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真正的团体战(求订阅)

第六十四章 真正的团体战(求订阅)

        虎杖悠仁跟不上没关系。

        明理跟得上。

        他就在等个名场面。

        东堂葵的脑内小剧场又开始了,以下略去青春文学十万字。

        虽然脑补得很夸张,但从结果上,这一次的脑补还真就是对的。

        人和人之间的因缘分为孽缘和善缘。

        孽缘没了就没了,善缘当然要多多益善。

        虎杖悠仁与东堂葵的相遇就是典型的善缘,一辈子的挚友。

        虽然不知道顺平会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但与这两位交朋友绝对不是一件坏事。

        这不,东堂葵已经开始履行“真正的教师”职责,开始给两个刚进入咒术界不久的新人上课。

        怎样使用咒力最有效率。

        怎样更好地提升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友好的交流。

        当然,男人之间的交流,拳拳到肉也是免不了的。

        与另一边舞刀弄枪,放火开炮什么的已经算是非常和谐。

        没错,另一边的战斗也开始了。

        不同于去年的名为团战,实际上的个人战,这次是名副其实的团队协同作战。

        主动开团的是东京代表队。

        京都方面的打野是连续两次参加交流会的西宫桃,她要做好开图的工作,就必须升空以获得最大的视野。

        可凡事都有利弊,你飞得高,看得远,对面也能清楚地看见你,你又没有梦幻牌海市蜃楼系统。

        东京代表队早早地把第一目标设置在她身上。

        打掉了她,不但能废掉京都代表队的一只眼睛,还能以她为诱饵围点打援。

        仿佛是过去重演,狗卷棘拿出专用小喇叭,将具有强制力的咒言定向送出:

        “坠落吧。”

        西宫桃身体一晃,眼看着就要倒栽葱摔落,却要在下落的过程中猛然反转360度,又坐正过来。

        就问你炫不炫!

        看得出来,这一年她没少练魁地奇,已经掌握了凌空大回环的扫帚技巧。

        咳咳,开个玩笑。

        其实是西宫桃已有防备,提前让咒力在耳朵上形成了防护,大幅度衰减咒言的效果。

        在旋转的过程中,这只合法萝莉也没有闲着,而是通过咒力和声音进行反推,捕捉到了狗卷棘的大概范围。

        “在那个方向,宪纪——!”

        “了解,找到了!”

        不知何时上了树的加茂宪纪双眼一闭一睁,睁开的眼球一片赤红,眼球附近,血管根根凸起,看上去像是“白眼”和“写轮眼”的复合体。

        实际效果也差不多,通过对血液的操作,大幅提升动态视力和远视能力。

        “赤血操术”的进阶用法“赤血操术·载”!

        这一年来,加茂宪纪虽然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提升自己。

        先有从上次交流会得到的启发,后有明理送来的“兵法指导”(其实就是教习、教官)——《九相图》三兄弟,加茂宪纪对于“赤血操术”的理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赤血操术·载”的状态下,加茂宪纪的最大可视范围已经快追上“六眼”了,连被明理称为战斗天才的胀相都不吝赞美。

        在这样的超强视觉下,狗卷棘根本无从隐藏,几乎同一时间意识到不妙。

        “腌高菜!(危险,小心!)”

        “呀嘞呀嘞,被摆一道了。”胖达伸出一根爪子,挠了挠耳朵,“嘛,毕竟去年就用过一次的战术,京都校也不傻。”

        “那为什么还要用?”钉崎野蔷薇疑惑道。

        “因为确实很有效,而且到底是摆谁还不一定呢。”

        胖达笑了笑,搭配圆滚滚的造型看上去非常憨厚,但熟悉他的都知道,每当他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就有人要倒霉了。

        “津美纪,让棉花糖小妹妹出来打个招呼吧。”

        “是。”

        伏黑津美纪点头,背包解开,软乎乎的小家伙腾地一下弹了出来,落在胖达同样软乎乎的肩膀上,开始左右翻滚。

        嗯,木棉球的身体是棉花,胖达的身体同样是棉花,贴起来很舒服。

        不过胖达还是把木棉球摘了下来,用咒力送上天空。

        “不是和我,是和西宫酱啊,粘上去,用粉撒她。”

        “momo~”

        木棉球乘风而起,却没有直冲上天,而是依靠体表和树叶相近的颜色在茂密森林的掩护下低空飞行,直到来到西宫桃的下方再猛地在临近的枝杈上一压,借着反作用力高高弹起。

        一边螺旋升天,一边散播麻痹粉。

        因为平时经常和胖达贴贴,小家伙也和胖达学了不少战术策略,心不黑怎么叫“黑心棉”?

        西宫桃哪想到还有这种阴损坏的套路,身体顿时一僵,咒力陷入停滞,又要摔。

        关键时刻,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雾散开来,直冲鼻腔,缓解了西宫桃的糟糕状况。

        紧接着,一道暗影从合法萝莉的裙下闪现而出,速度快的惊人,木棉球连反应都来不及,就被打飞出去,一连飞出几十米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没办法,木棉球太轻了,只有0.6千克,风一吹就跑,不管是对自己有利的,还是不利的。

        这时,胖达一行才看清暗影的正体,是一把造型精美,一面完好,一面有缺损的西式茶壶。

        透过壶身的破洞能够看见里面有液体翻滚不休,不时露出两只眼睛狠狠地瞪着搞偷袭的木棉球。

        不是怖思壶,还能是谁?

        胖达脸上的憨厚终于破功:“分析有误,不是宪纪和真依携带精灵。”

        因为精灵等级定期公开,双方一定程度上了解对手的配置。

        京都校等级排行前三的就是东堂葵、禅院真依、加茂宪纪,加起来的等级正好120级。本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胖达认为会由这三人携带精灵入场。

        没想到对方居然不走寻常路,做出和己方类似的差异化选择。

        但东京校是因为精灵等级差过于巨大,高的高,低的低,不得不做出取舍。

        京都校则是为了整体的技战术体系主动选择吃亏,打了东京校一个措手不及。

        怖思壶的技能“芳香治疗”能够净化异常状态,正好是团战大杀器的“黑心棉”战术的克星。

        除此之外,怖思壶还有先制攻击技能“突袭”和能够完全防守敌方一轮攻击的神技“守住”。

        没错,京都代表队就是等着对面拿西宫桃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