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704章:暗示

第704章:暗示

        罗耀和宫慧驱车前往侦缉大队。

        尸体并没有放在侦缉大队,也不是殡仪馆,是在一所义庄,也就是过去,无名死尸放尸体的地方。

        尸体也不是侦缉大队发现的,是水上警察分局的巡逻队在江上巡逻,路过一个浅滩的时候,看到江面上飘着一具白.花.花的尸体,才给捞上来的。

        这种江上浮尸很常见的。

        一般都很难找到家人,虽然报纸上有刊登认领,基本上最后都是草草找个地儿埋了了事儿。

        这小玫红也算个有点儿小有名气,她是一名戏子,被人给认出来了,把身份报上去了。

        曹辉看到这则通报,第一时间就给罗耀打电话通知了。

        “耀哥,慧姐,这边!”曹辉已经带着人在义庄那边等候了,罗耀和宫慧一来,他就过来迎接了。

        “我让人把尸体移到了一个单间。”

        “尸检做了吗?”

        “初步的尸检做了。”曹辉道,这种江上浮尸,除非家属要求,一般没有法医愿意做解剖的,照尸体表象做一个简单的结论就可以了,哪怕是他杀,要是没苦主追究,估计就算立了案子,那后面也是不了了之。

        一个空房间,没有电灯,还是点的油灯,此时外面天色灰暗,这如同黄豆粒大的灯光之下。

        停尸房内更加显得阴气森森的,给人以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罗耀进来,伸手正要去揭开那尸身上盖着的白布,却被曹辉轻轻的拦了一下:“耀哥,死的有点儿难看,你有个心理准备。”

        “再难看,那就是个死人,我没见过吗?”罗耀呵呵一笑,他见过的死人多了去了,泡在水里,把自己胀成气球,整个人都不成人样的,还有,开膛破肚,脑袋被吊在门框上的……

        他这辈子见到的死人够多了,够惨了,完全都不敢去回忆,只要稍微那么一想,都会做噩梦。

        果然,这小玫红罗耀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照片他还是见过的,泡的发胀的面部,从轮廓上还是依稀可以判断出她死之前的样貌。

        罗耀没有把白布全部掀开,而只是褪到了锁骨之下,尸体上已经可见点状的尸斑。

        虽然他不是专业的法医,大概也能判断出死者死亡的时间,加上在江水里浸泡,江水温度比较低,可以延缓尸斑的形成。

        “死亡时间大概在十八至二十小时左右。”罗耀套上手套,捏住死者的下颌,打开嘴巴,用灯光就近看一下,继续都,“死者嘴巴里泥沙,并且腹腔如鼓,应该是溺水而亡,死者身上有鞭笞伤痕,都是新近形成的,手腕和脚踝处都有捆绑痕迹,疑似是被人捆绑后投入江中溺水身亡。”

        “耀哥,你说的没错,跟法医初步检查上的报告说的一模一样。”曹辉说道。

        “耀哥,从这具女尸上的伤口反应,这个小玫红死之前遭到过毒打和虐待,你看这些伤口,还有下.体的伤痕,是什么人下这么重手对付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子?”宫慧掀开裹尸布,仔细观察了一下说道。

        “你说呢?”罗耀眼眸冰冷的问道。

        “孔……”宫慧刚要说出口,连忙伸手捂住了嘴巴,她意识到自己如果说出来,有些不合适。

        “这也太狠毒了,看不住自己未婚夫,就杀了这样一个无辜的女人?”宫慧凑到罗耀耳边小声。

        “你不知道这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儿吗?”罗耀冷哼一声,“当年在金陵,她敢拿枪当街杀警察,幸亏没死人。”

        “我是听说过一些传闻,没想到她会无法无天到这个地步?”宫慧咂舌道。

        “你信不信,我们要是追查下去,这个叫小玫红的戏子恐怕还要背上一个日谍汉奸的罪名,到时候,恐怕还会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罗耀说道。

        宫慧点了点头,小玫红是叶川为了控制或者说拉拢林东川的一枚棋子,她或许根本就不知道叶川跟林东川之间的恩怨关系,她就是一个不能左右自己命运,随波逐流的可怜女子。

        “那这个案子不查了?”宫慧问道。

        “查还是要查的,不过悄悄的查,查了也不要对外公布。”罗耀考虑了一下道。

        如果叶川是想通过小玫红来控制林东川,那么他极有可能在小玫红身上下了不少的本钱。

        当然,小玫红也可能另有身份,不是说人死了,就一了百了,若是能从小玫红身上查出点儿什么来,对案子也不是没有好处。

        “老曹,这个案子你们侦缉大队接过去,查一下小玫红的过往和社交关系,凡是跟叶川有关的,都要仔细查。”罗耀吩咐曹辉一声。

        “明白了,耀哥。”曹辉道,“那上头问起来呢,我该怎么说?”

        “如实上报,该说的,不该说的,你自己知道,就先当做悬案挂着呗。”罗耀道。

        “知道了。”

        这小玫红若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罗耀反而不好查了,现在尸体出现了。

        而小玫红是被孔二小姐带走的,他手里有足够的的证据,这一个把柄,他是随时可以用的。

        就算人不是孔二小姐亲自下的手,也跟她脱不了干系,还有小玫红身上的那些伤,分明是在死之前受了刑。

        谁会对小玫红下这样的毒手,除了孔二小姐又会是何人呢?

        “耀哥……”杨帆突然从门外进来,急匆匆的来到罗耀耳边小声的禀告道。

        “在哪儿?”罗耀一惊。

        “就在门外的车上。”杨帆道。

        “老曹,我要一份详细的尸检报告,最好是做一个尸体解剖。”罗耀吩咐曹辉一声,“小慧,你再看一下,有没有其他发现,我去去就来。”

        说完,撇下宫慧和曹辉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义庄门外,一条巷子了,停着两辆黑色的小汽车,一前一后,路遥快步走到后面的小汽车边上,朝里面看了一下,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车上坐着正是戴雨农。

        “先生,您怎么找到这儿来了?”罗耀上车后,惊讶的问道,这个山城,能够随时掌握他行踪的人,也就这位了。

        “你去见了孔部长?”戴雨农微微往车座后靠了一下问道。

        “是,今天中午。”罗耀点了点头。

        “孔部长这个人,不太好打交道,你这样冒然登门,没碰钉子吧?”戴雨农问道。

        “先生关怀,我跟孔部长的谈话还算融洽。”

        “还算融洽?”戴雨农微微一皱眉,孔部长的脾气他知道,刚愎,而且自负,对于自己人很护短,但是又极其讨厌忤逆他的人。

        罗耀的脾气他也是知道的,表面上很柔,骨子里很刚,这两人要是碰撞在一起,保不准言语不和,能当面冲撞起来,那麻烦就大了。

        “孔部长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军技室的经费他当场就给我批了,明天我就去财政部领钱。”

        戴雨农更惊讶了。

        “你小子别跟我打马虎眼,把你跟孔部长见面的所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说给我听。”戴雨农不相信孔部长会突然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定是罗耀说了什么。

        “是,先生,是这样的,我一开始到了孔公馆……”罗耀自然没有任何隐瞒,从自己抵达孔公馆,求见孔部长说起,第一次被拒……

        “你小子,居然敢拿校长压孔部长!”戴雨农听完罗耀怎么见到了孔部长,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确实,如果罗耀真有机会见到老头子,告上一状的话,孔部长也得吃瓜落。

        接下来的操作,就是戴雨农也听的有些心惊肉跳了,敢就这么当面威胁孔部长的,也就党国的那些同期的大佬们敢这么做,罗耀一个小辈,敢这么干,而且完好无损的从孔公馆出来了。

        甚至,还拿到了孔部长亲笔签署的拨付经费的同意文件,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你胆子不小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若是被孔部长扣下,治你一个恐吓威胁长官的罪名?”

        “先生,我可没有说过威胁孔部长的半句话。”罗耀辩解道,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要威胁孔部长干什么。

        要说的话都在话外,就看听的人如何理解了。

        “行了,这一次你算是侥幸过关了。”戴雨农没好气的一声,他得到罗耀冒冒失失的直接去了孔公馆的消息,也是吓了一跳,当听说罗耀平安的从孔公馆出来,才算松了一口气。

        这里面不光有对罗耀的担心,也有为他自己和军统考虑,现在还不到跟孔家撕破脸皮的时候。

        “这都是有先生在背后撑着,学生才有这个底气,不然,我可没这个胆量。“罗耀忙道。

        “算你小子还知道。”戴雨农满意的点点头,这个马屁拍的他很是受用,“里面死的那个是叶川给林东川找的女人?”

        “嗯,叫小玫红,是个唱戏的,模样挺俊的,可惜了。”罗耀惋惜一声。

        “身份查明了吗?”

        “还在查,不过,这个据认识的人讲,这个小玫红早两年就来山城,小有名气,后来才跟了林东川了,养了有大半年了,没什么可疑的地方。”罗耀道。

        “还是要仔细查一下的,咱们在日本人的美人计上栽过的跟头还少吗?”戴雨农吩咐一声。

        “明白。”罗耀对上戴雨农的目光,似乎得到了一丝暗示,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戴雨农也怕罗耀现在就跟孔家撕破脸,所以才急着来见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