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绝世神通在线阅读 - 第两千九百六十二章 休想走

第两千九百六十二章 休想走

        酒思圣尊黑着脸,冷狠着秦萧,说道:“上次输给你,只是一时大意罢了,并不代表什么。”

        “只是小赌罢了,一招定胜负,本来不确定性就有很大的。”

        “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输给你了。只要你敢跟我赌,我就一定会赢你的。”

        “呵呵!”秦萧撇嘴似笑非笑的看着酒思圣尊,道:“说的我都差点信了,你就这么自信可以赢我?”

        “上次你也是自信满满,可是最后的结果呢?貌似是你输了吧?”

        “这次你又来自信满满?大话别这么急的说,也别说死了,否则到最后,打的是你自己的脸,不疼吗?”

        “你们两个拦住我了,我不答应也不行啊。”

        “所以啊,别那么多废话了,直接说你想怎么个玩法吧。”

        酒思圣尊满脸的阴狠,也满脸的幽深。

        刚才的愤怒,渐渐的压制了下来,现在他想要,是怎么来赢秦萧,怎么找回之前的场子。

        当然,同时也要拿一些收获回来。

        酒思圣尊心中也早就有了计划    ,他道:“秦萧,你刚才拿到了一张九字令牌,不如我们这一次还是小赌一下,就赌这张九字令牌怎么样?”

        “我这里也有一张九字令牌,你若是赢了,我的九字令牌归你。你若是输了,你的九字令牌归我,如何?”

        秦萧轻笑了一声,道:“酒思圣尊,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不错啊。”

        “拐着弯抹着角的,都想要赢我的九字令牌,你真当我不知道九字令牌的稀珍不成?”

        “整个猎斗场的九字令牌加起来都没有几块,谁拿到了九字令牌谁才有可能拿的到好的成绩。”

        “你家个赌法,还叫小赌吗?你不就是冲着九字令牌来的吗?”

        被秦萧看穿了心思,酒思圣尊也不再隐瞒什么。

        冷笑了一声,酒思圣尊道:“对,秦萧你说的确实是没有错,我就是冲着你这块九字令牌而来的。”

        “既然你也知道了这九字令牌的珍贵性,那就不用多说什么了。单论一块九字令牌,的确是不算珍贵。”

        “但它真正的价值,就很不错了。但再不错,其实最多也是能够一块抵九块罢了。价值是高一点,但也高的很有限度了。”

        “所以,这本来就是一场小赌罢了,我都没说赌你身上所有的令牌呢。”

        “如果我估计的没有错的话,你身上最少也有二十块令牌才是的。只赌一个九字令牌,就这么玩不起吗?”

        秦萧撇了下嘴巴,道:“不是玩不起,而是没有玩的必要。我有九字令牌,正好凑成了组。所以啊,我没有必要再为了跟你打这个赌,而冒上这么大的风险。”

        “损失一块九字令牌,那就等于是损失了九块令牌。这个损失,对我来说,很大。”

        “你大我也大,大家都是同等的情况。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还缺一块九字令牌吧?正好,我也还缺一块九字令牌。”

        “所以呢,其实我们的情况都是一样的。要么呢,赢了,可以有大收获。要么呢,输了有大损失。”

        “如此一正一反,正好可以将我们的差距拉大。”

        “所以啊,这样的赌局才变得有些意思。”

        “再说了秦萧,你现在没有拒绝的资格。你若是拒绝的话,那只能是逼我走比较坏的一步棋了。”

        “我们既然拦住了你,你真觉得会轻易的让你离开吗?跟我赌,这是给你机会。现在我还是很客气的跟你说话,不要逼得我不客气。”

        酒思圣尊继续的道,说到最后,直接改成了威胁了。

        上次他想拦住秦萧,可是一个人根本拦不住啊,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秦萧离开。

        这一次,他不能够再让秦萧这样走掉了,一定要逼得秦萧跟他交手。

        实在不行,那就用强的,发狠的来。

        “感情,我这不跟你赌,今天是不能好好的离开这里了?”秦萧撇了下嘴,冷声的道了一句。

        酒思圣尊道了一句:“你是个聪明人。”

        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酒思圣尊如此不顾尊严,如此低劣的做法,实在是因为他太怒太气了。

        上次在秦萧手里吃了大亏,刚才又被秦萧给坑了一把。

        好在是他和冕靥圣尊逃的快,否则都是大麻烦了。

        也好在他们有两个人,若是一个人的话,那恐怕都不见得能逃的掉。

        刚才的事情,他可还有些余悸在那里呢。

        而这一切,都是秦萧策划出来的。所以啊,他对秦萧的怒意自然是极深极深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好好的收拾下秦萧才行,否则他心里的这道坎就过不去啊。

        就算是当回卑鄙小人,那又如何呢?最多是有损尊严身份罢了,又不违反规则,又何不可呢?

        男人嘛,有时候也是要用一些手段的。

        之前不用,只是因为不屑罢了。

        但在秦萧身上,那就没有什么了。

        不过呢,其实说起来,秦萧倒是真不介意跟酒思圣尊玩一把的。

        若是再能赢一张九字令牌过来的话,那他就可以集齐两套呢。

        他现在身上二十九张令牌,只有一张九字令牌。若是再得一张九字令牌的话,那就可以得到四十六分了。

        一个人得到四十六分,这可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啊,想想都让秦萧心中大动呢,有了一股子的拼劲。

        能够拿下来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啊,秦萧早就心动了,只是自然也不可能会被酒思圣尊牵着鼻子走了,自然也要适当的反抗一二再说。

        酒思圣尊可是个老狐狸啊,可不能被他看透了自己的心思。

        “那你倒是先说说看,你想要怎么个赌法呢?要赌,那至少赌的项目是相对来说公平的吧?”

        “若是你稳赢的局,那我为什么要跟你赌呢?”

        “先说说看,我再决定答不答应跟你玩。”想了想,秦萧道了一句。

        听到秦萧‘示弱’了下来,酒思圣尊嘴角滑过了一抹冷笑。

        他道:“玩法还是很简单,还是一招定输赢。不过呢,这一次规则上跟上次稍做一些改动。”

        “上次只动用一种法则力量,我输给你了。但是这一次,动用两种法则力量,如何?”

        “这个玩法,我并没有占你便宜吧?我也没有把握百分百赢你。”

        “但是输给了你,我不服气。所以,我必须要找回来。充满着不确定性和未知的赌局,才更有意思。”

        “怎么样,没问题吧?”

        秦萧心中冷笑了一声,他才不相信酒思圣尊的话呢。

        他这一次底气十足,信心满满。这个样子,也一点都不像是没有把握的人啊。

        所以啊,秦萧可不相信他说的话。他必定是有几分把握的,才会跟自己提出这样的赌局的。

        所以啊,秦萧心中也在想着,这酒思圣尊的信心是源在哪里呢?

        除了大道法则,他还有哪个法则层次非常的高,非常的历害的?

        五大基本法则?这个肯定不可能。

        同样的层次而言的话,五大基本法则肯定是比不过八大修行法则的。

        再说,自己可是个天命修行者,齐撑五大基本法则的。真要是动用五大基本法则的话,那不是找虐来的吗?

        不可能,酒思圣尊这样的老狐狸,必定不会做这样没有把握的事情。

        心力法则吗?

        秦萧倒是知道酒思圣尊是一个心力修行者,而且他的心力层次的确是比较高,确实是在自己之上。这一点,秦萧都必须要承认。

        不过,上次也交过手啊,他的心力法则是历害,但是也并不会比自己强大太多啊。

        差距,也并没有大到自己无法抵挡的地步的。

        这个酒思圣尊,他心里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呢?

        还是说,他留了什么历害的后招呢?

        亦或者说,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早就想要跟自己再战上一场,所以早有所备的呢?

        反正不管是哪种情况,秦萧能够确定的是,酒思圣尊肯定是有备而来的,肯定是有底气自信能赢自己的。

        纯粹的赌?在上一次输给了自己的情况下,还敢如此?那多半不是傻子就是疯子了。

        但酒思圣尊显然是一个比鬼还精的人,他再鲁莽冲动,再恨自己,也不可能会不顾大局,如此乱来的。

        所以,他必定是有依仗的。

        但不管他有什么依仗,真正对赌的两个人呢,肯定都是认为自己会赢。

        特别是主动提出来赌的人,跳的最凶的那个人,他是绝对自信心爆棚的。

        没有如此的底气,他哪里会如此的跳叫呢?

        但赌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此,往往会有很多不确定性存在,会爆发出许多有意思的反转剧情。

        正是因为酒思圣尊底气十足,他才敢跟秦萧赌,逼得跟秦萧赌,拿出了丰厚的赌注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给了秦萧机会啊。

        若非如此的话,那想要赢一张九字令牌,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但恰恰这对秦萧来说,也是一次大好的机会啊。

        否则的话,恐怕他想再得到一张九字令牌,是没有什么可能的了。

        唯一的机会,就是从酒思圣尊手里去赢过来了。

        “好,我可以跟你赌。”秦萧点头答应了下来。

        听到秦萧答应了,酒思圣尊脸上的笑意也浓了几分,眼角滑过了一抹狡黠出来。

        秦萧又接着道:“但是——我有一个要求,赌可以。但我们之间的君子协定,一定要说清楚道明白。”

        “不管谁输了,都不能够抵赖。而且说好的规则,就一定要遵守,这一点你酒思圣尊没问题吧?”

        酒思圣尊笑了一声,道:“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说出去的话就是沷出去的水,又岂能够反悔呢?”

        “男人的承诺是代表着尊严,代表着品格的。你觉得,我酒思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吗?”

        “上次输给你,不也是遵守了承诺了吗?”

        “怎么,你还信不过我不成?”

        “呵呵,那你说对了,我还真的是信不过你呢。我跟你又不熟,你现在又逼非得跟我赌,我能信的过你才怪呢。”秦萧撇嘴笑了笑,如实的道了一句。

        酒思圣尊嘴角的肌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