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388.传承.维阿泛美类

388.传承.维阿泛美类

        通往山下石阶的路上,被打翻在地的罗霖,被老江骑在身上,右拳起落,疯狂殴打。

        惨叫声回荡在山路上,让人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好几分钟之后,江老板站起身,甩了甩拳头上的血,吐出一口烟圈。

        他一脸舒爽的对脚下颤抖的罗霖说:

        “爽了,你可以滚了。

        以后每天过来请安,若是表现恭顺,便免了你一遭受苦。你师妹和师父也在山上,对吧?真棒啊!

        这哪里是禁闭受罚?这明明就是狂欢派对嘛。”

        他吹了个口哨。

        也不理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罗霖,继续迈着轻快的步伐,如跳舞一样,继续往思过崖上前进,同时心里思索。

        这刘楚长老真是冷漠性子,惩罚起弟子来,也是下狠手。

        刚才殴打罗霖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问题。

        这家伙虽然之前受了伤,又被后山大阵镇压着灵力,但也不至于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而罗霖刚才的表现,就和一个凡夫俗子没什么区别。

        毫无疑问。

        他体内的灵力功法,都被封锁了。

        肯定是刘楚觉的光是关在思过崖,还没办法让自己的徒弟和徒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以又额外给他们再来了一层惩戒。

        人家派系的内务,老江管不到。

        只是执法长老这一番操作,却让心思阴暗的江老板喜上眉梢,罗霖被封锁了灵力,那就代表着宋梵和流云肯定也被锁住灵力了。

        妙啊!

        “砰”

        十分钟之后,女修流云所在的山洞木门,被一脚粗暴的踹开,老江揉动双拳,如大恶人一样,大步走入其中。

        他左臂上已经被装上了一个临时义体。

        没有特别功能。

        但用来打沙包,肯定绰绰有余。

        “你别过来呀!”

        穿着朴素单衣,脸色惨白的流云刚才就听到了罗霖师兄的惨叫,这会看到老江一脸匪气的走入自己的山洞,吓得蜷成一团,躲在角落里。

        她尖叫着,还算不错的面容上,尽是恐惧。

        “别怕嘛。”

        江老板将嘴角的烟头取下,随手一弹,他咧开嘴,对眼前瑟瑟发抖,如娇弱女子一般的流云说:

        “我不打女人的。但你这家伙之前害我,入门之后连句道歉都没有,就让我心中不爽。所以,我也要给你一点,小小的惩罚。”

        他抬起左手,银色义体的食指弹出,蓝紫色的电弧缠绕,在流云惊恐的注视中,一团电弧如蛇一样,打在她身上。

        “啊!”

        女修惨叫一声,全身抽搐着靠在那里,一头黑发根根竖起。

        她好歹是个存真修士,躯体被灵力淬炼的不错,老江又没有动用杀伤级的电弧,只会让她感觉到刺痛,并不会伤她性命。

        但流云这个表现...

        倒是让老江挑了挑眉头,看她脸色陀红,以鸭子坐的姿态双腿战战,又一脸羞愧的样子,江老板面色怪异的后退了一步,他摩挲着下巴说:

        “没想到啊,你居然还是个抖m。咱们这墨霜山,还真就是人才济济。”

        “贼子!休伤我徒儿!”

        一声怒吼从江夏身后响起,老江回归头,就看到一道利芒朝着他当头砍下。

        “铛”

        看向江老板脑袋的灵刀,在突然混乱的磁场干扰下,如失控一样,擦着老江的身体坠落下去,而持刀老汉宋梵,也被这诡异之事弄的愣了一下。

        但他斗法经验极其丰富。

        在灵刀失控的一瞬,就抬手格挡,只是眼前老江并未有追击,就那么站在原地,左臂上电弧缠绕,带起刺耳嘶鸣。

        “宋梵,你一个正统修士,被你师父封锁了灵力功法,又被思过崖阵法镇压,现在就如那凡尘老者一样虚弱。”

        江老板看着眼前面目萧索,再无往日装逼气息的宋梵,他摇了摇头,说:

        “我可实在是下不去手揍你,我是个尊老的人。”

        “你这贼子!”

        确实如老江所说那般虚弱的宋梵,拄着手中灵刀,撑着身体,气喘吁吁的对眼前人大喊到:

        “有什么恶念就冲着本修来!莫要把你那丧门气,发泄在本修徒儿身上!当初我徒儿设法害你,都是本修嘱咐的。

        本修才是真正害你之人!

        我家徒儿是无辜的!”

        “胡说什么呢。”

        江夏叉着腰,对眼前萧索虚弱,但还非要把仇恨拉在自己身上的宋梵呵斥说:

        “真当我是个傻子,任你们骗?

        当日入门时生出的那些破事,确实有你这为老不尊的混蛋的一分,但真正新生恶念的,乃是你大弟子罗霖。

        还有你二弟子流云在暗地里散布谣言,这冤有头,债有主的,我现在想要报复一下,自然要找对仇人。

        你也莫要往自己身上揽事!

        我来之前,王六福还专门找过我,给你说情,让我莫要欺辱于你。六福的人情我受了,便不找你麻烦。

        但你两个徒儿...”

        “唰”

        老江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眼前宋梵仰起头,手中灵刀狠狠往自己手臂上砍了一刀,鲜血四溅中,他的身体抖了一下。

        看着江老板,说:

        “凡尘有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又有圣贤之语,子不教,父之过...是我没教好徒弟,让他们做了错事。

        今日我身为师父,便替我家徒儿,向你江夏求取原谅。

        是我们做的不对。

        这一刀便替我徒儿流云道歉,若你不满,老夫这一身血骨,随你拿取!我已老了,但我徒儿还有远大前程...”

        “师父!”

        瘫软在那里的流云嚎叫一声,手脚并用的就要扑过来和江夏拼命,结果被江老板回手丢下一道电弧,又打回了地面。

        山洞之外,拄着扁担,一瘸一拐跑回来的罗霖,看到自家师父血流如注,便也嚎叫一声,挥起那法器扁担,就赤红着眼睛,朝着江夏扑来。

        又被自家师父挥手拦住。

        “道歉!”

        宋梵忍着手臂痛苦,他一身血肉锤炼到极高,但此时无功法护体,又被灵刀砍入血骨中,那股疼可是做不得假的。

        他哑着声,对身边弟子喊了句。

        罗霖仰着头,不愿屈服,鼻青脸肿的家伙大喊到:

        “害你之事,都是我与师妹二人策划的!与我师父无关,为的就是替我家不通世事的小师弟出口气!

        我两人身为师兄师姐,自该护住师弟,此乃天地伦常!

        我那师弟又生出一副懵懂君子之态,不通人情世故,天性就要被你这等恶念小人设计欺辱,若我两人不为他出头,那股恶气憋在心里,只会害我师弟修行!

        你要报复,就朝我们两人来!

        莫要折辱我家师父!”

        “是他自己砍了自己一刀,与我何干?”

        江老板一脸冷漠的说:

        “你们这师徒三人还真是有意思,明明是你们先动手害我,又落得现在这个下场,是咎由自取,反倒弄的我老江现在如恶人一般!

        真是颠倒的一手好黑白!

        罢了。

        今日就到这吧,宋梵师兄你也莫要说什么弟子之过,师父代受的歪理。

        你看看你把他们两人都教成什么样了!

        一味包庇纵容,是不是以后他两人做出那为祸世间的恶事,你也要代为受罚?你那几斤几两,又能打上几根钉?又能抵得过多少错事?

        口口声声说知错!哪有一副知错的样子?

        你们以为我是恶人,我今日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我这人,坦荡的很,你们惹了我,就要做好被我报复的准备!

        且这宗门有规,不得伤及同门,我当日那般弱小,被你们恶谋加身,一个弄不好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做恶事的时候不想想后果,现在跑来装可怜!

        糊弄谁呢!

        你若真是为你弟子好,我教训他们的时候,你就别插手。

        放心,我下手有分寸的。

        三个月后,保证他们两心中恶念寸断,变成模范乖宝宝。”

        说完,老江哼了一声,回头扫了一眼瘫软在那里的流云,大步离开了这山洞,留下宋梵师徒三人,相顾无言。

        “呸,什么玩意。”

        老江走出山洞,还一脸愤愤不平。

        但说他心里一点触动都没有,那也不可能,他走到山崖边,看着远方一片云海天光笼罩墨霜山上。

        心里亦有思绪浮动。

        自家这宗门,人丁不旺,但确实有股子传承在。

        施妍天性古怪,刘楚冷漠心肠,但这两人却对他们的师父墨君极为关切,说是师徒,更像父子,而这种关系又向下延伸。

        施妍对自己的弟子真心没的说,就她之前不喜欢江夏时,还能以己身为江夏挡住刘楚的杀伐秘术。

        就好像是...

        一种强迫症一样。

        就好像是,不管两人关系如何,只要有了师徒这个名分,就要豁出一切去保护他。

        而刘楚看着冷漠,但刚才看宋梵保护徒儿的样子,就也能知道,刘楚对宋梵也有那种师徒之间的保护欲。

        否则那一身坏毛病的宋梵师徒,也是不可能学到如此作风的。

        再往深处想想。

        其实掌门墨君也有这个毛病。

        之前是没有接触过。

        但就在今日,老江把天机墨书交给墨君的时候,那寻道大能听闻自家宗门还有传承于群星之中,畅快垂泪的场面,也是做不得假。

        墨君对于自己出身的墨家仙门,也有那种超越了正常师徒之间的亲密依恋。

        他困于寻道境三百多年,无法突破,心魔丛生,估计也和自家宗门被灭门有关系。

        “传承啊。”

        老江坐在山崖边,有些郁闷的叼着根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揉着额头说:

        “其他宗门我是没见过,但听刘慧说万兽宗内部的情况,再听山秋骊说通天坊的内情,可是没有这么团结的。

        这不能说是团结了。

        这完全就是一大家子凑在一起过日子嘛,有矛盾,内部解决,又不伤和气...墨君啊墨君,你是怎么弄出这样一个宗门的。

        难怪立宗三百多年,才收了这么点弟子。

        不是你们不能收更多。

        是你们不想收,这不是什么入门入宗,这是大家庭接纳新成员。

        唉,还行吧,入你墨霜山,我老江也算不亏。

        但那些喜欢没事找事的混蛋家人犯错了,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该下狠手教训时,还是要教训,免的他们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用拳头教会他们界限在哪,这也是一种‘关爱’的方式。

        对吧?”

        说着话,老江将心神沉入识海。

        在存真境突破之后,他还没来得及去看七宝妙树的情况,之前练气境突破时,就让这怪树长大一圈,现在又突破一次,七宝妙树肯定还有新的变化。

        果然。

        在老江入更被拓展壮大的识海时,就看到七宝妙树迎风摇曳,其体内比之前更大一圈,就如小树长大。

        但依然是那分出七股的光秃秃的丑陋样子,树枝上也没有生出树叶来。

        就是已被锁定秘境的三根树枝上的小蓓蕾又大了一圈,而且比之前更多缠绕散碎流光,江夏以神魂姿态上前,触摸那小小的花朵。

        下一瞬...

        “嗯?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