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撩妻100式在线阅读 - 第1549章 出了天大的事

第1549章 出了天大的事

        “……”秦承禹眸色微凉,不解地问,“她到底想要什么答案啊?”

        短暂的沉默后,沈君浩说,“那天你们见面之后,姐姐早产差点丢了性命,现在还在医院里,但是她好像……好像失去了求生的欲望,对我们大家爱搭不理,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且很悲痛。”

        中年男人的神色有细微的变化,但他并没有说什么。

        “承禹哥,她已经求过我很多次了,求我一定要帮她约到你,她有很多的疑惑压在心里,令她太痛苦了。”君浩动情地说,“可不可以看在曾经夫妻一场的份上再和她见一面?”

        秦承禹敛了敛眸色,他面色严肃,“真有那么放不下吗?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多少个日夜了?”

        一种莫名的羞耻感将君浩包围着,谁先找谁,谁先放不下,谁就输了,另一方永远是高高在上的。

        他知道现在只是在替姐姐自取其辱,但他没有办法。

        如果姐姐心里的结解不开,她一辈子也不会快乐的,而且很有可能会得产后抑郁症。

        所以沈君浩还是能理解沈奕霞,承禹哥没有挂电话就说明还有希望。

        于是君浩说道,“我知道姐姐对于你来讲已经不重要了,我也知道你们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我想让你们见一面并不是撮合你们,”

        秦承禹挑了挑眉,看向窗外的目光变得更加深邃了。

        他还没有挂电话,君浩继续说道,“承禹哥,拜托了,只是以前的一些事情并没有说清楚,她当然不会甘心,当然会有疑惑,当然想要答案,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你们能见一面,希望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哪怕是撕破脸那就干干脆脆地撕吧,或许痛过了她就清醒了,她现在这样子很令人抓狂,她会疯掉的,求你救救她,好不好?求你了。”

        沈君浩把该说的都说了,他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对方声音传来。

        “你约个地点,你也一起来。”秦承禹这回倒是很爽快,“我不想单独见她。”因为上次她的情绪就难以自控,现在又是产后,出了问题谁负责?

        沈君浩松了一口气,“好!”然后说了个时间,也说了个地点,“可以吗?”

        “没问题。”

        通话结束了……

        办公室里,助理站在秦承禹身边,刚才的电话内容他也听到了,“秦总,您要去见谁?”他猜到了,但是又不确定。

        他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刚毅,深邃的目光依然看着窗外的。

        助理也没再多问。

        京雅私护医院里,沈信时在走廊里接到一个电话,“什么?!”听完那端汇报过来的内容,他手机都差点吓掉!

        不远处,刚结束通话朝这边走来的君浩脚步一滞。

        “怎么会是假冒伪劣的呢??我们有品管的!都有检查质量的啊!一层层这么严格!怎么可能没有人查出来?”沈信时很激动地质问着,他感觉整个世界坍塌了,“一共要赔多少钱?消息传出去了吗?能用钱摆平吗?”

        手机那端的男人告诉他,“要陪21亿美金,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但由于网络瘫痪暂时不会播,造不成很大的舆论,公司门口还是围了不少媒体,而且股东们都想抽股,公司内部有点混乱,大家现在都害怕了,最重要的是监管部门已经入手调查,咱们可能……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对方尽量冷静,可声音还是有点抖。

        “不可能!”沈信时情绪激动,心急如焚,“这件事情一定要调查清楚!很有可能是别人在背后搞鬼!由人暗中操控的!沈氏的信誉一直很好!咱们不可能将珠宝徦冒伪劣!平常订单并不少,而且利润也不低!傻子才会挺而走险!”

        “董事长,可问题是现在已经出了这个事情,别人不会相信我们的解释,这么多双眼睛在盯着呢,大家都是看证据讲话的。”助理提醒他,“突然间出了这种事情,之前咱们都没有任何察觉,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

        说明这件事情不是一朝一夕被别人操控的!

        这是一个缜密的计划!目的就是要搞跨沈氏!

        “……”沈信时并不傻,冷静一想,他感觉自己被吓出一身冷汗!

        是谁?谁有这么大的能力?

        他仿佛被人击中了骨髓,一时间彻底慌了神!

        除了盛总还有谁?可盛总他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天骄国际想搞沈氏不需要布这么缜密的天衣无缝的计划,他可以直接拉开那些客户,一个电话的问题而已。

        所以一定不是盛总……

        是秦承禹吗?!

        沈信时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名字,他被彻底吓到了!

        益创现在也是大企业,幕后老总就是秦承禹,他不仅还活着而且混得风生水起,最主要是……他有嫌疑这么做。

        见他久久不说话,助理询问,“您什么时候回美国?”毕竟刚去嘉城,若不是万不得已,助理也是绝对不会这么问的。

        沈信时是来看望女儿的,医生说外甥女要到后天才允许被探视,毕竟骨肉亲情,他当然是想看一眼再走的,可是现在公司已经着火了,他再不回去的话指不定会被烧成什么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给出了回答,“我今天晚上的机票,你们先顶住。”

        “好,一路平安。”

        然后通话结束了。

        沈信时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嘟嘟忙音,他身子仿佛僵硬了,呼吸渐紧,连喉咙也变得很不舒服,握着手机的手缓缓放下来,整个人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就这么倒了。

        “爸!”沈君浩一个健步冲上来扶住他,“爸!生什么事了?!”他刚才零碎地听到了些。

        沈信时错愕地转眸,“……”没想到儿子会在走廊里。

        四目相对着,父亲无法掩饰住眼里的悲伤与焦虑,喉咙梗塞得说不出一个字。

        “爸爸,生什么事了?”君浩紧握着父亲肩膀,紧紧扶着他,他突然间也高度紧张。

        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没有看到父亲像今天这样子,仿佛出了天大的事情。

        “……”沈信时一点点抽回理智,他没有回答。

        君浩不在公司里任职,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多一个人知道只不过会多一份烦恼。

        父亲稳了稳情绪,伸手握住儿子手臂,“君浩,帮爸爸订张机票,我要下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