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61.黑手会募新计划

61.黑手会募新计划

        “大王,请救我等一家老小啊。”

        当日下午,近傍晚时分,如意坊留在凤山的四个老矿工,便哭哭啼啼的来找江夏。

        他们手里捏着信,那是由信鸽送来的。

        这个世界有灵气,能生出石榴那样的精怪,自然也能造出一些似妖非妖的小动物,就比如如意坊送信用的信鸽。

        还是寻常信鸽的大小,但灵气孕育,生出青羽,又有驯兽人调养,多代与灵禽杂交,让它飞行速度远超寻常鸟类。

        从凤阳郡城到凤山,百多里路,几炷香就可飞到。

        这种特殊的信鸽,被叫做“灵雀”。

        据说是仙盟三十三宗中,精通御兽之法的万兽宗培育,介于兽类和妖物之间,专用做凡尘传信。

        而修士之间传讯用的,那就是真正的灵禽。

        不但飞得快,而且已生出神智来。

        就如擅长制器的墨霜山,基本垄断了修行界中下层的法器制作一样,万兽宗,也是基本垄断了修士们之间的邮政系统。

        甚至凡尘中的势力之间交流,也要从万兽宗购买,或者租借灵雀。

        三十三宗还有擅长制药的丹鼎宗,擅长医术的百草馆,擅长养育灵植灵材的神农山,擅长兵器打造的铸剑庄,这些宗门各有本事。

        既为修士服务,也会有下级业务,延伸到凡尘之中,修士们的影响力,就通过这样的方法,在影响着苦木境。

        他们不存于凡尘,但凡尘到处都有他们的影子。

        正是因为这种复杂的关联,堪称牵一发而动全身,仙盟才会有修士不得干涉凡人之争的明确规定。

        凡人之争最坏也不过灭种亡国。

        但修士一旦介入其中,事情就会变得相当麻烦了,而因为双方这种联系,维持一个大体和平繁荣的凡尘,对于修士们,也是有利的。

        所以仙盟的规定,被天下修士认可接受,绝不只是强权推动,背后还有利益诉求。

        当然,以江夏如今的段位,还接触不到这种东西,但眼下,见到灵矿矿工们哭哭啼啼,也让他一阵心烦。

        虽然现在手中有秘法,不再需要这几个家伙,理论上说,江夏完全可以把他们一脚踢开,放任他们生死自去。

        但这不是他的风格。

        眼前这几人,还有价值。

        有价值的东西,必须要合理利用,现在事业刚起步,手头的每一寸资源,都不能浪费。

        “哭什么哭!住嘴,哭的我心烦。”

        黄家宅子里,江夏恶狠狠的骂了句,眼前几个矿工顿时收了哭腔。

        “站起来,跪在那作甚?”

        他又说了句,那肌肉满身的四人立刻起身。

        “信呢?拿来我看看。”

        江夏伸出手,眼前矿工立刻送上如意坊来的信,他拿在手中,扫了一眼,便觉得事情不对劲。

        “老罗,过来一下。”

        芯片通讯中,江夏对罗格喊了一声,几息之后,拿着块糖饼的罗格,便大步走入厅中,江夏将手里的信,递给他。

        后者接在手里,一边吃糖饼,一边仔细看。

        一分钟之后,他将信放在桌上,一边有滋有味的吃糖饼,一边看了那四个矿工一眼,说:

        “很显然,这是个陷阱。”

        “我知道,这不是询问你的意见吗?”

        江夏捻着那封信,不置可否的说:

        “你怎么看?”

        “我的建议是,不去。”

        罗格吃完了糖饼,抖了抖手上的残渣,语气随意的说:

        “对方显然认为,咱们挖出灵矿是靠这几个人,便自以为拿住了我们的命门,但这几人实际上,不是我们的人。

        完全没必要为他们冒险。

        这事风险太大,收益又低。

        各种层面来说,都没必要做的,当然,除非你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见不得无辜受苦,打定主意去冒险救人。

        那就当我没说。”

        这话说得太直白了。

        而且根本没有在几名矿工面前掩饰,听的他们四人一阵惶恐。

        山外宝爷他们,以为凤山挖灵矿,是靠矿工,但实际上不是的,这四人一直恪守着和如意坊的契约,并没有出手帮忙。

        当然,他们也不是无辜的。

        他们打了擦边球,把牛三生的事情告诉给了江夏。

        这算是变相的帮忙了。

        江夏摩挲着下巴,没有回答,似是在思考,他犹豫不定的样子,让前方站着的四名矿工心情犹如过山车一样起伏。

        那年纪最老的矿工左右看了看,咬了咬牙,上前一步,拱着手,对江夏说:

        “大王,以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们轻慢了大王,仗着自己有点手艺,就不把大王放在眼里,我等该死!

        但家人无辜,也不敢奢求大王相助。

        这趟我们四人已说好,要回去救我等家人,我们去便去了,只是唯恐如意坊贼子已布下天罗地网。

        这几日见大王助朝廷练兵,所用火器厉害无比。

        还请...

        还请大王许我们几人,买些火器回去助阵救人。

        若我们还有命回来,定为大王效死!”

        “火器,那可是我们的立身之本,哪有说卖就卖的?”

        他话音刚落,罗格这边就呛了一声。

        这黑狐狸一脸冷漠的说:

        “再说了,我们与朝廷有约。

        这火器,可不能随意卖予他人,你们怕是想的有点太好了。且万一你们拿了火器,回头就献给如意坊,换得家人安全...

        还是那句话。

        你们又不是我们的人,凭什么要为你们出力?”

        这话一说,其他三名矿工里,便有一人大声说:

        “我们这就去帮你们挖矿...”

        “用不着了!”

        罗格这会更是冷笑一声,直言不讳的说:

        “我们已有探矿秘法,切割灵石的速度,质量,更是远超你们的‘手艺’,你们依仗的那些,在我看来,已经过时了。

        你们,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

        厅中四人齐齐默然。

        他们心中绝望,为首的老矿工更是失魂落魄。

        确实,今时不同往日。

        时代变了。

        就在他们绝望之时,一直扮红脸,极其冷漠的罗格,却突然起身。

        黑狐狸背着双手,慢悠悠的走到四名矿工身前,还伸出手,在他们身上那肌肉疙瘩上捏了捏,就如捏骨一样。

        矿工们也不敢躲闪,任由他施为。

        场面,一下子变得有些给给的。

        “这么健壮的体魄,爆发力惊人,力量远超常人,又有灵气淬炼筋骨,真是天生的战士,如此健美的肌肉。

        不去战场厮杀,反而来当矿工,当真可惜。”

        罗格摇了摇头,叹息了几句。

        这倒不是装腔作势。

        眼前这四个矿工虽然年纪大了,但却是被如意坊以秘法练出,其体魄之强健,肌肉之发达,远超常人。

        江夏第一次见他们的时候,都赞叹他们如是个热血老汉一样,根本不见苍老之态。

        而罗格的话说到这里,虽然还是半藏半露,但话中意思,几名矿工却已知晓,江夏的声音,也在这时适时响起。

        他端起手边的茶杯,一边低头喝茶,一边说:

        “老罗说得有几分道理,你们毕竟不是我们的人,没道理让我们的兄弟为你们的家人冒险。

        但...

        如果你们,也如老四一样,成了我们自己人。

        那这事就两说了。

        毕竟,我之前也答应过你们,只要情况合适,会帮你们救出家人的。”

        “噗通”

        最老的矿工二话不说,当即单膝跪地,如兵卒一样,抱起拳头,对江夏和罗格说:

        “我王亚,愿意为大王效命厮杀,只求家人平安!”

        其他几名矿工也当即跪倒,口称服从。

        “我没有逼人入伙的习惯。”

        江夏放下茶杯,看着他们,沉声说:

        “而且你们要考虑清楚了,加入我们,可不是一句话就了事的,你们和如意坊签了死契,他们还用家人胁迫你们。

        这手段太低级了。

        我们不会用这种,但我们之间要签的契,可是你们想不到的那种。

        一旦签了,你们的后半生,就再无自由可言。

        你们想清楚了吗?”

        几名肌肉矿工对视一眼,由年纪最大的王亚大声回答到:

        “只求家人平安!”

        “好!”

        江夏起身,在芯片通讯里说了句,几分钟后,房门被推开,好员工茉莉提着工具箱走了进来。

        另一只手里,拿着四个傻瓜式芯片植入器。

        “那就签契吧。签完,我便带你们去救你们的家人。”

        江夏对他们说了句,和罗格一起走出厅外,随着房门关上,不多时,便有那小钻头启动的嗡嗡声,还有矿工们惊恐的叫声。

        “你确定要他们?”

        在厅外,江夏扭头对罗格说:

        “那两百多号俘虏,还不够你们用吗?”

        罗格耸了耸肩,轻声回答道:

        “炮灰和精锐,还是有差别的。

        黑手会人员凋敝,总得再招一些能打的,这些灵矿矿工被淬炼过躯体,对义体和基因药剂的耐受性更高。

        以后的他们,才是我黑手会的战争王牌。

        反正如意坊倒了,这些掌握着‘秘法’的矿工们,也要被重新收拢,免得机密外流,你又用不到他们,不如就给我废物利用了。”

        江夏没有反对,他想了想,说:

        “据说如意坊麾下,有这样的矿工四五十人,分散在各个矿区,该怎么招募他们,我不管,你们来。

        但有一条,别闹出事。

        他们都能引灵气,也有淬体,勉强算是半个修士,真要闹出事情来,就算有石榴在上面压着,也很难收场的,OK?”

        “放心吧,这事我熟的很。”

        罗格哈哈一笑。

        “行。”

        江夏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战术手表的时间,说:

        “一个小时之后,咱们出发,让你的人把车开出来,今晚,咱们就解决这件事。”

        “对方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设陷阱,肯定有自己的把握。”

        罗格补充到:

        “这个世界又神神鬼鬼的,这一次,得带上致命火力。”

        “嗯,你去安排吧,带上点好东西压阵。”

        江夏对罗格说了句,目送他离开,又摸了摸腰间冰冷的枪柄,自言自语的说:

        “宝爷啊宝爷,如此明显的陷阱,如此粗糙的想法,如此直接的手段,想来是你这大聪明的手笔吧?

        刘如意那人我没见过,但想来他肯定是做不出这种蠢事的。

        你是不是也在那里呢?”

        “啧啧,你怕是不知道,我最近一段时间,可真是,想死你了。干掉你老哥,夺了你家产之前,先宰了你,就当是...

        享用正餐之前的开胃小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