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撩妻100式在线阅读 - 第2329章 女人的心真善变

第2329章 女人的心真善变

        他说完这些话以后就沉默了,将目光落在老婆身上,等待着她的回应。

        他说了这么多,她总要说点什么吧?

        其实这件事情张铃儿还真不好说,她认真地想了想,仔细斟酌着,“信时,你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决定吧,我是你的妻子,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全力以赴地站在你这边,这或许是我唯一能够做的。”

        其实她之所以这么贴服,也有点想赎罪的意思。

        年轻时犯下的错误,总该要用一生来弥补的。

        沈信时能猜到她内心的想法,他也知道她内心很煎熬,“铃儿,恨我吗?”

        女人有些心惊地抬眸,与之四目相对。

        他问她,“你恨我吗?”

        “……”张铃儿想了想,唇角轻扬,“不恨啊,我只……我只恨我自己。”

        这知怎的,她这句话让他听了觉得很别扭。

        “对不起。”这话是沈信时说的,他诚恳地向她道歉,然后又叹了口气,“铃儿,让我们重新开始吧。”如果他重新忙事业,家里也需要一个主内的人。

        他的这句话弥足珍贵。

        听得张铃儿不禁眼含热泪,她等这句话等了很久很久,也付出了许多,一个人忍气吞声,默默付出,如今终于等到了。

        “信时,什么叫重新开始?可以好好定义一下吗?”她轻声询问。

        沈信时对她说,“过去的事情谁也不提,只看以后,我们依然是对方的左膀右臂,相互扶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做为孩子们的长辈,我们以身作则。”

        他能这么想,张铃儿觉得特别欣慰,“好。”她激动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

        小镇东边的小山坡,地势有点高,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整个小镇的美景。

        小山坡上小草绿幽幽的。

        阳童童盘腿坐在野炊垫上,一个人在吃水果,柔柔的暖风吹起她的发,吹动她的裙子。

        正放风筝的君浩朝这边跑来,手里握着线饼,蝴蝶形状的风筝已经飞到了高空。

        阳童童吃着水果,望着他的身影,眼底如同有柔软的星光。

        君浩离她越来越近,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在野炊垫上双腿跪下,将线圈交给她的时候,他眼里有笑意。

        “真棒!”她伸手接过,笑得如春日花开,仿佛眼角都带着花香,“呆会儿收线的时候就累了,得绕到手软。”

        “我来帮你绕。”君浩在她身边坐下来,拿起牙签吃水果。

        阳童童开始绕线,“君浩,对未来你有什么打算吗?”她望着天边那几乎看不到的蝴蝶风筝。

        “等你把宝宝生了以后,我想找个靠谱的公司上班,为计算机领域做出一点贡献。”这是他目前的打算。

        其实童童很赞成,“是呀,我也想劝你这么做,你还年轻,不能天天呆在家里。”

        “我知道,可是现在情况特殊。”君浩轻叹一口气,抬眸望向遥远的天际,“宁嫣还小,妈妈的身体又刚恢复,不合适长时间带小孩。”

        “只要你自己有想法,这就是最好的。”阳童童鼓励他,“到时候我们可以去你想去的城市。”

        可是君浩告诉她,“计算机行业只有一座城市最适合。”

        “哪里?”她转眸,目光柔和地看着他。

        犹豫了几秒,君浩轻声说,“嘉城。”

        “……”阳童童面色淡淡的,目光也淡淡的,她没有说话。

        沈君浩收回目光,转眸迎上她视线,轻声说,“嘉城是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各行各业发展都格外超前,想为这个领域做贡献,就得找一个强大的团队,以团队为基础,再去创造自己的价值。”

        “……”阳童童能理解他心中的抱负,可是……她或多或少有点介意。

        阳童童只要想到时颖,她就瞬间没有自信。

        她或许不知道自己与君浩之间是不是爱情,都说男人是没有爱情的,除了初恋。

        沈君浩望着她,看到她微微低下了头。

        “只能去嘉城吗?”她不太想他去,“纽约不行吗?伦敦不行吗?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城市,为什么要去嘉城呢?”

        “……”他沉默了。

        她怀孕了,不宜心情不好。

        想了想,沈君浩说,“这是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反正现在也不可能去。”

        她垂下了眸。

        他看到了她那一颗颗掉下的泪水,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拿起纸巾替她擦拭,“你怎么哭了?”

        “我难过呀。”她抬眸含泪瞅着他,声音哽咽了,“我不想你回嘉城,一点也不想。”

        “……”他知道原因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她还没有释怀。

        女人怎么就这么小气呢?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皱了皱眉心,深吸一口气,

        阳童童冷静下来一想,觉得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她说,“对不起。”

        君浩搂过了她肩膀,将她抱入怀里,安慰着她,“童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觉得你想的这些其实很多余啊。”

        “你敢说你心里没有她吗?”

        “没有。”

        “我还没说是谁呢!”从他怀里抬眸,阳童童纠结着柳叶眉,不悦地瞅着他。

        两人视线汇聚在一起,君浩觉得自己掉坑里了。

        正想组织言语跟她解释,她却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音,这时眼里还含着眼泪呢。

        女人真是善变,把君浩搞得有点懵。

        阳童童觉得时颖一定不会再跟君浩有瓜葛,她已经儿女双全了,而且有一个把她宠上天的老公。

        她不可能不顾形象地再跟君浩有交集,媒体不会放过她的。

        阳童童这么一想,就瞬间释然了,她擦了擦眼泪,对他说,“去吧,去嘉城,去完成你的梦想!”

        “……”她这样的态度转变真把君浩搞得有点懵啊。

        “我支持你去,什么时候去都行,但是……我有一个前提,得带上我和宝宝。”

        君浩伸手揉了揉她头发,唇角轻扬,“傻瓜,当然要带着你们,而且还要带着宁嫣,她是我们的女儿。”

        “嗯嗯。”

        他再次将她抱入怀里,两颗心已经毫无芥蒂了。

        风筝线握在她手里……风筝已经飞到了遥远的天际,隐隐约约若隐若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