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传记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辛字卷 第一百七十六节 条件

辛字卷 第一百七十六节 条件

        “抱琴?!你怎么出宫了?”冯紫英吃了一惊。

        抱琴是元春的贴身丫鬟,出宫不是不可以,但是会有严格的审批手续,而且不可能太频繁,宫中内侍们都盯得很紧。

        而且一般说来这种丫鬟出宫都只能回贵妃娘娘家中,要么是带信,要么是带物,鲜有去其他地方的,一旦被发现,难免就要生出风波来,比如像来自己这里,就会有交通内宫的嫌疑。

        “回大人,奴婢是奉娘娘之命出宫的,先前回了荣国府,这会子才来大人这里。”抱琴盈盈一礼,冯紫英摆摆手,有些烦躁地道:“我知道,没娘娘之意,你也不敢出来,我是说怎么会来我府上?你不明白这一旦被人发现会给娘娘和我都会带来很大的麻烦么?”

        “娘娘交待要奴婢尽快见到大人,把信带到,另外这也是裘总管的意思。”抱琴也有些委屈,她也和娘娘说过,但是娘娘却坚持,可能这也是裘总管的要求。

        鸳鸯何等聪明,一听抱琴的话便明白了,立即起身一福,“那奴婢就在外院等候。”

        冯紫英这个时候也无心和鸳鸯客套了,本来还想和鸳鸯多说几句话的,这会子也没心思了,点点头。

        鸳鸯出门,冯紫英这才沉声道:“什么事情这么紧急?裘世安什么时候和娘娘又扯上关系了?”

        “奴婢不清楚。”抱琴怯怯地道:“前段时间裘总管便多次招承恩去他那里,承恩回来之后也和娘娘说了梅妃的事儿,后来娘娘出去了一趟,去了苏贵妃那里,……”

        冯紫英皱起眉头,贾元春掺和这些事儿干什么?你一个没子嗣的贵妃能和人家这些都有成年儿子的妃子们比拼?凭什么?

        许皇贵妃有寿王,苏贵妃有福王、礼王,梅贵妃有禄王,还有一个郭贵妃有恭王,人家是有资本的,或者说,人家是必须要一搏的,为了自己儿子能登大宝之位,便是豁出去也要一搏,你贾元春有什么资格去趟这塘浑水?

        “怎么,苏贵妃和娘娘关系很好么?”冯紫英不信。

        之前苏贵妃是很得宠的,福王和礼王两个成年子嗣都是出自她的肚子,加上许皇贵妃因为长期执掌后宫,积怨甚多,苏、梅、郭以及其他几个无子嗣的贵妃都对许皇贵妃不满,难免影响到了宫中风向。

        当然,最主要的是寿王做事不谨慎,几桩事儿都没能让皇上满意,所以一下子大好势头就此落了下来。

        这才有了苏贵妃的得宠,福王和礼王也因此水涨船高,成为最耀眼的。

        谁曾想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禄王突然冒出头来,都说和永隆帝最像,加之人也聪颖,惯会讨好皇上,所以一下子就把表现平平的福王和礼王给压了下去,成为了宫内宫外最看好的。

        抱琴面对冯紫英凌厉的目光,竟然有些招架不住:“大人,娘娘在宫中的处境一直不太好,之前是许皇贵妃打压,后来苏贵妃也是如此,当下梅贵妃更加骄横,娘娘几度都被梅贵妃针对,全靠苏贵妃在一旁缓颊,此番宫里也传闻梅贵妃遇到了一些麻烦,说是其族兄涉嫌贪墨,梅家都卷入其中,于是……”

        “于是苏贵妃就唆使娘娘让你出来跑一趟,要顺天府这边好好办一办梅家这桩案子,最好能把梅妃也牵扯进来?”

        冯紫英不由得觉得贾元春有些幼稚了,这种事情能影响到什么?梅襄只是梅妃一个族兄,牵强附会要扯上关系,是想要把梅家都拖进这贪墨案中去?

        似乎是听出了冯紫英话语中的讥讽意味,抱琴有些瑟缩地道:“大人,娘娘可能不太清楚里边的情况,不过裘总管和苏贵妃还是觉得可以利用这样一个机会来压一压梅妃的气势,嗯,说是可以给苏贵妃这边的福王、礼王一个喘息的机会,这是娘娘转述裘总管和苏贵妃的意思,……”

        替人火中取栗?贾元春是怎么想的?

        冯紫英大略能理解贾元春现在在宫中的处境,肯定是很艰难的,没有子嗣,几乎就是在那里坐等老去。

        皇上根本连脚都不愿意踏足一下子这几位贵妃那里,她们几乎毫无希望,这样青春少艾的年龄,却要这样每日枯守自家宫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怕人都要被逼疯。

        这要再被人欺侮,那种报复心一旦被燃起来,肯定会格外炽热.

        报团取暖也好,相互帮助也好,也许苏贵妃许给了贾元春一些不切实际的希望,才会让贾元春做出这样的举动。

        可宫中的生活不就是这样么?除了她贾元春,周贵妃,郑贵妃这些不也和她一道进宫封妃么?不也一样没有子嗣,人家也要这么熬下去啊。

        当年贾家也好,你贾元春也好,既然要进宫,就该有这些思想准备才是,此时再来后悔,未免有些太迟了。

        当着抱琴的面,冯紫英不忍心出言太过刻薄尖酸,但是对贾元春的这种表现却很失望。

        宫中争斗博弈,在所难免,但是从远的来说,你也要有一个目标,从近的来说,也应该有利可图,否则你这样掺和进去,意义何在?

        替苏贵妃摇旗呐喊,福王或者礼王上位之后,难道还能尊你一个太后不成?

        嗯,当然,有可能给你一个太妃虚名噱头,但这就是你贾元春想要的最终结果么?

        嗯,在宫中一样早看朝阳晚看灯,数着萤火虫和星星打发日子,数十年如一日,然后耄耋老去,最终烟消云散?

        冯紫英有些搞不明白贾元春在想什么了,他以为以贾元春的聪慧,又在宫中历练这么些年,不应该如此不智,甚至是愚蠢才对。

        “抱琴,娘娘为什么愿意替苏贵妃做事儿?总得有个理由吧?别说这些什么交情感情,娘娘和苏贵妃还到不到那个程度,也别说裘世安能逼迫她来说这事儿,裘世安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冯紫英淡淡地道:“说吧,苏贵妃许了什么愿?”

        抱琴迟疑了一下,摇摇头,“这奴婢真的不知道,不过听说福王、礼王对宝二爷甚是提携,每次诗会文会都把宝二爷叫上了,而且还说日后宝二爷可以入詹事府司经局,……”

        冯紫英啼笑皆非,宝玉进詹事府司经局?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詹事府都是教导太子的机构,且不说福王、礼王有无机会当太子,就算是当了太子,这詹事府基本上都是由翰林院的进士甚至翰林官员出任,算是一个转任的过渡台阶。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人都是进士出身,也有国子监的贡生转任进来,但还真没有听说过不是贡生或者进士的士人进来过。

        贾宝玉不读经义,光是靠写点儿传奇话本或者戏剧剧本,又或者跟着福王礼王在京师中的诗会文会博个名声是肯定没问题的。

        写剧本,甚至演戏,对于上层社会青年子弟来说,那都是文人雅事,但是你说要靠这个名声去做官,尤其是像詹事府司经局去干个洗马、校书、正字一类的官员,那恐怕就不太可能了。

        虽说詹事府现在基本上是流于形式的过渡台阶,但是朝廷也是要脸面的,你一个秀才都不是的白身,就要进去当“教导太子”的官员,那就太作践朝廷颜面了。

        除非贾宝玉先去国子监去混个一年半载,最好是能考个秀才身份,那么去司经局呢,还能勉强说得过去。

        见冯紫英一脸不以为然,抱琴又赶紧道:“娘娘的意思还是想要替宝二爷谋个恩贡,先进国子监去读读书,然后找机会再让宝二爷去詹事府司经局,……”

        国子监要说进去呢,说好进也好进,说不好进也不好进。

        贾琏和贾蓉都进了国子监的,冯紫英自己也在国子监混过,韩奇、卫若兰和陈也频也在国子监混过几年,但是这里边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些人都基本上是武勋家族的嫡长子才有此资格,而贾宝玉却不是,荣国府的嫡长子是贾赦,贾赦嫡长子是贾琏,而宁国府那边是贾蓉。

        如果非嫡长子,那基本上就只能走恩贡的路径,大周恩贡和前明不同,有两种,一种是新皇登基有统一恩贡,另一种是皇帝特别恩赐进入国子监,毫无疑问贾宝玉可能想走第二种,而以贾元春现在的影响力恐怕很难做到,那么苏贵妃可能正是以此作为条件来迫使贾元春来找自己。

        詹事府司经局当个校书、正字这一类的小官员,也算是有些脸面,虽然说没什么权力,但是胜在清闲安逸,很适合贾宝玉这样的闲散人。

        这么一看,好像还真的有些靠谱,但是这个代价就是要让贾元春,甚至是贾家与苏贵妃绑在一起了,这划算么?就为了宝玉的一个九品官?如果不在乎颜面的话,捐一个官,再运作一番,宝玉一样可以做官,当然可能名声不太好听,职位也没有那么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