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神话版三国在线阅读 - 第四千零二十九章 地缘

第四千零二十九章 地缘

        一般来说,依靠信息不对称,肯定能煽动一部分的百姓,可那也要看对手是谁,你官僚煽动百姓去打曲奇,那百姓只要能认识曲奇,肯定先圈踢官僚。

        同理,煽动百姓去干上级下派的调查人员,只要准备齐全,周旋一二还是没问题的,而且有些官僚在本地确实是有足够的威望,裹挟百姓的情况下,其实很难处理。

        可这要是对上刘备,那就别扯了,刘备手撕官僚体系真不是说笑的,虽说手撕之后,遗留下来的执行层面问题,能让陈曦提着棒槌追着刘备打。

        可不管怎么说,只要刘备想干,就能事实上摧毁这一层级,至于这么干了之后,会对自身造成多大损失什么的,有能力和没能力,那可是两个概念。

        前者有坐着谈的基础,后者只能看着对方为所欲为。

        “说起来,你这修路好像完全不看成本啊。”刘备看着过了渭水就感觉快要变成荒原,只有自家这么一个车架,以及十来名护卫的道路,神态复杂。

        “成本?”陈曦沉默了一会儿,“前些年人力成本不是成本,而且前些年百姓都没什么技术能力,也就修路要的技术不高,总不能直接给百姓发钱吧,得干活。”

        刘备表示这话到底是话里有话,还是在吐槽,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不过,这路好像还真有些问题。”陈曦的半截身子从车架里面探出来,“见鬼了,这路上居然真的看不到同行的车架,我当年规划出问题了吗?”

        虽说早些年人力成本不是成本,但是在规划道路修建的时候,也肯定是先修一些比较重要的郡道,这样有利于物流业和运输业的发展,毕竟道路和运输类比的话相当于人体血管,重塑血管的过程,就算是供给也有个优先程度。

        简单来说,肯定是先打通大动脉,也就是长安这个心脏和主要州郡首府的交通,之后再打通次一级的郡县交通,就算有多余的资源,面对当时的情况,也不可能这么浪费。

        “让我想想啊,这路到底是通往什么地方的。”陈曦面带回忆之色,过渭水之后,先分三条路,一条通往并州延边,夏天人不多正常,一条通往西域,天天人来人往,这条……

        “啊,我想起来了。”陈曦回忆了一会儿,有些唏嘘。

        “怎么了?”刘备看着陈曦的神色有些好奇。

        “我想起来这条路啥情况了。”陈曦叹了口气,渭水这边从道口分叉出来的这条路,主要是用来沟通后世陕北地区的道路。

        这年头黄土高原到处还是树,山沟沟里面还有不少的人,作为文明发源地,以及秦汉两朝的根基,这地方住的人其实并不少。

        只不过和后世的情况一致,这地方的村子一般都只有几户,撑死几十户的那种。

        和平原地区,或者那种大高原地区不同,这地方因为过于复杂的褶皱地形,村寨一般都是在本地所谓的塬上,所谓的塬简单理解就是一个大型土包包上那片比较平的地方。

        而大型土包包上面的较平的地方并不大,一个坨坨和另一个坨坨之间,在坨坨上面看,可能只有几百米,甚至百多米,但因为过于破碎的地形,导致从这个坨坨到那个坨坨,开车的话动辄需要十几里,乃至几十里。

        至于说将这些村寨迁出来,完成集村并寨什么的,说实话,这真不是陈曦不想做,而是陈曦真的做不到,后世中帝那见了鬼的执行能力,都没有办法实现这一步。

        目前汉室比后世能好点的,恐怕也就只有封建帝制铁拳无视人权这点了,问题是在这种地方,你无视人权,对方往沟里面一钻,你找都找不到了。

        至于跑了没地方住什么的,这边自古以来窑洞盛行,跑到沟里面重新开个洞,就是个新住宅了,所以对于这种地方,帝制铁拳是很难解决的。

        再加上这些人其实也不是为了对抗政府,所以陈曦也不好意思搞得太过分,基本也就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简单来讲就是,像后世政府学习。

        找个地方硬生生铲出来一县大小的平地,然后给愿意居住的百姓在这里进行安置,不愿意的先登记,给他们打通道路,然后靠发展将塬上的人吸引出来。

        强拆是不可能强拆,好歹需要看一下大环境是否适合强拆,很明显这地方不适合强拆。

        按照后世的经验,硬生生铲出来一县之地,发展起来之后,塬上的人,因为嫁女儿啊,儿子外出打工啊,最后逐渐的就从塬上撤下来了,窑洞最后也就逐渐的废弃了。

        只不过这个需要时间,而且需要配套设施,道路贯穿各塬上是必要条件。

        只有如此,才能让塬上的村寨感受到县府的繁荣,然后用年轻人的冒险精神,走出大山的想法,将年轻一代人从山里面吸出来。

        等山里的年轻人出来,那些老人,迟早会被年轻人一个个背出来,而如果只是一个两个被背出来了,老人还会想着回去,可大规模的被背出来,在这边有住的地方,有以前的老朋友,就算想回去,恐怕也不会太过难为子嗣。

        毕竟看惯了繁华的年轻人,除非是认识到这份繁华之中没有自己,很难放弃这份繁华,回到那生活节奏极其缓慢,生存环境非常落后的山村。

        这倒不是城乡发展不平衡的原因,真要说的话,部分的山村是真的没有改造的价值,反倒是将山村的人从山里面带回城镇,更为现实,也更能解决问题。

        毕竟从山里走出来,又走回去将山村发展起来,只是所有选择之中的一种,可老实说,有一句话叫作,一个人的奋斗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相比于在深山老林里面永远奋斗不出来的结果,直接带着村寨里面的人走出乡村,去其他地方进行奋斗,再造一个新的村寨,也是一个选择。

        陈曦的做法其实就是因为黄土高原过于肝疼的地形,被迫选择让塬上的年轻百姓走出山区,去地方郡县生存,然后将塬上的中老年人从山里背出来。

        背出去,就回不去了,因为年轻人不回去,这些老人也不可能自己回去,塬上连同辈的朋友们都被子嗣背下去了,回去,也就只剩下上上坟了。

        毕竟陈曦实在是做不到给每一个塬上撑死三四十户的人配置上完备的村寨级别的基础设施,说实话,这点就连后世已经基建达到逆天级别的中帝也做不到。

        因为黄土高坡的xx塬实在是太多了,说是一个村,可实际上一般都只有十几户,几十户人,你要真各个按照村寨级别配置,那财政实在顶不住。

        陈曦也同样是如此,所以陈曦表示我抄成功的经验,修路!

        修不了那种平整的水泥路,修渣土路总可以吧,先将各塬用渣土路贯穿,光这个貌似地方就干了五六年,到现在可能还在修,不过这种路,本地人本身就可以修,而且有利民生,还给发粮食,所以也没啥捣乱了。

        剩下就是在黄土高坡之中寻找一个适合筑城,适合建设的地方,拼着从外部调用物资,铲平部分不利于建设的土层,硬生生在内部建设几个可以作为人口富集点的城市。

        这是一个非常丧病的操作,陈曦寻思着这些地方的百姓也不需要工钱,只需要粮食,我再贯穿一条郡道进去,将长安和那个建设之中的郡府贯通起来,我倒要看看能不能发展起来。

        事实最后抽了陈曦一巴掌,看现在的情况就知道,那地方依旧是发展不起来,不过百姓的生存环境倒是超过当年很多倍了。

        “看起来地缘这种东西真就是无解了。”陈曦叹了口气,望着一整条没啥子车架的郡道,一脸的唏嘘,带飞不能,真心无奈。

        “地缘?这边又咋了?”刘备完全没理解陈曦的心情。

        “只是再一次证明了,将这边带飞的难度而已,外加又一次见到了这条路上无人烟。”陈曦一脸的平淡之色,“顺带再一次找到了可以给文儒证明我的内政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地方。”

        “啧。”刘备瞟了一眼陈曦,你这话说的,感觉文儒他们听了更想打人了。

        陈曦眼见刘备的神色也没有多做解释,因为他想起来当年自己也走过同向的这条路,当时走的应该是榆蓝高速,开车开了两百多公里,一路上同向车,没超过二十辆。

        整整两百公里,都是这种情况,陈曦扪心自问,这啥情况应该也算是心里有数了。

        道路如果是一个国家的血管,那么奔腾在道路上进行运输的车辆就是一个国家传递营养的血液了,这地方如此稀疏的营养,还用说发展情况吗?

        “不过也没啥,慢点就慢点,反正目的也只是先迁出来而已。”陈曦望着前方隐约出现的车架,心态颇为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