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长歌当宋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六章现实比故事更加魔幻

第六百八十六章现实比故事更加魔幻

        叶安没想到局势发展的如此之快,更没想到吴植的仆从居然会如此愚蠢!今时今日他才明白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

        打死叶安也想不到当他计划好一切,水英薇不断作局之下,计划却被完全打乱。

        原因就在于吴植的仆从向生暴露了,并且还是被王钦若下令缉拿到了开封府的,因为涉及吴植这位官员,御史台迅速做错反应,派出了侍御史知杂事韩亿主办此案!

        普惠商号中叶安与秦慕慕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丁小乙,而他一边说一边发笑道:“侯爷您是不知,那日吴植的仆从向生前往王家一探虚实,便带着吴植的私印去了,没有拜帖也没有书信,光凭一个私印人家怎能让他进去。”

        说到这里丁小乙卖个关子,叶安随即递过一杯茶:“快些喝,莫要卖关子!”边上的铁牛也是叫道:“你这小子若是去说书早已被人打死了!”

        丁小乙笑嘻嘻的道:“哪知他向生居然蠢头蠢脑的去问门房,谁知声音过高,嗓门过大,恰巧被门外的路人听到,您猜那路人是谁?”

        “你这小子!待会我便去寻水姐姐让她给你派个远点的活计去!”

        一直笑脸相迎的秦慕慕顿时暴走,这丫头的脾气比叶安还要急,瞬间变脸的模样不光把丁小乙吓一跳,便是边上的叶安和铁牛也是猛然一个哆嗦!

        “那人乃是薛奎薛龙图!任吏部郎中,龙图阁待制!家住水方桥,恰巧路过王相公府宅后门边上的宽门巷子,坐在牛车之中无意间听见的!薛龙图向来刚正,早对王钦若不满,听闻此事便命人停车,本打算捉住向生问个究竟,谁料到王相公居然先一步下手,派人锁拿了向生送往开封府去了!”

        “居然遇到了薛奎?还被他撞破隐私?!”

        叶安惊诧万分的看向秦慕慕道:“不会这么巧吧?!”

        秦慕慕同样震惊,这几日她与水英薇多有往来,对叶安的计划也是知之甚详,根本就没有这一步啊!

        “应该是个巧合,但这也太过巧合了?”秦慕慕呐呐的呢喃道,而边上的铁牛只是一个劲的哈哈大笑。

        但这却让叶安沉默不语,他想起了后世的一句话,看向秦慕慕缓缓开口道:“故事的情节离奇,但现实生活往往比故事更加的离奇,这种巧合是人为无法设计出来的,所以它只是个巧合,并没有说不通的地方,分析一下就知道,宽门巷子一直是薛奎回家的路线,而王钦若的后宅小门也早就在那里了,作为一个仆从,向生根本就没有可能走正门或是侧门的可能,那唯一的选择也就是小门,诸多因素凑在一起,也就导致了这件事的败露,这样的完美是我们无论如何也设计不出来的,但也恰恰是这完美造就了铁证!”

        叶安的话让秦慕慕陷入沉思,而边上的丁小乙和铁牛听的云里雾里,他们虽不懂叶安的意思,但并不妨碍他们对这种巧合的喜悦。

        此时被薛奎撞破也就意味着事情闹大了,连王钦若都下令锁拿了向生,可见吴植与余谔都跑不掉。

        但好戏才刚刚开始,叶安一边饮茶一边对丁小乙道:“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事已经不需要外力去干涉了,回去告诉水当家,平安号不得再插手此事,你这几日还要幸苦一番去往福生客栈继续做小斯,免得给人怀疑。”

        丁小乙用袖子擦了擦桌上的水迹,让自己的变得更加邋遢道:“侯爷放心,我在去福生客栈的时候便与掌柜的说好是短工,过几日便寻个托词离开便是,文先生与贾叔已经出了东京城,万万不会被人寻到脚跟的。”

        叶安微微点头:“如此甚好,铁牛送送小乙。”

        待院中只剩下叶安与秦慕慕的时候,陈琳便从假山后拐了出来,看着小池塘中缓缓旋转的水车道:“王钦若是真的气数已尽了啊!娘娘不满他多时,正准备寻个由头罢相,而他这边便东窗事发,你这一手玩的实在高妙。”

        叶安挑了下眉头道:“陈大官此言差矣,此时与我无关哦!”

        秦慕慕则是在边上小声说道:“怎生能把什么事都栽在我家?!明明是刘氏自己来寻兰桂坊投钱的,我只是帮她而已,谁也不知道这钱是行贿之款啊!”

        陈琳有些呆滞的看向秦慕慕,随即又道:“难道吴植派人去寻王相公也与你们家无关?”

        “当然没有关系?!他自己派人去的王钦若家,又不是我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的,就算是你要揪着文衍中,那他也最多是说了些似是而非的话罢了,是吴植自己紧张起来派人去的王家后院,他高声走漏消息也是我指使的?光天化日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陈琳被叶安与秦慕慕两人噎的说不出话,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向叶安道:“果然是文官杀人不见血!你这狡兔居然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和着你大费周章的吞并义气帮跟此事没有一文钱的关系了?!”

        “废话!我吞并义气帮那是为了普惠商号,也是为了天家!我与赵宗礼之间的间隙本来就有,端了他的一个伏笔有何不妥?还是说义气帮在西水门潜伏多年,皇城司愣是不知此处乃赵宗礼豢养死士之地?!”

        陈琳惊诧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这么说某家还要谢你才是了?!”

        “陈大官无需客气,咱们这般相熟还需那些虚礼作甚?吓,陈大官你的印堂怎生发黑了?来来来,喝口茶先…………”

        陈琳真是被叶安怼的无话可说,蒙着脑袋在那里饮茶,而秦慕慕却小声道:“国朝法度不全,由此可见一斑,此事与王钦若倒是没有多少干系,只是余谔与吴植在那里自说自话,最后若是御史台坐实此事,王钦若却是要倒霉了……”

        “你当是……咳咳,现在可没有疑罪从无的说法,再说你觉得王钦若会不知晓此事?余谔敢不同王钦若打个招呼便收下吴植的黄金?他只是想两头隐瞒,打个时间差而已。”

        叶安的解释让秦慕慕知晓了朝堂上的隐秘,也让陈琳在边上大口大口的喝茶败火,果然是个狡猾的兔子,什么都看的清楚,什么都摘得开!

        瞧着陈琳一副要喝到饱的模样,叶安看着都心疼,这是宫中的龙团茶,上好的龙图!赵祯都舍不得赏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