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215.出沙漠记【37/41】

215.出沙漠记【37/41】

        “今夜我将举起屠刀,杀向已堕落的天堂~”

        “明日黎明时的胜利,要献给我的宝贝~”

        “我知道,后天下午就是分离之时~”

        “让我们用子弹告别吧~”

        怪模怪样的歌,混着怪模怪样的调子,以一种嘈杂的背景音,在死亡重金属音乐刺耳的旋律中,回荡在疾驰的废土卡车的车厢中。

        江夏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嘶吼的音乐。

        哪怕前世干的是贩卖死亡的活。

        但他完全欣赏不来这种能把死人吵活过来的音乐。

        他觉得这种嘶吼的音调,像是一把烧红的剑,狠狠的从耳朵刺入脑子,把自己的脑子搅得一团糟之后,又带着血和脑浆拔出来。

        但没办法。

        废土就是这个吊样,你在这里不听这种东西,那就代表着你抛弃了最后的一点“温柔”享乐。

        江老板这会面无表情的,坐在颠簸的后座上。

        身边如月更是夸张。

        顶着个钢盔,戴着副做成骷髅样子的半面具,遮着下巴和嘴,同时用耳塞死死的塞住耳朵,免得被这些“音乐”污染脑子。

        罗格倒是不在意。

        他早就习惯了。

        这会抱着把改造过的脉冲步枪,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而开车的苏倒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带着和如月同款的面罩。

        不过从他不断踮起的脚尖能看出,他倒是挺享受这种久违的“家乡”风格。

        这辆被他驾驶的重卡,似乎也随着激昂的音乐,踩着点在加速起伏,厚重的履带式车轮,在一望无际的荒漠中,带起铺天盖地的黄沙风暴。

        同时在身后留下两道车辙。

        领头车的车辙还没有被粗劣的风吹散。

        又被卡车后面跟随的十几辆废土大脚怪踩过,它们的大车轮碾过时带起更喧嚣的尾流,把风沙扬向更远的地方。

        庞大的车队就像是在沙尘暴中游动的蛇,不过有芯片定位的航向,倒也不至于迷失。

        这还不是全部呢。

        罗格有了昆仑坊的物资支援,大手大脚的挥舞净水和钞票,这一次几乎把整个死亡沙漠绝大部分游侠都招揽了过来。

        他们的人数很多,足有三四百人。

        除了一些开着废土报废改装车外,大部分都是骑着摩托车出马的。

        在后方车队的沙尘风暴里,这些废土骑士们,就是散开阵型的骑兵,护卫在黑手会的装甲车队两侧。

        但更像是一群贪婪的,没有廉耻心的蝗虫。

        如果这一战黑手会输了。

        他们改变阵营,趁火打劫的时候,绝对不会犹豫一秒钟。

        老江扭过头。

        从车窗向外看去,在被卷起的风沙边缘,正有七八辆打扮的花里胡哨的沙漠摩托车,大呼小叫的并排行驶。

        那些废土游侠们穿着肮脏的风衣,带着面巾墨镜,或者干脆扣着如武士一样的铁面具,手里提着乱七八糟的武器,像极了一群无法无天的匪帮。

        为首的那个兄弟可能是昨晚喝多了。

        这会还是宿醉状态。

        他壮的和一头熊一样,就穿着黑色的皮夹克,将满是毛发和肌肉的双臂外露,骑着一辆很古典的高头摩托。

        在摩托车前,有个古怪的灰色颅骨做装饰,看着像是从某种大虫子的脑袋里取出来的,还有个大音箱,被架在摩托前方。

        随着不断奔驰,那音箱也在不断的释放出更糟糕的音乐。

        在驾车的醉汉身后,一个画着烟熏妆的婊.子,正用纹满乱七八糟纹身的双手,环抱着宿醉的大汉。

        大概是感觉到了注视。

        那女人还扭过头,对坐在卡车里的老江,做了个飞吻的动作。

        骚气十足。

        “我喜欢那辆车。”

        江夏以欣赏的目光,打量着那辆高头摩托。

        说:

        “V22R,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可惜它不会喷火,不会变身,也不会在关键时刻的主动跑过来救我一命。

        而且那辆车被改的太丑了。

        如果它会说话,现在肯定是哭着喊着求我给它一枪,葬身在火焰中,也好过跟着现在这个没品的家伙。

        完全是糟蹋经典。”

        “它很快就会是你的了。”

        闭目养神的罗格看也不看,说:

        “那个家伙,是艾玛派来的,据说是永生会麾下最暴力的杀手。”

        “唔,这倒是个好消息。”

        江夏脸上终于了有了一丝笑容,他说:

        “再没什么比大战之前许诺奖励,更好的提振士气的办法了,老罗你还真是懂我。还得多久才能到?

        这一路颠的,让我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

        “呃?你昨晚还吃东西了?”

        罗格语气变得玩味起来,这个坏家伙说:

        “我还以为你昨晚累了一宿呢。

        我大概忘了告诉你,那房间隔音不太好,如月多好的姑娘,插在你这坨牛粪上,如果我再年轻个十岁,哪还有你什么事啊?”

        “你想多了。”

        江夏面无表情的说:

        “昨晚只是在...嗯,总之是修行,你不懂的。”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不懂。”

        罗格哈哈笑了一句,笑声里尽是暧昧,但很快他就正经下来,一套沙漠边缘的地形图数据,被发送到江夏和如月的频段中。

        随着老江在左眼视界中,将三维地形图打开,罗格的声音也随即响起:

        “最多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会到达边界。

        艾玛肯定已经准备好‘迎接’我们了,不过两个月前,那边的两个机器人工厂被我们炸毁了。

        所以她能调动的武力,不到全盛的三分之二,还要分散到数个突破点防守。

        先让炮灰冲一波,然后我们突入进去。”

        “七个据点,这么分散?”

        老江看着眼前标注好的目标和那起伏不定的丘陵地形,他说:

        “你之前说,这里是永生会控制的边缘地带,是个混乱区,各种人渣聚集的地方,那么,交战时,那些人渣会帮谁?”

        “他们不服从任何一方。

        之前有法则兄弟会的人在这里‘传教’,那些食人者的疯狂教义很对这些家伙的胃口,他们奉行一种‘极端自由’的法则。

        简单点说,没脑子。

        而且一盘散沙,内斗不休。”

        罗格语气平静的说:

        “所以,他们大概会同时进攻双方,趁乱抢到足够多的东西,然后在双方打出结果之前,就逃之夭夭。

        总之,不必担心他们。

        构不成什么威胁的。

        在我们占领了混乱区之后,他们还会回来,继续和以前一样,满足于当个老鼠,吃点残羹剩饭。

        沉浸在虚拟享乐的同时,阴谋着敲掉身边人的脑壳。

        他们倒是很忠诚于自己扮演的角色,‘认真’过好每一天,从不想太多。

        其存在和死去的价值完全一致。

        都是零。”

        如忧郁的诗人一样,说完一大段话之后,罗格回过头,在颠簸中,看着皱起眉头的老江,他笑着问到:

        “你理解不了,对吧?”

        “我觉得你发疯了。”

        江夏如实说:

        “对,我确实有些理解不了。

        从一进入废土的时候,你就告诉我,你厌恶这个世界的虚幻,但我毕竟,还没有亲眼见到你厌恶的东西。”

        “所以,我才说,你没有适应这个世界。”

        罗格耸了耸肩,说:

        “不过没关系,打完这一仗,占领了混乱区,我们的芯片就能接入那个极乐空间,然后,我就带你去见识一下,建立在绝望之上的美好。

        你一定会大开眼界的。

        相信我。

        那时候,你这样聪明的人,想来肯定就能理解我的绝望了。”

        “介于我们马上要去打仗了,而只要一颗偏转的流弹,就能解决掉你,所以,别插旗,好吗?”

        江夏瞥了罗格一眼,说:

        “我睡一会,到了战场叫我。”

        说完,江夏闭上眼睛,神魂沉入识海,封闭了听觉,在运转灵力中,很快进入了如禅定一般的冥想。

        他在识海中学习那些晦涩的墨家符咒,这个世界有五倍的时间可以用,老江可不想浪费。

        而独处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砰”

        剧烈的爆炸,让废土卡车的前进猛地一停。

        强烈的推背感,将江夏从识海中惊醒,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纳戒光芒一闪,一把电磁重狙跳入手中。

        甚至不需要瞄准,三道银灰色导轨组成的枪口,已指向前方。

        神念散开一瞬,便捕捉了目标。

        “嗡”

        轻盈的电磁涌动声中,钨金做的三角形弹丸,在兆安电流勾勒出的强磁场里,被瞬间加速,并赋予毁灭的动能。

        这一枪打穿了废土卡车的挡风玻璃。

        在破碎声中,弹丸以超音速的飞行,精准的击碎了一百五十米外,正从风沙里冲出来的永生会狂热者的胸口。

        突然到来的死亡,让那家伙根本握不住手中的RPG。

        但已经扣动的扳机可收不回来,于是那本该射向卡车的飞弹,随着射手的倒下,斜斜的飞上天空。

        又在几秒的布朗运动之后,一头扎在了倒霉鬼身后,引发了一场惨烈的爆炸。

        而电磁重狙射出的穿透力极强的弹丸,撕碎了第一个倒霉蛋的躯干之后,并未停止,它像是个暴躁的小恶魔,继续嚎叫着向前。

        撕开眼前挡住去路的所有东西。

        不管是血肉,钢铁。

        还是其他什么玩意。

        一路撕开最少六个人之后,它轰在了一辆轰鸣的大脚怪油箱上,然后在恐怖的爆炸声中,把上面坐的四个人炸飞出去。

        这一波倒霉鬼们芜湖起飞,然后降落在了最少十七个不同的地方。

        但老江这一轮精妙的射击,只是混乱开战中毫不起眼的一场杀戮,战场甚至没有为这一枪暂停欢呼一秒。

        苏一脚踹开卡车的门。

        用力过大,直接让卡车的门飞了出去。

        年轻人跳到沙地里,随手抽出背后背着的反坦克火箭,抬手,瞄准,发射,一气呵成。

        火箭弹飞出去的一瞬,发射筒便被丢掉,砸在地上,溅起尘土。

        苏抓起腰间的两把射线步枪,如猛兽一样,朝着身前嘈杂的人群和混乱的战场就杀了过去。

        罗格则如个老绅士一样,慢条斯理的提着脉冲步枪,很绅士的推开车门,跳了下来,然后举起手中步枪,叼着雪茄,朝着眼前混乱战场来了一发散射。

        根本不在意会伤到自己人。

        一击打空了能量弹匣的二十发射线,把身前冲来的亡命徒一瞬清空,又很娴熟的将身后能量背包引线,连接在步枪上。

        这黑狐狸甚至有闲暇吹了个难听的口哨。

        一挥手,在身后涌来的,沉默的黑手会战士的火力掩护下,在风沙漫卷中,朝着战场突进。

        十几辆大脚怪已停在卡车四面,加在车顶上的重型镭射机车如镰刀一样扫过去,还有大口径火药武器开火的声响。

        在死亡沙漠的边缘,对手很显然精心准备了伏击,在双方遭遇的一瞬,他们便拿出了最高火力作为欢迎。

        在火箭弹巢发射的轰鸣中。

        最少有二十枚火箭弹,朝着江夏所在的卡车攒射过来。

        在卡车顶部,左右两边固定在边缘焊接的发射台上,两台火力十足的六管机炮被黑手会的奴隶战士操纵着。

        在低沉的怒吼中扫向天空。

        接连不断的爆炸在风沙中涌起,就像是恶劣的烟花绽放。

        昆仑坊这几个月的矿石熔炼后的钢铁,有相当大的一部分,都被送到了废土,因而罗格在出发前,在火力层面,就已有了更大的优势。

        “啪”

        江夏在如月臀瓣上拍了拍,说:

        “去吧,去战斗,小心点。”

        “老板也小心。”

        娇弱的如月,这会毫不费力的提着一把沉重的M249步枪跳出了卡车,江夏耸了耸肩,伸了个懒腰。

        在跳出卡车的一瞬,便被三四道激光打在身前。

        半透明的素衣灵盾泛起波澜点点,他抬起头,看着眼前那几个从混乱的风沙里冲过来的永生会杂碎。

        后者也愕然的看着江夏身前涌动水波一样的灵盾,一脸见了鬼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家伙是谁?

        他身前的玩意是什么?

        某种新型的个人版能量矩阵?

        不会吧!

        没听说黑手会研究出了这种黑科技啊?

        “嗨喽啊,各位。”

        江夏轻笑了一声,很礼貌的向敌人问好。

        在纳戒闪耀的流光中,一把赞新的,黑色的,沉重的六管机炮,跳入双手中,在这如魔术一样的表演之后。

        老江的手,握住了发射柄。

        眼前的几个人反应也极快,提起手中被涂抹的花里胡哨的脉冲步枪,就朝着江夏攒射,但射线飞舞中,素衣灵盾依然固若金汤。

        它表面跳动涟漪点点。

        就如小雨下的水面,煞是好看。

        而在看到六管机炮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他们,并且开始旋转的一瞬,这几个永生会杂碎眼中顿时闪过绝望。

        他们知道。

        他们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