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211.财神山秘辛(上)【33/41】

211.财神山秘辛(上)【33/41】

        老江又花了两个时辰,无惊无险的完成了丹田和气海的扩容,又顺便理了理身体里满溢的凝练灵力。

        突破了练气中期的节点,他身体能容纳的灵力又多了两万额度,就如他之前的计算一样精准。

        按照这种增长速度,在老江突破到练气后期,到达将突破大境界的巅峰期时,他体内估计会畜满十万度的灵力。

        这个容量已经很恐怖了,绝对要比寻常的练气境修士最少多出三分之一。

        由此也可见素衣经的功法之神妙。

        可惜,灌顶这种秘术,不能连续用,就如今夜老江突破一样,每一轮灌顶之后,他都需要花一些时间,重新完成对灵力和躯体的掌控。

        这个道理,也很好懂。

        让一个普通肥宅,突然有了超人的力量和速度。

        那么不必多想,在他适应突然得到的力量之前,他一天最少得有十八个小时卡在墙里,或者踩碎地板之类的。

        不但给被人造成麻烦,甚至会以此伤害到自己。

        不受控的力量。

        对自己,对旁人,都是威胁。

        因而,老江的下一次灌顶,最少也得在两三个月的适应期之后,按照女修大前辈的灌顶效率。

        预付的三次灌顶结束后,他就会突破到炼气巅峰期。

        那时候,老江就得花很多时间,来好好考虑一下,怎么度过存真境雷劫的问题了。

        不过,今夜注定不会平静。

        老江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喜悦,分享给其他人,就得到了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消息。

        “什么?她是你姐姐?”

        在刘宅大花园的另一个院子里,就是宝爷之前的住所,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的江夏,满脸愕然的看着一脸晦气的山秋明。

        又扭头看了看这会终于摘下面纱的女修大前辈山秋骊。

        不得不说。

        山家的基因真好。

        山秋明本身就是那种带着一丝雅痞邪气的帅哥,而山秋骊,也从她父母那里,继承到了一副真正的好皮囊。

        身材和皮肤都不说了。

        能修到修神境的女修,除了一些功法特殊,命格特殊的奇才之外,就没有身材不好,皮肤粗糙的。

        她们甚至不必刻意维持保养。

        修行到这个境界,生命形态都发生了进化,更强大的生命形式,会主动将她们的身体机能,维持在完美状态。

        换句话说,身材也永远会是最适合自己的状态。

        当然,也会老,不过这个境界,寻几枚驻颜丹都不是难事了。

        单说山秋骊这张脸蛋。

        是真正的美人瓜子脸,大眼睛带着光,淡眉毛飞向两侧,在柔和中带着一丝剑眉特有的英气。

        值得注意的是,山秋骊的额角边,有颗美人痣。

        但没有破坏整张脸的和谐。

        反而如画龙点睛一样,让她的美丽更上一层。

        这姐弟两这会表情都不太好看。

        但他们的面相确实有六分相似,尤其是那对耳朵,宽大但不突兀,一看就是招来福气的那种。

        “对,我是他姐姐。”

        山秋骊在弟弟面前,就维持不住那种大前辈的姿态,她气呼呼的端起茶碗,狠狠瞪了一眼臭弟弟。

        语气尽量平和的说:

        “这却是巧了,我并不知晓,鸽道友和我这不省心的弟弟,竟是好友,若是如此,今晚也不必做这些无用伪装。”

        “你今晚就不该来!”

        山秋明哼了一声,语气不善的说:

        “还有你,江老板,你是失心疯了吗?

        为什么不好好修行,一步一个脚印,而要用这灌顶之法,这看似走了捷径,实则是一条歪路啊!”

        “唉唉唉,你和你姐姐置气,别扯上我。”

        江夏后退了一步,不介入这姐弟纷争,他说:

        “我和你不一样,山道友,我是个正统咒法修士,还是个制器师,我只需要凝练灵力,至于灵力如何来,与我无关。

        别用你们炼体者们的想法,来套我。”

        “鸽道友说得好。”

        坐在石椅上的山秋骊,这会也将眼睛眯成弯月一样,她显然乐意看到自家弟弟吃瘪,但很快,她就注意到了山秋明一直藏在怀中的左手。

        在用心感知一瞬后,山秋骊当即皱起了眉头。

        她将茶碗放在桌边,厉声问道:

        “你又出去和人打架了?你从小就是这样,不让我省一丝心!谁伤的你?”

        “不关你的事!”

        山秋明反应更激烈。

        这姐弟之间关系紧张的很,他站起身,拉了拉外袍,挡住手腕的绷带,对自家姐姐冷嘲热讽说:

        “就算我被人打伤,告诉你又如何?你一个黄老修士,空有境界,却一个杀伐法术都不会!你能为我出口气?

        你从小就是这样!总喜欢管我的事!

        你这次回来干嘛?

        又找我和你一起去你那乌龟宗?我不去!我最后再说一次,我不去!你明早便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说完,山秋明转身就走,带着一股无源的怒火,让旁观的老江都挑了挑眉头。

        事情不对劲!

        虽然认识还不久,但他基本摸清了山秋明的性格,这年轻人带着痞气邪气,但不是那种控制不住情绪的家伙。

        他和他姐姐之间,肯定还有些老江不知道的事。

        但他这幅表现,显然是激怒了山秋骊。

        这位女修士霍然起身,

        左手向前一扬,随着一声鸟类嘶鸣,明亮的火焰从女修周身四方涌出,又在修神境的恐怖灵力注入中,形成一只惟妙惟肖的火凤凰。

        嘶叫着扑向山秋明,在靠近一瞬,又化作六条燃烧的锁链,将自家臭弟弟离开的道路,彻底封死。

        这场面看的江夏瞪大眼睛。

        倒不是说这法术多厉害,而是这火焰的发生形式。

        这...

        这不就是自己卖出去的灰烬宝药附带的练气境神通吗?

        修神境修士就是厉害啊。

        竟硬生生靠着灵力灌注,把一个练气境的弱神通,弄出了眼下这等高阶咒法才有的效果,且操纵力精细的让人害怕。

        那火凤飞出去的时候,距离老江只有不到两米,江夏却没有感知到一丝灼热,石桌四周的花草,也没有被伤害到一丝。

        掌控入微!

        江夏眯了眯眼睛,心里跳出这个词来。

        “你今日火气为何如此大?”

        山秋明一副怒火上头的样子,身为姐姐的山秋骊,这一瞬却飞快的冷静下来,她操纵着驭火神通,阻拦弟弟的离开。

        又狐疑的问到:

        “我最近,没做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吧?弟弟,咱们可是好几年没见了,你为何对我如此不耐烦?”

        “你没做?”

        山秋明打量着眼前跳动的火光,他倒是不畏惧,在转过身的那一瞬,这二世祖脸上,尽是讥讽的笑。

        他冷声说:

        “方青云的事,你没做?”

        “你!”

        听到这个名字,山秋骊脸色骤变。

        她当即就要解释,却被山秋明一声打断。

        “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找道侣了,我不反对你和任何修士交往感情,但你遇到了这么大的事,居然瞒着我?”

        山秋明冷声说:

        “我在你心里,还是那个什么都做不好,被惯坏的孩子,对吧?”

        “你不必说,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又会说,你是打算保护我,但山秋骊!你给我听好了!

        我山秋明是没用!

        我天赋没你好,咱们一起修行,你都修神境了,我还是个存真境的臭练武的,从小我就被你欺负,但这些没关系!

        我从没有记恨过这些。

        你是我姐姐。

        你和二叔,是我最后的亲人!

        我不会允许一个仗着家世,胡作非为的渣滓,在伤害了我亲人之后,还继续逍遥!你入了那乌龟宗,注定是报不了仇的。

        你只能吃下这个苦果。

        但我不是!”

        山秋明用握紧的右拳,捶了捶自己的心口,他哑着声音,对低下头的姐姐说:

        “你瞒着我这件事,我记住了,在我消气之前,你别来烦我!滚回去你的乌龟山,好好修你的乌龟功法。

        我是咱们山家最后的男人...

        你被欺负受的气,我会帮你全部讨回来!”

        说完,山秋明豁然转身,挥起一脚,踹在眼前拦路的火焰锁链上。

        刚学会的舍身决爆发六分,又以修行的炼体奇术,在龙吟虎啸中,竟一脚硬生生踹碎了眼前的火焰神通。

        在火焰化作光羽消散的一瞬,山秋明如弹跳一样,跃入夜空,一瞬便不见了踪影。

        山秋骊下意识的就要去追。

        但刚起身,就被江夏拦住,老江摩挲着下巴,对女修大前辈说:

        “以我的经验,这会你追过去,只会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你弟弟那个驴脾气,你应该最清楚的。

        让他冷静一下吧,对你,对他都好。

        不过那个方青云是谁?

        山道友为什么对他如此怨恨?

        听他的意思,那货欺负你了?”

        江夏的目光,在山秋骊修长的身躯上游走一瞬便收,心里只感叹可惜如此美人,他起身给有些落寞的前辈倒了杯茶。

        轻声问到:

        “还有,前辈你,来自通天坊,财神山,对吧?”

        “别叫我前辈了。”

        山秋骊是个修神境修士,但也是个人,还是个感性的女人,她这会低着头,长吁短叹,倒是没有落泪。

        而是有些遗憾,又有些无奈的端起茶杯,又恢复了之前的温婉。

        她对江夏勉强的笑了笑,说:

        “你与我弟弟成了友人,我是知道他眼头有多高,鸽道友,不...江道友,就如我弟一样,咱们之间,以姓名相称,以同辈交流吧。

        至于方青云之事,我现在不想提。

        但事情不如我弟说的那么严重。

        那浪荡子,并未能害我,便被我门中大师姐驱离,我当日,只是受了惊吓。”

        “那人,是修神境?”

        老江借着喝茶的工夫,语气随意的问了句。

        山秋骊这会心烦意燥,也没注意到老江的眼神,便点了点头。

        “果然!”

        江夏心里顿时有了答案。

        看来山秋骊对自己的弟弟,了解还是不够多。

        她现在只以为弟弟和她是单纯的置气,扔了狠话,却不知道,她弟弟已经在暗中策划,该如何干掉那个轻薄自己姐姐的混蛋了。

        这山秋明...

        还真是个不吃亏的大恶人!

        护短的很,也傲娇的很。

        明明对姐姐很关心,甚至关心到了一种姐控的变态地步,却还非要装作一副和姐姐不对付的样子。

        “江道友,你可否告知我,是谁伤了我弟?”

        老江还在思考呢,山秋骊就又问了句刚才的问题,看她严肃的表情,这修神境的修士,显然是并不打算放过伤害弟弟的人。

        嘚。

        山秋骊的弟控,看来不比山秋明的姐控程度弱。

        这对姐弟,还真是一对活宝。

        “咳咳”

        但她这个问题,却让老江神色古怪。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小心翼翼的问到:

        “山道友,我知道一些关于通天坊的事,也知道你们财神山的弟子,都不会杀伐咒术,更不擅长斗法。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得问你一句。

        你打算怎么给你弟弟报仇?”

        “嗡”

        一枚旋转的仙钱铜板,出现在山秋骊指尖,这位通天坊的弟子,语气平静的说:

        “我通天坊格言,财可通神,我辈虽不善斗法,但也有很多厉害朋友。”

        “懂了。”

        江夏点了点头,他抱着茶杯,脸上露出姨母笑,轻声说:

        “但这一次,山道友还是听我劝,你朋友再多再厉害,估计也得吃下这个哑巴亏了。”

        “嗯?”

        山秋骊一脸不信的表情。

        这温婉的女修伸手拨了拨披在身后,用一根红绳系起的乌黑长发,她语气温和的说:

        “这苦木境里,世人皆知,我们通天坊从不惹事,但也不怕事,道友直说吧,到底是那家弟子,伤了我弟?”

        “唔,那我就说了?”

        江夏笑眯眯的,饶有兴趣的看着山秋骊漂亮的脸蛋,他用左手撑着脸颊,语气悠然的说:

        “伤你宝贝弟弟的,是明理院三等执法,驻守镇魔塔外围的修士冷木...山道友,快发动你的钞能力,去干掉他吧!

        那人现在就在凤鸣国中,若你脚程快点,还能赶在他离开前,狠揍他一顿,给你弟弟出气呢。”

        在江夏的注视中。

        山秋骊自信满满的表情,飞快的垮塌下来。

        一股尴尬,充盈了那张漂亮的脸蛋。

        又如颜艺一样。

        山秋骊的脸颊,以飞快的速度变的通红。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江夏,心知这是江夏在故意逗她,让自己出了个大丑,老江却维持着那姨母笑的表情,毫无破绽。

        啧啧。

        这种把戏,他真是百玩不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