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310.梦想生物制药与未来科技公司(下)

310.梦想生物制药与未来科技公司(下)

        智能义体,这是个新玩意。

        但它的理论在MAGA世界早就出现了,在梦想公司横空出世之前,这个世界有很多科技集团都有这方面的研究。

        军火公司丘比特财团。

        有官方背景的正义公司。

        东海岸慈善家基金会,蒙大拿的暮色重工业集团,以及其他零零星星的科研单位,但凡有点商业头脑的商人,都知道这个行业的前景有多大。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试图用机械义体,制造出超级英雄,或者超级恶棍。

        但一个多月之前,关于这个行业的所有探讨,都被一个横空出世的家伙终结了。

        那个人叫罗格.菲塔尔斯。

        梦想生物制药和未来科技公司的董事长,以及首席科学官,一个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家伙。

        他在一个多月前,在哈德逊河边的一艘游轮上,召开一个可笑的,寒酸的,根本无人关注的商业发布会。

        并且大言不惭的邀请各路主流媒体采访。

        当然是塞了红包的。

        不过这并不重要。

        因为那场商品发布会太耀眼,太疯狂了。

        当着一群记者的面。

        穿着白大褂的罗格.菲塔尔斯亲自上阵,只用了两个小时,对一个临时在医院里找来的,四肢残废七年的病人,完成了一场义体移植。

        在那个绝望的病人操纵着义体站起身。

        如健康人一样,激动着朝着罗格单膝跪地,大声念着圣经,感谢他的恩赐与慷慨时,黑狐狸和他的梦想公司,就已经完成了对智能义体这个行业的垄断!

        他们的产品太完美了。

        完美到毫无瑕疵。

        完美到发布会结束的当天晚上,市面上在进行同类研究的其他科技公司,便立刻暂停了所有同类型项目的研究项目。

        一大群老板在抓狂。

        一大群骗赞助的失业设计师更是已经疯了。

        不需要进行复杂的前期试验,不需要对病人进行个性化的数据配置,更不需要漫长的等待适配期。

        只需要一枚指甲大小的脑部芯片,外加简单的外科手术,就能完成智能义体的移植。

        这根本就不科学!

        这完全就是只有魔法才能做到的事情!

        更夸张的是,罗格在完成手术之后,和他的第一个病人和拥趸拥抱在一起,还当着各路主流媒体的面,宣布了梦想公司的义体价格。

        最基础的初级民用版义体,出售价只有14999美刀!

        见鬼!

        只有五位数的价格!

        这点钱,对得起这义体的科技含量吗?这最少领先世面五十年的技术,难道不该卖给他们14999999美刀吗?

        这种廉价到近乎白送的价格,足以击穿任何“有良心”的商人的心理底线。

        这一个多月里,所有科技公司都在考虑一个问题。

        梦想公司的前期科技投入不要钱的吗?

        他们不考虑沉没成本吗?

        以及,那个让所有商人恨得咬牙切齿的罗格.菲塔尔斯,是哪里跑出来的圣人和狗杂种?他真的是在做生意,而不是在挑战经济学的底线吗?

        不过,这些好奇和诋毁,以及诽谤的舆论攻势,根本伤害不了黑狐狸。

        他这一个多月过的相当悠哉。

        在处于舆论风暴中心时,黑狐狸谢绝了一切媒体的采访,游走于各类酒会之中,和各种大人物觥筹交错,甚至抽空和几个明星发生了一些超友谊的关系。

        所有能见到黑狐狸的男人,都在称赞他的风度,慈悲和慷慨。

        所有能和黑狐狸共度良宵的女人,都在称赞他的温柔,强硬和无穷的精力。

        总之,一言以蔽之。

        梦想公司在MAGA世界的开端,得益于罗格的操盘,最少在商业层面,一路顺利。

        “我从不知道,你还有这么骚气的一面,很有演讲天赋嘛,老罗。”

        在梦想公司阔气的写字楼六层,装饰奢华的宴会厅中,江老板用一个平板电脑,看完了罗格那场发布会的全程视频。

        他一边吐着烟圈,一边对身边端着酒杯,深藏功与名的黑狐狸说到:

        “所以,你现在是商业新星,资本宠儿了?”

        “是啊。”

        罗格哼了一声,说:

        “最近两个周,十几个财团要给我们投资,但都被我拒绝了,我们来这里,毕竟不只是为了赚钱。

        钱对我们也没太大的意义。

        智能义体只是第一步,打响名声用的,他们居然还好奇我们的利润?

        废土那边生产力过剩,义体又是被彻底吃透的技术,还有大路货的芯片,一副民用版义体的成本,甚至不到两千美元。

        我都不忍心告诉他们,就算义体只卖五位数,我们的利润都高达500%。”

        黑狐狸摇了摇头,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

        他往空旷的宴会厅扫了一眼,这会这里只有他和江夏在,如月,傻妖怪和赫尔雅通过星阵去了红月界,要把新的一批商品送到海尔福德庄园。

        同时和老萨恩取得联系,约定好那边开战的时间。

        她们还得一会才能回来。

        小胖子乾铎被石榴和黑云拉去打游戏了。

        要等女士们回来,才能开宴,这是基本礼节。

        罗格将一根雪茄递给老板,为他点燃,在两个老烟枪的吞云吐雾中,老江说:

        “说说吧,现在你遇到的问题。除了公司里布满各势力的眼线之外,还有什么?”

        “缺人。”

        黑狐狸吐了口烟圈,没有掩饰自己现在面对的问题,他说:

        “我真的很缺人,老板,我的意思是信得过的那种,迈克和德妮丝还行,但太稚嫩,还得我花时间培养。

        但老板你让在这里开这个公司,要制作的东西很多。

        生物义体只是其中科技含量最低的那种,但即便是这样,在上个月发布第一款民用型义体的时候,依然引来了各方面的关注。

        我们现在不缺钱用了,但产能急需升级,麻烦的是,就这一个月里,光是商业间谍,我就抓了十七个。”

        罗格摇了摇头,吐槽说:

        “我们以后还要借着这个世界的资源,在这里制作能量武器、基因强化药剂、培养属于我们的超人军团,寻找各种奇物。

        这些事的每一件,都会引发巨大的关注,但我没那么多时间和他们斗智斗勇,也没那么多时间去甄别心怀恶意混进来的家伙。

        所以,老板。

        我需要你帮我。”

        黑狐狸站起身,走到餐厅的欧式风格大窗户前,向外看了看,这会是员工下班的时间,很多人已经离开了办公楼。

        有专门的车接送他们离开园区,这里的管理是很严格的。

        他对江夏说:

        “义体生产线什么的,就交给本地人去做,技术外流也无所谓,反正民用版义体和我们用的军用版最少差一个技术量级。

        但在那些真正重要的生产环节上,我要用我们自己的人!把昆仑坊的员工,调一批给我。”

        “不可能。”

        江老板靠在椅子上,摇头说:

        “老四和朱莉不会同意的,他们那边刚开了南荒商路,要投入的资源很多,可用人手也紧缺的很。

        你不是在废土那边,控制了七个城镇吗?就不能分一些人手过来?”

        “我那边更紧张。”

        罗格摇头说:

        “你在苦木境待了一个多月,我那边已过去了大半年,艾玛对我发动了三次大规模进攻,最危险的一次,差点攻破了我们刚建好的那堵墙。

        幸好我手里有一批会‘魔法’的家伙。”

        黑狐狸略显得意的做了个“爆炸”的动作,说:

        “我让亚丝娜带着她的下属们,用传送魔法溜进了自由公民城,炸了艾玛的七座机器人工厂,总算让那个疯子消停了一些。

        但你相信我。

        她肯定已经在计划更大规模的攻击,所以红月界那边的‘军事隔离区’也得赶紧提上日程了。”

        “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江夏吐了口烟圈,眯着眼睛,思索了几分钟,对罗格说:

        “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思路,来解决你现在面对的困境。你去过红月界,你也体验过那边三个月一次的红月之梦。

        那玩意很糟,成年人或许有办法熬过去,但对孩子们极其不友好。”

        黑狐狸顿时眼前一亮。

        他霍然起身,对老江说:

        “老板,你的意思是,从那边转移一些人过来?”

        “嗯。”

        江夏也站起身,走到落地窗边,他远眺着哈德逊河对岸的大片城市,相比红月界凋零的文明,那些水泥森林宏伟的犹若天国。

        他说:

        “那边的平民,生活水平很低,只能说勉强活着,让他们来一个物质丰富的世界生活,逃离魔物和噩梦侵袭,他们肯定愿意。

        为了这份希望,他们会愿意付出自己的下半生,来为好心的拯救者们打工还债,我们甚至不需要付给他们薪水。

        只要保证他们有住的地方,有足够的食物,只要保证他们的孩子们,能在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里诞生。

        那里的所有平民,理论上都是我们可以调动的人力资源。

        但他们知识水平明显不够,比昆仑坊的伙计可塑性都差得多...”

        “没关系!”

        黑狐狸眯着眼睛说:

        “有‘知识灌注机’、有奴隶...咳咳,奋斗者芯片、还有生物义体,就算他们是一群弱智,也能成为我需要的合格工人!”

        “所以,问题解决?”

        老江端起酒杯,问了句,黑狐狸摇了摇头,说:

        “暂时解决,有女爵帮忙,招募工人不是问题,但安置他们又是麻烦,唔,我突然有了个主意,没必要让他们直接过来MAGA世界。

        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太美好了。

        不能这么一下子就满足所有的渴求,会让他们失去动力。

        先让他们去废土待着!

        从一个地狱进入一个地狱,为黑手会服务,再在从其中选出服从性最好,最积极,最忠诚的那些幸运儿,来这个天堂享福!

        对,就该这样。”

        “唉,罗格,我之前就知道你是个混球,但现在我才发现,我居然还是小看了你。”

        江夏打量着双眼放光的罗格,如打量着一个该死的奴隶贩子,纯洁的江老板,则对于这些邪恶的事情不发表任何意见。

        他取下嘴角的雪茄,对罗格说:

        “这个问题你和赫尔雅谈吧,我不插手,她们回来了,吃饭吧。晚餐之后,带我去看看我们那些勇敢的‘志愿者’们。

        我很想看看,那些追逐英雄梦想的人们,梦想被实现的瞬间。

        那些美好的情绪,或许能洗涤一下你我阴暗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