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24.通天坊赛区成立啦

424.通天坊赛区成立啦

        “怎么左右不见人啊?这谈判呢,就真当玩呗。”

        下午时分,用过午饭的如月和老四,在谈判客厅里等了小半个时辰,也不见妙音师姐和山秋骊过来继续谈判商契之事。

        本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结果差人一番询问之下,才知道那两位通天坊世界,是被昆仑坊新员工莫七烨拉去打游戏了。

        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瞧,这又入坑了两个,老板看人就是准。这莫七烨看着文文气气的,当了游戏大使之后,路子野的很。

        算上这两个,她这些时日,都拉了不下二三十个相熟修士入坑了,还都是中州灵域那边的,用的还都是假名。

        送货都得托鸿雁会的渠道才能寻到位置。”

        老四听闻此事,一脸唏嘘的对如月说:

        “这些时日,自打在咱国中放了寻战队贤才的悬赏,咱昆仑坊里,就已抓住好些上班摸鱼打游戏的伙计了。

        一个个都不好好干活,光想着组战队,幻想一飞冲天赢奖金...

        啧啧,真就是一点定力都没有!

        瞧咱老四就玩不来那红月战纪,也不知那打打杀杀的暴力游戏有何魔力。

        真是,礼崩乐坏!世风日下!”

        “你不玩?”

        如月瞥了一眼装逼的老四,顺手在茉莉那边的游戏后台数据里查了查,拉长声音说:

        “这个代号叫‘昆仑坊大杀四方’的货,昨晚通晓玩了一宿,他的战队战绩还不错嘛,在凤鸣国赛区战队总榜里,已冲进到第十一名了。

        距离入围娱乐赛前十,能分得奖池中的大奖,也就剩一名了。”

        “啊?掉到第十一了?今早还是第十呢。”

        老四一听这话,顿时瞪大眼睛,恶狠狠的说:

        “呀!这肯定是京畿城那些纨绔子弟,又找到了好手代打!本掌柜就知道,不能掉以轻心!”

        “啧啧,有定力,哈?”

        如月撇了撇嘴,她低声说:

        “老板要是知道,你用以他为原型的英雄,连凤鸣国赛区红月英雄榜废土游侠分类前十都打不进去,他肯定会揍你的。

        老四,既然入了坑,就要加油啊。”

        “唉。”

        老四闻言,也是一番凄苦无奈,抬头看天,说:

        “咱老四,也是第一批跟随老板起家的,之前听老板说,要在苦木境大干一番,本想着这次也身先士卒,靠着苦练,入选昆仑坊战队。

        就算正式队员当不了,当个预备役也行。

        到时候去雁荡池一鸣惊人,也给老板壮壮声望,再来一番旗开得胜,却无奈是年纪真大了,被那些小年轻们甩的老远。

        现在也就只能打打娱乐赛玩一玩。

        但老板的眼光真是厉害,本来售卖单机游戏和街机,都已飞快的在凤鸣国和武陵国那边打开了效率,还走通了雁荡池的路子。

        这已经足够让咱老四开眼了。

        没成想,小茉莉弄出这个红月战纪,倒是短短一两月,就大发市利,这世道变的太快,咱老四已有些跟不上趟了。

        左思右想,也是想不到,为何这小小一个游戏,就如此火爆。”

        说到这里,老四看了一眼如月,他很虚心的问到:

        “如月,你也是咱昆仑坊旧人,如今也是修士了,我就问问你,你说,凡人沉迷游戏倒也罢了,这游戏确实有意思,好玩。

        但为何那修士,也要沉迷其中呢?”

        “这个,我也曾问过老板,为何他如此笃定茉莉做出的这个游戏一定能爆火。”

        如月双手叠放在腹部。

        她组织了一下语言,对老四说:

        “老板说他其实也不能确定,但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这红月战纪打出的招牌,号称‘仙凡平等’,就足以引来一波风潮。

        于凡人而言,本是事事都比不得修士。

        平时只能如仰望云端般仰望修士高贵,如今给他们一个机会,能和修士在同一领域争雄,甚至胜之。

        这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成就感和荣誉感。

        而于修士而言。

        苦木境修行体系追本溯源,已有万年之远。

        打修士出现那一日,就已脱离芸芸众生,这么多年累积下来,虽说都知道修士来自凡尘,但双方却已成两个阶级。

        凡人自认不如修士,修士也习惯俯视凡尘。

        如今有凡人于某事能赢过修士,不止凡人惊讶,修士也惊讶,不管是好奇也好,不服输,争口气也罢,自然也要来尝试一番。

        这修行长路漫漫,有那清心寡欲,一心修行的。但都说修行难过心魔劫,就说明大多数修士,同样离不了七情六欲。

        自然也就有追寻放松之念,所谓琴棋书画是高雅,但看多了也就那回事了,哪有这游戏对抗来的鲜活好玩?

        单机游戏适合那些性子清淡的。

        而这联机游戏就更不得了,与人斗,总是其乐无穷的。”

        如月摇了摇头,总结说到:

        “再说,如那通天坊修行。整个苦木境都知道,他们修黄老之术,日子过得最是清淡,都闲到做生意玩了。

        现在有如此好物能解闷,还没什么副作用。

        肯定是对了他们胃口。

        但对其他宗门弟子,估计吸引力就没那么大了。”

        “懂了。”

        老四点了点头,捻着鼠须想了想,对如月说:

        “本掌柜现在就去准备大量游戏机和卡带,还有这红月战纪的三件套,作为礼物,送给两位通天坊大修士,请她们带回去给同门把玩。

        就当是咱们凤鸣国的‘土特产’了。”

        “嗯,大掌柜去忙。”

        如月点头说:

        “这商契之事的解决契机,怕也要落在这事上,接下来就由我接手吧。”

        ---

        茉莉弄出来的新游戏“红月战纪”,其实是阴差阳错的作品,它的出现是因为游戏机硬件的“技术突破”。

        而这个突破,则得益于施妍这个制器宗师,加入了游戏机硬件的“本土化”改造工作中。

        原本废土丫头要做的是一个rpg式的单机游戏。

        要把苦木境、红月界和废土的英雄人物们杂糅在一起,用西海荡魔做故事背景,来讲述一个救世的故事。

        光是从这个文本来看,就知道它和之前昆仑坊发售的单机游戏相比,绝对算是“3a”大作。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

        在技术突破之后,新的游戏机硬件已经可以实现多人联机,因而担任昆仑坊游戏领域总设计师的茉莉也当机立断。

        把废土数据库中存储的所有moba游戏都整出来,换个皮,又把那个rpg游戏的人物角色背景套用其中,吸取各家所长,整了个“缝合怪”出来。

        现在这个游戏还处于“公测”阶段。

        主要开放给雁荡池和凤鸣国的“注册战队”玩,现在也分了两个赛区,之前参与人数并不多,打来打去都是那些熟人。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昆仑坊的大力推广,玩家的人数一下子多了起来。

        有昆仑坊内部人员,墨霜山外门弟子和三雀山弟子,本地散修等等,也有凤鸣国的一帮纨绔子弟。

        最古怪的一个群体,是三雀山星谷楼盘的“租客”们。

        他们也听说了昆仑坊悬赏游戏大奖赛的消息,还听说有奖池奖金分润,便也来掺和了一下。

        还有试图和昆仑坊搭上关系的各路商家,甚至连几千里之外的武陵国那边都已有了些小团体加入。

        现在如果运气好,打随机匹配的时候,偶尔还能随机到施妍长老、镇山婆婆这样的大人物。

        当然,在游戏中她们都用了代号,免得破坏游戏体验。

        总的来说,目前这些“公测成员”对于红月战纪的评价都相当高,就像如月所说,苦木境的修行文明如此发达,肯定不是没有好玩的娱乐。

        大修士们的快乐,只会玩游戏的死宅们肯定是想都想不到的。

        但能无视修为和身份地位,让所有修士,凡人都处于同一个战场同台竞技的娱乐,之前是真的没有。

        如月这等着谈判,结果一等就是一整天,直到第二天上午时分,一夜没睡的妙音师姐和山秋骊,才草草洗漱,姗姗来迟。

        两位虽然没有黑眼圈那么夸张,但看眼中乱光,就知道肯定是“奋战”了一宿。

        但她们都是修神境大修士,说是沉迷游戏真的有些夸张。

        已修出元神的修士,仙道法体已成,内心控制力也是相当强大,类似于沉迷上瘾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她们身上。

        这一点,在maga世界游历,见识那边各种“风土人情”的刘楚长老很有发言权。

        或许一开始,两位师姐确实被游戏吸引,但玩到后来,她们就是带着“考察目的”在玩了。

        “凤山会要改灰烬宝药的寄卖商契,可以!”

        这谈判一开始,妙音师姐就大大方方的做出了让步,她一脸严肃的对如月说:

        “但我们之间要签个新契,内容就是这昆仑坊所产各种游戏。

        要与我通天坊签一个长期契约,但有新游戏问世,都要送大量去中州灵域,送予我宗门弟子品鉴把玩。

        不能收钱,而且务必做到实施供应。

        若是有如此这雁荡池游戏大比的项目,也要第一时间提前通知我通天坊,好让我宗门弟子做好准备,也多些娱乐。”

        这个要求,着实夸张。

        饶是如月已有了心理准备,也被惊了一跳。

        她看向山秋骊,后者揉了揉眼睛,对她解释到:

        “如月道友,你也是近存真的修士,当知晓这苦木境里,各派修士都求修为精进,想要越快越好。

        唯独我通天坊是异类,求得是修行越慢越好。

        我门下弟子都是颇有天赋灵韵之人,又独修黄老之术,为天下仙钱流通计算服务,我辈修为进展快得很,宗门长辈要想尽办法压制弟子修为。

        而且山中日子过的清淡,就需要这游戏好物调剂,不是要让我门下弟子玩物丧志,只是教他们不要太用心在修行一途上。

        劳逸结合嘛。

        以往催他们下山去玩,一个个也懒得不愿去。

        如今有了游戏在旁,分散精力,长辈也不必担心他们控不住修为,贸然冲进寻道境里,惹出心魔缠身来。”

        妙音师姐点了点头,接话说到:

        “为了这独一份的消遣,我鸿雁会愿意让利给你们,就是不知道这游戏机,隔着两洲之地,能不能联机玩耍?”

        “道友放心!”

        如月立刻满腹信心的说:

        “此物为我墨霜山制器宗师施妍长老所制,品质自然有保证。

        又用了精怪灵纹,天下各处,远隔天涯,亦可联机的,就是用了墨家秘法,内部结构精致,不能主动拆开去改。

        若是改出问题来,我昆仑坊可不负责修的。

        还有,既然两位道友有意签下新商契,那我就要代表我家老板询问一句。

        过上几月后,雁荡池那边的‘三雀杯’游戏大比,通天坊可有兴趣出一支战队,也去凑凑热闹?”

        妙音师姐和山秋骊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点头说:

        “当然要!”

        “那好。”

        带着面纱的如月笑了笑,很温婉的说:

        “那就给贵派的游戏设备多加一点修改,专门为贵派做出一个‘通天坊赛区’了。

        请两位稍等,本修这就给下单给我墨霜山制作人员,专属设备,很快就能备好。

        另外,合作愉快,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