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56.洪韬的最后一谋【15/15】

456.洪韬的最后一谋【15/15】

        凤鸣国宫城大殿里,鲜血滔滔的犹如修罗地狱。

        那些隐藏在双方阵营中的死士,完美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他们将所有目击者都屠杀殆尽,在杀光了太子和二王子的亲信之后,身披鲜血的他们毫无惧色,大喊三王子万岁,然后干脆利落的拔刀抹了脖子。

        他们也是目击者。

        他们也要死。

        只有死人才不会泄密。

        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切真相,都掩埋在今夜深沉的夜色之中。

        施睿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哪怕有宝甲保护,但他这会心若寒蝉。

        眼前这一幕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他今夜来此,也并未想要伤害自家亲人。

        他只是为自己的舅舅讨个公道,顺便救出父王母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还想和以前一样,用自己那一套,压住蠢蠢欲动的大哥和二哥,但现在,他不需要再费心费力的压制他们的野心了。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掉引发问题的人!

        这种手段...

        脸色惨白的三王子打开宝甲面罩,他看到了自家父王眼中的愕然,震惊,哀伤,最后转化为了一抹深沉的失望。

        而自家母亲更是瞪大眼睛,疑惑的看着站在殿中的施睿孩儿。

        她这一瞬很是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自家孩儿安排好的。

        “不是!”

        施睿看到一向疼爱自己的母亲的眼神变化,便大喊一声,后退了一步,摇摆着双手,试图对父王和母后解释。

        他大声说:

        “不是我计划的!我根本不认识...是...是舅舅,是舅舅策划的。”

        “好啊,三王子当真好谋略。”

        太子那一方的三名修士其中最年长的一名,在确认太子药石无救,已是再无生机之后,便回头以讥讽语气说到:

        “不声不响便定下如此恶谋,将这国朝动乱之事都推到你家哥哥身上,然后再神兵天降,救下动荡之局。

        现在又把这阴毒之事,推到你那已中毒无救的舅舅身上。

        待洪宰相一死,所有麻烦就烟消云散。

        只剩下一个双手干干净净的新国主登临王座。本修倒是不知,你这书生皮下,还生了一颗如此毒辣的狐狸心。”

        “住嘴!”

        施睿这会心头恼火,扭头朝着那大放厥词的修士厉声呵斥到:

        “你们又是谁?仙盟有规,修士不得干涉凡尘!你们又为何会出现在我家大哥身边!武陵国入侵我凤鸣国,是不是你们在背后推动?”

        “三王子,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那修士捻着胡须,语气冷漠的说:

        “我辈三人,前来此处,乃是应我宗门同道相邀,前来保护。你怕是不知,被你害死的太子殿下,在多年前,就已拜入我灵犀山外门,是凡俗弟子。

        我灵犀山虽是小门小户,比不得你墨霜山家大业大,但也是仙盟正统宗门之一,容不得你如此诬陷!”

        “灵犀山?”

        那修士很不客气的说完话,便有土行灵气波动,下一瞬,一个小山怪从地下窜出,正落在施睿的宝甲肩上。

        这货和石榴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就脖颈处有如水草一样的毛发,胸前还挂着一个红色的桃符牌。

        正是石榴从小玩到大的伴当,接替石榴成为凤鸣国监察的石毛。

        它一跳出来,就用尖声呵斥道:

        “你灵犀山,乃武陵国佛门大宗转轮宗的附庸!不属本怪监察管辖,然,你等偷入凤鸣国,又与凡尘王室走的如此之近!

        还秘密收下凡尘王子做外门弟子!

        此事可向我仙盟桃符院报备过?

        若无报备,今夜又在此大放厥词!莫不是真以为我桃符院眼睛是瞎的?

        还敢说自己未干涉凡尘之事!

        本怪看你们一个个贼眉鼠眼,定是那作奸犯科之修!做下坏事还想走?

        真是想的好!

        都与本怪老老实实放下武器!随本怪前去桃符院说个清楚!

        呵。

        本怪劝你们老实点。

        若敢反抗,只管本怪一袭文书,便让你等受灵鞭抽打之苦,把你们抽的灵基尽碎!”

        “这...”

        那修士一见这桃符院本地监察来的如此快,一时间有些麻爪,又被石毛这坏东西当头呵斥,一口黑锅背的死死的。

        这会想要反驳也拿不出证据,只能低头认栽。

        而另一边二王子那边的两个黑衣修士,一看桃符院监察过来,顿时色变,转头就要驾驭法术离开。

        但却被石毛扣着个响箭一样的法器,放在嘴边狠狠一吹。

        没有声音传出。

        然下一瞬,就有本地崔城隍麾下阴兵浮现,将宫殿大门堵得严严实实。

        “尔等这一身邪气,本怪都不用问,就知道你们是邪修之属!”

        石毛甩着尾巴,大叫到:

        “身为邪修,还敢再介入凡尘,你等真是生了熊心豹子胆!老实点还能送去镇魔塔活命,若敢反抗,便让你两人当场灰灰了!”

        既是邪修,肯定不会束手就擒。

        眼看着大门被城隍阴兵堵死,这两个邪修转头就朝着王座上的老国主和施皇后扑了过去,意图挟持人质。

        但施睿这会也反应过来,抬起双手,如捆仙索一样的效用,但降了级的法器罗魂钩从双臂飞出。

        在火箭助推下一瞬刺出,钩在两个邪修周身,将他们捆的严严实实。

        能被二王子这样的莽汉请来帮忙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大邪修。

        凤鸣国这地方又没什么好东西,能引来的邪修实力也就那样。

        在能和存真修士正面对抗的刑天甲威能下,两人面对施睿手心那吞吐着霸烈之气的烈阳印锁定,虽有不甘,但还是只能乖乖的投降。

        “你赶紧去你舅舅家。”

        石毛蹲在施睿肩膀上,耳语对心神混乱的三王子说:

        “江老板已经知道这事了,他特意差遣本怪来帮你稳住局势,还说在那里和你汇合。”

        “这...”

        施睿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他看了一眼被士卒护送着离开宫殿的父王和母后,便上前几步,握住他正在哭泣的母亲的手。

        他带着几丝哭腔,低声说:

        “母亲,真不是孩儿我做的,你信我!”

        “我信你,睿儿,娘亲知道,我儿从小就不是这等恶毒性子。”

        施皇后抹了抹眼睛,也不敢去看殿中横七竖八的尸体。

        今夜惊魂,让这妇道人家身体都在颤抖,她伸出手,捧着施睿那张神情复杂的脸,又叹了口气,帮自己孩儿擦了擦红彤彤的眼眶。

        她轻声说:

        “你舅舅那人从小就有谋算,也确实狠得心做得出这种事。娘亲信你也是被套入他的谋算之中。但睿儿,不要因此恨你舅舅。

        他也是为你好。”

        说到这里,施皇后犹豫了一下,又回头看了看那国主之位。

        这位善良敦厚了一辈子的女人,这一刻伸出手,握住了施睿冰冷的宝甲手指,她用耳语的声音对自家孩儿说:

        “事已至此,我儿便要下了决心!莫不可再如以往那般优柔寡断,娘亲从小看你长大,以前虽不说,但现在也不必瞒着。

        娘亲啊,从你小时就觉得,这国主位子,就得我儿来坐的。

        那两人今夜死了,或许也是命数之意...他们没有如我儿这般福气,也不配坐这位子!”

        说完这等诛心之语,施皇后摸了摸砰砰乱跳的心口,又摸了摸施睿的脸颊,对他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然后在宫人搀扶下,离开了满是血腥的大殿。

        石毛带着五个修士,在城隍阴兵押送下,离开了这里,临走前还对施睿打了个眼色,又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便只剩下施睿一人在这血腥味扑鼻的宫殿中。

        周遭有宫人悄无声息的进入殿中,沉默的开始收拾殿中尸体,哪怕施睿并未坐在王位上,但这些宫人依然不敢抬头去看他。

        就好像他们平日里,侍奉老国主一般。

        显然,洪宰相真的是已经把一切都给施睿安排好了。

        完全就是亲手将那把椅子,放在自家外甥屁股底下了。

        但...

        十几息后,施睿回头看了一眼,宫殿那处镶金戴玉的王位椅子,又看到了被宫人盖上白布,抬出殿外的尸体。

        虽然看不到。

        但他依然能感觉到,自家大哥和二哥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在盯着他。

        他脸上的面甲下一瞬合拢,然后如逃也似的飞入天际,离开了这里。

        ---

        “唉,凡尘有俗话说,真是遇到了大事,也就自家父母与舅舅会舍命相助,现在我老江是信了。”

        在洪宰相的府邸之中,一台蜜蜂无人机悬浮在房间里,以光学投影,将江老板的身影,投射在洪宰相床前。

        已药石无救的洪宰相,这会如回光返照一样。

        躺在窗前,手里还捧着一碗自己最喜欢的八宝粥。

        但他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吃不下了。

        “施睿有你这样的舅舅,简直是他十世修来的福气,让我都羡慕不已。”

        老江的投影抱着双臂,悬在空中,看着眼前的洪宰相,他说:

        “但真的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吗?为了引施睿上钩,你竟自己舍身当饵,那喝下去的毒药可不认你一片苦心。

        你已是救不活了。

        何必呢?”

        “老夫若不如此,我家睿儿怎能下了决心?”

        洪宰相这会全然没感觉到自己的虚弱,他笑眯眯的,对眼前老江说:

        “他那个性子啊,说得好,叫仁厚。说的不好,就是优柔寡断。骨子里虽有股霸道,但亦未能养成霸主之气。

        该狠下心的时候,总是狠不下,许是多年在你们仙山里盘亘,惹上了些修士的坏毛病。

        他倒是想的好。

        觉得一切都能安安稳稳的过去。

        但却是不知,他那两位哥哥,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太子是想着抱上武陵国的大腿,摇尾乞怜的求个国主坐坐。

        二王子更是离谱!

        太子好歹还知道借外力,他就一副蠢莽之态,瞧瞧他找的那人,刘如意?呵呵,说那二王子是废物都抬举了他!”

        洪宰相摇了摇头,他闭上眼睛,叹气说到:

        “老夫得知太子勾结外力,欲引武陵国大军入境。

        时间太短了。

        留给老夫腾挪谋算的时间太短了。

        既然如此,不如趁着这一遭,把该做的都做了!

        我家睿儿狠不下心。

        我这当舅舅的,就帮他提刀杀人,为他扫清祸患,把那王位送到他眼前!

        那位子,在当年我家老祖宗一封书信护下这凤鸣国时算起,本该就是我家睿儿的,凭什么要交给旁人?”

        “但你想过没有?”

        江老板看着一脸狰狞的洪宰相,他轻声说:

        “你考虑到施睿的感受吗?你是为他好,但你有没有问过,他需不需要你为他好?

        你可知,施睿的修行天赋是极佳的,哪怕多年不入修行,用上几丸宝药,也能把修行补回来。

        你家侄儿,未来可是有成大修士之姿,寿元近五百载!你如今强迫他回归凡尘,便是断了他的仙途,夺了他的长生啊!”

        “呵呵,那规矩是现在如此。”

        洪宰相抬起头,双目灼灼的看着老江,他说:

        “以后这苦木境,以后这修行界是个什么光景,以后又是个什么规矩,谁知道呢?”

        “嗯?”

        听到这话,江老板的目光,顿时犀利起来。

        ps:

        本次加更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