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702章:找的就是你

第702章:找的就是你

        几杯酒下肚,胡国泰的眼圈红了,一个他认识的开朗人忽然变得忧郁深沉起来。

        “还记得华子他们几个吗?”

        “怎么?”

        “去年日本人空袭山城,华子一家被炸,都埋进了废墟,一个都没出来,我去看了一眼,那叫一个惨呀,我都没敢再看呀……”

        “那华子的后事呢?”

        “我找人给料理的,坟头就在城外,哪天我领你去一趟,一家四口,一个都没剩下。”

        “就那个老严喜欢的风韵犹存的小.寡.妇,金陵城破的时候,被日本人给弄死了……”

        “还有,财政部那个小蕊,西迁的时候,日本人的飞机在他天上扫射,落水,一个浪头过来,人就没了,再也没瞧见了。”

        这些经历,憋在胡国泰的心里已经很久了,只是没有能够找到一个人倾诉。

        谁听?

        只有自己最相熟的,又有同样经历的人才行。

        “对了,你呢,你是怎门从金陵城逃出来的?”胡国泰眼珠子通红问道。

        “这话就说来话长了,我也是幸运,日本人已经杀到金陵城下了,城里早就没有船渡江北上了,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日本兵进了城,他们见人就杀,见到房子就烧,见到年轻漂亮的女人,就更不必说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些披着人皮的畜生,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一刀一刀把这些畜生的脑袋砍下来……”

        “我也想索性辞了工作,去战场上跟小鬼子拼他一个你死我活,可我现在上有老,下有小,哎……”

        “抗战也不一定非要在战场上,后方一样可以为抗战出力,做贡献,没有后方的支援,前方的将士拿什么去跟日寇拼杀?”罗耀能理解胡国泰的想法。

        “我在财政部上班,你有时间就过来找我,别的没有,陪你喝酒绝对没问题。”

        “谢谢你啊,国泰,以后遇到什么事儿,打这个电话,我能帮的,尽量帮。”吃完午饭,罗耀要来餐厅一张便笺,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他,轻轻的拍了一下胡国泰的肩膀说道。

        “谢谢呀,有事儿,我一定给你打电话的。”胡国泰还有些醉意,但是却郑重的而将纸条便笺折叠好了,放进了自己皮夹里面。

        罗耀也是他工作以后为数不多能谈得来的朋友,又在山城这个他乡碰到了,且要珍惜。

        胡国泰喝了不少酒,走路都不太稳,罗耀给他叫了一辆黄包车,让人直接给他拉回家去了。

        这个样子去财政部,弄不好会吃瓜落。

        胡国泰这个朋友虽然很久没见,但是他毕竟算是财政部的老人了,消息还是灵通的。

        有这么一个人财政部,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且这一次,他还给自己带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这孔家是存心要跟他做过一场了。

        这孔部长真是肆意妄为,为了一点儿面子,来一场意气之争,他不行,硬来,吃亏的是自己。

        ……

        “耀哥,去哪儿?”走了一段路,来到自己座驾跟前,他跟胡国泰吃饭,没有让杨帆开车跟着。

        他是怕吓着胡国泰。

        这样朋友就没办法继续了,还是先瞒一段日子再说,估摸着,就算他不说,他也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南泉街,孔公馆!”

        “啥,您这要是干啥?”杨帆差点儿没把舌尖儿给咬了。

        “大惊小怪的干什么,开车。”

        “是。”杨帆内心忐忑了一下,但还是发动了吉普车,往南泉街方向而去。

        ……

        孔公馆·范庄。

        孔部长吃过午饭后,总要小憩一会儿,然后再起来办公,不然的话,一整个下午都没有精神。

        这个小憩的时间不固定,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间,险有超过一个小时的。

        这财政部长的工作可没有那么多的清闲时间,光每天看文件和资料,就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还有其他的工作。

        财政部长只是他的一份工作,还有其他的职务兼着呢。

        不然,他怎么堂而皇之的不去财政部上班,而是待在自己家里办公,还有专门设了一个秘书室,专门为他一个人服务?

        连内外安保也都跟老头子一模一样。

        “通禀一声,军事委员会技术研究室副主任罗耀求见孔部长!”来到孔公馆门前,罗耀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并提出见孔祥祯部长的要求。

        “等着。”门口看罗耀虽然年轻,但气度不凡,手里的证件是军事委员会办公厅发放的。

        能拿这种证件的人,就是再年轻,来头也不小。

        “耀哥,这姓孔的能见你?”杨帆背靠车门,很熟练的摸出一包烟来,递给罗耀一根问道。

        “不知道,碰一下运气吧。”罗耀接过来,掏出打火机,点燃后,递给杨帆。

        杨帆点燃后,刚要揣到自己兜里,就被罗耀伸手给夺了过去:“喜欢,自己买去。”

        “不就是一个打火机,至于吗?”

        “这是你慧姐买给我的生日礼物,纯银的,明白吗?”罗耀把打火机塞进口袋里。

        “真的假的,我咋没见你用过?”

        “那是我没舍得用……”

        ……

        小憩醒来后,盐水漱口,温水净面,擦拭一番,带上眼镜儿,准备到办公室办公。

        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孔部长回头一看,是自己的侍从副官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部长,刚接到大门口警卫报告,门外有一人,自称是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下属军事技术研究室副主任罗耀的人求见。”侍从副官看孔部长停下来等他,连忙快步上千,立正鞠躬禀告道。

        “什么,他居然还敢过来?”孔部长真是吓了一跳,这样的大胆的年轻人,他真是头一回见到。

        “部长,会不会是过来服软,认错的?”侍从副官小声的道。

        “认错,现在知道错,晚了!”孔部长一挥手,“不见,让他哪来的的回哪儿去。”

        “是。”侍从副官点头答应一声,早就知道是这么结果,可是下面报上来了,他就得上报,万一将来追究起来,他这个侍从副官可承担不了责任。

        孔公馆门口。

        一身上校戎装的侍从副官从门内走了出来,来到罗耀跟前:“罗副主任,抱歉了,部长今天下午事务繁多,恐怕没时间见你,你请回吧。”

        “哦,是这样呀。”罗耀呵呵一笑,孔祥祯不见自己,这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那我知道了,烦请您回去跟孔部长说一声,四月一号下午,委座可能回去军技室的成立大会,届时,在下会跟委座汇报一些情况。”

        侍从副官愣了一下,你跟委座汇报,跟我们家部长有啥子关系,还要对我们家部长说什么?

        “好吧。”侍从副官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多谢。”

        望着侍从副官进去了,罗耀继续回到车上。

        “人家都拒绝了,咱走吧?”

        “稍等一会儿,或许孔部长会改变主意呢?”罗耀呵呵一笑,闭上眼睛吩咐一声道。

        杨帆不以为然,不过罗耀说什么,他自然听了,反正他时间很充裕。

        没到十分钟。

        刚才那位进去的侍从副官的身影从那扇门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一看到大门斜对面吉普车上罗耀还在,一路小跑过来。

        “罗副主任,幸好你您没走,孔部长请您进去。”侍从副官满脸堆笑的上前来。

        “额,中午喝了点儿酒,太阳这一照,暖洋洋的,睡着了……”罗耀睁看眼道。

        “您请。”

        “多谢了。”罗耀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襟,跟随那是从副官走进了朱红色的大门。

        一路走来,这孔公馆的景色秀丽,空气宜人,确实非同一般,难怪这孔部长赖在这里办公,不愿意去财政部的大楼呢。

        “罗副主任,稍等!”

        罗耀这是第一次见到孔祥祯的真人,跟报纸上的那还是有些区别的,真人比照片要胖的多。

        脸色暗沉,应该是平时吸烟比较多的缘故,老头子是烟酒不沾,而他却是烟不离手。

        从那张办公桌上摆着的两盒进口的美国骆驼牌香烟就看得出来,国民政府的“财神爷”,那抽烟也要讲究牌面的,普通国产烟哪能入得了他的眼。

        办公桌上的镇纸,笔架上的毛笔,信笺,砚台,还有那松烟墨,还有一股清香宜人的味道。

        是安神香。

        这些物品无一不是透着不凡,罗耀见过老头子的办公室,他里面的东西跟眼前这一笔,还真是差远了。

        财神爷就是财神爷呀。

        孔财神穿着一身定做的西装,蔚蓝色的格子领带,肥硕的耳朵上架着一只金丝掐花边儿的眼镜儿,左手无名指上一枚镶嵌了极品翡翠的黄金戒指,价值连城。

        罗耀穿的就朴实多了,蓝灰色的中山装,圆头皮鞋,胸口别了一个圆形的青天白日的胸章,一支黑色的派克钢笔插在上衣口袋里。

        典型的军人的板寸头发。

        除了很精神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相互凝视了对方至少有三秒种。

        “在下罗耀,见过孔部长。”罗耀微微一颔首,不卑不亢的先开口一声道。

        “我听说过你,罗副主任,你来见我,有事儿吗?”孔部长端坐在椅子上,连站都没站起来一下。

        “在下是为了军技室经费而来。”罗耀开门见山道。

        “经费问题,按照拨付的程序办理就是了,你就为了这点儿事来找我?”孔部长眼皮微微一抬,那话里的责怪之意很明显了,你有什么资格来见我?

        “我都去了财政部四次了,军技室的经费就是下不来,我不来找您,我又该去找谁呢?”罗耀反问道。

        孔部长眼皮子一跳,多久没有人这么对他说话了,财政部百般刁难,就是不给我经费,我不找你财政部长,找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