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撩妻100式在线阅读 - 第838章 在一起了

第838章 在一起了

        “皱着眉头干嘛?我又没死。”君浩开口,“你也没死,这是皆大欢喜的事。”



        她看向他,喉咙干涩得厉害,浑身滚烫滚烫的,“你若是死了,那我也死掉算了。”她赌气地说,借机表白。



        “傻。”简单的一个字是他的态度。



        没一会儿,老中医随阿爸上了楼。



        “医生好。”君浩站起身退开两步,朝他行了个礼。



        “君浩,你又回来了?”再次见着他,老中医很是高兴,不免多看了他几眼,医生放下医药箱,看向躺在床上的女孩,“小阳老师,是你发烧了吧?”



        “嗯,还有他,他也发烧了。”



        “一个一个看,我听说你掉水里了,这么冷的天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关心着责备着,老中医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很烫,有40度左右,他替她把了把脉,赶紧开药。



        躺在病床上,阳童童咬咬唇没有说话,她看向君浩时,觉得他的脸色越来越差了,“医生,君浩也发烧了。”



        “好好好,我呆会儿就给他看。”医生准备着药丸,回眸问道,“有温水吗?”



        “有有有,我去拿。”阿妈转身迅速离开。



        ……



        阳童童毕竟是女生,再加上药性的作用,吃过药后她便躺床上睡着了,整个人感觉筋疲力尽的,君浩吃药后送老中医下了楼。



        他坚持要送老中医回家,阿爸也就没有强求,随他去了。



        老中医身体比以前更硬朗了些,他的头发倒是白了不少,君浩替他背着药箱,两人并肩行走在盛开的桃林里,朝着他家的方向走去,有微风吹过,粉色花瓣飘落在他们肩膀。



        “君浩,你有心结未打开呐。”老中医感慨着。



        身边的年轻男子面色柔和,他望了望远处的天空,“或许吧,不过我一直在试着解结,所以我回来了,我在面对。”他说得很平静。



        “其实有的东西一旦失去了,那就是真的不再拥有。”老中医当然看出了些什么,他的身边不再是时颖相伴,而是古怪精灵的小阳老师,“不妨开始一段新的恋情,这样才能愈合心伤。”



        “谢谢开导,我一直在努力。”君浩扬了扬唇,“谢谢你,医生,谢谢你曾经救了小颖,替她保住了孩子,她才拥有今天的幸福。”君浩递给他一个红包,“新年快乐。”



        “红包不收,这年头不管是谁,赚钱都不易啊。”



        “收下吧,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君浩执意要他收下,“你收下,我才能安心。”



        犹豫了一会儿,老人叹了口气,“那好吧。”



        “天意如此啊。”走了一会儿,老中医转眸看看君浩,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其实我会看面相,我一直觉得你跟时颖并不是很般配,你们中间总是隔着点什么,若不是盛先生,也会是其他人,或是你这边会出问题,总之你们俩在一起不容易。”



        君浩是震惊的,他看向他。



        对方点点头,“对,你们并不合适,也可以说你们始终都走不到一起去。”



        合不合适都已经失去,君浩也就释然了,他似乎微微一笑,“所以老天不让我们重逢,怕一番瞎折腾之后两人都遍体鳞伤。”



        “反观你和小阳老师,那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老中医抚抚长须。



        “……”



        ……



        送老中医回家后,君浩回到了囤囤家,他发现自己已经退烧,而阳童童也退了烧,此时她心急如焚地出现在院子里,以为他走了,可是却看到他回来,她松了口气,院子里两人停下了脚步。



        目光对视了一会儿,就在君浩朝她迈开步伐时,手机响起,是妈妈打来的,肯定又催他回去。



        听着手机彩铃,远在纽约的张铃儿可以说是心急如焚,盛世林那日的警告一直停留在耳边,所以她紧张不安,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喂,妈妈。”



        “君浩啊,你还在嘉城吗?你还打算呆多久啊?”她真是急死了,哀求地说,“妈妈求你了,回来吧!你都去了一二十天了!”



        这是她第n次电话催他,君浩这回同意了,“好。”



        “买今天的机票?”



        “好。”



        通话结束后,君浩朝阳童童走去,“回纽约?”



        她豁然睁眸,“现在?”



        “对,你去收拾东西,我来订票。”说着,他边操作手机边抬步朝院子里走去。



        他还愿意带她走??



        这让阳童童喜出望外!她赶紧上楼去收拾东西,然后将箱子给拎下来。



        两人向阿爸阿妈和囤囤告别,还给他们各封了个大红包。



        院子里,君浩一手拎着箱子,一手牵着阳童童的手与之十指紧扣。



        “再见!有时间我们还会回来的!”阳童童高兴地冲大家挥手,彼此温度交织着,心里就跟灌了蜜一样甜。



        “小阳老师再见!君浩哥哥再见!”



        “一路顺风,想回来就回来!”阿爸高兴地说,“有时间常联系!”



        就这样,他们离开了……阿爸阿妈很高兴,望着那背影,唇角露出了祝福的笑容,是不是雨过天晴了呢?



        囤囤歪着脑袋看向他们紧扣在一起的十指,疑惑地问,“阿妈,君浩哥哥和小阳老师……在谈恋爱吗?”



        阿妈抚抚儿子的脑袋,没有回答。



        君浩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烦心事?不都是自己给执着出来的?



        如果试着去放手,然后开始一段新感情,或许前方暖阳普照,春风和熙,人生将无限美好,其实在他跳入水里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是在乎她的。



        君浩记忆恢复这件事情,只有他自己和阳童童两人知道,沈家人都不知道。所有人都在刻意回避着关于盛誉时颖的话题,而他已经坦然面对。



        傍晚,嘉城。



        大众730开进院子里时,李妈妈迎了出来,可是下车的依然只有儿子一个人,“你媳妇呢?”



        “妈。”李新亮停下了脚步,他一本正经地瞅着她,“您怎么天天问啊?她在纽约。”



        “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啊?”她着急了,“这晃就是一年,再晃晃你就30了,而且十月怀胎并不久呢,开始显怀的时候拍婚纱照也不好拍,办酒席也麻烦,这些事情你们得趁早弄好。”



        “我们最近都忙,婚礼的事情还没有商量。”他有些疲惫,今天在公司里处理了一堆的烂摊子,那个蠢包助理真是差点气死他。



        李妈妈很着急,“这种事你得主动啊!你是男人,你不安排你让人家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