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DC暴君在线阅读 - 第172章 罪人!

第172章 罪人!

        金色的氪石碎片,连同乔-艾尔的利爪,一同插入到他的指面,那指骨插入肿瘤,流出浓烈臭腥鲜血。

        金色氪石碎片,在浓烈臭腥的鲜血之中,微微闪烁着黄金色。

        在他的指中,肿瘤之中,发挥了复合效应。

        一股微弱的辐射反应以波,从金色氪石碎片中传导,进入了他的血液,细胞,透过细胞质,细胞核,连接上了基因的遗传信息。

        氪星基因中特有的增光子基因因子,马上就因为遇见这种辐射,发生了作用。

        倘若可以看到基因螺旋条,那么就即将会从看到,巴帝身体的基因,增光子因子接触到这股辐射,瞬间就已经因为辐射而改变了其中的转录信息,从主体稳固的基因链条上,和被激活的信息分子受体结合,产生了复合效应。

        这种复合反应并不是摧毁,反而是重新调控基因表达的特异DNA序列,让活跃的增光子信息遗传序列和沉默子产生了巨大的复合作用交结。

        沉默子在基因上主要作用是表达负调控元件,与反式作用因子结合,抑制转录活性,其功能是阻止激活或阻遏作用在染色质上的传递,使染色质的活性限定于结构域之内。

        在辐射的作用下,沉默子和增光子产生了两相交互的作用,沉默子不单抑制了增光子的信息表达能力,直接更加是因为和增光子因子辐射作用下,构建出稳固的链式反应。

        这种稳固的链式反应,并不允许身体细胞进行着阳光的吸收,这反而是另一种令人惊目瞠舌的基因变化,只是极其微小的改变,肉体细胞就已经导致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切,挥发得很快,巴帝就凝固了表情。

        基因级别的复合状态就已经开始进行,比人体的反射电位还要迅速,迅速到没有办法做出一个愕然,震惊的表情,就已经身体凝固定在这里了。

        本身他的基因就已经崩溃的状态,又怎么能够接受得到在基因层面上的作用式变化。

        倘若他没有基因崩溃,那么也只不过是会因为基因稳固链条的作用下,变得没有超级能力,没有能力吸收太阳能量。

        但是,他处于基因崩溃的状况下。

        稳固的链式反应,让他没有丝毫察觉的,就已经在身体内部,稳固着,并且,让他凝固了表情,死亡。

        瞬间,就因为基因级别的原因,这个巴帝,就已经死亡了。

        这种死亡,无疑是令人惊悚的。

        无知无觉,没有人能够了解到这种情况。

        比任何的死亡,都要让人毛骨悚然的。

        可想而知,这种最深层的基因反应,所导致的肉体,神经,大脑,意识,一切的反应,终结得太快,太快了。

        巴帝身体滞然,凝固,那庞大,肉瘤增生,遍布着全身上下,诉说着恐怖力量的躯体,这一刻,停止了行动,如同雕出最丑陋的雕塑,静立在此地。

        天空中有风呼呼的吹过,无言诉说着凉寂。

        沙尘卷了起来,伴随着太阳的深深昏红,在沉默无声的世界之中,朦胧了天地。

        大地满目苍夷,破碎的巨坑带来触目惊心震撼。

        巴帝的眼眸从暴虐之中凝固。

        他的身形,像是石化了的狰狞恐怖怪兽,没有了行动,但那凝固,僵立的身体,以及背景板一般的苍夷大地,伴随着落日昏霞,都映出过他曾经的残暴和暴虐的行为。

        天开始要黑了。

        黄昏要落寞了。

        地平线,那远远巨大的霞红太阳,已经剩下不过一点的圆顶,向上折射着不甘落幕的霞红。

        黄昏,也即将要终结。

        大地之上,满目苍夷。

        乔-艾尔为这场战斗划了一个终止符。

        轰隆的巨大响声,在一瞬间,突然就停止。

        天地安静,在静寂苍夷,惨烈,带着痛苦的身躯。

        乔-艾尔的狼人身躯破残,腹腔内脏都被打碎,那种打碎又在强烈的愈合的感觉,痛苦的混合在一起。

        他的体表凹凸不平,坚硬如钻石的肋骨,都断裂,下陷,插出了体内,胸腔撕裂,见到那鲜红的心脏在跳动,喉咙的喉结,也被巴帝数拳连续的打了凹下去,狗鼻子都断裂歪向一边,眼皮猩血的红肿,一边眼睛也已经被打爆。

        这是一种惨烈的场景,伴随着大地苍夷,天空黄昏落幕,更显得他在昏黄的霞红中,在最激烈的战场中,在太阳落幕之中,只有他遍布伤残的,站了起来。

        他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

        “氪星的罪人!审判…到来了!”

        乔-艾尔鲜血沐浴着的身躯,迎着最后一丝的夕阳,撑了起来,身上不停的愈合,恢复着伤口,肋骨被他控制着能量,连接上,腹腔内脏再次重生,粉碎的膝盖汇聚这能量修复,甚至被打爆的一个眼球,再度重生出来。

        ‘轰’

        他踏步,身姿迎着夕阳展现出强健的轮廓,夕阳最后的霞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双目如炬火中透出竭嘶底里的愤怒,握着拳头,一拳便把巴帝那凝固的肿瘤躯体打飞,四肢飞散,凝固的残暴目光头颅,从天空中爆炸出血液。

        “结束吧!罪人。”

        他张开双手,昂着修长的狗下巴,迎着落幕的霞光,天空炙热的血水淋在他强壮轮廓的躯体上,让他感觉火热滚烫,心中却有几分悲凉,以及凄戚。

        以往氪星的一切,氪星的消失,所有一切的失去。

        这场从氪星蔓延到地球的战斗。

        无论是他或者是巴帝,都付出太多了。

        现在终于,结束了

        “嗷!!!”

        他朝着最后的夕阳咆哮怒吼,昂着强壮的胸膛,从喉咙最深底出,咆哮发泄出心底最深处的怒气,怒吼,悲凉。

        声音远远朝着天地滚荡远去,不停的荡着音浪,天地都仿佛为他的这一声咆哮而沉默无声。

        他闭上的眼皮,拥有一丝的湿润从隙缝中流到眼角。

        回味着过去。

        心中复杂。

        鼻头有几分酸楚。

        更多的,是终于完结了,心头大石完全的落下。

        这个罪人,终于伏诛了!

        但氪星,永远也回不来了。

        此刻。

        夕阳,终于是落幕了。

        天地,瞬间就化为一片黑暗。

        乔-艾尔忽然浑身鸡皮疙瘩的刺激起来,肌肉紧绷,身体每一颗细胞都在拼命的抗拒着前方,抗拒着黑暗的到来,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刺激着死亡的预感。

        这种感觉,宛如老鹰遇到蛇,狼面对羊,遇上天敌。

        他骇然看着落日之处,眼眸紧缩得尖锐,身体一刹那绷紧,僵硬,把心都惊骇得提了起来。

        仿佛在那遥远的天际,地平线,夕阳落下的一瞬间。

        一个披着黑暗斗篷的身形出现。

        他出现在夕阳落下的一瞬间,光明消失的一瞬间。

        世间迈入黑暗的时刻。

        身影孤寂,冰冷,在黑暗中呈现,宛如把太阳踏在脚下,把黑暗蔓延世间的死神。

        他身形巨大磅礴,披着黑暗的斗篷,斗篷兜帽下,是宛如岩石般的下巴,轮廓坚硬如刀削。

        有风在狂猎的吹动着黑暗的斗篷。

        扬起的巨大斗篷,在星空下,如黑暗的火焰般在跳动。

        “罪人?你拯救氪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