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247.大莽林.伤心地

247.大莽林.伤心地

        这来南荒游历的第一站,就要去乾铎的部落,也是魏巍大莽林中最大的部落,叫龙辛氏,亦是小胖子龙辛乾铎的老家。

        要回家了。

        但小胖子脸上却没有丝毫喜悦。

        他这会就坐在摇摇晃晃的卡车里,不发一言,坐在江夏身边,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莽林虽然是一片原始大森林,但不代表着就没有路。

        实际上,这处森林中的道路情况还不错,虽然只是最基础的土路,不过修整的挺平稳,很像是林中大道。

        每隔一段,还有去往不同地方的岔路,有的地方还有枯死的树木做成的路标,但上面都写着南荒文字。

        如字母一样,旁人是识不得的。

        “这路,是你们部落修的?”

        车里,江夏一边给一把手枪附灵,一边问到:

        “你们这边又没有成型的大规模商业,为什么还要花费心思修路呢?”

        “是为了祭祀。”

        龙辛乾铎这会的状态,很像是自闭少年,之前的唯唯诺诺,这会也换成了一脸无趣,就好像越近老家,就对一切都没了兴趣一样。

        老江问了句,他才答道:

        “我们南荒人,和你们东土的习俗迥异,在我们这边,每年三次祭祀,是重中之重,不管是凡人,还是巫师,都要参加。

        大莽林中这些路,就是各个部落一起修的,早几百年前就修好了,它们通往不同的祭祀台,每个部落信奉的‘神’都不一样。

        所以才要修出这么多路,方便每个部落祭祀时使用。”

        “神?”

        江夏手头动作不停,他饶有兴趣的问到:

        “指得是精怪吗?我上次听你说,你们龙辛氏,信奉的是常山大神?”

        “嗯。”

        乾铎还是那副提不起兴致的样子,百无聊赖的说:

        “我们这边,把修行有成的精怪都叫‘神’,小部落们信奉的精怪,大都是‘精灵’,用咱们人族修士的境界比较,就是修神境的精怪。

        大一点的,有自己领地的部落,信奉的精怪就更强一些,寻道境的精怪,它们自己叫‘天灵’。

        只有大莽林中最强大的几个部落,才有资格直接向常山和京墨两位苦海精怪供奉。

        这两位在精怪中,是被尊称做‘仙灵’的。”

        “有点意思啊。”

        江夏轻笑了一声,说:

        “你们给精怪供奉,精怪庇护你们,这倒是有点像东土的城隍土地和凡人百姓的关系了,再给我详细说说。

        就当是解闷了。”

        “不是像。”

        乾铎听到老江所说,便扭过头,想了想,认真的对江夏解释到:

        “东土的城隍,土地,就是模仿我们南荒祭祀精怪发展来的,你们那边的香火修行,正式被仙盟接纳承认到现在,也不过四百余年。

        但我们南荒祭祀精怪的传统,已过数千年了,据说南荒第一代部落诞生时,就是精怪保护先祖度过了最弱小的时候。

        让我们的祖先,不至于山中猛兽吞吃,也不至于落入阴魂绝地。

        老板,我知道,你这个人随性些,但在南荒的大地上,你千万不能随意评价某个部落信奉的精怪,哪怕它们行为古怪疯癫也不行!

        你一旦出言不逊,立刻就会被整个部落群起攻之。

        你是修士,你不怕凡人。

        但凡人之后,都有精怪,你打了他们,精怪也会出面报复,而精怪一族,在苦木境又是出了名的团结...

        你打了一个,就会引来一窝。”

        说到这里,乾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

        “我小时候,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有修士和本地人发生冲突,抢了人家小部落供奉的圣物,还没逃出南荒,就被几个修神境的大精怪堵住。

        命都丢了。

        而且这种事,仙盟一向是不管的。”

        小胖子隐晦的指了指天空,没有多说什么。

        但江夏顿时了然。

        精怪数量少,绝大部分都在南荒圈地自萌,看似自闭,实则人家底蕴深厚,目前苦木境仅有的两名彼岸大能,就有一位细辛大娘娘出身精怪。

        这要是真爆发大规模冲突,精怪那就是稳赢不输。

        江夏了解到这些秘闻,倒也觉得有意思,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小胖子继续聊,又继续给手头枪械附灵。

        突然感觉有目光扫来,便往车厢外看了一眼,正好就看到旁边林中,树梢之上,正有一头黝黑的豹子,蹲在树枝上,摇晃着尾巴,打量着这车队。

        这些本地野兽颇有灵气,而且根本不怕人。

        就算是卡车轰隆轰隆驶过,也没有打扰它们的生活,那黑豹还专门看了江夏一眼,绿幽幽的眼睛,很是漂亮。

        但老江在这一瞬,却眯起了眼睛。

        那不是一头野兽。

        那是一头精怪。

        小精怪化形成豹子,大概是性格天生好奇,所以跑过来看热闹的。

        “你们这里的山精水怪,神神鬼鬼是真的多。”

        老江吐槽了一句,他又看了一眼那漂亮的黑豹,便收回目光,对乾铎说:

        “讲讲祭祀吧,你刚才说,你们南荒人,一年有三次祭祀?”

        “是的,最重要的一次,是在每年中秋的‘天地大祭’,要向南荒大地孕育的所有神奇祭祀,那次祭祀是所有部落一起参加的。

        由大莽林最强的几个部落的大巫主持,每个部落的族长和大巫都要来,在圆月之下,在大泽边缘的千年祭台,向细辛大娘娘献上贡品。”

        乾铎似是回忆起自己经历过的“天地大祭”,他算是提起点精神,语气也欢快了一些,对老板说:

        “那是整个南荒最盛大的节日,每个部落,不管大小,都要狂欢三日,其举行前一个月,诸个部落之间都要暂停一切攻伐。

        皆因为细辛娘娘身份尊贵,庇护南荒乃至整个天下,据说,这南荒的每一棵树,都是细辛娘娘的头发。

        天际的每一颗星,都是大娘娘的发饰。

        在南荒,大娘娘的瑜令就是无上的旨意,这一切都是因她而存在的。”

        “正统的自然崇拜。”

        江夏说了个词,拿起手中的灵枪左右看了看,又说到:

        “那其他两个祭祀呢?”

        “其他两个,就是各个部落之间的了。”

        乾铎解释到:

        “每年春分时,每个部落向各自供奉的神献祭,祈求一年安康,大部分精怪都会现身赐福,但也有些脾气古怪的,不怎么会理会凡人。

        比如...京墨大神。

        那位掌管天下万火的苦海大能,性格也和烈火一样难以捉摸,它也并不需要凡人的祭祀来维护尊严和存在。

        但它偶尔兴致来了,也会给信奉它的部落来一场烈焰的赐福。

        因而,信奉京墨大神的几个部落,都是大莽林里最不安分的,他们的性格就如火焰一样,霸道,蛮横。

        每一次京墨大神的赐福之后,大莽林都会燃起战火,会伴随着很多小部落的灭亡。”

        小胖子叹了口气,说:

        “幸好我们龙辛氏,从远古时,就一直信奉更仁善宽厚的常山大神,它为天下灵山之主,性格也如山脉一样敦厚沉稳。

        从不会下古怪瑜令。

        但常山大神...”

        乾铎压低了声音,如吐槽一样,对老板说:

        “它太‘稳’了,这百多年来,我们龙辛氏的祭祀,得到的都是一声随意的回应,好似大神每日都在沉睡中度过。

        就如南荒大山一样稳重异常,不如其他精怪那么活跃。”

        “你说,它们会赐福?”

        老江手中动作停了停,他看着小胖子,说:

        “怎么个赐福法?”

        “就像是咒法一样。”

        乾铎挥起双手,拉出一道精纯木行灵气,幽绿色灵光缠在手指,如小蛇一样漂亮。

        他说:

        “凡修行有成的精怪在祭祀中现身,就会把自己的一些神力,分给部落的凡人,就比如京墨大神的赐福,就是烈焰加身。

        能让部落的猎人们身缠烈火而不被灼伤,有天赋的人,甚至会因此感知到灵气,如果本身就是火灵根,那甚至可能会被烈焰淬体。

        这种赐福不是永久的。

        一般只会持续半年的时间,然后等下一次祭祀到来。

        但每一次的赐福,都会让部落人们更健康,我们南荒人少有生病,普通妇女都有比拟你们东土男人的力气,就是源于此种赐福。”

        “嗯,这就有意思了。”

        江夏摩挲着下巴说:

        “难怪之前见效忠你的猎人乌孙和那群好猎手,虽是凡夫俗子,但一个个根骨健壮,简直和初期的炼体者一样。

        我还以为你们南荒人天生强横,没成想,却是多年接受精怪赐福的缘故。

        这种赐福的祭祀,外人能参加吗?”

        “你想多了,老板。”

        乾铎终于被逗笑了,小胖子捂着肚子,哈哈笑着说:

        “有你这般想法的修士可不是第一个了。

        但精怪们虽然避世,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敢在这样的祭祀里玩把戏,一旦被揭穿了,那部落的衰弱就在眼前。

        失去了大精怪的庇护,立刻就会被其他部落攻击吞并,就算自己人不打他们,他们也很难在南荒的兽群和鬼物肆虐下活下来。”

        “好嘛,我就是问问。”

        江夏却是没生气,他一颗一颗的给弹夹装上子弹,又说:

        “那最后一个祭祀呢?”

        “最后一个...”

        乾铎抿了抿嘴,他叹气说到:

        “就和精怪无关了,老板,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次回家如此闷闷不乐?皆因为这最后一场祭祀,让我从小就不喜欢。

        最后一场祭祀,不是每个部落都有的,一般都在大部落里。

        我们南荒人,生存的环境不比你们东土舒适,想在南荒活下去,就得和天地,兽群,鬼物,战乱对抗。

        我们这里的人,有些野蛮。

        但我们也不得不野蛮。

        部落之间的征伐很常见,皆因为大莽林就这么大,它能养育的人是有限的,你多占一点,我就少一点。

        但我不愿意失去领地,于是就有了冲突,战争。

        每年都会有。

        那些被抓住的俘虏,其他部落的人,或者干脆是被主动掠夺来的人,都会在一年的最后一天里,或者是一场大胜之后。

        被献祭给战神,求得勇武的祝福。

        老板你没见过那种场面...但我永远都忘不了,掏心取肺,剥皮做鼓,血肉献祭。”

        “南荒有战神吗?”

        江夏眨了眨眼睛,反问到:

        “没有哪个精怪会用这种名字吧?”

        “这就是战神献祭最可笑的地方。”

        小胖子闭着眼睛,唏嘘的说:

        “这里的小孩都知道,南荒是没有战神这个精怪的,但这种祭祀,却依然在继续,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杀戮。

        当年,我母亲的部落,被我的部落打败后,她部落里三成的男人都被献祭了。

        其中就包括我母亲的哥哥,弟弟。

        我母亲被抢到龙辛氏里,一直到她被下毒害死,没有一天是快乐的,但她信奉的大精怪却早已消亡,她身为巫女,连自保都做不到。”

        “你恨这个地方?”

        江夏伸手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他说:

        “那你怎么不早说,这次来你部落做生意,也不是非要你一起跟来的。”

        “没事的。”

        小胖子努力的露出笑容,对江夏说:

        “我也必须回来一趟,把我母亲的灵位和我的一些东西都收拢起来,带回墨霜山去,我以后...以后就不回来了。

        我母亲,她想来也不会想留在这里。”

        “嗯。”

        江夏拍了拍小胖子,把自己做好的灵枪塞进他手里,又起身,趴在车窗边,对路边林中,一直跟着车队奔跑的黑豹子喊到:

        “喂,小哥,你认识石榴吗?”

        那正在树梢间,跟着车队奔跑的黑豹猛的一停,回头看着江夏,大眼睛里尽是疑惑,随后,它又点了点头,用含糊不清的语气说:

        “石榴,认识...吹牛大王...讨厌它!”

        “我是石榴的朋友。”

        老江喊到:

        “麻烦你给前面的精怪们带几句话,别让它们挡我们的路,好吗?这个给你。”

        江夏一扬手,一瓶丹药被丢给那变化成黑豹的精怪。

        后者的身体猛地膨胀成一团烟雾,接住丹药,又嗅了嗅,然后嗷了一声,就再次化作黑豹,在林间快速穿梭,往更前方去了。

        老江嘿嘿一笑。

        收钱办事,这些傻乎乎的精怪,果然都是一根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