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184.墨霜山点子王【6/41】

184.墨霜山点子王【6/41】

        墨霜山用的墨家符咒,学名应该叫五行符咒。

        它是基于五行轮转,相生相克,衍化万物的大道真意衍生而成。

        整个苦木境修行界,用五行咒法的修士很多,很多著名的功法,都能看到阴阳五行为基础的痕迹。

        比如垄断苦木境符纸的两仪微尘山,在最著名的九天正雷法和龙虎炼体术外,其宗门的功法就是以五行阴阳为基础。

        而苦木境大大小小的散修,能寻到的绝大部分二三流功法,也大都是基于五行轮转的原理。

        这个是包容性超强的体系。

        墨家五行符咒,也是这个体系的基础层面的表现。

        从江夏拿到天机墨书到现在,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但他在五行符咒的学习上,进度却非常慢。

        这不是老江不用功。

        实际上老江已经很努力了,而且他确实有些天赋,这一点从他学附灵术的进度就看得出来。

        江夏现在,已经开始尝试制作太阳徽记这种附灵术的终极产品了。

        他并不笨。

        五行符咒的学习之所以这么慢,主要是因为,这学识太复杂了。

        呃,这么说也不太准确。

        附灵术的基础刻印都有三十七个,而五行符咒的基础符咒,却只有五个。

        按理说,五行符咒应该简单一些。

        但很多真理都告诉我们,越是看着简单的东西,深入学习就会发现,大道至简这句话真不是随口乱说的。

        夜空之下,幽静之间,老江拿起特制的制器毛笔,在眼前的木板上,很娴熟的画出一个如火焰扭曲的纹路。

        像一个S型字母,歪歪扭扭。

        这就是五行符咒最基础的“火”符记,简单至极,一个孩童都能画出来。

        然后,老江又画了一个。

        这次是两个S型符记连接在一起,需要一笔画成。

        这个,是火符记的第二阶。

        然后是第三个。

        三个S型符记分别延展到三个方向,起点连接,需要一笔画成,可以重复路径,但不能中断。

        这是火符记的第三阶。

        诸如此类,一直叠加下去,直到最后几个,哪怕有芯片辅助图绘轨迹,老江也画的相当吃力,尤其是最后的九阶火符咒。

        九个S型符记起点相连,分向九方,真如一个散发流光热量的太阳。

        同样要求一笔画成,不得中断。

        说到这里,诸位就该知道,这个看着简单的五行符咒,真正的难点在哪里了。

        只有五个基础符记,但通过不断的叠加变幻,就能延伸出四十五个进阶符记,这还只是五行中的单独一系。

        而但凡有墨霜山出品的高级法器,最少都要两系融合。

        还需要用到不同品级的符记搭配,这样算下来,五行符咒的所有搭配可能,已近乎无穷无尽。

        说它浩如烟海,一点都不夸张。

        “火、炎、焱、燚...呃,后面编不下去了。”

        老江看着眼前自己画出的九个火符记,他用自己的方法,给它们编了序号,又开始画其他四行的三十六种符记变幻。

        一边画,还一边说:

        “水、冰、淼、?...”

        “土、圭、垚、?...”

        “金、鍂、鑫、bao...”

        “木、林、森、peng...”

        因为老江学识所限,五行符记每个都只能念到第四阶,后面就没办法命名,但这也没什么关系。

        现在他是用毛笔写,不入灵力无所谓,但一旦真用灵力书写,以老江现在的修行,他连第三阶符记都画不出来。

        这些符记灵力绘制时,每升一阶,精准画出的难度就要翻倍。

        消耗的灵力更不至翻倍。

        为此,老江还专门问过王六福,根据王长老的说法,到修神境的修士,才能画出应用第六阶符记。

        而到目前为止,唯一掌握到八阶符记组合运用的,整个苦木境,只有掌门墨君一人,据墨君也曾透露过。

        五百年前墨家仙门的苦海大能,掌门钜子,才涉足过第九阶五行符记的应用。

        按照墨君的说法,第九阶符记已不是纯粹的符咒。

        而是近五行大道的真意显化。

        这也是为什么,墨霜山的灵木傀儡们,只能做中下级法器,高级法器和法宝,都得墨家修士亲自做的缘故。

        就以法宝制作为例。

        最下品的法宝,也需要以三阶符记为基础刻画阵法,而存真境修士,每完成一个小阵法,都得休息好几天,才能继续。

        这不是灵力够不够的问题。

        而是存真境修士的精力,根本撑不起这样的消耗。

        楚乔之所以被称之为墨霜山的天才,就是因为楚乔无视了这个规律,硬生生在练气境,就以他自己的秘法,完成了法宝制作。

        但饶是有未知秘法相助,在做完青丝十六叶这法宝之后,楚乔也足足休养了大半年,这才恢复元气。

        换句话说,以墨家符咒制器,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在任何环节偷奸耍滑的过程。

        实力不够,就是做不到。

        再耍聪明都没用。

        “那就以一阶符记做基础,混合二阶符记运用。”

        江夏活动了一下十指,看着眼前画出的这些符记,又将天机墨书的墨阵知识调出,同时在芯片中下达指令。

        “开始建立数据模型,计算出一二阶符记的所有搭配变种,再计算出一个能最大效率,使用符记的模式。”

        芯片接受命令,立刻开始调集算力,进行运算。

        这一瞬,老江感觉自己大脑都在发烫,甚至有种蒸汽从头顶冒出的感觉。

        这个芯片...

        算力还是太小了。

        他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将注意力集中在左眼视界滚动的那些墨阵知识上。

        尽管,墨霜山传承的墨器之法,在制器时也要频繁用到五行符咒,但墨器和墨阵,听名字就知道,它不是一回事。

        前者的重点,是“器”,后者的重点,是“阵”。

        前者是通过将五行符咒排列组合,刻印在器物上,发挥出不同的神奇效果,最终的成品是法器,法宝。

        需要人去操纵使用。

        而后者的精髓,在与五行符咒排列本身。

        按照天机墨书的说法。

        高明的墨阵师,可以轻松实现凌空结阵,不需要任何器物辅助,只靠自身灵力凝结符咒,同样可以发挥出各种效果。

        这也是今天老江要尝试的“新玩法”。

        “先试一试。”

        老江读了一遍墨阵入门,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右手,将灵力凝结在指尖,按照墨阵之法的描述,开始在身前空中,虚划符咒。

        第一阶火符记,随着老江手指轻划,轻松用出。

        素衣经的乳白色灵气,在老江精细的控制中,凝结于空气里,举而不散,待手指抽离一瞬,无属性的灵气被化作火行。

        “唰”

        一道麻杆瘦的火蛇,砸在江夏身前的草坪上,打出一个小坑。

        火焰威力弱的,不如打火机去烧。

        “再来。”

        老江调整心跳,这一次用二阶符记。

        手指轻划,灵力流动的速度,比之前快了最少三倍,一个符记画完,老江体内的灵力消耗了大概三十分之一的样子。

        “轰”

        随着手指抽离,这个双S型纠缠的二阶火符,转入火行,一个碗口大的火球,砸在老江身前的地面,这一次威力大了不少。

        将眼前的草坪打出一个坑,四周还有散发高温的热气。

        他并不担心在这里用墨阵之法会引来关注,墨霜山传承的墨武是彻底遗失了,但墨器之术还残留了一些。

        只是不成篇章。

        这种五行符记凌空结阵,墨霜山弟子基本都会,但没有完整功法支持,也只能当个应急手段。

        而老江的素衣经,修出无属性的灵力,又温润中正,便于操纵,最是适合调理墨阵术,最妙的是,这功法可以一路修到修神境不必更换。

        它简直天生就是为墨家三术服务的。

        “这次玩点高端的。”

        江夏跃跃欲试。

        他看着左眼前的墨阵学识,手指凝起灵力,在眼前如抽风的鸡爪子一样,疯狂乱舞,几息之后,一个古怪的阵法,出现在老江身前。

        它呈一个圆环。

        由金木水火土五行符记头尾相连,都是一阶符记,在芯片规划帮助下,划出这个阵法并不难。

        “五行灵阵.一阶。”

        老江说出了它的名字,他的手指挪移一分,将最后一点灵气,点在火符上,下一瞬,手指抽离,五行运转。

        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最后,木生火。

        同一段灵气,经过五次相生变化后,威力被加强了最少一倍,让最后衍生出的火蛇,比普通的一阶火符膨胀了整整一圈。

        呼啸着向前飞舞,砸在地面。

        爆起一团火花,威力马马虎虎,已能比得上现在凤鸣国那些新兵们用的“震撼手榴弹”了。

        “哟,这个不错。”

        老江第一次完成了最基本的墨阵沙发术,心里得意,便如熊孩子拿到新玩具,再次划出五行灵阵。

        这一次的最后落点,选在水符。

        同样经过五行相生,最后以寒冰气息爆发,将老江周身一米之内的草地尽数冻结。

        “冰环啊,我喜欢,夏天拿来做刨冰不错的。”

        老江自己身上也蒙了一层冰霜。

        但他并不在意。

        第三次划出五行灵阵,选在木系爆发,这团灵气没有破坏,但却将一道治愈灵气送入老江身体。

        就如置身于温水之中,将疲惫一扫而空,让他舒适的呻吟一声。

        “回春术,厉害。”

        江夏再次做了自己风格的命名。

        第四次划出灵阵,选在金符,这一次就厉害了,相生的灵气变得极端锐利,如无形剑气扫过身前。

        把个好好的草坪,犁出三道沟壑,弄得一团糟。

        最后是土行。

        灵气五次相生,凝结成一层土黄色的灵盾,覆盖在老江周身四面。

        “墨书还记载有逆转五行的用法,将杀伐逆转,变攻为守,化守为攻。”

        老江站起身,说:

        “也就是说,一阶五行灵阵,能造出十种不同的效果,这还是最简单的五灵阵法,已有如此奇妙。

        若是再引入墨阵师秘传的阴、阳两道灵枢符,配合五行符,变种就更多,威力也更强,若是用二阶符记,其威力,已能赶上法器。

        就是灵气消耗有点大。

        看来这墨阵的威力,还要在墨武之上,就是太费脑子,不适合傻瓜和蠢货学,简直是官方劝退。

        但这倒也不好比较。

        毕竟一个是法师模板,一个是召唤师模板,最后一个是道具师模板,这看来看去,墨家三术里,墨霜山怎么就传承了一个最废物的?

        制器制的再好,也不过是他人眼中的匠人罢了。

        修士会请匠人做东西,但想让他们心服口服,还得拳头够硬,才是正理。”

        “叮”

        就在江夏吐槽的时候,芯片的计算停止下来,在他左眼视界里,一套复杂的数据模型被陈列出来。

        那些数据,和复杂的转换,看的江夏一阵眼晕。

        “这个不行!”

        老江皱着眉头说:

        “效率是提高了,但运转模式太繁琐,按照这个模式去运转灵符,我还没放出咒法,就要先被人一箭穿心了。

        要更简化一些。

        要能根据我的目的随意组合,并且千变万化,还要有足够的扩容性,毕竟现在只是一二阶墨符。

        以后还要用到更高阶的...

        等等。

        我突然有个好点子!”

        江夏眨了眨眼睛。

        他突然想到一个玩意,能完美的满足他以上的所有要求,更重要的是,他来苦木境这么久了,还没见过有类似的东西。

        “得赶紧做出来!”

        老江转身就往自己房间去,一边走,一边想:

        “若是可行,就顺便去弄个专利,免得被哪个不要脸的货剽窃了,这可是我自己制作的第一个法器,威力如何无所谓了。

        主要是有纪念意义,嗯,还得给它想一个厉害的名字。

        啊,我老江,果然是个制器天才!

        墨霜山啊墨霜山。

        你们真是捡到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