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251.魔法老四的简单快乐

251.魔法老四的简单快乐

        小胖子乾铎那边的遭遇暂且不说,龙辛氏边境寨子这边,玛哈酋长的招待刚刚结束,一顿恐怖而美味的“千虫宴”,让江夏和老四大开眼界。

        这千虫宴,是真的有一千只虫子。

        种类个头皆不相同,但都能吃,而且吃的方法还千奇百怪,酸甜苦辣,百味搭配,让人耳目一新。

        大概是考虑到了客人的胃囊,所以千虫宴的每一道菜,都只准备了一枚,但全部吃完之后,不仅是老四。

        就连江夏,都感觉到了久违的饱腹。

        一顿奇特餐点,再加上贵客之礼,让宾主尽欢。

        酋长又事务繁忙,在宴会结束之后,就向昆仑坊贵客告别,坐着自己装饰华丽的白象玉辇,在一众大巫和亲卫的护送下,离开了这个边境小寨。

        一起离开的,还有已经装卸完成的军火武器,足足拉了二十牛车。

        从凤鸣国新兵训练进度来看,这一批武器,大概能给龙辛氏组建起一支数百人的火枪队,供他们征伐四周。

        至于第二批交易什么时候来,这就要看第一批火枪队的战果如何。

        昆仑坊还提供教官服务。

        都是由昆仑坊专门训练出的“安保人员”担任。

        废土帮有了新差事,已不涉足这些基础商业了。

        “老四,这里交给你了。”

        在寨子中,被收拾的非常干净,又换上了符合东土风格装饰品的木楼里,江夏对正在揉着肚子的老四吩咐到:

        “接下来几天,我有事要做,不是大事,就莫要来打扰我。”

        “嗯,知道了,老板。”

        老四微微弯腰,点头应答。

        他并没有多嘴去询问老板的大事是什么,如果老板想让他知道,自然会告诉他。

        但如果老板没有告诉他,那就意味着这事不需要他插手。

        老四早已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一套“为臣之道”。

        不过,这位昆仑坊的大掌柜,现在也有自己遇到的一桩麻烦事,他左右看了看,从袖中取出一卷兽皮做的卷轴。

        上面还系着红绸,看着喜庆的很。

        他对江夏说:

        “那个,老板,刚才龙辛酋长的侍卫找到我,给了我这个,说是他们族中有贵女待字闺中,又看咱老四一表人才,福气满满。

        所以打算,让我和那位贵女接触接触...”

        “嗯?”

        正从纳戒中取东西的老江一脸愕然,他回头看着老四,又看了看老四手中的卷轴。

        他说:

        “他们说你...一表人才?他们眼睛瞎了?”

        老四顿时尴尬。

        他自己也很是纠结的笑了笑,又摸了摸自己那消瘦的脸颊和梳成中分的怪异头发,说:

        “那些南荒人是夯直的很,连扯谎都不会,但越是这样,咱老四心里就越没底,我是听说南荒习俗古怪,还有活祭这样的野蛮传统。

        却也没听说过这一见面就送女人的,听那侍卫的意思,还真是送了个有身份的贵女,不是随便找来搪塞人的。

        但老板你是知道我的。

        我这和我家夫人成婚没几个月,又素来是忠贞之人,不想做这拈花惹草之事,老板你说,要不要,推辞了?”

        “你自己说呢?”

        江夏瞥了他一眼,语气幽幽的说:

        “你也是大掌柜了,这种事该怎么决断,还需要问我吗?”

        老四顿时肃然。

        他看了一眼手里的卷轴,几息之后,说:

        “这应是龙辛氏的试探。

        手段虽然低级夯直,但也代表着酋长的一些想法,他或许很看重咱们的商路,便想要用这种笨办法,来结成联姻,拉拢我们。

        但也有可能是安插个眼线进咱们昆仑坊。

        毕竟,如果我真娶了那部落闺女做妾室,就相当于龙辛氏的势力,也入了咱们昆仑坊中,这些南荒女子,据说素有巫蛊传承。

        不可不防!”

        “唉。”

        老江摇了摇头,他说:

        “老四啊,你心里已有决断,来询问于我,也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但...男人嘛,我能理解,又确实是商事所需。

        你若推辞,龙辛氏这边必然生出别样心思。

        我便给你个心安。

        你就当,这次是为我昆仑坊事业献身了吧。学咱们凤鸣国老国主,用下半身拯救国家,但我丑话说在前头。

        若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牛夫人那头,可也不是没有靠山的!”

        “嘿嘿,老板果然烛照圣明,咱老四这点小道行,在老板面前当真遮掩不住。”

        老四尴尬的笑了几声。

        他又随后肃然,对江夏保证说:

        “老四我如今亦不是那纯粹的贪花好色之人,老板你且放心,就算收用了它氏族贵女,也绝不许她插手我昆仑坊商事。

        甚至不会带她回东土。

        老板方才说,要在南荒边境林中垦荒,育出咱们自己在南荒的部落,这事,我看就交给那贵女去做!

        若她不用心,那老四我休掉她也是理所应当。

        若她用心做,以她南荒本地人的身份,自建部落,求得精怪庇护,也符合他们南荒的习俗,这样一看,咱们昆仑坊左右不亏。”

        “嗯,这才对嘛。”

        江夏满意的点了点头,说:

        “下次给我说话,再耍刚才的小心眼,本修可就对你不客气了,你这一席分析入骨,才是我想看到的大掌柜的模样。

        好了,就这么办吧。

        你去和那贵女享受吧,之后几天还要去其他几个寨子跑商,给我收敛点,别弄得下不来床!”

        老四当即嘿嘿笑着告退。

        摸着鼠须走出江夏的木楼,腰杆便一下子挺直。

        他看了看手里的红绸卷轴,摩挲着八字鼠须,脸上嘿嘿一笑,便迈着四方步,在寨子长老的带领下,往后方去。

        不多时来到一处篱笆小院,又整了整衣服,迈步走了进去。

        但一推开门,老四就愣了一下。

        这屋子里,不止一个女人。

        上首坐着一名穿南荒服饰的女子,生的高大,但身材极好,皮肤也是南荒女子特有的小麦色,看着青春健康。

        也不如东土待嫁的小娘子带着红头布。

        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坐在床边,头顶的发饰弄得复杂,龙辛氏特有的繁琐珠玉,外加银质装饰,看着繁琐的很。

        这姑娘眼睛很大,鼻梁挺翘,面容俊秀,散发着一股英气。

        老四看她的时候,她也在看老四。

        那双眼中多少带着几丝哀怨,很显然,所谓什么“待字闺中,仰慕已久”都是骗人的,人家贵女根本就不想过来。

        这会一看老四生的消瘦,没二两肉的样子,又梳着古怪的中分短发,还留着鼠须,不伦不类。

        那会说话的大眼睛里,一下子就充满了嫌弃。

        老四何等精明。

        他立刻就注意到了这女子的不愿,但心里倒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本就是为了生意。

        老板也说了,此次乃是为昆仑坊事业献身!

        而那女子周遭,还站着四个侍女,各个都武士打扮,腰佩短刀,凶狠冷酷,但凭良心说,各个都是腰细腿长,胸大臀翘的美丽女子。

        还颇有南荒女子的刁蛮之气,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咳咳”

        老四施施然坐在房中另一处的椅子上,伸手拿起桌上果子,放在手中,一边剥皮,一边直言不讳的对那贵女说:

        “你家酋长,让你过来服饰本掌柜,想来之前已告知过你缘由,但本掌柜本就有家世,乃是忠贞之人。

        你我之间的事,就是走个过场。

        你这小女子,亦不必露出那不满之色,本掌柜见的女人多了,不差你一个。今日咱们就将这事扯开说清楚!

        本掌柜不需要你日夜服侍。

        待此次商事完后,也不会带你回我东土,就留你在南荒,本掌柜也会再派人过来。

        你既要嫁给本掌柜做妾室,自然要脱离龙辛氏,便许你在南荒边境,垦荒聚人,自己建个部落出来。

        需要人,需要钱,需要物资,本掌柜都会提供给你,就以三月为限,若下次本掌柜过来南荒,还看不到我昆仑坊部落在此成型...

        呵呵,那就说明你这贵女也不过如此。

        我昆仑坊不养闲人!

        机会给你了,若你没本事,那就休怪本掌柜把你‘原装退货’!”

        这一席话,说的屋子里鸦雀无声,不只是那贵女本人,就连她的四个护卫,都瞪大了眼睛,好几息之后,那贵女咬了咬嘴唇。

        她眨着眼睛,看着老四,如百灵鸟名叫一样,用清脆可人的声音说:

        “你...你说话可当真?我若建出部落,那酋长又是谁?”

        “自然是你!”

        老四将剥了皮的果子送入嘴里,咔的一下咬的汁水四溅,他上下打量那贵女的身材模样,语气温和的说:

        “本掌柜又不是南荒人,建了部落,要求精怪庇护,必须得你们南荒人来...你那个部落,想怎么管,就怎么管。

        以后能发展成什么样,都看你本事,如何?

        你家夫君还未娶你,就给你如此大礼,现在心里可舒服了?”

        贵女是南荒女子,不怎么掩饰新中想法。

        看着年纪又小,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在。

        这会听到老四询问,她眼前一亮,但还有些不甘,几息之后,还是磨磨蹭蹭的起身,以南荒的礼节,对老四鞠躬说:

        “多谢...夫君。”

        这句话,说的如蚊子一样,让那女子脸颊通红。

        显然,老四给的太多了...

        她真香了。

        她认命了。

        “那就去吧。”

        老四学着江夏那般潇洒样子,挥了挥手,说:

        “去做事吧。

        时间宝贵,看你能招到多少愿意随你走的族人,但有句话,我说在前头,我不知你们南荒男女之间有什么规矩。

        但我们东土,对忠贞二字看的极重!

        若是你行为不检,给本掌柜带了绿帽,呵呵,那你后果自负。”

        那贵女没有回答,只是开始解身上的衣服,周围四个侍女也要离开,却被老四阻止,大掌柜起身,冷声说:

        “这是作何?还未明媒正娶,就要行夫妻之事?别这么急,先去做事吧,等三个月后再说。”

        贵女有些不知所措。

        但看着老四一脸冷漠,她只能整好衣服,往门外去。

        但在离开那一刻,又听到老四在身后说:

        “你们四个留下。”

        四个英气勃发的女侍卫顿时回头,一脸杀气的看着老四。

        但后者一边解开衣服,一边说:

        “你家贵人不方便,难道小小侍卫也不方便了?既要你家酋长放心与我做生意,今日这事就得走一遭。

        都只是个过程罢了,别拿那种眼神看我。

        你们以为本掌柜愿意吗?

        四个女武士啊,本掌柜也不知道顶不顶得住。”

        老四舔了舔嘴唇,他解开腰带,冷声说:

        “进来!”

        “关门!”

        “脱衣服!这种事,还要本掌柜教你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