我堂·吉诃德的结局吗?”

        “我才写了个开头呢,鬼知道是什么结尾。”塞万提斯耸耸肩道。

        “也是。”侯爵点点头,对塞万提斯道:“记录下这场荣誉之战来!”

        “这是我的职责。”塞万提斯点点头,将鹅毛笔插入墨水瓶蘸一蘸,便在写作台上奋笔记录起侯爵的话来:

        “我的计划是,与伊莎贝拉号从两侧后方逼近敌船,就像方才的佛罗伦萨号和圣洛伦佐号那样。这两天敌舰已经很习惯我们先炮击再接舷的战斗方式了,所以才会等在那里不动。但这次我会取消炮击,直接用船头撞击敌舰,然后从其船艉登船进行肉搏战……”

        ~~

        费利佩号和伊莎贝拉号同时逼近了开元号,准备从两侧后方接舷作战。

        然而双方相距百米时,眼看就要被后入的开元号,却忽然倒着开了起来……

        我操,船还能倒着开?!

        西班牙人全都惊呆了,显然,他们对明国人的帆具也一无所知。

        ‘傲慢与无知,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塞万提斯如是写道。

        ps.篇幅又不够了,掩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