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20.顾淼的“小秘密”(下)

420.顾淼的“小秘密”(下)

        双人solo赛还在继续。

        换了规则之后,心中充满愤怒的顾淼攻击性更强,她还开启了脑部芯片的即时验算程序,来辅助自己操纵龙女。

        但问题是。

        这作弊一样的手段,如月那边也有。

        在芯片验算开启之后,两人眼前的游戏几乎变成了另一个画风。

        英雄走位、技能冷却和各项资源,甚至是法术轨迹和距离验算都被呈现在芯片计算结果里,还有如何出装的最优解,也会被按照对抗局势计算出来。

        就像是开了“外挂”一样。

        但实际上,这样的“外挂”是被负责发型游戏的昆仑坊官方允许的。

        因为这个游戏不只是凡人在玩,修士们也在玩。

        而修行境界一旦入存真,修士的思维和躯体反应速度,包括脑中计算决定速度,就已十倍于凡人,称赞一句“心思如电”毫不为过。

        如果不给凡人们一些“算力挂件”辅助,在这样分秒必争,团战胜负往往只取决于一两秒的战斗中,他们绝对会被修士爆虐。

        打十次,输十次那种。

        按照目前负责后台数据维护的茉莉收集到的信息来看。

        如昆仑坊战队虎门烟那样的游戏天才,在开启了芯片辅助运算之后,才能在一对一的对抗里,勉强和修士达到同样的反应速度。

        这个就足够了。

        虽然修士们的各项反应,依然要比凡人灵敏。

        但受限于硬件材质的数据响应与交互速度极限,目前有芯片辅助的情况下,凡人和修士总算能“公平”的同台竞技。

        不过像是如月和顾淼这样本就反应神速的的修士,在“内战”中还要开芯片辅助计算,就有些不讲武德。

        但话又说回来了。

        以两人定下的游戏规则来看,用一切手段争取胜利,还是很必要的。

        “吃我一记怒海破天!”

        顾淼操纵着自己的角色从新约克郡战场背景的野区冲出。

        她刚才选择避战,在野区干掉几个魔物领主模板的野怪,将自己落后的等级补上来,开启了所有技能之后,又要和如月正面打一波。

        双方都已经到六级,大招都有了,龙女用装备“挪移神符”闪现到正打完野怪要回城补充的银狼身侧,在顾淼的嚎叫中,起手就是水龙卷束缚。

        然后启动英雄大招,从四周幻化寒冰怒涛翻卷,以三条海龙缠绕绞杀,将如月控制的银狼整个卷入其中。

        那狼人的血量飞速降低,让小顾淼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喜悦,但就在敌人将死的一瞬,月下银狼身体上突然有闪光迸发。

        那英雄体型骤然膨胀一圈,身上还有金光闪耀,龙女的大招绞杀还在继续,但已经没办法再削掉银狼的血量。

        “你作弊!”

        顾淼大叫到:

        “灵宝‘东皇钟’在正式比赛里是不能用的!”

        “但我们也不是正式比赛呀,小淼儿。”

        在如月的笑声中,启用装备灵宝东皇钟,获得了魔法免疫效果的狼人扑上来,丝血开启大招“月灵屠戮”,让它周身缠绕幻月之光。

        这狼人被动本就是血量越低,伤害越高。

        现在到丝血情况下,攻击力已翻倍到恐怖的地步,再加上狼人大招屠戮带来的,无视任何抗性和装备防护的真实伤害。

        只用了两秒不到,满血的龙女就被丝血的狼人正面干掉,又是一声凄厉哀嚎,龙女身形化作水雾消散,回到复活点中。

        “第二个问题,你的龙女身份是怎么来的?”

        如月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回城,顺便问出问题,顾淼噘着嘴,木着脸不想回答,秘书小姐那边又冷幽幽的说:

        “如果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食言了。

        这游戏也就不必打下去了,那聚变宝药还是会给你,但这事我也要告诉给老板了。

        还是说,一向以女侠自居的小淼儿,其实是个懦弱的不敢承认失败的人?告诉我,小淼儿,是你如月姐姐之前看错你了吗?”

        “才没有!我顾淼堂堂正正行事,有什么不敢说的!”

        西海丫头被这激将法一激,本就有些上头,心里不爽间便厉声回到:

        “定下契,肯定要履行。

        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母亲是出生在西海鲛人国中临海城的凡尘武士,没有灵根修不得仙,便走凡尘武道。

        在临海城建起‘武盟’,为凡尘苦难者打抱不平,行走江湖十多年,于临海城所在的钟离国创下一番大大的名头。

        又在十七年前某一次应钟离国水师邀请,带人追击海匪时,意外在孤岛救下一名受伤男子。

        那就是我父亲。

        他是个混蛋!

        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落难的书生,勾勾搭搭到我母亲身边,可怜我母亲前半生都走侠义,哪里识的这人坏心思。

        一来二去就被他骗了清白,又在几年后退隐江湖,和那坏人在临海城开了镖局武馆,生下了我。”

        说到这里,顾淼瘪着嘴,不再继续说。

        想来是因为自己的秘密说到了关键之处,如月也不催问,两人继续游戏。

        下一次对抗时,因为如月把前期打怪所得仙钱,都用来兑换灵宝东皇钟,导致她的角色在东皇钟漫长的冷却效果中落入下风。

        被顾淼那装备齐全的龙女轻松带走。

        小淼儿这下扬眉吐气了,眼看着狼人扑倒在地,她心中不爽怒火顿时消散大半,就好似炎炎夏日饮下了一倍凉茶,别提多舒服了。

        她也不纠结,张口就朝着如月,恶意满满的问到:

        “如月你问我的身世,我也要问你的,你那白泽命格又是怎么来的?之前我就听傻妖怪吹牛时说,你有一丝妖族血脉。

        你老爹是妖怪?还是你老妈是妖怪?”

        这个问题就有些恶毒了。

        这话说出来一瞬,顾淼就有些后悔。

        自己或许该选一个更温柔点的询问方式。但如月那边却并不在意。

        一边操纵着复活的狼人继续打野攒仙钱,一边语气平静的把自己的身世对顾淼说了一遍。

        听的顾淼一愣一愣的。

        尤其是在如月说到,自己母亲和那白泽妖物的奸情暴露,被自己那大太监父亲毁了容,带着当时幼小的如月被赶出家门。

        又一路乞讨来到凤阳郡时,顾淼的心头徒然一软。

        不考虑身份背景因素,如月姐的身世,可比自己惨多了...

        最少自己家破人亡的时候,还有灯叔相救,之后又好吃好喝长大,不至于像如月那样沦落风尘。

        悲剧总是能打动人心。

        这一番共情之下,顾淼这叛逆期中二少女心中的怨气邪火,也再次消散大半。

        如月说完自己的身世,两人默然无语,继续游戏solo。

        而下一次相遇时,狼人的东皇钟冷却完毕,眼看着它又获得魔法免疫效果,顾淼干脆双手离开键盘。

        这灵宝类装备实在太赖皮,难怪要被在正式比赛中禁止。

        有队友配合牵扯还好说,毕竟它只能免疫魔法攻击,但现在是双人单打,遇到这样的情况,完全靠魔法输出的龙女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问吧。”

        顾淼语气无奈的说:

        “是问另一个问题,还是要我把自己的身世讲完?你可别得意,我也马上要攒出灵宝‘轩辕剑’了。

        到时候魔法伤害换算成真实伤害,可就不怕你了!”

        “是吗?”

        得益于击杀了顾淼三次获得的大量收益,如月在游戏经济上已经是占了绝对优势。

        有钱了,出装自然块。

        她扫了一眼英雄装备栏,她的第二件灵宝“戊己杏黄旗”只差最后一个配件了。

        “说吧,说完你的故事。”

        秘书小姐哼了一声,顾淼这边则叹了口气,一边等待英雄复活,一边兴趣缺缺的说:

        “本小姐出生的时候,可是富贵的很。我母亲行走江湖多年,本就攒下大笔财产,而我那混蛋父亲,又有秘法讨来各类天材地宝。

        一家人本该如此安宁祥和度日,谁料我三岁生日时那年,夜里忽有西海龙宫妖族掀起海浪,要淹没临海城。

        凡人们吓坏了。

        派了人前去接洽,结果那些龙宫妖怪要他们交出我父亲。

        我那混蛋父亲的身份,在那一夜才被揭晓。

        他乃是龙宫大龙王麾下三妖王之一避水王的幼子,从小不被避水王所喜,便逃出龙宫,又骗了我母亲。

        那混球还算有点胆量。

        眼见一城百姓要遭难,他便辞别我母亲与我,独自前去与那些妖怪说话,自此一去不回。

        我母亲伤心过度,坏了身子,又被那些杂碎暗中下了水毒。

        一年后就撒手人寰,在她临去前,把我托付给了灯叔,就是我之前告诉你们那个从小把我养大的叔叔。

        灯叔是母亲旧部,也是临海城一代有名的大侠。

        他忙得很,出去和人开片打架又不能带个幼子随行,就把我隐姓埋名,寄养在一家和曾经的武盟有关联的武馆之中。

        然后的故事,就是我告诉你们的那些。

        我可没有骗你们。

        我只是...隐瞒了不能告诉你们的事。”

        “但你之前说,他们想要利用你?”

        如月又问到:

        “你还说若你想学,这点星术你早就学了。所以,你是知道自己天生命格有异?那为何入门时,那星宫命盘没有测出你异数命格?”

        “这是两个问题!”

        顾淼撇了撇嘴,操纵着复活的龙女再上战场,这会说出了心里的秘密,小淼儿也算是舒坦了一些,心中恶气散尽,便专注于游戏。

        她舔了舔嘴唇,元气满满对如月大叫到:

        “想知道我的秘密?先打败我再说!哈,看我轩辕剑之威!啊!!!你作弊!那戊己杏黄旗什么时候出的?

        真实伤害都被豁免三分之一!

        这还怎么打啊!”

        顾淼气急败坏的一通操作,结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龙女,再次被狼人血虐,又一次被击杀,让她本已落后的经济又是雪上加霜。

        如月干脆都不装了,直接明牌。

        把自己下一件要出的装备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又说到:

        “你输定了,小淼儿,不如这样吧,投降输一半!你现在就投降,只需要完整告诉我你剩下的秘密,我就不再多问了。

        要不然,我就要问一些很私人的问题了。

        比如,你一直欺负乾铎,到底是真的讨厌那个小胖子,还是因为你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啊?

        又比如,你一直装疲怠,不好好修行。

        是害怕你师父发现你的秘密,因此疏远你吗?

        小顾淼你嘴上说着,我们都是想利用你的讨厌鬼,但实际上,你其实也是关心我们的,对吧?

        小淼儿,其实也是个很温柔的丫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