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23.入坑

423.入坑

        “哎呀,又死啦。”

        刘宅的大花园中,小湖假山边,穿着素衣白裙的山秋骊沮丧的放下手里的游戏机,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感觉自己是不是太笨了?

        这和许久不见的七烨小姐一起玩游戏,半柱香不到,自己就已惨死十多次。

        这游戏机上明明就那么八九个按键,自己又是聪慧伶俐之人,怎么就总把这按键扭不到一块呢?明明七烨小姐已经教过好几次了呀。

        而看着秋骊姐一脸沮丧,莫七烨那边反倒是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果然,就如近些时日一直训练自己的虎门烟那人所说,这初玩游戏的乐子,多有七成都在欺负新人上。

        自己自来刘宅,一直被那几人反复虐菜,都被虐出阴影来了,但今日和秋骊姐一番游戏比斗,只是半柱香不到,自己的信心就又回来了。

        不但在虐菜,而且虐上瘾了。

        真是罪过,罪过。

        莫七烨心中如是想到,又放下手里的游戏机,白白净净,文文气气的脸上,又露出一丝姨母笑来,她握住山秋骊的柔夷小手,轻声安慰道:

        “秋骊姐不必介怀,这斗狼啊,竞技性太强,看着入门简单,实则易学难精,就这些人物出招之间,可是大有学问。

        小妹我学了七日,又苦练了七日,也不敢说自己就已娴熟。

        姐姐又是刚接触这诸般游戏,是我疏忽了,不该让姐姐一开始就玩这等有难度的项目。

        姐姐且随我来,我选几个简单的给姐姐散心解闷用。”

        这昆仑坊的游戏形象大使,带着山秋骊离开花园,往自己住的小院去,嘴上说着安慰,但行走之间竟还哼出歌来,节奏明快的很。

        显然是心情极佳。

        她带着山秋骊穿堂入室,到了自家小院,从屋中取出大小新旧的游戏卡带,在桌上摆成一排,如数家珍的对山秋骊介绍到:

        “姐姐且看,这是我昆仑坊从古早到如今的十三款游戏卡带,以前还要用特定游戏机玩,现在是开发了新机器,用卡带就能玩,方便多了。

        其上多有单机游戏,最是适合新手入门。

        比如救桃子仙姑的‘逐妖记’,比如斗法恶修的‘妖魔城’,还有这个‘食龙转生’,看着简单,也是属于那种精通极难的。

        姐姐随便挑一个。”

        莫七烨很是热情的对挑花眼的山秋骊说:

        “我是知道姐姐你在宝瓶山通天坊修行,你们那个宗门日子过得是最是清淡,正好有这些游戏调剂解闷,乃是大大的好事呢。”

        “单机哦,就是一个人玩的?”

        山秋骊反应倒快,随手拿起一版粉红色少女心外壳的游戏卡带,外壳上用卡通色调涂出一个q版的石像鬼,抱着一名可爱女修展翅高飞。

        又在莫七烨的教导下,把其中那个精致的,用如玉一般材质复刻的卡带,放入新式游戏机中。

        随着轻快音乐响起,以石榴为原型的小石像鬼,就开始蹦蹦跳跳的踩起小乌龟妖怪。

        这个是真的简单,山秋骊很快入了门。

        一双大眼睛盯着游戏屏幕,不知不觉就过了第一关。

        “哎呀,这个有意思。”

        大修士从刚才手残的怨念中恢复过来,兴致勃勃的打算开始第二关,但又扫了一眼桌子上七色缤纷的游戏卡带,眼珠子转了一圈。

        又见旁边的莫七烨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躺椅上,脸上带着一个古怪面罩,左手扣着只有数个按键的键盘,右手扶在定位法球上。

        十指不断活动,时不时还动动嘴唇,像是自言自语。但山秋骊是有见识的人,她一眼就看到莫七烨脸上的眼罩边,有墨符闪动。

        便知道,这古怪的三件套,其实是一件组合法器,这倒是让她来了兴趣,却又没有打扰莫七烨的游戏。

        直到半柱香后,莫七烨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伸手摘下眼罩,就看到山秋骊瞪着眼睛,看着她。

        “这又是何物?”

        山秋骊好奇的指着那游戏三件套问到:

        “看七烨小姐里方才很是激动,本修估计,这也是一套游戏咯?你笑的如此开心,是打赢了?”

        “嗯。打赢了。”

        莫七烨露出个大大方方的笑容,对山秋骊说:

        “是我自己和宗门外门里的师兄妹们组的个‘小车队’,五人小组打竞技赛,方才刚赢了昨日对我们下了战书,来自雁荡池的‘风神’战队下属第七风精战斗小队。

        很是挫了一把那些小精怪的嚣张气焰呢,也算是为我人族修士争了口气。

        师姐你是不知道,这多人联机的红月战纪自发售以来,战队总榜前五十,被精怪们占了三十三席。

        它们便以此为荣。

        时常讥讽我们,闹得大伙心里都憋了口气。”

        “还是和精怪们斗法?”

        山秋骊更惊讶了,她放下手里的猜妖怪,吃蘑菇宝药的逐妖记,好奇的看着莫七烨手边的三件套,说:

        “这个看起来挺有意思,七烨小姐和我好好说说。”

        “这个呀,这个红月战纪可厉害啦,乃是五人对五人的团队斗法。”

        莫七烨也不纠结,她以自己的理解,对山秋骊说:

        “虽然也有路人组队的娱乐赛,但随机匹配到的大都是一些新手菜鸟,偶尔还会遇到跑来炸鱼塘的老银币。

        玩起来就很没有乐趣。

        现在都流行‘车队开黑’,也就是自己相熟的朋友一起打团队配合,这些有意思的游戏黑话呀,也是那些精怪们传出来的。

        虽说是十人斗法,看着简单。

        但实则想要赢,就要知己知彼,还要自己这方配合得当,各司其职,偶尔要用点战术,就和那凡尘排兵布阵一般。

        本来就很复杂了。

        前段时间又有二次更新,加入了装备系统,还加了很影响平衡的‘十大灵宝’,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游戏模式。

        比如那个‘真名幻境’,十个一模一样的英雄有真有假,大乱斗到最后一人,才能夺取真名。

        看来昆仑坊这边,估计是要主推这个游戏了。

        而且听说雁荡池过几月要办的游戏斗法大赛里,也会加入红月战纪的项目,因而昆仑坊战队现在没日没夜的练这个。

        我那几名凡尘小友,与我抱怨说,现在看到红月战纪的游戏界面都要吐啦。

        还好我不必练习,每日过的依然咸鱼舒适的很。”

        嘴上说着轻松舒适,但山秋骊分明看到莫七烨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不甘。

        她便问道:

        “七烨小姐这是受挫了吗?在本修面前,你还遮掩什么呀,看样子你对这游戏看的挺重的,对吧?”

        “唉,还是瞒不过姐姐。”

        莫七烨犹豫了几秒,看着桌子上的游戏卡带,叹气说到:

        “如姐姐所说,我从小出生钟鸣鼎食之家,不管是玩乐,还是修行,想要什么都会有人主动送上,这从小到大,从不为外物所烦扰。

        但也因此养成这个清淡性子,对万事都是兴趣缺缺。

        我曾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该以这样的姿态修行直到老去,但这些时日,却是来了凡尘,真正与几位凡人子弟相交,也是见了一番红尘图景。

        我等玩这游戏,大都是为了解闷耍乐。

        但他们几人玩这游戏,却是为了生活,为了前程,把这事如我等修行一样,当成毕生事业来做,让我感慨良多。”

        她摇了摇头,对山秋骊说:

        “我也曾想,自己是不是要如他们一样,也全身心投入其中。

        也曾想着自己身为修士,只要努力一下,定然能入选战队,在雁荡池大比上,和他们并肩作战,共御强敌。

        然...”

        莫七烨苦笑了几声,说:

        “努力之后,我却发现,这玩游戏,真是要天赋的,就如咱修行一样。我努力了许久,却也连战队中最弱的都打不过。

        不瞒姐姐说,自打出生以来,还从未有如此挫败过呢。”

        “被一群凡人打败了?还让你如此挫败?”

        山秋骊顿时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莫七烨多少有些夸张。

        眼见姐姐不信,莫七烨也不反驳,只是从纳戒中,又取出一件游戏三件套推给山秋骊。

        说:

        “姐姐若不信,就来试试吧。这游戏现在在推广阶段,也有一帮凤鸣国凡尘纨绔子弟们在玩,他们自知水平不行,都主打娱乐赛的。

        我与姐姐双排一把。

        让姐姐这大修士,也看看这些凡人的厉害。”

        “好嘛,本修倒要见识一下,小小凡人,有何强力?”

        山秋骊哼了一声,接过三件套,又说到:

        “这游戏好玩,但本修也算是知晓的,它无非就是考验眼力,手脚协调罢了,我辈修士在这一方面,怎可能输给凡人呢?”

        “姐姐先进游戏吧,记得给自己取个代号,这游戏专门强调‘仙凡平等’,不可用真名的。”

        莫七烨笑而不语,对山秋骊叮嘱了几句,便在游戏中加她好友,一起开始征伐。

        另一边,通天坊妙音师姐和如月,老四谈判依然艰难,直到双方提议暂时休会,好休息一下,用点美味佳肴,缓解一下对抗情绪。

        结果妙音师姐左等右等,怎么也不见山秋骊回来和她汇合。

        心中纳闷,这秋骊师妹一向靠谱,怎么今日还开了小差?

        她便在刘宅中寻,通天坊弟子彼此之间都有感应玉佩,很快妙音师姐就在莫七烨的小院中,寻到了正带着眼罩,吱哩哇啦乱叫的山秋骊。

        结果就愕然看到,自家这位平日里素有“贤良美人”之称的师妹,这会简直毫无淑女之态,一副大呼小叫,不成体统。

        妙音师姐侧耳听去。

        结果满耳听到的都是“坑货”、“上一把本来稳赢”、“都怪那些辣鸡”、“肯定是对方派来捣乱的奸细”之类听不太懂的怪话。

        其中还混着几句凡尘粗俗国骂,哪还有一丝一毫修士的样子。

        但山秋骊越是如此,就越让妙音师姐感觉好奇。

        这位师姐也是修神境大修,便散出神念往屋中感知,发现其中两人如瘫痪一样,并排躺在躺椅上。

        脸上戴面罩,双手在怪异法器上活动,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哈哈大笑,就如疯癫一般。

        “秋骊!”

        待好几息后,妙音师姐看了一眼天色,便隔着墙呼唤道:

        “快随我来,这下午还要和他两人继续说商契之事呢。”

        “嗯?师姐?你莫要烦我,本修忙着呢,今日不把这五个狂妄凡人安排了,本修心里不爽利!商契之事,师姐自己拿主意就好。”

        山秋骊那边很不耐烦的回了句,惹得妙音师姐心头怒起。

        这秋骊!越发不像话了!

        她冷着脸,腾云驾雾落入小院,冲进厢房,就要呵斥一下山秋骊,结果又被莫七烨眼疾手快的拦下来,一番细声细气的劝说。

        又拿了副三件套出来,请忙了一上午的妙音师姐也“休闲”一下,权当解闷,顺便还能三人联排,降低一下随机到坑货队友的几率。

        这妙音师姐乃是通天坊老修士了。

        自然也是大宅女一个,平日闲得很,听到有新娱乐,便有心试一试,也就半推半就的试了一把。

        嗯,真就是试了亿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