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步步登顶在线阅读 - 166章 其实东方不败是个好人

166章 其实东方不败是个好人

        

        赵德烈左想右想,终于想到了一个冒险的方法,可是,他却还有着一丝顾虑,这个主意很胆大,而且还有着一个最为致命的破绽,就是,那人,凭什么相信自己?为了这些仅仅只有一面之缘的人,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k        更新

        赵德烈想了想,还是决定拼一把,不过他并不准备站到前边,而是准备直接找福利院的帮忙,也是自己这样有点卑鄙,但是,自己这不也是为了他们,所以,这件事,赵德烈觉得他们应该责无旁贷的做。

        这般想着,突然猛得坐了起来,也顾不上其它,便从酒店里出来,继续明着福利院走去,同时在想着,这件事情,自己应该怎么跟他们说呢?最后,赵德烈决定,实话实说,如果他们不听,那大不了再另寻它法。

        当赵德烈来到福利院的时候,牛必此时正在与乔海民争吵,原来牛必已经知道了小芳的事,于是,其异常的生气:“为什么不告诉我?”

        柴安此时望着牛必怒气冲冲的样子,却是露出一丝苦涩的神色,望着牛必说道:“牛哥,你已经为我们做的够多的了,可是,你也想想自己,你现在是牛家的人,那怕他们不喜欢你,可你已经不是一人,如果你这般没有任何顾忌的帮助我们,他们会怎么看你?”

        柴安的话,使得牛必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其双拳紧握,狠狠的砸在了一旁的老树上,低声说道:“可是那怕因为这个,你们也不能不将小芳的事情隐瞒我,无论怎样,这里终究是我的家。”

        乔海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发现赵德烈竟然又来了,不由得疑惑的问道:“你不是说明天下午来吗?怎么今天又过来了?”

        赵德烈此时微微一笑,望着三人说道:“我有一个办法,不仅仅可以将小芳治病的钱给幕到,而且还可以帮你们再幕一些钱,可以帮助你们重新找一所比较好的福利院。”

        听得赵德烈的话,三人同时脸色一变,牛必此时猛得走到了赵德烈的面前,声音激动的说道:“赵德烈,你说的是真的?”

        赵德烈微微点头,而这个时候,柴安却是有着一丝不信,望着赵德烈问道:“赵德烈,你可知道小芳治病的钱,需要多少吗?你真的可以帮助我们吗?”

        柴安的话,也使得牛必恢复了一丝理智,此时其认真的望着赵德烈,便是看得赵德烈也不是像开玩笑的样子,不由得双眼紧紧的盯着赵德烈,看其如何说。

        赵德烈淡淡一笑:“小芳的病,应该需求在二十万,而且福利院的重新找地址,也需要十万,总共三十万,你说假如我想一个办法,使得你们可以募捐到三十万,那么,你们觉得可行不?”

        三十万?这么一个简单的数字,使得牛必三人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要知道,这三十万,可以说,有人一辈子也无法挣得,甚至说,        这钱可以救得一条人命,也可以使得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免于苦难。

        虽然吸引力很大,但是,牛必三人还是不怎么相信赵德烈,毕竟赵德烈与自己等人年纪相符,能够想到挣钱的注意,到是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如果短短时间内,想出可以挣到三十万,丫的,你以为是你财神爷吗?

        望着三人的神色,赵德烈并没有丝毫意外,于是,轻轻的将三人附耳上来,然后小声的嘀咕了几句,望着三人震撼的神色,赵德烈再次:“这个办法可行,你们敢不敢做吗?”…,

        

        牛必这个时候,露出一丝惧怕的神色,望着赵德烈,嘴角不利索的说道:“你说的…你说的…可行?

        赵德烈微微点头,待得看得他们三个竟然被吓得面无土色,赵德烈此时也露出一丝苦笑,看来还是高看了他们的胆量,于是疲惫的说道:“算了,这件事当我没有说,我先回去了,我回去再想想,看能有其它的办法不?”

        牛必三人自然明白,自己这般胆小,被赵德烈给鄙视了,书要一张皮,人要一张脸,而且这件事情,可是为了自己的弟弟妹妹们谋福利,不就一条命嘛,只要能为弟弟妹妹筹集到钱,这条命不要也罢。

        于是,牛必三人此时露出一副舍生取义的神色,异常淡然的说道:“行,你说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只要能够筹集到钱,这条命给了你也行。”

        赵德烈摸了下鼻子,露出一丝苦笑的神色:“没有这么严重,只是有点危险,但并没有到你们想要的地步。”

        说到这里,赵德烈笑着说道:“好了,你们先别担心了,我再想办法完善一下,等明天考完试之后,我们再商量。”

        望着赵德烈离去的背影,乔海民此时摸了下脑袋,憨憨的说道:“牛哥,柴哥,你说他说的靠谱吗?这小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此时牛必的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望着乔海民,认真的说道:“海民,无论他的胆大与胆小,我能够从他的眼里看到真诚,他是真的想帮助我们,而且他很明显也不是什么富人家的孩子,可是有这份心,我们就要承他的情,不为别的,只为这一份善心,一份尊重。”

        柴安还有乔海民两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

        “哈哈,哈哈。”一声大笑声从教育局的一间办公室里传了出来。

        原来这几人都是改卷子的老师,他们都是一些属于老人了,而且都是对于辩论赛有着很深的经验,所以,江海专门抽调他们来改卷子。

        自然,每份试卷都是密封的,这也是为了保持严密性,同时,一共五人,都是教育局钻研学问的老者了,而至于李静,自然不可能在这里。

        而就在这般忙碌的改试卷中,竟然突然爆发出大笑声,自然显得异常的刺耳或者说是突兀,因此,其它四人都是望向发出笑声之人。

        “老蒋,你怎么回事?一点也不稳重。”一名略显苍老的老者,这时微微责备道,而发笑的则是一名中年人,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是,在这位老者面前,还是略显资历不够。

        其叫蒋青,刚看到一份比较有趣的试卷,这才发笑,于是,听得老者的呵斥,蒋青连忙说道“张老,我也是实在忍受不住了,你看一下这份试卷,真的很有趣,而且我感觉辩论的也相当到位。”

        老者叫张冲,听得蒋青的话,于是接过来试卷看了起来,而其它三人也是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都望了过来。

        自然能改试卷,除了辩论赛有经验,英语也必须相当好,于是当一看得试卷上,比较流利的英语词句,心里也是暗暗叫好,不错,不错,这位学生的英语功力应该不弱,而看得其的答的题,也是忍俊不禁。

        看完之后,张冲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这位学生,倒是很有辩论的天赋,其竟然不从好人与坏人来辩论,而仅仅是以假设还有书中的情理所辩论,这倒也是比较新颖啊!…,

        

        第一题是辩论题。笑傲江湖里,东方不败此人,你感觉其是坏人还是好人?这个题目,我估计是看过书或者电影的,都会相当然的认为其是坏人,但是这位学生的辩论,则相当的有趣。”

        张冲拿着试卷递给了几人,只见得试卷上用华丽的英语,洋洋洒洒的分为几条,将东方不败是坏人还是好人,辩论的恰到好处。

        原来,这位学生认为,人,本来就没有坏人与好人之分,佛法有云,一念为善,一念为恶,而当时,日月神教,如果拿好人与坏人标准来说,则统统都是坏人,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东方不败能够将任我行囚禁而不杀,能够善待任盈盈,以我看来,其虽然是个死太监,但是不得不说,也是个真汉子……

        待得众人看完这第一题的辩论之后,也都轰然大笑,而更让众人感觉到新颖的是,第二题,这位学生的答题也非常的奥妙。

        第二题也是辩论题,笑傲江湖里,任我行与东方不败,你感觉那个更变态?,而这位试卷上所答,则是,任我行由始之终都是一变态,甚至是一伪君子,其利用令狐冲救得其归来,然后,将所有的人又杀的干尽,又利用任盈盈想让令狐冲为其所用,无情无义,由于眼睛瞎了一只,则更加变得变态起来。

        而东方不败则是真小人,其虽然自宫,但是他不为世俗所在乎,喜欢男人就真心的喜欢,所以在我看来,他并不是变态,而仅仅是因为在那样一个环境里,并没有人理解他,假如在现实中,我们越来越多的人,不反对同性恋,那么,我相信,东方不败一定会过的很好,而且会很幸福……

        …………

        这样的辩论,这样的答题,自然让所有的老师统一给了满分,因为,辩论并没有对错之分,而是看谁的辩论能够有吸引力,看谁的辩论能够有说服力,所以在这些老师眼里,很明显,这份试卷上边,更加有吸引力。

        “好了,我们继续改卷吧!如果不是因为规矩,我真想看看,能够答出这么有趣的试卷的是什么人!”看完之后,张冲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笑着说道。

        接着众人继续开始了批卷中。

        ………………

        赵德烈并没有直接去酒店,而是去了医院,不知为何,他虽然不知道那件事情能否成功,但是,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多陪陪小芳,陪其说说话,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当赵德烈到了病房,正听到里边的欢笑声,轻轻的推门而进,赵德烈便看到两名小护士,此时正做着鬼脸逗着小芳,而小芳却在病床上,露出那般纯真的笑容,让人心疼。

        “大哥哥,你也来了,谢谢你能天天来看我。”病床上的小芳看到赵德烈后,开心的说道。

        “呵呵,不用谢,小芳这么可爱,我自然要天天的过来陪你了,怎么样?今天乖不乖?”赵德烈此时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轻轻的坐到了床边,望着小芳,轻声笑道。

        “大哥哥,我很乖,而且护士姐姐们对我真的很好,我很开心。”小芳此时发自内心的说道。

        两名护士,很明显年纪并不大,应该是实习的,此时她们的脸上都还有着一丝稚嫩,但是正因为她们刚刚迈入这个社会,所以她们还未如那些成人,那般的冷漠或者说是冷血。…,

        

        看得赵德烈来了,两名护士对望了一眼,同时笑着跟小芳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病房里,仅仅只剩下了赵德烈还有小芳。

        从小芳口中得知,老院长出去了,赵德烈自然明白,那位老人去干什么了,但是,却只能说,真的很无用功,如果那般的累积,何时才能凑齐医院费。

        “大哥哥,我是不是很没有用,让所有人为我担心,让这么多人为我着急。”小芳此时轻轻的低下了头,弱弱的说道。

        赵德烈这个时候,却并没有说话,而是笑着说道:“小芳,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小芳此时来了精神,大笑说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赵德烈此时脸上挂着笑容,轻轻的说道:“说从前有一个猎户,他有三个儿子,经常带着三个儿子上山打猎,有一次,下起了大雪,由于雪太大,所以,将山路都给盖住了,于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回去,就在这个时候,父亲又因为突发重病,死了,临死之前,父亲告诉三个儿子,你们先走,不要管我。

        可是三个儿子却是不听,于是虽然父亲已经死了,但是他们依旧倔强的背着父亲行走,最后大儿子倒下了,然后,倒下之前说了同样的话,可是,老二和老三却是依旧不听,到最后,老二与老三都倒下了。等到雪融化了的时候,人们找到了这一家四口的尸体。”

        说到这里,赵德烈笑着问小芳:“你们这儿子是不是很傻,他应该直接自己回去,而不是这般傻的将生命也给失去了。”

        小芳此时却是抬起了头,望着赵德烈,异常认真的说道:“大哥哥,我觉得他们做的对,因为一家人,永远要做到不离不弃。”

        赵德烈想起后世,很多人听到这个故事,说三个儿子太傻,但是,其实往往他们傻,却傻得可爱,仅仅是因为,他们是一家人,只想着不离不弃,生若相依,死亦相靠,于是听得小芳的回答后,哈哈笑道:“所以,小芳,你不是我们任何人的麻烦,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懂吗?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快快乐乐的将身体养好,其它的事情不用想,有哥哥们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