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盛少撩妻100式在线阅读 - 第542章 我们结束了

第542章 我们结束了

        当南宫莫再次出现在灯带拱门出口处的时候,外围的记者又一次激动了!大家拥挤着尖叫着!所有摄像机都扛得高高的。



        南宫莫英俊的脸庞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浅蹙了眉。



        在外头尴尬地等候多时的小女友见势转眸,看到了那个风度翩翩款款而出的男子,他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她不敢朝他走近,因为她还没搞明白他今天是出了什么牌,被撇下她已经够丢脸了,不想再把人给丢了。



        可是南宫莫却朝她走来,并没有遗忘她。



        就在记者们猜测他和梁诺琪有一腿时,他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抱住了这个在秋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女孩儿,女孩伸手环住他的腰,将脑袋往他怀里埋了埋。



        人群中一片沸腾!!



        “哇!莫少!!!”



        “秀恩爱啊!!”



        “哦!



        小女友心里喜滋滋的,男人表情冷淡,他揽过她肩膀带她朝自己的座驾走去。



        女孩凉掉的心顿时被捂得暖呼呼的,她咬唇忍不住笑了,鼓了鼓勇气,她借机为他献上一个吻。



        “哇!!”



        “狗粮啊!!”



        这个亲密无间的举动在人群中又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大家都激动不已。



        不远处梁诺琪也看到了,她愣愣地望着,心情有些难以描述。



        然后,她看到他们上了车,再然后车子就开走了……



        她们会去酒店开房吧?不知怎么的,她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



        驾驶室里,南宫莫透过后视镜看到了那个冷风中独自站立的身影,晚风吹起她的发,他眸子里闪过一丝凉意,脸上轮廓也是硬硬的,握住方向盘的手越发紧锢,眸子里透出一股浓烈的恨意。不过随后又恢复了淡然。



        “莫少。”小女友表现得很体贴,也并不责怪他刚才撇下她,而是发出了邀请,“我们去吃火锅吧?”



        “不去。”他单手操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搁在车窗上,眸色微凉。



        车速很快,女孩为了美穿得很少,简直还是夏天的装扮,所以车窗一摇下,那深秋的冷风灌窗而入,刺得她直哆嗦!



        副驾驶里,女人抱着手臂不敢吭声,太冷了,受不了!目光扫到一件男士外套她也不敢提出借穿,更别说直接伸手拿了。



        而南宫莫也没有体现出任何的怜香惜玉,他甚至都没有看她,闲闲地说了一句,“我们结束了。”



        “……”女孩猛地甩眸,错愕!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始终盯着前方夜色,将车子开得飞快!所有夜景在两旁一闪而过!



        女孩感觉不到冷了,她含泪盯着那侧颜,泫泫欲泣地问,“莫少,是……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她努力地回想着,和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她都是保持高度警惕的,不可能惹他不高兴了,除了刚才那个吻……



        南宫莫没有回答,也懒得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是每个跟了他的女人都会问的。



        “莫少……”女孩唇角微扬,以为他只是心情不好,她努力克制着情绪,“你在追求什么?”



        开车的男人眉头微皱,转眸扫了她一眼又目视前方。



        女孩则一瞬不瞬地瞅着他,像这样近距离地看他,恐怕是此生唯一的机会了,以后再想念就只能抱着报纸了,她有好多好多的疑惑,她想问出来,哪怕等不到答案。



        “我想知道到底要有多么优秀,才能走入你的内心?”她咬了咬唇,尽可能心平气和地对他说,“我12岁大学毕业,现在是博士后,我应该是你所有前女友中学历最高的,我家境也还可以,父母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而且我有颜值,我脾气也高,我情商高……”



        “可你不是她。”他的声音犹如来自冰窖,连转眸看她一眼都不屑。他最讨厌分手后话多的女人!



        “她?”女孩不禁想了想,“是指刚才那个女人吗?”



        南宫莫没有回答。



        女孩就越断定是梁诺琪了,她仍有疑惑,“可现在坐在这个位置的人是我,为什么不是她?”



        一脚踩下刹车!



        这辆价值上千万的迈巴赫骤然停下!简直就是说停就停!



        巨大的惯性差点连安全气囊都给弄出来!



        “那你下车!”



        女孩惊魂未定还没恍过神,她不可置信地望着驾驶室里爆怒的男子。



        一个按扭按下,车门打开。



        女孩别无选择,她只好转身下了车,关上车门,下一秒车子在她面前扬长而去!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下场,她想过会分手,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快,她觉得以自己的乖巧与招人喜欢的程度,怎么着也能跟他处个一两年。



        可是却败给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



        对,梁诺琪在她眼里是显得其貌不扬,只因为自己太年轻太漂亮,才刚满十九岁,而且整过容,她对自己的相貌有着很大的自信,所以对谁都是不屑的,她甚至觉得盛太太时颖也是长相一般,不及自己漂亮。



        她气急败坏地打了个电话给自己在警察局上班的哥哥,哥哥接她回家。



        她画了一幅梁诺琪的画相交给他,“哥,帮我查这个女人的身份!”



        ……



        灯展粉色拱门处,盛誉牵着时颖走向不远处从地上“长”出来的蘑菇音箱,然后陪着她调放音乐。



        阿辉和外婆朝他们走来,阿风始终跟在他们身后。



        此时已是三个小时以后,临近转钟之时,虽然灯展很美,可是老人的体力明显吃不消了,她觉得很困,腿也乏力,阿辉用手机给老人拍了几张照片,外婆还摆了几个可爱的姿势,是的,每位女性心里都装着一个少女。



        还隔着很远的时候老人就将目光落到时颖身上,她甚至有些恍惚,这一切到底是不是梦?



        她见着她的冰瑶了吗?



        20多年前冰瑶离开之时,和眼前这个女孩几乎一模一样,还是说她太想念冰瑶了?



        老人不敢太靠近,她隔着不远的位置停下脚步,望着那侧影热泪盈眶。



        阿辉眉头微皱,“外婆?”



        “……”老人家嘴唇颤抖着,对女儿的思念令她心里一阵阵地抽痛。



        许是感觉到老人的目光,时颖转眸,她微怔,拉着盛誉朝这边走来。



        “奶奶,您怎么了?”她关心地问,“您不舒服吗?”见老人不答,她又看向一旁的阿辉,“你外婆不舒服吗?要不要紧?”



        “刚才还好好的。”阿辉搀扶着老人。



        老人泪眼婆娑,她缓缓抬手去抚时颖的脸颊,时颖却被盛誉揽得后退一步,他目光沉沉地盯着老人。



        盛誉一来担心细菌,二来更怀疑她的掌心有一种毒药,会对小颖不利。



        老人的手就这么愣愣地停在半空,泪水滚落下来。



        时颖心头一紧,她转眸看了盛誉一眼,轻轻拂去肩膀上他的手,她上前一步握住老人的手,然后伸手替她擦去泪水,“奶奶……”



        “冰瑶。”老人情绪失控,“我的冰瑶……”



        盛誉冷眸一眯,不可置信地看向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