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179.老板注视着你(上)--推荐票加更【1/41】

179.老板注视着你(上)--推荐票加更【1/41】

        “老板你又坑我!”

        下午时分,江夏用过一顿朴素无华,但味道很好的晚饭之后,就打算前去和三宝长老汇合,在墨霜山逛一逛。

        结果刚出门,就遇到了一脸怒气的刘慧。

        傻妖怪现在也算是蹭了江夏的光。

        作为江夏的护身灵兽,它也被允许在墨霜山修行,这地方的灵气浓郁程度,比它待过的万兽宗有过之而无不及。

        让傻妖怪今日一天,都沉浸在吸灵气吸的饱饱的满足中。

        但就如坏事永远不会缺席。

        生活就是这么不长眼色,就在傻妖怪感觉自己很爽很满足的时候,从如月那里,它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之前给她和你洗髓也就罢了,你毕竟付了报酬,对我来说压力也不算太大,我能接受。”

        刘慧抱着双臂,摇着尾巴,大高个子就挡在江夏身前,就如一堵墙一样。

        这妖怪,野性未驯。

        哪怕江夏说了很多次,它就是不喜欢在“狼人”形态下穿内衣,结果那两个点明显的很,让老江一阵尴尬。

        这家伙,个头太高了,让老江一抬头,就看到刘慧那丰满的胸部,以及那两个晃晃悠悠的点,就抵在自己眼前。

        傻妖怪却不在意。

        它气呼呼的,呲牙咧嘴的伸出手,一爪子将江夏推到墙边,砰的一声,还在墙上留下一个尘土四溅的爪子印。

        就像是壁咚一样。

        但狼妖那炸起毛的脖子,充分说明了它现在心情很糟。

        它对老江说:

        “这一次不行!”

        “你知道给练气境的修士灌顶一次,要消耗我多少灵力吗?一次灌顶,我最少得休息一个月!

        那可是一个月!

        老板你这就不讲武德了!

        完全是在消耗我的时间,去培养那终于爬上你床的小野猫!别以为你们两昨晚干了什么我不知道!

        我给你说!

        这次你说破天都不行!

        我也要修行的,我还有我的事要做!你不能这么厚此薄彼,就算是大家都是你的员工,那我也比如月先来的!

        如果她和你睡一觉就能让你如此上心,那啥也别说了,你现在就脱衣服,老娘也陪你睡一觉!

        保证你爽上天!”

        “说什么呢!越说越离谱了!”

        江夏一把打开狼妖那力气十足的爪子。

        他心疼的看着自己被抓破的道衣,说:

        “你把你老板想成什么人了?刘慧,你摸着良心说,你给我工作之后,我可曾亏待过你?”

        “呃。”

        傻妖怪歪着脑袋想了想。

        确实,老板虽然有时候有些古怪的要求,但总体来说,这段时间的工作,确实是刘慧占了便宜的。

        神通什么都不说了。

        单是那一本能加速修行的素衣经,给别的想要化形的妖怪,别说是签个百年契约,就是直接给老江当战兽使,都有的是妖怪削剪了脑袋要来的。

        “以后做事之前,动点脑子!”

        老江狠狠瞪了刘慧一眼,说:

        “你们妖怪这脑子里装的都是肌肉吗?不多用脑,还留着它干嘛,直接丢掉不是更好?我让你给如月灌顶修行,肯定不会让你白做的。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做。”

        “嘁,我不信!”

        狼妖抱着爪子,扭过去脸,又甩着尾巴说:

        “你那灰烬宝药给的神通,我已经用不上了,除非你给我专门做一件厌战或者烈阳印那样的法宝,否则本妖说什么都不干!”

        这刘慧...

        跟着江夏厮混一段时间,好的没学到,这眼头倒是升级的快,现在开口闭口都懂得直接要法宝了。

        看样子,普通的法器,它都看不上了。

        真是被老江这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腐蚀的不像样子了,曾经那个几瓶丹药就能打发的单纯妖怪,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呵呵。”

        老江瞥了这傻妖怪一眼,他幽幽的说:

        “三宝长老是丹修宗师,你知道吧?”

        “知道啊。”

        刘慧说:

        “整个东土边陲,大概是找不到比三宝长老更厉害的炼丹修士了,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又不认识人家。”

        “你不需要认识。”

        江夏叹了口气。

        感觉傻妖怪智商堪忧,自己现在在身边的麾下,除了如月和茉莉稍有点脑子之外,怎么都是这种暴力狂。

        看来自己得检讨一下自己收员工的标准了。

        他从纳戒里取出一张卷起的纸,递给了刘慧,后者接在爪子里,打开看了看,那甩来甩去的尾巴,砰的一下就绷直了。

        “妖灵丹,专给妖物用的奇门丹药。”

        老江点了根烟,继续幽幽的说:

        “效果很单一,不能淬体,不能养魂,炼制复杂,一般的丹修听都没听过,更别说炼制了。

        但它有个很神奇的效果...”

        “可以炼化源生妖气,转做纯粹灵力,化入妖躯,还能微弱加快化形的进度!”

        老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兴奋的刘慧补上了后半句。

        它将那丹方放在嘴边,狠狠的亲了一口。

        大叫到:

        “我在万兽宗见过这种专给妖物用的丹药,只有那些最厉害的大妖战兽,才有资格每半年分到一两粒!

        其制作过程,是万兽宗的绝对机密,只有长老以上的修士,才有资格查阅。老板你是从哪里...

        啊,我知道了,鸿雁会,对吧?

        那鬼地方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

        傻妖怪兴奋的把尾巴甩来甩去,带起呼呼风声,再联想到之前老板说的三宝长老的丹修修为,它的左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亮了起来。

        在老江的惊呼中。

        这傻妖怪一把将老江抱起,原地转了十几个圈圈,起步就破了音速,把个老江转的好像是被丢进滚筒洗衣机里。

        昨晚的隔夜饭都快被吐出来了。

        “呕”

        老江扶着墙,干呕了一声。

        他一脸晦气的对身后摆着手,有气无力的说:

        “别烦我了,过几天鸿雁会就会把制药灵材送过来,我和三宝长老说好了,在他那炼药不要钱。

        你到时候自己去找他,就说是我请他为你炼几炉妖灵丹用。

        今晚用心给如月灌顶,反正你的妖气要炼化,刚好先散一些灵力出去。还有,你那眼罩是怎么回事?

        眼睛还没长好吗?”

        “啊,这个。”

        傻妖怪将自己右眼上的眼罩拨开,露出了一颗完整的眼珠子,就是右眼眼眶上留了狰狞的疤。

        估计很难长好了。

        它有些尴尬的对面色苍白的老江说:

        “早就长好了,但习惯了戴眼罩,茉莉说,这样挺酷的,所以就一直带着了。”

        “随便你。”

        江夏毫无善意的骂到:

        “去去去,忙你的去!下次做事再不过脑子,就把你的毛烧秃了!”

        “好的,老板,您忙您的,我这就走。”

        傻妖怪满脸赔着笑,抓着丹方一溜烟跑掉,还传出兴奋喜悦的狼嗥,恨不得当场唱一曲世上只有老板好。

        看它的样子,如果江夏能突破传统审美观,让毛茸茸的傻妖怪陪他睡一觉,刘慧当场脱衣服估计不带丝毫迟疑。

        毕竟,妖物嘛。

        不怎么在乎这个的。

        但老江这小身板,估计是承受不住一头妖将肆虐的。

        就刘慧那加强的蛮力和过分结实的妖躯,摇着尾巴一屁股坐下去,能把老江的小勾勾直接夹断也说不定呢。

        甚至更惨一些。

        连破防都难。

        老江花了点时间,让自己从恶心眩晕中恢复。

        他正要继续去和三宝长老汇合,结果在芯片通讯中,通过茉莉建在明鬼峰半山腰的信息基站转递的一封信息,也在这会响起。

        老四那标志性的猥琐声音,在老板脑中响起。

        语气简短的很。

        “老板,奴隶工一号,捕获完成!”

        “很好。”

        老江的眼睛眯了眯,对老四说:

        “劝一劝她。

        再给她一份合同,一个半月之后,我会回去一趟,那时候,我要见到一个心甘情愿的,能为我创造价值的好员工。

        能做到吗?”

        “老板放心!”

        老四沉声说:

        “若是做不到,老板便拿我老四的人头当球踢。”

        ---

        凤山,死寂的凤山墟市深处,山体中的隐秘地下室中。

        左脚踩在木桶上的昆仑坊大掌柜老四,结束了和老板的通讯,多日不见,老四这大掌柜当的是越发有感觉了。

        身上穿着凤鸣国最好的裁缝制作的黑袍长衫,却不束起头发,而是减的短短的,一看就是在故意模仿老板的发型。

        但他却梳了个不伦不类的中分。

        搭配那张消瘦的脸和灵活的眼睛,倒是颇有几分贾队长的风采。

        在这昏暗的地下室里,看不太清老四的脸,不过他之前没二两肉的身子骨,这会倒是健壮了很多。

        但是和护在身边,正大口大口吃着烤肉,又穿了套沉重盔甲,手握双刃大斧,如巨人一样的牛憨憨相比。

        老四还像是个豆芽菜一样。

        “唉,老板去修仙了,原本咱老四也是老板麾下的第一号人物呢,若是再不抓紧点,老板就要忘记咱老四了。”

        刘老四一脸唏嘘。

        他这几天心情不怎么好。

        虽然在凡尘已是大富大贵,还被江夏付以重任,但毕竟离了老板太远,心里总是不踏实。

        老四是个有野心的人。

        他虽然修不得仙,但认准了江夏做大腿,自然是不想在这个蒸蒸日上的体系里被边缘化的。

        好在,老板总算是没忘记他。

        还给了他发挥的机会。

        “这可一定要抓住了,得让老板看看咱老四的能力。”

        昆仑坊大掌柜转过身,背起双手。

        在昏暗的地下室里,他左眼的义体瞳孔,发出微光,审视着眼前被绑在椅子上,头上套着布袋子,正疯狂挣扎,发出呜呜叫声的家伙。

        “小茉莉给咱老四通风报信,说如月已爬上了老板的床,很好,很好,如月毕竟是咱亲手送到老板身边的。

        那女子也是个念旧情的。

        不求她多帮忙,以后偶尔吹吹枕头风也是好事。

        只是,自己的活还是要做好。

        老板可是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人。”

        心中如此想着,老四上前几步,先是对后方站在黑暗中的黑水和他的师妹柳茵拱了拱手,温声说道:

        “这次还得多谢黑水兄弟和柳茵姑娘出手相助。

        我知道这是老板的命令,也是两位职责所在,但毕竟追着这奸猾的女人跑了近三四百里,虽有本地土地帮忙,也确实是辛苦两位了。

        我已备好上好的丹药,符纸,又在附近寻了处灵气充盈的地方,为两位做了修行洞府,算是我私人给两位的酬谢。”

        “大掌柜客气了。”

        黑水简短的回应到:

        “这是我师兄妹两人的工作,接下来,还要我两人帮忙吗?”

        “不必了。”

        老四笑眯眯的说:

        “两位去休息吧。”

        “好。”

        黑水带着师妹就要离开,不过走了两步,又想起一事,便回头对老四拱了拱手,说:

        “上次与掌柜说的那事...”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

        老四叹了口气,说:

        “不过老板可能最近会回一趟郡城。

        到时我必第一时间征求老板的意见,如果可以的话,黑水兄弟,不妨到时请你那位好友也过来一趟。

        你们都是修士,又是我凤山墟市的贵客,或许老板会卖你们个面子。”

        “好。”

        黑水干脆利落的回答到:

        “那就麻烦刘掌柜了。”

        说完,他便带着自家师妹离开了地下室,柳茵也不再像是之前散修时的落魄样子,这会和师兄手拉手离开。

        单是看手腕上的银色手镯,就知道那必是法器无疑。

        而这样的装饰品,在柳茵身上最少还有三四个。

        她现在,也不必再为修行资源发愁了,这都多亏了师兄找了个好工作,柳茵现在也有心加入昆仑坊。

        可惜,任何和修士有关的事情,都得老板亲自批准。

        目送着两人离开,老四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将眼前绑在椅子上的,如被挟持一样的家伙头上的布袋子猛地揭开。

        下方露出的,是一张不甚漂亮,甚至有些普普通通的女人的脸。

        这会披头散发的,脸上还留着几道血污,穿着也甚是寒酸,不过这人,却是个货真价实的修士。

        练气境,修为不高。

        最重要的是,她并不是陌生人。

        这女修,赫然就是昨日刚参加过墨霜山抡才大典,结果在最后一关因为偷工减料,导致自己与墨霜山失之交臂的那个“奇才”。

        “你好啊,女士。”

        老四俯下身,伸手将塞进那女修嘴里的破布取了出来,见她要喊,老四便伸出左手,扣在她嘴巴上。

        义体五指用力,如铁钳般扣在那女修嘴巴上。

        刺骨的剧痛来袭,让女修瞪大了眼睛。

        眼前这个凡人,不对劲!

        他左手传来的力量,绝对不是凡人该有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现在如此虚弱。

        一旦被...

        “别怕。”

        老四那亮起光环的左眼义体眨了眨,他学着江夏的样子,靠近那双臂双腿,体内灵气,都被符纸禁住女修的耳边。

        用幽幽的声音说:

        “我不会要你死,我也不会伤害你,很抱歉用这种粗暴的方法请你过来。”

        “但别担心,女士,我只是想...”

        “给你一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