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354.心魔无惨(二)-为starsfalling兄弟加更【9】

354.心魔无惨(二)-为starsfalling兄弟加更【9】

        maga世界,刚刚参加完招待晚宴的如月,揉着额头,走入原本属于罗格的办公室里。

        她伸手打开了灯,顺延着办公室轮廓布置的灯管,闪耀出温和的光,将这面积极大的开放式房间弄的敞亮许多。

        刘慧正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呼呼大睡。

        这傻妖怪之前烧了几个被精心挑出的灰烬,这会正是疲惫的时候,她大大咧咧的躺在舒服的沙发上,尾巴一摇一摇的。

        看样子在做梦。

        而且还是个美梦的样子。

        如月没有打扰她,走到了办公桌后,坐在了舒适的椅子上,她靠在那里,将椅子转了一圈,又放松四肢,让自己的思绪轻快一些。

        “萨恩先生,你的同胞们接下来七天的招待考察工作,就交给你了,迈克和德妮丝会带人帮助你的。

        有任何需要,就走流程打报告,罗格后天会抽空回来一趟,他会处理的。”

        秘书小姐在芯片通讯里,对同样在这栋办公楼中的老萨恩说了句。

        那位猎巫人之前因为红月亮的魔力冲击,导致噩梦化身有些失控,便被转移到了m世界休养,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返回红月界了。

        不过刚好,m世界这边的事务繁多,就靠黑狐狸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

        罗格毕竟要兼顾两个世界。

        本来江老板是打算将朱莉调过来,但朱莉似乎喜欢上苦木境的古风生活了,她拒绝了这次征调,而且理由很充分。

        昆仑坊的商事已经庞大到仅靠老四一个人根本处理不过来的程度,东土和南疆的业务拓展迅猛,朱莉作为二掌柜,可不比罗格轻松多少。

        现在这边有了同样经验丰富,老成持重的老萨恩帮忙,黑狐狸的压力就小了很多。

        “好的,如月小姐。”

        老萨恩带着一股虚弱的语气,在通讯中回应到:

        “我会完成这项工作的,我的猎巫人同行们对什么感兴趣我一清二楚,你就不必担心了。”

        “好的。”

        如月松了口气,伸展了一下四肢,她说:

        “赫尔雅要在苦木境完成自己的境界突破,因而大迁徙前期的安顿,需要你和罗格沟通,但她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在墨霜山宗门小比结束之后,她就会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她成长的很快,你也不必有太多担心。”

        “嗯,把小姐交给你们,我是非常放心的。”

        老萨恩笑了笑,几秒之后,他说:

        “我一会要带大师们,去游览一下纽约城市夜景,你和刘慧小姐要一起过来吗?”

        “不了,我们要去看看老板。”

        如月说了句,老萨恩那边也应了一声,又叮嘱了几句,便断掉通讯。

        她抬起右手手指上带着的珍珠戒指,随手一指,一道红紫色的魔力丢出去,正打在睡得香甜的狼妖屁股上。

        让刘慧嗷的一声跳了起来。

        “你干嘛!”

        傻妖怪气呼呼的揉着屁股,盯着打扰她美梦的如月,后者站起身,说:

        “该去看老板了。”

        “哦。”

        一听到老板,刘慧立刻没了怒火,又换了套宽松衣服,跟着如月进入梦想公司的地下基地,通过星门来到废土。

        “本妖最讨厌这个地方。”

        刘慧一进废土,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虚弱,蔫巴了起来,连尾巴摇晃都变的有气无力,她从纳戒里抓出一把仙钱,一边汲取灵力扩散开,一边对如月抱怨说:

        “把老板安置在m世界多好啊。”

        “那边时间走的慢。”

        如月也将仙钱抓在手里,避免废土抽取她躯体灵力,对狼妖解释到:

        “老板不是给你说了吗?他自己也无法确定自己要沉睡多久,为了不错过宗门小比的日子,待在废土是最合适的。

        那边还有一个月零几天,在这边就是近六个月,如果在m世界,那就只有两个月。

        不只是老板,我们也要合理利用不同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比如你修行的话,在红月界就要比在m世界更划算一些。

        前提是别在那里度过红月之梦,那东西对心境影响太大了。”

        “我懂。”

        傻妖怪满不在乎的挥了挥爪子,她说:

        “本妖又不如你想的那么蠢笨,这些日子不都在用心修行吗?只要等到你师父的妖灵丹再练好几炉,再多准备几个好灰烬。

        本妖就要预备突破妖王境的事宜了。”

        两个女子一边说话,一边走入黑手镇下方的核战争掩体,这里已经被罗格全面改造过,有数个生物实验项目都被安置在这里。

        而在掩体最深处,安保级别最高的房间中,老江正躺在那里。

        在一个棺材型的生物舱中,江老板如熟睡一样,双眼紧闭,在他周身有灵石替换的卡槽,用来逸散灵气,免得被废土抽干自身灵力。

        灵石这种玩意内部的原始灵力,除了精怪之外,是没办法被其他种族的修士直接汲取的,它太暴躁无序了。

        不过用来充当灵力流失的结界罩子,倒是意外好用。

        “瞧瞧老板,他现在跟个植物人一样。”

        刘慧站在那生物舱前,带着一抹哀叹,甩着尾巴,对身边如月说:

        “他只能这么睡着,连平时最喜欢的烟草都无法享用,他肯定难受极了,我之前还想没得到君王级灰烬多遗憾。

        这会看到老板的样子,我也不遗憾了。

        要是我被这么搞的沉睡这么久,我估计都烦死了。”

        “这也是机缘。”

        如月摇了摇头,她伸手抚摸在眼前冰冷的玻璃罩子上,轻声说:

        “都说练气境是打基础的时候,修士在这个境界得到的机缘越多越好,老板看着对修行不上心,但其实也挺看重的。

        他一直在尽力收集自己需要的机缘,虽然和苦木境修士们传统意义上的机缘不太一样,但他一定会一鸣惊人的。”

        “你也不一样吗?”

        傻妖怪抱着双爪,扫了一眼如月平坦的背部,说:

        “你在练气境就有了神通异化,这一双翅膀以后没准会给你塑出如我们飞羽类大妖的急速神通,还有猎巫会那边准备好的上等灰烬,都是任你挑选。

        雁荡池那边又有大精怪给了你们赐福灵根。

        寻常修士哪有这样的大机缘?

        老板还把这珍珠奇物给了你,这玩意在那温莎坏女人手里可是厉害的很,本妖觉得它有成灵宝的资质呢。

        黑狐狸不是还说,他已经在给你们准备各自适用的基因药剂了吗?

        啧啧,本妖当年在妖卒境时,可没有你们这么好的条件,看的本妖都快羡慕死啦。”

        “是啊。”

        如月轻笑了一声,抚摸着手指上的珍珠戒指,她满眼温柔的看着沉睡的老江。

        说:

        “他总说,是我的白泽命格给他带来了好运,但实际上,一直是他在带领我们,也是他在保护我们。

        遇到老板,是我们所有人的幸运。”

        ---

        刘慧和如月觉得老江现在沉睡时肯定很难受,很痛苦。

        但实际上,老江现在的快乐,她们根本想象不到。

        红月亮的残留力量,在老江意识中激活了那个倒霉蛋心魔,又有残留塑出一片不醒梦境。

        这本该是对所有修士都非常危险的处境。

        心魔已生,又被具象,一旦无法斩除,就会直接影响修行灵基,不过,事情到老江这里,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噗通”

        在红月界绯红之梦的背景里,心魔江梓恒凄凄惨惨的跪在老江面前,它大叫道:

        “别折磨我啦!你这疯子,你都杀了我几千次了!虐杀我你又得不到什么好处!算我求你了,咱们别打打杀杀了。

        停下来聊一聊不好吗?”

        “谁说没好处啊?”

        老江身上带着一股略显古怪的血红之力,他的双眼中都有血丝显现,叉着腰,对眼前具象出的心魔说:

        “你的实力,随着本修的实力不断提升而提升,如今的你,乃是本修最好的练习靶子,正好本修刚得了两样神通。

        借着与你‘亲近’的机会好好琢磨琢磨,既能提升本修实力,又能让本修心情愉悦,这不是双赢吗?

        最妙的是,这红月亮留在本修识海中的噩梦之力消散完全之前,你是想跑也跑不了。

        江梓恒啊江梓恒,既然逃避不了,不如换种方式享受一下?

        你看咱们闲着也闲着,不如再来练练?”

        “停!”

        与江夏长得一模一样的弱鸡心魔猛地起身,如被惊动的小兔子一样,缩到眼前幻境角落,它举起双手,做了个标准的“暂停”的动作。

        它大叫到:

        “你且别打,我告诉你一些事,你就让我休息休息,好不好?”

        “嗯,说呗。”

        老江在自己的梦境里弹出一根香烟来,叼在嘴角,以雷火跳跃点燃烟头,又幻化出一把椅子,翘着腿坐在上面。

        对眼前被打的彻底没脾气的心魔说:

        “如果是真的有用的事,那我可以考虑考虑,让你休息几个时辰。”

        “红月亮留在你身体里的魔力在运转呢。”

        心魔大喊到:

        “不管你愿不愿意,等你苏醒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着魔气,那魔气会影响你的神智,就如你在星谷见到的那些被污染的精怪一样。

        你若放过我,我就教你怎么洗涤它们。

        你要知道啊,江夏,在你们苦木境,身缠魔气可是相当可怕的劫难,若是被那些大修注意到,不管你有没有入魔,你都会被抓进镇魔塔的。

        或者更惨一点,被直接当场击杀。

        你也看到了常山大神是怎么对付那些入魔者的,对吧?”

        “嗯,这个条件倒是不错。”

        老江摩挲着下巴,吐出一口烟气,他说:

        “但我怎么知道,你这狡猾的心魔不是故意使坏?你之前也说了,你诞生的目的,就是要坏我修行。

        这心魔传授的法子,我可不敢用,万一练出岔子怎么办?”

        “不会有岔子的。”

        心魔揉着残留拳印的脸颊,它很是不甘的说:

        “也不是你想的什么功法,就是简单的灵气运转技巧,再加上你脑海里的芯片有行为人格修正,刺激大脑,微调情绪,就能慢慢散去魔气。

        你毕竟不是在红月界,那红月亮隔着一个世界能投送的黑暗魔力太少了,还达不到让你入魔的程度。”

        “好,你先说来听听。”

        江夏眨了眨眼睛,对心魔说:

        “不过在那之前,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告诉我,心魔,‘荒’到底是谁?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是借由红月亮的力量滋生出的魔物,而我之前已亲眼目睹红月亮诞生的过程...

        你肯定知道这个答案!”

        面对老江的质问,刚才还一副凄惨姿态的心魔这会心一横,闭着眼睛,咬着牙,张开四肢,就那么躺在地上。

        放弃了所有抵抗。

        它大叫道:

        “你杀了我辈吧!我辈不会透露我辈荒主的任何信息!你这凡人的智慧也休想窥得那毁灭之下的仁慈。”

        “嗖”

        老江的身影如闪现一样,出现在心魔身前,抬起脚,以战争狂热的血红之力包裹,如战锤踩下。

        “砰”

        一声闷响,心魔的脑袋整个爆开。

        “行吧,没想到,你居然还是如此忠贞不二的家伙。看来我确实小看你了,对于能保守秘密的勇士,我一向敬佩。”

        江老板活动着拳头,再度激活敢得到的战争狂热神通,他咧开嘴,对不远处凝聚出实体的心魔江梓恒露出了一个稍显暴戾的笑容。

        说:

        “这是你给自己挣来的,我的心魔宝宝,好好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