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40.江老板的第一张SSR

440.江老板的第一张SSR

        “你悠着点,我还想活捉她呢。”

        电闪雷鸣之中,在沉鱼的催促下,老江从纳戒里甩出三枚烈阳印给沉鱼,又取出那破破烂烂的红色枷锁。

        这哥顿圣者留下的猎物圣器在单挑时,好用的很。

        江夏也已经从瓦斯洛猎巫会那里讨来了图纸,不过因为原材料比较难搞的缘故,现在还没有实现如烈阳印一样的量产。

        王六福最近的研究项目,就是在苦木境寻找替代的材料,那位外门长老自打心性突破之后,就开始尝试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他打算把战争枷锁和三宝长老著名的捆仙索结合起来,弄出一样新法宝。

        对此,老江表示很期待。

        战争枷锁被沉鱼一把夺在手里,进入狂热状态的大师姐舔着嘴唇,将身上被雷电轰的破破烂烂的战衣一把扯开,丢在地上。

        上半身就穿着个运动背心,活动着身体,对老江说:

        “你要求太多了。与她这般敌人的死战里,你家师姐我不一定能收的住手,我也不敢收手,但我尽量吧。

        来点血!”

        她把枷锁甩开。

        老江弹了弹手指,将刚才接触时,从女宙斯那里收集的血液滴在战争枷锁前端,下一瞬,呼啸声中,沉鱼如西部女牛仔一样,将红色的枷锁在头顶甩起来。

        半空中进入闪电元素化的女宙斯立刻感觉到危机。

        这心智很混乱,疯疯癫癫的顶级英雄反应倒快,转身就往天际更高处跳跃飞去。

        她化身雷光,逃遁极快。

        但枷锁染血,已是锁定目标。

        “唰”

        战争枷锁被沉鱼甩手丢出,化作红光跳动,一端缠在沉鱼手上,一端窜入空间,在电弧不断跳跃的暴走中,精准的锁在了女宙斯手腕上。

        “给我过来!!!”

        沉鱼脚下大地崩溃。

        随着大师姐一声怒吼,天际的女英雄被巨力拉扯之间,狼狈的从高空被扯向大地,迎面而来就是沉鱼缠绕着朱厌战气的一记炮拳。

        “轰”

        土行灵气和高能闪电的碰撞,让整个天堂岛的夜空都暴起一团覆盖全岛的恐怖冲击波,像是初升的太阳一样,将死寂的夜空彻底照亮。

        “战神!”

        呼啸而过的麻痹闪电像光环,激的其中每一个人的头发都根根竖起。

        已经完成了对剩余英雄追击俘虏的斯巴达人大先知,这会站在自己的法球上,狂热的诵念着诗篇。

        他看着那根本不似凡人交战的战场,对身侧的卫兵说:

        “不败的战神也加入了战争!那异教徒的雷神必将陨落!歌颂这第二纪元的开端吧,歌颂新神吧。”

        “喂!带她去其他岛上!大师姐。”

        老江眼神抽搐的看着两个女人对战的第一回合,就改变了天堂岛山巅之下的地形,他将双手拢在嘴边,朝着沉鱼高喊道:

        “这座岛可经不住你们两这么折腾!要是把它毁了,小心师叔揍你!”

        “麻烦!”

        跳动的土黄色光圈与漫天飞舞雷电的碰撞里,传出沉鱼疼痛却战意高昂的回应。

        大师姐还是很识大体的。

        随着土遁发动,她在海底穿行,飞快的寻到距离天堂岛最近的一块无人荒岛,又在战争枷锁的牵制中,将女宙斯也拖着离开主战场。

        远方夜色下的海面尽头,一道道乱舞的电弧充斥天地,还混杂着法宝自爆传出的巨响和光热,看样子沉鱼为了破坏女宙斯的元素化,已经引爆了一枚烈阳印。

        “多好的员工啊,主动出马为我为解决麻烦。大师姐啊,我对你的评价还真没错,你真是咱墨霜山麾下第一猛犬。”

        老江感慨一声,又把注意力收回,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周遭被彻底毁掉的山体,摇了摇头,身形闪耀间,就往山巅另一处去。

        这场战斗里最后一个战场上,魔法老黑萨波.费奇,还在那古怪的奇物上纵情热舞,他满头冷汗,舞动的姿态已不甚标准。

        双腿都在颤抖,显然是精力和体力都快到极限了。

        但他不敢停!

        头顶云端上,随着bgm一起舞动了一炷香的刘楚已经是双眼喷火,面如寒霜。

        萨波不用猜都知道,一旦自己停下舞动的一瞬,就会被强大的审判先生瞬间干碎。

        连灵魂都不会有逃脱的机会。

        “咦?师姐你脱困了?”

        老江的身影,精准的在那奇物辐射力量的边缘浮现,他看了一眼身边正在擦拭脸颊的落雁,语气中带着几分遗憾的说:

        “我这还想好好欣赏一下师姐的舞姿呢。”

        “小师弟就会信口胡诌!”

        一向温婉的落雁,这会脸颊通红。

        皆因为刚才被那古怪奇物操纵的时候,跳了一些不是那么正经的舞。

        谁知道这魔法老黑看着肥硕,竟然还会跳骚气的钢管舞?

        也幸亏刚才还没人看到,否则落雁这脸,就丢到姥姥家去了,她一边以责备的目光瞪了一眼口不择言的江夏,一边看向眼前。

        说:

        “那奇物端的古怪,被摄住心神体魄就无力反抗,连刘楚师叔这等强力修士竟也无法摆脱。若不是师叔一直在反抗,致使那昆仑奴压力太大,我也没那么容易逃脱出来。”

        “嘿,是我救出师父的!”

        手里抓着风火宝扇的顾淼,得意的挺起胸膛,她对老江说:

        “但老板,我这宝扇也伤不到他,那奇物会护住他。”

        “嗯?”

        老江挑了挑眉头,伸手接过顾淼的风火宝扇,这法宝已被顾淼用神魂祭练过,老江用来威能会下降很多。

        但他只是做个尝试。

        单手抓起宝扇,注入灵力,向前狠狠一扇。

        下一瞬,犀利的小龙卷混着烈焰升腾,以扫清一切的姿态,朝着正在舞动的魔法老黑席卷而去,但后者根本不理会这强力攻击。

        灵力满溢的烈焰龙卷在靠近萨波的一瞬,其内部灵力结构就开始飞速崩溃,化作纯粹灵气被他脚下的奇物快速吸收。

        不但没有伤害到魔法老黑,反而让那奇物延伸出的魔力震动更凝实了几分。

        “好家伙!攻防一体。”

        老江眼前一亮,他看着萨波脚下那地毯一样的奇物,眼中尽是精光。

        “当真好宝贝!星辰秘法会的好东西真多啊。先是温莎送来巫术珠宝,现在这老黑又带来如此奇物,这哪里是敌人?

        这分明就是送宝童子嘛。”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落雁摇头说到:

        “要么咱们就等这昆仑奴坚持不住,看他的样子,最多再有半炷香就要力竭。要么就得另辟蹊径,击破他这古怪手段。”

        “等?你还敢等?”

        老江望天空扫了一眼,压低声音说:

        “刘楚师叔纵横苦木境三百余年,怕都没有受过如此羞辱,咱们再等下去,他怕是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

        今夜师叔这黑历史,绝对不许外传!

        还有,刘慧,赶紧把你录下的影像删掉,你还真是花样作死,看出殡不显殡大...你们后退,解救师叔的重任,就由我来吧。”

        江老板低头点了根烟,对旁边人说了句,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看的兴高采烈的傻妖怪撇了撇嘴,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删掉了芯片里的录像。

        刘楚这发起火来,她可承受不住后果。

        江老板低头点了根烟。

        他眯起眼睛,身后陆吾星宫碎光闪现,命格秘法一瞬推到极致,随着气势升腾,威气迸发,像极了某种被称之为霸王色的玩意。

        在它升腾爆发一瞬,老江身后的顾淼眼睛一翻,直挺挺的倒向地面,落雁也是双腿发软,抱着自己的弟子盘坐在那里。

        傻妖怪因为和老江有血契,自动豁免了这最大功率的威道之气。

        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正在热烈舞动的魔法老黑,也被那股威气冲击到,尽管有奇物帮他抵挡了一部分。

        但剩下的那些,也足够让他思维短路。

        肥硕身体的舞动骤然一停。

        只是一瞬,云端刘楚立刻抢回元神躯体控制权,下一秒,在执法长老面无表情的左手五指收紧中,萨波.费奇立刻发出一声惨叫。

        大修士无言的愤怒,以一种惊悚的方式流淌着。

        这倒霉家伙全身上下的血肉,就像是沙土崩溃,一瞬就被恐怖灵力剔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副维持着跳舞姿态的白骨,在灵风涤荡中轰然崩塌成骨灰飞扬。

        这一幕吓得傻妖怪紧闭双眼,发出呜呜声音,躲在老江身后,瑟瑟发抖。

        她其实也能操纵灵风做到这样的事。

        但肯定不如刘楚这一手来的如此干脆利落,于无声中迸溅恐惧,她可是看得清楚,那魔法老黑不但躯体崩溃了...

        灵魂也被下狠手的刘楚彻底磨灭。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魂飞魄散,挫骨扬灰。

        “轰”

        执法长老自云端降下的时刻,在远方天际尽头,也有如核爆一样的巨响升腾。

        老江面色微变,也不打招呼,闪身进入后方悬浮的法球中。

        一脚油门就往爆发传来的方向奔去。

        十几息后,他跳下法球,踏上已经崩溃成礁石的荒岛,在他眼前,沉鱼正躺在礁石边,一脸绯红的享受着某种怪异的余韵。

        她的大半个身体都被雷霆融化。

        这会这会正借着地脉灵气和朱厌神通快速恢复,这姿态有点惨,那伤势看的老江嘴角抽搐。

        “师姐,你没事吧?”

        他低声问到,还试图将沉鱼拉起来。

        但被大师姐拒绝。

        她脸上带着一股被玩坏的糟糕表情,用似远在天国的缥缈声音说:

        “别碰我,让我享受一下...

        好久没有这么爽快过了,连贪得无厌的朱厌都满足了...谢了,小师弟,下次有这样的战斗,别忘了喊我一起。

        好爽啊...”

        “你这...”

        江老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她了。

        他往礁石另一端扫了一眼,女宙斯已经昏迷,凄惨到只剩下躯干,四肢什么的,完全没了,而且在她心口,还插着半截断矛。

        老江眼神一缩,回头对沉鱼说:

        “师姐!你把自己那杆法宝战矛也自爆了?这么拼的吗?”

        “不拼赢不了嘛。”

        沉鱼惬意的说:

        “不就是法宝嘛,无所谓了。下次遇到好东西再做一把就好了,对手难寻啊。快把她带走吧,再晚一会,她就要死了。”

        “好嘞。”

        老江应了一声,挥手放出一台机械武卫,将凄惨的女宙斯抬起,他摩挲着下巴,看着那四肢尽断的英雄,眼中异彩连连。

        “如果我在玩的是一个收集类卡牌游戏的话,你应该就是我在maga世界限定卡池里,抽到的第一个ssr。

        果然,只有氪的足够多,才配拥有强力角色吗?

        先贤诚不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