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387.思过崖

387.思过崖

        和大糊涂冰释前嫌是件好事。

        其实除掉大糊涂性格中那些糟糕的部分之外,老江还是挺欣赏她的,他现在见过的大修士也不少了,但没有一个能如大糊涂这样,把天性率真演绎的如此真实。

        她这个状态,真实的都有些过了头了。

        尤其是在江夏从大梦功法弄出的幻境中清醒后,一眼就看到了大糊涂那绣楼洞府内部的真实情况。

        这洞府外面看着端庄典雅,但里面乱的一团糟。

        干净倒是干净,但邋遢的很。

        各种衣服随便乱丢,制器灵材就那么随便乱放,除了梳妆台稍微整齐一点之外,其他地方几乎根本没有落脚处。

        老江自认不是一个有强迫症或者洁癖的人。

        但在看到大糊涂这洞府情况之后,江老板都升起了一股帮大糊涂收拾一下的想法。

        他弯腰捡起一件外袍,其上光是灵线织就的五行法阵,就有不下二十个,还有灵玉点缀,材料极好,放在凤山墟市里,绝对能买个好价钱。

        但大糊涂就把它随手丢在床榻边,看样子也好久没穿了。

        这不是糟蹋好东西嘛!

        “逆徒!你动为师衣服干嘛?下流!”

        施妍的尖叫从江夏后方传出,在一声呵斥中,老江感觉后腰被踢了一脚,整个人腾云驾雾的飞出施妍的邋遢洞府。

        “唰”

        空间神通发动,飞出去的老江身形一闪,又稳稳落在地面,他回头一看,施妍洞府的木门砰的一声关上。

        而身后落雁师姐无奈的揉了揉额头,上前低声对江夏说:

        “你看到师父的洞府样子了,对吧?那里平时是我收拾的,这几天忙,没顾得上管。你也别多想,师父那个性格就是那样...

        羞花这娃娃一样的心性,其实也随了师父。”

        “我能理解。”

        老江撇了撇嘴,又看了一眼落雁师姐,他语气古怪的说:

        “沉鱼、羞花、闭月都是随了师父,但落雁师姐你出落的如此温婉,性格大方又勤快,做事井井有条,这又是随了谁?

        莫非那大糊涂性格里,还有我没发现的,属于淑女的一面?不会吧?”

        落雁顿时尴尬了一分。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

        “你就是见识少,不识得落雁师姐的出身。”

        旁边羞花听到两人对话,便多嘴出言说到:

        “我告诉你啊,江师弟,落雁师姐在凡尘可是一位公主呢,出身高贵的很。”

        “莫要多说。”

        听到这话,落雁叹了口气,扭头瞪了一眼多嘴的羞花,她略带萧索的说:

        “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出身之地,早已毁于战火之中,如今也是孑然一身,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墨霜山修士罢了。”

        说完,落雁对江夏点了点头,快步往师父的洞府去,大概是去给施妍收拾那邋遢闺房去了。

        “嗯?听着还有内情。”

        老江眨了眨眼睛,目送着落雁离开,又看向羞花,问到:

        “落雁师姐出身哪个国家?是在东土吗?”

        “在东土与北境接壤那边。”

        羞花这个长不大的老孩子,会有点怕老江找她算旧账,便缩头缩脑,怂怂的说到:

        “师姐的国家其实也不大,比凤鸣国强的有限,在几十年前,因万兽宗之事,糟了妖祸,一夜之间就被灭国了,也算是殃及池鱼。

        师姐那时候还是个孩子,被一群忠臣带着逃亡。

        结果遇到了去北境游历的师父,就被带回了墨霜山,师姐从不提故国的事,应该也是很伤心吧。”

        “又是妖怪?又是万兽宗?”

        老江眯起眼睛,说:

        “还真是跟他们杠上了,行吧,到时候如果能寻到机会...一并解决了。”

        “那个...师弟啊。”

        羞花观察着老江的表情变化,她试探的说到:

        “咱们两之间没什么恩怨吧,虽然在你入门的时候,师姐我揍过你,但那是事出有因,你一看就是大度的人,不会记恨师姐我吧?”

        “嗯?”

        江夏看了一眼羞花,语气玩味的说:

        “师姐你怕什么呀,师弟我不过是一个刚入存真的小修士,和师姐你修行差得远,就算我记者仇,师姐也不必怕。

        随手就能镇压了我这个孽障...

        好了,吓唬你的,我和沉鱼打了一架,又和师父和解,那点小事,不必在意了。”

        “那就好,那就好。”

        个子矮矮的羞花,顿时长出了一口气,她是真的被江夏和沉鱼的战斗场面吓坏了,这江师弟在练气境就能打败沉鱼师姐。

        现在他又突破到存真,真要寻起仇来,揍自己还不是和玩一样?

        唉,以前太鲁莽,大意了呀。

        “师姐教教我怎么用灵珠吧。”

        江夏活动了一下独臂,从纳戒里取出那枚金灵珠,在手里抛了抛,对羞花问了句,后者咧嘴笑了笑,便随着老江一起下山,教他如何把金灵珠纳入神庭。

        至于闭月那个事事佛系的懒家伙,早就偷跑回洞府睡大觉去了。

        ---

        当天下午,宗门后山,思过崖下。

        老江和如月,顾淼,小胖子和茉莉,还有施睿说说笑笑,用挪移阵来到此处,他们是来送江老板的。

        今日中午时,就有掌门手谕传遍宗门,说弟子江夏狂悖无礼,在宗门小比时误伤同门,要被送入思过崖惩戒半年。

        一起被送进来的,还有同样罪名的沉鱼。

        但沉鱼现在在养伤,估计得过几天才能过来。

        “老板,日常生活所需之物,我都放在这个纳戒里了。”

        如月一脸依依不舍,她将一枚纳戒放在老江手心,又不顾他人旁观,上前抱住道侣,轻声说:

        “外面的事你不必操心,我和老四,罗格他们会处理好的,如果真遇到事情,茉莉会用芯片通讯向你汇报。”

        “哎呀,哭什么嘛。”

        老江用独臂抚摸着如月的长发,他说:

        “就是关禁闭,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每月你都能来看我一次的。我这算是犯了事被惩处,你呀,可不要趁机会和其他帅哥勾勾搭搭的。”

        “老板你说的什么话!”

        眼角还有泪水的如月被这一句话弄的笑了起来,她狠狠瞪了一眼说怪话的老江,又伸手帮老板整了整衣服,然后在他嘴角吻了吻。

        其他人对这狗男女撒狗粮的一幕已经熟视无睹了,就连顾淼都抱着双臂,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两人卿卿我我。

        大概是实在看不下去,这丫头便扯着嗓子说:

        “老板,我听说宋梵和他两个徒弟,也被送到思过崖了,他们会不会趁机欺负你啊?”

        “欺负我?”

        江夏扭头看着顾淼,一脸古怪的说:

        “我不欺负他们都算好了,他们有什么本事欺负我?

        你们几个啊,听好了,虽说我被关禁闭,暂时管不了你们,但这可不意味着你们就能无法无天,现在掌门墨君已许了我等来回灵界。

        那两方星阵就拿来墨霜山外门,交给茉莉掌管,咱们的事业也不必遮遮掩掩,但也别弄的世人皆知。

        如月,你把他们几个管好了,除了平日修行之外,也让他们去罗格,刘慧,赫尔雅那边帮帮忙,以后都是要做大事的。”

        江老板叼了根烟在嘴角,如月帮他点燃。

        在烟气升腾中,老江的目光在身后扫了一眼,乾铎倒是跃跃欲试,顾淼脸上也是熊孩子得知能出远门疯玩时的笑容。

        茉莉倒是无所谓,她现在手头工作多着呢,不差这一件。

        就是施睿还有些茫然。

        “施睿嘛,先缓一缓。”

        老江对如月说:

        “他身份特殊些,可以先去废土转转,红月界就别让他去了,M世界群魔乱舞的,也等事态平稳之后再说。”

        “那我师父呢?”

        茉莉仰头说到:

        “我师父现在也算是自己人了,要带他去吗?”

        “可以。”

        江夏思考了几分,说:

        “你让你师父发下心魔大誓,然后带他去M世界,他现在满脑子骚想法,肯定会喜欢那里的。”

        茉莉对老板比划了个OK的手势,其他人也挥挥手,目送老江踏上前往思过崖的山路,如月擦了擦眼泪,带着一帮孩子年轻人,又往外门明鬼峰去。

        之前启动的“流亡”行动,着实弄得一团糟,尤其是昆仑坊那边,还得专门分出人手去处理一下。

        而老江这个甩手掌柜,则脚步轻快的往后山深处行走。

        思过崖就在后山山巅,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个用来惩戒弟子的地方,但墨霜山本就人丁不旺,门内虽有内斗,但基本上都是文斗。

        所以思过崖这个地方,过去好多年都无人探访。

        毕竟是制器宗门所在,这地方的“设施”也齐全的很,入后山范围,就有一重束缚大阵运转,不会拘束灵气,但如一堵墙一样封死四周。

        除非惩戒紧闭结束,否则被打上思过之罚的弟子,就只能进不能出。

        这个束缚大阵是连接地脉的,除非修为到施妍和刘楚那个境界,否则以现在的老江,同样不能暴力破开它。

        而进入思过崖范围之内,又有第二重大阵运转。

        这个就厉害了。

        每日辰时、申时、亥时三刻,会有对应的阵法激活,一为清心,二为去妄,三为宁神,以灵力化各色咒法,洗涤修士躯体神魂。

        听着好像是辅助修行,实际上是真正的惩罚。

        修神境以下过来,就要被三重阵法摄住神魂,并不痛苦,但很难熬,据说体验就像是神魂离体,受罡风吹打一样。

        在思过崖上,亦有真正的“洞府”存在。

        就是一排排山洞,每个山洞里有镇压灵气的法阵,入其中便灵气薄弱。

        这也是惩罚的一种,修为越高,越离不了灵气运转,修士被关在这里,就像是缺氧一样,还不到窒息的程度。

        但时时难受是必然的。

        因而不是真犯了大错的修士,是不会被关到思过崖里的。

        “哟!”

        老江踏上思过崖的石阶,迎面就看到一个面色萧索的家伙,正从高处走下来,肩膀上还挑着扁担,好像是要去取水。

        他咧开嘴,朝着那人喊了一句:

        “罗霖师兄,这是要去哪啊?”

        “!!!”

        眼前的罗霖看到江夏堵在山路上,顿时双眼瞪大,还没等他说话,老江身形一闪,就出现在罗霖身前。

        挥起独臂,一拳打在罗霖腹部。

        可怜罗霖是个正统修士。

        在这思过崖上本就灵力受限,之前又被乾铎打的很惨,这会哪里是老江这个没有灵气,战斗力也不会太下降的怪胎的对手?

        “别捂着脸,放心,我不打你脸的!”

        “哈!我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