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41.灵宝原胚

441.灵宝原胚

        这一夜的天堂岛过的相当刺激热闹。

        前来营救暴龙侠一干人等的超级英雄们,就像是跳进了水坑的熊孩子,在第二日凌晨阳光到来时,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只有几个“幸运儿”趁乱,在斯巴达教团合围之前跑了出去。

        但这也不是什么幸运。

        逃出地狱的他们,并不知道,他们身后,正有从红月界调来的五个最擅长追踪猎杀的猎巫大师在跟着。

        这些受惊的老鼠们会一路仓皇的逃回自己的巢穴里。

        而狡猾的猎人,在追踪到他们真正的巢穴前,是不会打草惊蛇的。

        老江要的不只是一场干脆利落的胜利。

        他要的更多!

        介于红月界即将提上日程的“雾之都”攻略,江老板需要很多很多的炮灰,或者用更正面一点的话说。

        拯救一个世界这样伟业,需要更多的英雄参与其中。

        不管他们愿不愿意。

        第一缕阳光从海平面升起,带着一股涤清黑暗的热量,像是万道光剑撕裂苍穹,照耀在天堂岛山巅的神殿雕塑前。

        经过精心设计的雕塑,能容许阳光通过几个石环,正好能在神殿前方的大平台上,投影出辉煌而带着神性意义的图标徽记。

        整个天堂岛上的近千名斯巴达人们,正在初升的阳光中,聚在一起向神灵祈祷。

        在大先知的带领下,男人女人,还有孩子们,高声诵念着赞扬神灵威仪的赞歌,他们与普通人毫无差别,甚至更俊美的脸上,带着一股自信与诚挚。

        昨晚的大战被所有人看到。

        昨晚的胜利被所有人铭记。

        来自新世界的恶意,毫不掩饰它们的暴虐,聚在一起形成了邪恶的聚集,想要将斯巴达人驱逐出神赐的家园。

        但第二纪元的残民们,在新神的带领下,摧枯拉朽的击败了那些入侵者。

        他们勇敢的守护了自己的家园。

        他们证明了自己有足够的力量和智慧,保护好自己脚下这片充满了生机与希望的大地,为此,他们将全身心的投入这信仰之中。

        而在此时的英灵殿里,老江他们,正在整理昨晚的战斗收获。

        就在英灵殿的最高层大厅里,江老板站在巨大敞亮的落地窗前,远眺着广场上那些斯巴达人在朝阳中的祈祷与聚会。

        他看到了那些孩子们脸上洋溢的笑容。

        看到了男人与女人眼中对于未来的期待。

        也看到了斯巴达教团的第二批新兵们,在昨晚大战一场的老兵的呵斥下,开始在广场一隅,握着木枪圆盾,进行训练。

        他们虽然人很少,现在总人数也不过一千四百多人,但他们确实很有活力,在经历过黑暗之后,他们更懂得珍惜阳光下的生活。

        “对于斯巴达世界,除了神启平原之外区域的探索,也该提上日程了。”

        江老板弹了弹手中烟灰,对身后站立的如月说:

        “转告罗格,从黑手会抽掉些人员出来,加大探索力度,昨晚的战斗表明了,这些斯巴达人值得我们投入更多的精力。

        还有对于他们专属武备的研究制作,也要加快进度,尽量赶在红月界的雾之都大战前制作出来。”

        “好的。”

        如月应了一声。

        她这会怀中抱着一只有大萌眼的可爱小猫。

        虽然只是刚孵出来。

        但这带着貔貅血脉的小灵豹,已是长得虎头虎脑,兼具了小老虎和小猫的所有萌点,身上又有漂亮的云纹云鬃,还有小翅膀,小角之类的装饰。

        让人看了就觉得可爱异常。

        它舒舒服服的躺在主人怀里,时不时打个呼噜或者响鼻,又歪着脑袋,蹭着如月怀中温暖,小爪子就搭在如月的手臂上。

        “好好养它,别养成山秋骊那只一样的废猫。”

        江老板笑了笑,在如月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又往身后神殿大厅的隔间走去。

        待他推开门时,就看到带着面纱,穿着白色职业装的落雁师姐,正在观察着摆在眼前的生物舱,落雁手里还有个记录本,手里握着笔,在记录着什么。

        “她怎么样?”

        老江问了句。

        落雁往生物舱里看了一眼,大眼睛里露出一抹不怎么适应的表情,语气温婉的对老江说:

        “三宝长老亲手炼制的回天宝药,效果一如既往的好,就是这个断肢重生的过程,不管看多少次,我都觉的太血腥了。

        这位姑娘的身体素质极好,虽然没有修行的痕迹。

        但光是她这份驭雷的先天神通和奇特的血脉,就已让她超越了苦木境绝大多数修士了。如果她生在我们那边,怕天赋也不会比咱们师父低。”

        说到这里,落雁有些担忧,她看向江夏,说:

        “小师弟,你真的有信心控制住她吗?”

        “控制?不,我不会控制她。”

        老江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到特制的,能吸收雷电能量的生物舱前,往里面看了一眼,女宙斯正躺在其中,全身上下浮动着金色的闪电电弧。

        她在之前被服用了回天宝药,被沉鱼毁去的四肢,这会正在那宝药作用下,慢慢重生,先长出骨骼,再催化血肉附着。

        这个过程真如落雁所说,非常血腥。

        不过老江见识过更恶心的东西,所以这副场面无法扰乱他的心境,只是让他失去了吃早饭的兴趣。

        所以这也算江老板自己摆了自己一道。

        而沉睡状态下的女宙斯,也不见清醒时那股疯癫之态,实话说,这女人只看面相的话,其实有种安静与柔弱并存的气质。

        “对于她这样等级的英雄,是不能用芯片去操纵的。罗格也告诉我,就算是脑插接口打入这女人的脑部,也不可能实现百分之百的控制。

        她掌握的力量太特殊。

        她的潜力太巨大,普通的链子和绳索困不住她,反而会让她更剧烈的反抗。

        毕竟,天地的雷电自打诞生的那一瞬起,就注定要划过苍穹,震动世界。”

        江老板摇了摇头,他说:

        “我请求大师姐活捉她,是希望她能心甘情愿的加入我们的事业,成为我们的一员,而且我并不打算以欺骗的方式,完成这个目标。”

        “但她会那么做吗?”

        落雁很怀疑的说:

        “刘楚师叔亲自过来看过,他能确认,这可怜的女人已经神智失常。用我们修士的话说,就是在走火入魔之后,勉强捡回了一条命。

        就算是师叔用秘法,也很难将她的神智带回正常状态。

        她已经疯了。

        这种疯癫源于她被自我摧毁的人格。

        这是无药可救的。”

        “我知道。但我也知道,她为什么会疯。”

        老江撇了撇嘴,耐心的为落雁解释到:

        “几年前的那一战里,这女人的幸存背后背负的,是一整个大陆的消亡和数亿生灵的魂飞魄散,那地方的怨念太重,甚至已形成了实质化的阴灵绝地。

        就在万岛之境的海域上,这个世界的官方政府,现在还封锁着那地方,不敢让民众知道真相。

        这么可怕的压力背负在身上,换谁都得疯。

        我不可能弥补她的遗憾。

        但我可以给她一个补救的方式,我相信,那些在背后鼓动她在昨夜,前来天堂岛和我们大打出手的阴谋家们,用的也是同样的说辞。

        赎罪!”

        江老板看了一眼落雁,他说:

        “对于女宙斯这样经历的人来说,用赎罪这个说法,几乎能骗她去做任何事情。她哪怕疯了,心里也有渴望洗刷罪恶的执念。

        我也会用这个说法来劝服她帮我们。

        但和那些阴谋家的区别是,他们能给她的,只是谎言。

        而我,我们能给她的,是真正的赎罪之路。

        师姐,你去红月界看过,对吧?”

        “嗯。”

        落雁点了点头,面纱之下的俏脸上,露出一抹悲天悯人的表情,她语气复杂的说:

        “那个秘境真的是...难以诉说。

        我曾以为我在苦木境见过足够多的天灾人祸,但直到我了解到,我看到红月界的情况之后,我才意识到,我对灾难和绝望这两个词,其实一无所知。

        那个世界太凄惨了。

        它已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它早已沉沦于绝望之中,幸亏有师弟你伸出援手,否则我难以想象,红月界的生灵会迎来什么样可怕的结局。”

        “别这么夸我,师姐,我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罢了。”

        老江哈哈一笑,摆了摆手,又说到:

        “那就是我要给女宙斯看的,我不会用花言巧语蒙蔽她的心神,我会让她亲眼去看什么叫灾难,我会给她一个自由的选择。

        是帮我们。

        还是与我们敌对。

        如果她的绝望和疯癫,来自于数亿人因她而死,那么或许,亲手拯救一个世界,才能削弱这种负罪感。

        而不是充当阴谋家手中的杀戮兵器。

        最棒的是,如果女宙斯愿意与我们同行,那么可以被她亲手拯救的世界,远不止一个,可以被她亲手救下的无辜者,也远不止几千万,几亿...

        她可以做些真正的好事。

        哪怕她已经疯了。”

        说到这里,老江停了停,他低下头,伸手在生物舱的外壳上敲了敲,说:

        “听到了吗?女宙斯,选择权在你手里,在你完成自愈之后,我要你亲眼去我们正在拯救的世界里看一看。

        我只需要你去看,等你回来之后,想留想走,我绝不阻拦。

        但我相信。

        你最终会心甘情愿的成为我们的一员,因为我们将给你的事实与真相,我将给你的,真正意义上的救赎之路,是你无法反驳的。

        我想,在你成为超级英雄前,肯定有人告诉过你,你的力量可以用来驱散黑暗,也可以用来助纣为虐。

        你可以成为神,或者恶魔,只在你一念之间。

        现在也是一样的。

        好好休息吧,尊贵的客人。

        有任何需要,就找我这位师姐,但你若敢做什么危险的事,我那位师叔可不会放过你。

        相信我,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捏碎你这可悲的灵魂。”

        说完,老江对落雁点了点头,然后大步走出这个隔间,他也没走太远,又转入了另一个隔间里,执法长老刘楚就坐在那里。

        这位大修士这会正在“制器”。

        准确的说,是在参研一块灵材,就是昨晚从魔法老黑萨波.费奇那里,拿得到的那件古怪奇物。

        一张毯子。

        看着脏兮兮的,黑色的,像是羊毛织就,上面有磨损的,古怪的花纹,仅从外表来看,它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但从刘楚此时那严肃的表情,就能看出来,这玩意很不一般。

        “师叔,看出个子丑寅卯了吗?”

        江夏靠在隔间墙壁上,他问到:

        “这东西,能被制成法宝吗?”

        “不。”

        刘楚摇了摇头,他捻着胡须,盯着眼前的破毯子,几息之后,他看向江夏,眼神中闪耀着一抹怪异的光。

        他说:

        “它...是一块灵宝原胚。

        但本修对这个世界的天地大道参悟太浅薄,还看不穿它的来历,你手下是不是有一个通晓古今的邪祟者?

        把他喊来。

        本修有话要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