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虚拟网游 - 开局七个异世界在线阅读 - 46.石榴

46.石榴

        “哟,好厉害的凡人!竟正面搏杀了个初入练气境的修士。”

        青衣散修死去的一瞬,怪模怪样的叫声,就在江夏身后响起。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把茉莉吓了一跳,女孩立刻抽出藏在靴子里的脉冲手雷,扣在手里,随时可以激发丢出去。

        但她的动作,却被江夏伸手制止。

        “监察大人,你也看到了,是他们先动的手。”

        江夏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左轮枪,枪口处有血迹,他扭过头在那抽搐的尸体上擦了擦,这才重新站起身。

        对几步之外,树枝上蹲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的桃符院山怪说:

        “他们抓了我的人,还想要敲诈我们,我们只是被迫反击,监察大人明察秋毫,应该不会责怪我们吧?”

        “嘿嘿,以修士之身,欺辱凡人,手段不行还被反杀,这样的修士,也忒丢人了。

        这样的丑事,仙盟自然问都不会问。

        再说了。

        本怪一双灵耳,听的四方真切,确实是这些货胡搅蛮缠,有错在先。”

        小山怪倒是胆子大,根本不怕眼前的血。

        它抓着自己的钢叉,活动着翅膀,灵活的绕着江夏转了一圈,最后等着血红血红的眼睛,看江夏手里的手枪。

        用很独特的难听声线说:

        “不过,你们这些凡人用的兵刃倒是厉害的很。

        此界未有如此之物,竟能破去微弱灵盾,比寻常弓弩箭矢厉害多了,都赶上墨霜山做的墨弩了。

        本怪既然见了,就不能当没见过,得先定你们这些兵刃,是否为法器,你能借一个,给本怪耍耍吗?”

        “当然。”

        江夏将手里的爱枪转了一圈,递给了小山怪。

        后者个头小,得用双爪才握持的住。

        它把自己的钢叉丢在一边,很是好奇的把玩着这经典款的狩猎左轮,又学着江夏的样子,有点费力的,笨手笨脚的将弹巢弹出。

        放在眼前看了看。

        实在是摸不清这机械玩意的构造,山怪玩了一会也放弃了。

        当着江夏的面,它便开始了界定这武器是不是法器的行动。

        而这个过程...

        莽的很。

        在江夏愕然的注视中,小山怪将那手枪反持,枪口对准自己的石头脑袋,不等江夏阻止,它便笑容满面的扣动扳机,就如自杀一样。

        “砰”的一声。

        小山怪整个身体被子弹打得在空中旋转好几圈,如此近距离的射击,让大口径手枪弹的动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打的精怪都有些承受不住。

        它像是喝醉酒一样,晕晕乎乎的,摇晃着脑袋和翅膀,好几息后才堪堪站稳。

        不过随后,山怪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小拇指大小的丁点石头被打裂开。

        但它却好像根本没感觉到疼痛。

        “劲倒是大,听着唬人。

        但连本怪的石肤都破不开,看来也就是对人族血肉有些杀伤,并不带破灵之力,算不得法器。”

        山怪摸着脑袋,啧啧称奇的说了句。

        在它爪子离开时,被子弹打裂的皮肤,已有恢复之兆。

        “给你。”

        山怪爱不释手的又把玩了一会手枪,然后爪子一扬,手枪便落回江夏手里,它有些遗憾的看了看自己小小的爪子,说:

        “倒是稀罕物,挺好玩,带回雁荡池去也算是好玩物,就是太大了,本怪用不得,可惜可惜。”

        说完,它就要走,却被江夏喊住。

        “监察莫急。”

        江夏对小山怪说:

        “我们那还有两把小一点的,正适合监察拿来把玩。”

        “忒!你这凡人,莫非是要贿赂本怪不成?”

        小山怪心里这根清廉正直的弦,倒是绷得紧,听江夏要送它东西,顿时一下子就狐疑起来。

        “监察说的哪里话?”

        江夏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

        “这东西又不是法器,只是凡人造物,对监察这样的神异精怪,就像是玩具一样,就是送到监察手里,用来打个兔子什么的娱乐娱乐。

        我若是真要贿赂监查,肯定要用稀世奇宝的,怎么会用这等低俗玩意?

        监察你说对不对?”

        “呃...”

        山怪抓了抓光秃秃的脑袋,血红血红的眼睛眨了眨。

        想了半天,直觉得江夏说的有理,它在雁荡池逍遥时,也经常和朋友玩伴交换玩具,这实在算不上贿赂。

        “监察的巢在哪?我过几日,便给监察送过去。”

        江夏见小山怪犹豫不决,便又问了句。

        山怪瞥了他一眼,拍着翅膀飞在空中,和人一样抱着双臂,说:

        “本怪的巢,就在凤山顶上,离你这里也不远,你到山崖处,高声唤几句本怪的名讳,本怪就使人来接你。

        哦,对了,你也不要叫本怪监察监察的,本怪听着不舒服,你就叫本怪名字。

        本怪叫石榴。”

        “石榴?”

        江夏眨了眨眼睛,说:

        “是‘石榴籽’的那个石榴?”

        “哼,你这凡人没见识的很。”

        小山怪活灵活现的打了个哈欠,它摆着爪子,说:

        “全天下山怪都姓石,咱们乃是天生天养,自灵山而出,便学着你们人族起了个姓氏罢了。镇山婆婆说,本怪乃是从一颗百年石榴树下的灵石中孕育,所以给本怪起名叫石榴。

        怎么,你这凡人有意见吗?”

        “没有。”

        江夏哈哈一笑,对山怪石榴拱了拱手,说:

        “石榴大人且先去休息,过几日就把玩具送去,不过这些无故攻击我们的修士,是大人你带走?

        还是我们处置?”

        “这芝麻大点的事,难道还要本怪处理吗?”

        石榴打了个响鼻。

        这像极了小石像鬼的,丑萌丑萌的家伙很不满的说:

        “既不触犯仙盟规矩,就把灵石还给他们,然后赶出山去就行了,本怪既居于山中,自然没有修士敢再来打杀你等。

        至于你们凡人之间的争执,你们自己解决就好了,别闹的血流成河,仙盟自然不管你们的。”

        说完,它挥动小翅膀,如蝙蝠一样转了几圈,便朝着云中飞去,转瞬不见了踪影。

        江夏目送石榴离开,然后回过头,看着低着头的茉莉,说:

        “你笑什么?”

        “没什么。”

        茉莉憋得小脸通红,见江夏询问,她便摇头说:

        “这小东西会说话,看着聪明,但实际上好笨啊。”

        “它才不笨。”

        江夏回去那青衣散修身边,在他的衣服里外翻找一通,一边收拾战利品,一边对茉莉说:

        “你可别小看这些精怪。

        我与王六福长老专门问过,他告诉我,这些精怪天生天养,乃是钟灵俊汇,天生便通神智。

        就是性子耿直,又顽劣好奇。

        我们遇到这只,是刚从山里出来,不通人事,要它在人间多学多看几年,咱们这点小伎俩,可就瞒不过它的。

        所以要趁着它还单纯的时候,就要和它打好关系,等到它变成老油条,再去拉关系,可就来不及咯。”

        最后这半句话,是在芯片通讯中叮嘱的。

        显然是怕山怪的侦听异能听到,茉莉也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脉冲手雷放好,也过来帮江夏寻找战利品。

        “咦,这是什么?”

        茉莉不愧是女孩子,手气好得很。

        在那青衣散修的袖子里,很快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被装在一个骚粉色的荷包里,有十几块像是铜板一样的东西。

        但却没有面额图绘。

        光秃秃的一块,却制作的相当精致,每一块大小都一模一样,不差分毫,上面还散发着某种温润的光芒。

        江夏接在手里,反复看了看,终于在铜板下方,看到一行微小的字,上面写着“通天坊制”四个字。

        “这,应该是王六福说过的‘仙钱’。”

        江夏也有些不敢确定,他毕竟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

        “他们身上带的东西,用的武器,都好奇怪啊。”

        茉莉又翻出一面小镜子,像是琉璃做的,很像是女士化妆用的那种,但这青衣散修,又明显是个男人。

        女孩吐槽了一句,乖乖的将镜子递给江夏,后者拿在手里看了看,觉得这东西或许也是什么法器。

        等王六福回来,再请他看看。

        “让你在矿坑里找的东西,你找到了吗?”

        和茉莉收拾完战利品后,江夏带她往罗格他们那边去会合,路上便问了句,听到这话,茉莉顿时来了兴致,点头说到:

        “都找到了,老板。

        七号矿坑通道方圆三百米内,疑似灵矿的能量聚集坐标,都已经被扫描出来了,我原本还打算去其他矿坑再找一找的。

        结果刚从七号坑爬出来,就遇到了这群怪人,被他们抓住了。

        但我已经按照灵石散发的能量辐射的波长,调整了算法,可以通过声波和微波在山壁中的回荡游走,精确锁定那些灵矿聚集的坐标。

        方圆误差不会超过1米。”

        茉莉挺着自己的平板胸,信心十足的对江夏说了一通。

        她现在是江夏的雇员。

        老板每天供她好吃好喝,自然要用心工作,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褐色的眼睛里闪耀着一抹自信的光,她对江夏保证说:

        “这还是我只能借助芯片自带的探测程序,如果老板能提供给我些声波加强装置,我有信心设计出新型的探矿机。

        我在永生会实验室里,见过类似的装置,他们用那装置,在地下寻找积水水源,只要改造一下,就能用来探矿了。

        这个并不难。

        像是凤山矿这么大的矿坑,只需要每个月开机一次,就能把新生的灵矿都锁定找到。”

        说到这里,茉莉弹了弹舌头,又说到:

        “不过这灵石还真是奇特,它是某种能量结晶,但又有矿物的性质,还能每个月都在矿脉中,重新凝结出来。

        废土那边,可没有这么神奇的玩意。”

        “废土没有的东西,这里可多了。”

        江夏对茉莉眨了眨眼睛,拍了拍这女孩的肩膀,说:

        “你先回去准备吧。

        今天下午,咱们就去矿坑里看看,这灵石,到底是怎么个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