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暗影谍云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七章 错综复杂 四

第九百零七章 错综复杂 四

        大小姐所说的这位委员长侍从室第二处的陈主任,被誉为是民国时期的文胆,这个荣誉也能体现出他的分量有多重。

        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等于是清朝的军机处,侍从室的处长就等于是以前清朝的军机大臣,还得是领班军机大臣。

        那侍从室第二处是干嘛的?

        是专门负责党政事务和外交政治的机构,但凡是呈递给蒋总裁的文件,都要先由侍从室第二处审阅,签署自己的意见,他们的一句话,可以决定很多人的生死和前途。

        “事情的起因的确是因为军统局多管闲事,但我觉得冤家宜解不宜结,毕竟这件事的主导不是戴老板。孔家对我很关照,承蒙两位小姐不嫌弃,以朋友来对待我,我也说点个人的想法,不对的地方,还请你们海涵。”

        “孔家在全国有那么多买卖呢,把关系搞得太僵硬,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我听闻,部长在山城政府也并非是一帆风顺,对头也不少,而军统局的戴老板比孔家树敌还多。”

        “最好的解决办法不是双方为敌,而是要想方设法化解这次矛盾,彼此之间肯定是做不成朋友了,但做盟友符合双方的利益,人死不能复生,二小姐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以孔家名门千金的身份,有的是人追求。”许睿阳说道。

        大小姐的性格脾气和二小姐简直是两个极端,一个温柔谦和,一个暴躁蛮横,这些话要是当着二小姐的面说,估计对方准得跳脚不可,但大小姐肯定要理智的多。

        “你的分析很有见地,倒像是智囊这样的角色,在沦陷区有点屈才了。可我父亲和戴立,都是自尊心很强的人,要他们主动握手言和,估计是不可能的。”大小姐摇摇头说道。

        “想要让这些大人物们缓和彼此的关系,需要合适的契机,不能把话说的太直白了,那样可能会适得其反。你也知道,我和军统局方面有些联系,很多货物都是供应给军统局的关系户,所以能把孔部长的意思传递给戴老板,做个中间人倒是没有问题。”许睿阳说道。

        “可这个台阶不太好找,我从来不插手父亲的工作,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操作。”大小姐有点为难。

        越是大人物,越是位高权重,就越是把面子看得比天还大,军统局的戴老板抓捕林世良,掀出来这件大案子,等于是打了孔部长的脸,要是没有合适的台阶,这件事真不好办。

        “大小姐天资聪颖冰雪聪明,不插手是因为不想被世俗所扰,只要你稍微用点心思,就不是多难的事情,我对你可是很有信心。其实你只要把我有意化解两家矛盾的话说给孔部长听,如果他有这样的心思,就会默许你和我联系,如果没有,就会当面制止。”许睿阳说道。

        这是玩了一出典型的心理暗示手段,这种大人物之间的矛盾,岂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化解的?说得难听点,他没有这样的资格,想要做个和事佬,得有对应的身份地位。他把自己当根葱,戴老板和孔部长也得愿意拿他蘸酱才行!

        许睿阳唯一的优势是,两边表面上都是他的客户,戴立是老板,他和大小姐关系不错,有一定的基础,所以也不算是自不量力。

        “我要是提到你,他绝对会认为是戴老板私下通过你,想要化解缓和彼此的关系,你这家伙真是太聪明了,连我父亲也要算计,当心他收拾你!”

        “这是打算做两家的买卖,让家父和戴老板都欠你的人情,难怪能成为沪市最大的走私商,咱们吃饭吧!”大小姐笑着说道。

        “我这只不过是夹缝中求生存,混口饭吃而已!二小姐跑哪里去了?她没回来,我们就吃饭,这样不太好吧?”许睿阳迟疑着说道。

        “不用管她,什么时候饿了,再给她做一桌就是了,我特意交代厨房给你做的羊肉,尝尝味道怎么样。”大小姐说道。

        许睿阳对海昌贸易公司的业务是大撒把,他控制着沪市的紧缺物资,大多数都是以货换货的方式操作,所以,他来到山城,也不想干扰办事处的正常运转,吃完午饭后回到驻地,美美的睡了一觉,然后起床后就开始喝茶。

        四点钟,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毛仁凤通知他,晚上七点钟在葛宝璋家里碰面,戴老板和梅乐斯外出视察训练班了,要后天才能回来。

        许睿阳从带来的行李中拎出一只黑色的皮箱子,一半是五十元面值的美元,一半是金光灿灿的大黄鱼,为了寻求毛仁凤的支持,他这次带来了二十万美元和十根大黄鱼。

        戴老板生活腐化是事实,可是他其实不怎么缺钱,因为来钱的渠道多。但毛仁凤目前作为秘书主任来说,主要还是靠着工资和经费,虽然送礼的也不少,但是不会有人送这样的厚礼。

        许睿阳知道,但凡出手就得下重注,而且必然会收到满意的效果。

        晚上六点半,许睿阳就来到了葛宝璋的家里,这也是固定的联络点。

        许睿阳并没有空着手,而是带了两箱名贵的葡萄牙桑德曼波特红酒,还给他带了沪市冠生园的点心、蜜饯和糖果。

        “许老板,我靠着海昌贸易公司的走私买卖混饭吃,跟着您沾光,您怎么给我送东西啊,还是这么珍贵的葡萄酒,真是让我过意不去!”葛宝璋笑着说道。

        在民国时期,后世大名鼎鼎的拉菲酒庄红酒,价格其实并不高,而这种来自葡萄牙的桑德曼波特红酒,价格算是相当靠前的,在山城拿出来相当有面子。

        他是戴老板的心腹,忠诚度非常高,否则也不可能担任这样的角色,负责戴老板秘密接见的任务。

        虽然他没敢想许睿阳是军统特工,可他也知道,能够让戴老板和毛主任每次都要秘密接见的人,与军统局的关系肯定非常密切。对方这么给面子,他也觉得很开心,证明人家会做人。

        “这话说得就见外了,每次到山城都来麻烦你,我这心里也是过意不去,不过一点小礼物而已,聊表寸心了。”许睿阳也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