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47.震惊!江老板竟有私生女?-为worrior兄弟加更【6/15】

447.震惊!江老板竟有私生女?-为worrior兄弟加更【6/15】

        给好员工们发了薪水,又目送他们各自返回自己的世界,老江也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就带着如月返回了苦木境中。

        他是来去轻松,没有太多东西在身。

        如月就夸张了。

        随身带得纳戒里,已装满了这趟度假时购买的衣服,首饰和鞋子,其中一小半是自己用的,光丝袜就有近百条。

        没办法。

        老板喜欢这个调调嘛,她身为秘书肯定要满足老板的一切需求。

        但如月的纳戒还有大半衣物,是替旁人采购的。

        买主是昆仑坊麾下的烟花柳巷的妈妈桑们,如月从小是在那里长大的,她的那位“妈妈”对她也非常不错。

        如今是修行了,但偶尔回去凤阳郡城时,如月也会去拜访一下她。

        正巧老四最近也打算把这昆仑坊麾下的“文娱产业”发展发展,因为那位妈妈桑最近工作压力挺大。

        上次偶尔见了如月的“异域服饰”,便请她多带一些这种别具风情的衣服回来。

        如月这趟,也算是过了一把“代购”的瘾。

        “唉,下次这种活,就让老四专门派个人去做,给她们挑衣服这活,我实在是做不来。”

        在思过崖上,这对刚回来的狗男女卿卿我我一番,便由老江送如月下山,一路上便听秘书小姐给老江抱怨说:

        “现在昆仑坊各部门都有工作业绩指标,老四又在凤鸣国兼并了其他几个有名的行院,就让妈妈那边压力很大。

        妈妈也不知从哪里听来,说修士们有房中秘术,还有什么采补之术,就央求我帮她找一找。

        但这种事,我又去哪里找嘛。

        为了完成指标,连这种歪门邪道都想出来了。”

        “内卷嘛,正常。”

        江老板自是不理会这些闲事的,全当个笑话听,待走到山下,如月在老江脸颊上啄了又啄,又腻歪了一番。

        这才取出自己的代步法球,悠悠然如老头开车一样,往明鬼峰的方向驶去。

        老江目送着自己的秘书小姐离开,便又背着双手,哼着歌,以空间神通发动,身形就像是闪烁一样。

        每走几步,就会消失在原地,下一瞬又在十几米外出现。

        单是这副走路的姿态,就已有了神仙中人该有的神秘酷炫,不过待他回到自己的山洞时,却意外发现,这里居然多了个人?

        “唉唉唉,你谁啊!”

        老江走入洞中,看到一个纤细娇小的身影,正躺在自己的吊床上,呼呼大睡,还打的轻微鼾声,顿时挑了挑眉头。

        他语气不善的说:

        “不经允许,随便入我洞府,睡我宝榻!瞧瞧这地上,垃圾丢的到处都是!你把我这里当什么地方了?

        喂!说你呢!给我起来!

        我怎么没在墨霜山见过你?是新入门的弟子吗?怎么跑后山来了?你家师父呢?

        去!

        去把你家师父喊来!

        本修也不欺负你这小丫头,本修要和你师父好好说说这礼貌问题。”

        江老板对陌生人一向不怎么客气的。

        但这会却没有动手去推那个陌生人,主要是因为对方是个半大丫头,看年龄也就和自家茉莉差不多大。

        实在是狠不下心,用巴掌和耳光教训这个小混蛋。

        但后者听到老江嚷嚷,却也不急。

        就那么悠悠然的睁开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打了个哈欠,整了整自己的丸子头发髻,这才回过神来。

        她上下打量着老江,干净白皙的脸上露出一股极端的不耐烦,她坐在摇来摇去的吊床上,翘着腿,说:

        “你就是江夏江梓恒?绰号‘天落’的那个?”

        “嗯?你怎知本修道号?”

        老江眨了眨眼睛。

        他这道号就是开玩笑的。

        只是当初为了搪塞住大糊涂施妍才随口乱说的,这事他都没告诉最亲密的如月,旁人自然无法得知。

        “你是从施妍那边来的?找本修何事啊?”

        “嘁,装模作样!”

        那个头不算高,但双腿极长,极其匀称的半大丫头从吊床上跳了下来。

        她抱着双臂,站在一地垃圾之中,用一种和小太妹一样的姿态语气,带着微微挑衅,对眼前的老江说:

        “我爷爷老糊涂了,非要把我送到这个穷乡僻壤的破地方,让我拜入你们墨霜山。但本大小姐对你们这乡下地方一点兴趣都没有。

        所以,咱们就先约法三章。

        从现在开始,我叫你师父。

        当然只是名义上的,你这破落小修,也莫想要摆出师父派头,来教训本大小姐,否则本小姐就给你好看!

        本小姐从你师父,我师祖那里,知道你犯了错,被关了禁闭,真是惨。

        但你既在思过,自然也没办法教本小姐功法修行,所以今天就是来和你打个招呼。

        一会本小姐就要下山去耍乐。

        你作为师父,给本小姐开个通行条陈。正好听说本小姐有名故人就在这凤鸣国中,便去寻她耍上一耍,还有...”

        这丫头上前几步,朝着老江伸出手。

        她眨了眨眼睛,表情狡黠的说:

        “本小姐已经打听清楚你们墨霜山的规矩了,凡新弟子入门,师父都要赐下法宝的,所以,师父,徒儿我的法宝在哪?”

        “等等!思路有点乱,让我捋一捋。”

        老江摆了摆手,揉了揉额头,他眼神古怪的看着眼前这很不客气的小姑娘,语气狐疑的说:

        “你说,我是你师父?谁告诉你的呀?本修怎么不知道我突然有了个徒弟?本修这才入门一年不到,怎么就能收弟子了?”

        “唉,这怎么还摊上个糊涂蛋师父?”

        那半大丫头很戏精的抹了抹眼睛,她瞪了一眼老江,甩手丢出一封皱巴巴的信,说:

        “你自己看吧。”

        江老板接过那封信,在手里摊开。

        里面内容不多,但落款却让他挑了挑眉头,是掌门墨君的私印盖在上面。

        这信是掌门写的。

        其中含义就一句话,这个名叫董小柔的姑娘,是掌门从中州灵域带回来的。

        出身挺有分量。

        她爷爷是钦天院的高功,还是苦海大能徐夫子的亲传弟子。

        但掌门也说得清楚。

        这姑娘从小被惯坏了,脾气差得很,放在其他二代弟子那里,怕他们压不住,以她这小魔王的性格,还会扰乱墨霜山清修的环境。

        因而就丢给老江管束。

        另外,掌门在信里很隐晦的表示,他已经从钦天院拿来了星阵阵盘,但代价就是,墨霜山必须收下董小柔做弟子。

        这阵盘,既然是为老江寻得。

        那这份因果,自然要由老江来承接。

        掌门这个道理,逻辑上毫无问题,让江夏都挑不出毛病,但问题是...老江还没做好收弟子的心理准备啊。

        他眼神古怪的看着眼前,一脸桀骜的董小柔,心中又想到:

        “这凡尘有云,说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小姑娘现在莫名其妙是我家弟子了,换句话说,咱老江这还没成婚呢,就要多出一个私生女来?

        还是个地地道道的问题少女。

        看她这副样子,就知道,她可比顾淼难对付多了。

        掌门一向靠谱,怎会弄出这等荒唐事来?”

        “你等等。”

        老江对董小柔说了句,闭上眼睛,连接芯片通讯,下一瞬便对尚同峰里正闷头打游戏的大糊涂施妍喊到:

        “师父!你这是搞什么?这董小柔哪来的?我这还在后山思过崖思过呢,哪能带弟子?不如我把她送到你那,你先帮我管管?”

        “嘁,逆徒!为师一天到晚忙的要死,哪有时间帮你带孩子?你是想把为师累死不成?”

        施妍也很不客气的反驳到:

        “再说那丫头一看就不是个善茬。本修可没心情和熊孩子玩耍。且好徒儿你也知道,为师这命中大劫说不好哪天就要来。

        实在是不能再沾因果咯。

        既是掌门师尊给你带回这个拖油瓶,又指名道姓要你管束她,那你就受点罪吧。

        以徒儿你这存真境修行,也确实有资格带带弟子了。

        俗话说得好,恶人还需恶人磨。

        那丫头既然已被惯坏,又养出一幅跋扈性格,我看咱这墨霜山上下,也就只有你这个大恶人能镇得住她。

        唔,沉鱼估计也行。

        不过我那好徒儿已经被你和刘楚弄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干苦力去了,所以就只能你来了。

        好了!

        不许打扰本修了。

        你家那茉莉真是有本事,这第三次更新还搞出个‘段位’来,这一局可是本修打上‘苦海’段位的定位赛。

        本修之前被镇山那坑货连累,连输四把,这会心态快崩了。你这逆徒少来撩拨我,若是这一把也输了,小心老娘揍你!”

        说完,施妍就主动断了通讯,留下老江一人在洞中闭眼皱眉。

        他这幅姿态惹得那董小柔极其不满,感觉自己被这糊涂师父无视了。

        嘁!

        在中州灵域时,她可是横着走的!哪有人敢如此无视她?

        要给这糊涂修士一点颜色瞧瞧!

        董小柔咧嘴一笑,下一瞬,属于她的命格神通发动,随着一声骏马嘶鸣,这大长腿姑娘的身影就快到连神念都捕捉不住。

        她绕着山洞转圈,活动着拳头,似是打算给眼前老江来上一记炮锤,好让这乡下修士知道,什么叫高门大户,什么叫修行世家?

        “啪”

        神通奔驰之间,随着董小柔坏笑着砸出拳头一瞬,闭眼呆立在那里的老江,也不睁眼睛,就那么突然抬手,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让董小柔瞪大眼睛,下一瞬,她的后颈就被冰凉的义体五指扣住,整个人被一股巨力从急速神通中拉扯了出来。

        又被一个过肩摔砸在山洞石壁上。

        “哐”

        巨响之间,整个山洞被砸塌五分之一。

        碎石横飞间,董小柔四肢扭曲着躺在山洞的人形凹陷里,小姑娘被打蒙了。

        她也是存真修行。

        这种撞击不会伤害到她,但对她心神冲击极大。

        自己这神通秘法,怎么就一下子被...

        “啪”

        打火机的声音在尘土横飞中响起,下一刻,随着老江吐出一口烟气,他挥手唤来灵风,吹散烟尘,又上前一步,蹲下身。

        他看着眼前被砸进凹陷里的董小柔,脸上露出一丝身为人父一样的慈祥笑容。

        他对一脸茫然的弟子说:

        “说起来,我和你爷爷好像也有一面之缘呢,徒儿。你现在很想要师父赐下法宝,对吧?来,为师这里法宝多得很。

        但你想要,就得自己来拿。

        别怕,大胆点。

        为师不会对你下死手的,最多打个半残废。

        看为师这条铁胳膊,帅气吧?要不给你也换一个,咱们师徒两一脉相承,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