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52.前倨后恭

52.前倨后恭

        凤山山麓,随着一声鹰唳,庞大的黑羽怪鸟卷着风从天际落下。

        这鸟翼长近四米,飞起来就像是一团黑云,遮挡天光,投下阴影,又风驰电掣,犹若音速。

        身上黑羽根根竖起,尾羽又有火红般的着色,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的光泽。

        一看就不是寻常兽类。

        待它落下云端,这才看到,巨鹰背后装着个如座鞍般的装饰,上面还盘坐着个人。

        穿黑袍,握如意,灰白长发无风自动,闭眼垂目,手攥一副铁木雕塑,看着仙风道骨,虽不说话,却有股凛然之气。

        修士!

        这一看就是修士驾临,和前几天突袭凤山的菜鸟们不同,眼前这位,只看外表,就知道是修行有成之人。

        在他黑袍背后,以精妙手法,缝绣着三只精灵鸟儿,这般徽记有些奇怪,但在凤鸣国的修行圈子里,却知名度挺高。

        此乃修行地三雀山的标志。

        虽然也是小门派。

        但要真论起来,这凤鸣国一地,除了墨霜山位列仙盟三十三宗,算是入了主流之外,再往下数各处修行,三雀山那也是排的上号的。

        说是穷乡僻壤的地头蛇,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三雀山的修士走到哪里,也都能因此赚来一分薄面,不过这份排面,倒不只是因为三雀山有套可修行到修神境的妙法传承。

        更多的,是因为三雀山的掌门马提书马修士,是一名罕见的丹修。

        放眼凤鸣国全境,论起炼制丹药的技法,除了墨霜山外,再无人比他更厉害。

        三雀山也因此是小宗门中少有富庶的,就靠着三雀子这一手炼丹术,足以供给他门下几十人的修行。

        而且马提书马修士的境界也到了存真境,在凤鸣国这边,已算是真正的高手了。

        就说这人族修行一途,从凡人入练气境,是一道坎。

        从练气修到存真,又是一道坎。

        修行六境,只是前两个境界,就已劝退十成五六的修士。

        当然,哪怕只是修入练气境,也能以灵气淬炼体魄心魂,让身强体壮,百病不侵,延年益寿。

        比寻常凡夫俗子,多活个三四十年,不成问题。

        若不是有这般好处,谁人跑来风餐露宿的修行呢?

        总之,今天这小小凤山,算是迎来了它自存在以来,能承载的最大的场面,在那黑羽异兽落下时,已在山口处等待的十多气势凛然的修士,也纷纷上前见礼。

        这些人的身份同样不一般。

        各个都是修士,且不是初入练气的小修士,其中有几人周身灵气满满,行走间异象频生,显然是已踏足练气巅峰。

        只差一步,就可以晋入存真境的高手。

        这十多人聚在这里,都有妙法宝物在身,若发起火来,以手中妙法,全力攻打,两天之内,就可覆灭一郡之地。

        “诸位,可打探清楚?扣下我等弟子的匪人,究竟是何来路?”

        三雀山的掌门端着架子,语气舒缓,一双眼睛还是半眯半睁,颇有股前辈气质,但周围人却不以为意。

        大家都是修士,又都不是出身名门大派,自然实力先行,这群人聚在这里,很自然的就以三雀山掌门为首。

        听他询问,当即有人回答到:

        “本修已用分神咒,往凤山搜寻一周,并无修士在其中,应该就是一伙凡夫俗子,却不知用了何等办法,将我等弟子们扣下。

        但小小凡人,能以秘术欺辱弟子们学艺不精,却肯定无法抵挡我等联手,又有三雀子道友在此坐镇,必保无虞。

        不如现在就冲进山去,抓拿他们,问个清楚!”

        “兄台此言差矣。”

        立刻有人阻止道:

        “这一次来讨要灵石,大伙派出的虽都是刚入修行的弟子,但也是绝非无力自保。

        本修是给了我那弟子护身法器的。

        按理说,就算真出事,他也能送出求援消息,但却如此轻易被扣下,两三日都无消息,这伙匪人必然有些手段。

        不可鲁莽。”

        “善。”

        三雀修士听闻此言,当即点了点头,说到:

        “凤山事出蹊跷,本修过来前,往凤阳郡城去了趟,询问了些人,这事背后,有如意坊推波助澜,狐假虎威的影子。

        咱们数家弟子天真蠢笨,一时不察,被人利用,不过这事暂且不说,如今最首要,便是先把弟子们救出来。

        既是要救人。

        便不能如此粗暴的打进山去,也免得被人说我们欺辱凡人。

        众道友,这就随本修来,咱们大大方方的去,找那些如意坊口中的‘匪人’,讨个说法。”

        他这话一说,其他修士自然没有反对。

        便随着三雀掌门入山,高手有异兽代步,自然威风凛凛,其他修士们也显神异。

        有的以符纸唤出黄巾力士,两个威武金人抬着步辇,行走如风。

        还有的也唤出角鹿,仙鹤等等灵气盎然的灵兽,载着自己,往山中去,还有御风而行,或以法术塑造祥云托体。

        还有的干脆一捏法决,整个人如穿山甲般融入地面,不见裂痕,使用土遁,一路往山中去。

        总之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不愿在同道面前丢了面子。

        这群人的脚程可是快得很。

        不出几息,便来了凤山街口,这会正是矿工们劳作的时候,整个凤山街略显清冷,村中只有些妇女孩童在活动。

        眼见黑鹰如黑云般落下,吓得孩子们呆立在原地。

        又被他们的母亲一脸惊恐的拉回屋中,仙人修士到来,本打算来讲道理,却闹出了如静街虎一样的动静。

        这倒是让为首的三雀山掌门有些尴尬。

        其他人也表面上维持着仙风道骨的样子,心里却直说乡民蠢笨,没见过世面。

        以往他们在凤阳郡城一现身,可到处都是凡人礼遇称颂,还有一心求仙的跪拜祈求,那场面才能显出修士高贵。

        不过倒也不必和这穷乡僻壤的乡民一般见识。

        如果不是弟子出了事,众修士这一生,都不会和凤山这地方有什么交集的。

        众修士以神念寻人识踪那是基本功,不需要多做言语,几息之后,他们便来到黄家宅子门口。

        三雀子不动声色,众修士里却有脾气暴躁的,担忧自家弟子,便也不客气,上前一挥袖子,灵气化作拳头一般,轰在宅院大门。

        “哐”

        一声巨响。

        那红木做的门,直接被轰碎开来,就像是炸弹爆炸,木屑尘土横飞开。

        “忒!大胆凡人,不敬修士,竟敢扣我弟子,还不速速...”

        那人咆哮着冲进院中,正欲耍耍威风,威慑一下无礼凡人。

        出场倒是帅气,周身灵风乱卷。

        把那尘土吹散,化作怪兽异型,咆哮纷飞。

        但一句怒斥还未说完,后半句话就被噎在喉咙中,帅气出场的下半段,也僵在原地,还发出了如杀鸡一样的咯咯声。

        随着他一起踏入宅中的其他几名修士的表现,也没好到哪里去。

        有的胆小的,已是颤抖起来。

        在他们眼前,黄家宅院中心处,一颗桃树下,江夏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坐在太师椅上,手里还端着一壶茶。

        脸上表情古怪,像是看耍猴戏一样,看着气势汹汹冲来的修士们。

        这个无礼凡人,倒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左边肩膀上,正坐着个如小石像鬼一样,背生双翼,尖嘴猴腮,光秃秃的石头脑袋上,还插着几根花草的小家伙。

        那货身上缠着怪模怪样的弹链,腰部有枪袋固定。

        身后背着小钢叉,有光晕流动,应是一把法器。

        这会那山怪瞪大红眼,双爪捧着一个古怪玩意,啪啪啪按得起劲,还呲牙咧嘴,似乎心情激动。

        细长的尾巴在江夏肩膀上甩来甩去,丝毫不被外物影响。

        脖子显眼处,挂着一块红色桃符,上书文字。

        这是...

        桃符院的监察山怪啊!

        院中气氛,这一瞬变得尴尬起来。

        几名修士站在那里,不敢有丝毫动作,一阵风吹过院中,吹的桃树摇曳不休,几朵桃花落下,正洒在江夏的青色长衫上。

        一片死寂。

        门外的三雀掌门倒是反应快,在宅院大门被打破的那一瞬,他便脸色微变,这会动作迅捷的闪入院中。

        也不摆那副前辈高人的架子,双手交错于身前,一个标准的,古色古香的礼节用出,还以温声说到:

        “在下凤鸣三雀山掌门,存真境修士马提书,拜见监察大人。”

        “唔?”

        石榴按了个暂停键,揉了揉眼睛,抬起头。

        看也不看那几个炼气境的修士,它歪着脑袋,眨了眨红色的小眼睛,拉长音调,对三雀子说:

        “本怪在这里已经等你们三天了,你们倒是来的慢。”

        “本怪问你们,你各家修士,是怎么管弟子的?

        任由他们被奸人蛊惑,以修士身份,当着本怪的面,无视仙盟教条,介入凡俗之争,以道行修行,欺辱凡人,致无辜者伤!

        眼中毫无仙盟规矩,仗着身份胡作非为,简直就像是一方土霸,各个豪横,哪有点修士该有的样子!

        尔等身为师长,教导无方,该当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