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405章 没动真格

第405章 没动真格

        执行任务完毕回来的一组稽查队人员,正说笑着,突然听到一阵激烈的狗叫,其中还有人声。周围的狗都绷紧了皮似的往远处避开,就算没往远处避,也朝各自训导员身边贴紧,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

        “打起来了?”有人惊道。

        “哪两条……不对,听声音像是三条狗?”

        “不会是k和刺头打起来了吧?我就知道那俩迟早要打一架!”

        “听声音有点不像。”

        “我觉得像,看看其他狗的反应,除了那俩,其他的造不成这种效果。”

        “之前不是还说打不起来的吗?这还真打起来了?听声音打得还很凶!”

        “那俩打架的时候其他的狗就是炮灰,赶紧去看看!”队伍里每条狗都是非常珍贵的,可别因为那俩打架而误伤其他的狗。

        带着稽查犬的队员并没有过去,没带狗的都往那边跑,想着若是k和刺头打起来,它们的训导员未必能拉住,得多叫几个人过去帮忙。

        院子里和楼上的人听到动静也都朝那边围过去。

        不过很快,狗叫声都停了下来,通道那边传来队长赵的吼叫:“看什么看,都回去!”

        被赶开的人得知那边已经平息,仍旧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离开之后凑一起议论。

        “真开打了?”一名昨晚值夜班的队员过来问。他刚才补觉呢,突听一阵激烈的狗叫,惊得立马从床上翻下。

        “谁赢了?k还是刺头?”

        “不知道,我还没看清就被队长赶回来了。”

        “哎,小刘,你刚从那边过来,看清怎么回事了吗?”有人看到牵着飞鹰过来的小刘,问道。

        飞鹰的训导员小刘安抚地摸了摸受到惊吓的飞鹰,对问话的人摇摇头,“队长不让乱说。”

        “这事还不能说?不能小透露一下?到底是k还是刺头赢了?或者打了个平手?”一名非训导员的稽查队员说道。

        小刘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仍旧摇头,“别问了。”

        一场争斗,来得突然,结束得也快。等还有人得到消息想过去探一探的时候,通道那边已经不见影了。

        楼上某室。

        被牵回宿舍的刺头,此时正侧躺在地上,哭得一抽一抽,还出呼哧呼哧的声音,没半点儿威风劲。

        这是又气又怒又伤心,没办法泄只能哭。

        熟悉它性子的训导员此时也是满脸无奈,他今天受到的冲击也大。他本以为现在这个队伍里,能压过刺头的只有k,不料,跟k之间的胜负还没决出来,刺头施威不成反被人家小狗摁在地上咬,脖子那儿都被咬了两撮儿毛,好在刺头脖子那的毛虽不长但够厚,看着也不明显。只是这打击,一时半会儿还缓不过来。

        “刺头你也别跟人家小狗闹脾气。”训导员说道,“你是大狗狗了,别跟小不点儿计较太多。”

        但一说“小狗”,刺头抽泣得更厉害了。大狗狗都打不赢小不点儿!

        训导员也回过神,赶紧又道:“不管怎么样,在工作上咱们还是王者!对不对?”

        刺头抽泣的动静缓了缓。

        训导员一边安抚刺头,一边苦恼。心中想着:那小狗,是真够凶啊!!

        同一层另一间宿舍内。

        k交叠着前爪趴在地上,姿势还是跟往常一样,但没了以往的那种霸气,此时浑身都散着一股郁闷气息。

        训导员在旁边说着安慰开导的话,k看都没看训导员一眼,听了会儿,下巴往另一侧挪开,一副“我很烦,你别吵”的样子。

        见到k这样,训导员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坐在k旁边,心中回想着刚才通道里的那一幕。

        k今天受到的打击不小,估计比执行任务失败时受到的打击还大。

        刺头跟卷毛打起来的时候,k是想去劝架的,然后,想劝架没劝成功,反倒被卷毛一腿蹬开,脾气一来,也加入战斗。就这种混战,k和刺头这种大型犬怒起来,打红眼了,两名训导员拦都拦不住,呵斥也无用。而且,隐隐有点两大只联合对付那一小只的情势。但偏偏,k被接二连三蹬开,以前他从来没想过,身为大型犬的k会被一只小型犬推得在地上滚好几圈,也没想过强壮迅猛的刺头,会被那小不点摁地上咬。

        此时此刻,k的训导员心中出了与刺头训导员同样的感慨:那小狗……真Tm凶啊!

        到底是什么品种的?

        以前怎么没听说?

        在他们楼下,某间宿舍内。

        卷毛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缩着脖子头微微垂下,眼睛小心看着方召。

        “你看你,欺负人家了是不是?不过这次错不在你,对方先动口的。卷毛,以后大家都在同一个队伍里,它们都是你队友……不要倚强凌弱!给它们留点面子。

        还有,不要觉得自己很厉害,就能懈怠,工作的时候,要认真对待!”

        方召正跟卷毛说话呢,赵给他了个消息,让他带着卷毛去楼上刺头所在的那间宿舍。

        “来之前我说过的话,你要记住,不要表现太过!”方召叮嘱几句,才牵着卷毛上楼。

        赵已经在那儿等着了,方召带卷毛一进门,刺头就出低吼。

        卷毛没回应,乖乖跟在方召脚边,一副“我很听话我很乖”样子。

        方召见刺头眼睛那儿有泪痕,心中好奇。赵说刺头这狗的情绪变化比较激烈,没想到打输一场能哭成这样。

        刺头的训导员察觉到方召的视线,轻咳一声,解释道:“刺头喝水少,上火了而已。”

        方召配合地点头,“原来如此。”照顾工作犬的情绪,他明白的。

        赵这时候也说话了,“我刚叫了犬医过来,待会儿让犬医给它们看看,身上有伤得及时处理。方召,卷毛没伤着哪儿吧?”

        当时的情形赵看得清楚,卷毛可不像是被刺头咬伤的样子,至于k,每次一靠近就被卷毛蹬边上去了,更没机会下口。

        “没有,没受伤。”方召回道。

        “那就好。”赵眼神复杂地看了看静静蹲在方召脚边的卷毛,缓和语气对方召道,“今天k和刺头都有点闹脾气,才会打起来,不过它们不会动真格,不会下死口咬的,你别担心。说起来,我没想到你这条小卷毛狗起飙来这么凶。”

        方召:“......”我说它也没动真格你们信不信?

        卷毛要是动真格,就不是咬两嘴毛随意蹬几脚了,这真只是轻的。不过这些方召都不能说,只是配合地回应几句。

        不论如何,这次打架就是不对,三条狗被拉出去关十小时禁闭。

        十小时不长,但是专门针对犬类的禁闭室,没有哪条狗愿意在那里久待。

        现在正是忙的时候,这三条可都是成绩排行前三的精英,出任务还需要它们,赵不可能将它们关几天。第一次打架犯错,十小时小惩一下,长个记性。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赵就去向领导汇报工作了。因为卷毛的掺和,队伍就能提前度过磨合期,能更好地运作起来了。

        而且,看卷毛那样子,服从性还是很高的,战斗力也乎想象,就是不知道工作起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