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01.沉鱼的第一份工作(上)

401.沉鱼的第一份工作(上)

        之前刘楚在maga世界,见到老萨恩时,就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老萨恩灵魂层面的问题,而老江在自己经历的第一次红月之梦里,也亲眼见过老萨恩的噩梦化身。

        那种如异变堕落的灵魂之态,其实代表的是一种绝望而可悲的命运。

        那命运属于所有在红月界作战的猎巫人。

        他们用于对抗邪恶的力量,正来自邪恶之中,他们就如走在深渊边缘,越是坚持,越是勇敢,就距离堕入深渊越近。

        在魔物之灾爆发之后五十多年里,无数的猎巫人们前赴后继,为残存到现在的文明付出自己的一切,这是无法被诋毁的勇敢而伟大的行径。

        但这种战斗本身,从第一个猎巫人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带上了抹不去的悲剧色彩。

        他们和绝望战斗。

        他们深陷绝望之中。

        每一次红月之梦都会催发他们心中的噩梦具象,每一日的战斗,都会加重这种心灵的黑暗负担,直到最后,猎巫人会被自己的心灵压垮。

        他们要么选择自我了断。

        要么就会成为与他们势不两立的敌人的一员。

        海尔福德城堡,安静的地下室中。

        穿着猎装的赫尔雅躺在石床上,她闭着眼睛,已经进入睡梦之中。顺滑的长发披散在姣好的脸颊边,再加上发育不错的躯体,和那两条放松并拢的大长腿。

        让赫尔雅此时有了种睡美人一样的感觉。

        而楚乔,则站在赫尔雅身旁。

        他的左手带着一抹散碎星光,正在操纵自己命格秘术,以触邪法兽的判罪之力,帮助赫尔雅洗涤灵魂中的阴暗。

        另一只手则按在赫尔雅肩膀上。

        以五行法宝运作时的灵力压制住赫尔雅身体里的魔力沸腾,避免女爵在接下来的灵魂洗练中,被痛苦压垮从而伤害到自己。

        在他身后,老江的意识悬浮在那里,沉默的旁观这场“治疗”。

        在两人此时联通的识海里,楚乔就好像是一个手持手术刀的外科医生,在沉默中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简洁精准。

        在他身边,蹲着那头似羊似鹿,身缠云鬃,头生独角的异兽獬豸,后者如小狗一样以坐姿蹲在地上,它的双眼盯着眼前的赫尔雅。

        女爵的神魂这会和之前的老江一样,以善行化作青云缠绕,以恶行化作锁链束缚,她就如被吊在半空。

        双臂上缠着锁链,将她整个人拉扯起来。

        这画面...

        有点少儿不宜的感觉。

        楚乔没有任何想要欺负赫尔雅的想法。

        他是在帮助她,在楚乔的注视中,他能轻易的发现,赫尔雅的神魂已经有了一些异化的征兆。

        她的神魂浮现出虚幻之形,在神魂长发飞舞间,又有白色的火焰在脑后燃烧,这代表着赫尔雅的猎巫血脉的影响。

        “你的善行远大过恶行,所以不必担心自己会因此受伤,獬豸将开始判罪,这个过程会很痛苦。”

        楚乔看着被恶行锁链,吊在半空中的赫尔雅。

        他抚摸着自己身边的獬豸异兽的脑袋,轻声提醒到:

        “我会尽量控制速度,但它直接作用于神魂,因而在你承受不了的时候,一定要立刻告诉我停下。”

        “来吧。”

        被吊在空中的赫尔雅的神魂做了个呼吸的动作,她说:

        “如果它确实可以净化猎巫人的灵魂,那无非就是痛苦而已,我忍受的了。

        我相信我所有的猎巫人同伴,也都忍受的了。”

        “嗯。”

        楚乔点了点头,他的神魂回归到躯体中,左手法印变化,下一瞬,束缚住赫尔雅神魂双臂的锁链就开始拉扯。

        “啊!”

        睡梦中的女爵哪怕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但这一瞬判罪加身时,依然肌肉扭曲,冷汗阵阵,修长的身体也挣扎起来。

        又被楚乔以灵力压制住。

        显然,楚乔对她说的“有点疼”,是个安慰性的说法。

        在楚乔身后悬浮的老江的意识也撇了撇嘴,他是亲身体验过那种判罪加身的疼的。

        如果不是他的命格陆吾之前被刺激到,强如老江,也会被这秘法击溃。

        但在痛苦施加的同时,赫尔雅神魂上包裹的那些善行青云,也开始缠绕她的神魂,化作光点融入其中。

        又有一种源于神魂强化的舒爽,浮现于女爵心头,让她在呲牙咧嘴的同时,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有效!”

        一直观察她的楚乔,在几息之后,便开口说:

        “赫尔雅师妹神魂层面的异化正在被涤清复原,那种源于灵魂层面的黑暗引诱,也被獬豸视作恶行,可以被判罪磨灭。”

        “嗯,那就好。”

        江夏点头说到:

        “以这个世界猎巫人为了保护残民,和魔物厮杀五十多年的传统,这在触邪法兽眼中,应该都是极大的善行。

        大部分猎巫人应该都能以同样的神魂洗涤获的拯救。

        那些借着猎物名义做坏事的混蛋除外,他们本就该死,死在魔物手里,还是死在你手里都一样。

        那么,楚乔,接下来,你就在赫尔雅的安排下,开始拯救这些猎巫人吧。

        最好能换身衣服,以他们这世界的神父的形象出现。

        这对于那些死板的猎巫人来说,接受度更高一些,毕竟在他们已经失落的文化里,拯救灵魂这种事,就该由神父来做。

        赫尔雅会为你安排好的。

        我那边还忙。

        你们两继续‘玩’吧。”

        说完,老江就要抽身而退,却被楚乔唤住,他一边维持着判罪神通,一边对江夏说:

        “江...老板,我会为你做事,竭尽所能的解救这些身缠黑暗的战士,我亦不索取任何报酬,我会尽力而为。

        看在我做到如此的份上,还请你免去我家弟子与你的契,二十年的时光,对于七烨来说太漫长了。”

        “真的吗?你还要和我谈这个?”

        老江摇了摇头,他说:

        “我知道你想当个好师父,楚乔,但偶尔让你家弟子承受一些因她的决定而引发的后果,不是什么坏事。

        这会让她学会责任二字。

        你也莫要和你师父宋梵一样,混淆了‘保护’和‘溺爱’两者的区别,你家罗霖师兄和流云师姐如今的下场,应该能教会你这一点。

        再说了...

        莫七烨现在在昆仑坊中过的相当快乐,她很喜欢自己的新工作,所以,你这个当糊涂师父的,就别插手了。

        好吧?”

        ---

        老江的意识回归到苦木境躯体中,结果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山洞里篝火边,又多了个身影在那里。

        个子矮矮的,穿着白色衣裙,还扣着个毡帽。

        “这真是出了奇了,今晚到底什么情况?”

        老江认出了那个背影,他语气古怪的说:

        “客人一个接一个,这后山思过崖还有什么优点,是我没发现的吗?你们一个个扎堆往这里跑...沉鱼师姐,你不在尚同峰养伤,跑到我这里干什么?”

        “啪”

        沉鱼丢下手里拨动篝火的木棍,这处于自我封印状态下,身高只有一米五的女修站起身,回头看着江夏,直接了当的说:

        “我是来道歉的。”

        “不必了。”

        老江很大度的摆了摆手,说:

        “师父已经代替你为我道过歉了,以后无人会提,那事也就算过去了。师姐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在这里,被人看到了不好解释。

        师姐你孑然一身无所谓。

        但我可是有家室的。”

        “不是因为师父那件事道歉。”

        沉鱼没有因为老江的玩笑放松下来,她很认真的瞪着大眼睛,对老江说:

        “是因为之前斗法的事,是我错了。

        我身为师姐,不该对你痛下狠手,也不该无视提醒,坏了你的封印,导致你差点入魔,是我错了,师弟。”

        “没关系啦。”

        江夏耸了耸肩,他看了一眼沉鱼喉咙的位置,那里还有点残留的灼伤,他说:

        “虽说你差点让我万劫不复,我也差点杀了你,但除此之外,我们之间没什么你死我活的矛盾,只是切磋一场,双方都失控了。

        仅此而已。”

        “嗯,这就好。”

        沉鱼看到老江并不记恨,她点了点头,因为常年穿着盔甲,不见阳光,而导致白皙的过分的娃娃脸上,也有了一丝放松。

        然后,她活动了一下手臂和十指,握紧拳头,对江夏说:

        “但我不能走,师弟,你莫要忘了,我也被掌门罚到思过崖,和你一样,我也要在这里待满六个月...

        那什么,你这个山洞不错,我要了。你肯定不愿意搬走,对吧?所以你我切磋一场,来定下这个山洞的归属吧!”

        “嗯?”

        老江的目光顿时眯了起来。

        他挑了挑眉头,看着跃跃欲试的沉鱼,一脸无奈的说:

        “师姐,你这挑衅借口也太烂了,你是还打算和我打一场?不要了吧。”

        “要啊!”

        沉鱼毫不掩饰的说到:

        “这墨霜山上下,除了师父那一辈我打不过之外,其他师兄师弟都已经不愿意和我切磋技艺了,难得找到师弟你这样能打,性格又好的对手。

        我是不愿放过的。

        师弟你乖一点,听话。

        咱们就小小的打一场,不动灵力,就以拳脚分胜负,师姐我这次一定控制好力度,不会失控的,来嘛,师弟!”

        “不要!我拒绝!”

        老江立刻双手交叉,做了个“不”的动作,他一脸头疼的对沉鱼说:

        “师姐你收敛一下你无处安放的战斗欲好不好?你伤还没好呢,你还是个病人,而且,我为什么还要你打啊?

        之前宗门小比是轮到了,没办法。

        你别看我很能打。

        但我其实是个爱好和平的人。”

        “但我不是啊。”

        沉鱼眨了眨眼睛,她举起拳头挥了挥,对老江说:

        “我喜欢战斗啊,所以你得应战,对吧?要不就只能被揍一顿。自从我这龙相朱厌的命格星宫,被点亮之后就麻烦的很。

        每天必须打一架,散散心中战意。

        否则积累的时间长了,就会出现斗法时那种失控的情况...师弟,我也很无奈的。”

        “你这是强盗逻辑。”

        江夏被比他矮好几个头的沉鱼逼着,一步一步退到山洞边,看着沉鱼脸上升腾的战意,他眼珠子转了转,说:

        “我是不愿意和你打的,但如果你愿意为我工作的话,师姐,我可以给你找很多对手。很耐揍,很厉害,各有威能。

        而且最棒的是,和它们战斗的时候,你就算彻底失控也关系。

        但那里也很危险。

        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你身死道消。”

        “唔?”

        沉鱼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她摩拳擦掌的对江夏说:

        “还有这好事?师弟,快带我去瞧瞧,工作什么的,完全不必在意,只要有好对手,我不要钱帮你干掉它们都行。”

        “不急。”

        老江奸诈的笑了笑,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说:

        “师姐你得先发个心魔大誓,还要...唉,我话还没说完,先别急发誓啊!你这人听说话只听一半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