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400章 太可怕了

第400章 太可怕了

        其实很早以前,褚波的个人作风还不是如此,他与萨罗一样,有什么话当时就直接说了,怼人也正面骂回去。

        后来褚波发布自己首张个人专辑,家里人就跟褚波说:“你现在也算是个艺术人士,要注意形象,遇到什么先想想自己的职业。”

        褚波回去一琢磨,没错啊!我是个正经的歌唱艺术工作者,艺术家就该用艺术家的方式怼回去!古人言,君子动口不动手,闹矛盾我不打你,我也不在社交平台骂你,我把你写进歌词里开演唱会骂出来!

        通过实践,褚波发现这宣泄的方式还挺爽。再后来就成了习惯,一激动,兴致一来,情绪太高昂的之后就进入忘我状态,只记得自己心里憋了哪些话,别的都抛天边去了。

        这次恒星杯庆功会,褚波也做过准备。其实褚波也知道自己的坏习惯,所以,在方召选出三首歌之后,串起来的时候进行了重编曲,在节奏和风格上略有调整,虽然依旧是摇滚内核,但伴奏上开始阶段偏抒情一点。尤其是第一二段,将前两首歌改动更大,更适合恒星杯的舞台,当然,最重要的是,对于褚波能起到一个“降温”的作用。

        经纪人褚杨在看过他们重编曲后的三首连串,自然能看出方召和褚波的目的,所以很满意这种改编。

        然而,所有准备都齐了,啥都挡不住褚波今天心情好,又多认识了一个朋友,高兴啊!一高兴,他就在这个相对严肃正式的舞台上浪到飞起。

        可以说,在唱到第三段的时候,褚波就是头脑发热状态,压过了理智——来啊!放飞啊!一起嗨啊!

        偏偏,在褚波唱得正嗨的时候,憋了一肚子话想唱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方召的眼神。

        那是怎样的眼神呢?

        带点责备,警告,以及……慈爱?

        褚波当时心里就一哆嗦。

        总而言之,那一瞬间,褚波想到了自家爷爷。上一次褚波怼人闹大了之后被老爷子叫过去批评,写思想汇报,写保证书,关着面壁思过好长一段时间,每天接受思想教育。

        人为消音这种事情不是褚波自己想控制的,完全是身体的条件反射——唱得正嗨一侧身发现老爷子在旁边,顿时一身汗毛从头到脚瞬间炸起,舌头就不自觉打了个结!

        还好褚波对唱歌这事太熟悉,职业素质够硬,那没出口的粗词因为一个停顿过去,在理智尚未完全被掌控的情况下,后面的词却顺溜地接上了。

        褚波很快回神,接着唱,看清站旁边的是方召,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唱太嗨眼花了!

        不过这时候脑子也吓清醒了,好在第三段已经快结束,褚波控制着节奏,将唱脱轨的歌词给圆回来,然后带着节奏顺利唱完。

        与此同时,台下的学员们还好,就算注意到“人为消音”这点也不会只抓着这事去深想,他们喜欢的是褚波这个人以及他的歌。而毫不知内情的记者们,皆一脸震惊得仿佛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的表情。

        一开始看到褚波唱嗨的时候,熟悉褚波尿性的记者们还心中暗爽,就等着褚波开启喷子模式来段说唱开骂,谁知竟然被褚波消音唱过去了!

        “刚那个……是不是被和谐过了?还是我没听清歌词?”一名记者以为自己耳力退化,没抓住关键字眼。

        “我听着跟你一样。”旁边的记者亦是满脸惊奇。

        多少人第一时间以为自己幻听。

        比褚波在恒星杯舞台上唱嗨开骂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褚波竟然能控制住嘴懂得人为消音了!

        这简直就是个奇幻事件!!

        出道这么多年,褚波要是早有这能耐,在乐坛地位就不止于此了!何至于连开个现场演唱会都要四处奔波找路子打保证?

        这种时候,记者也不想其他了,正抢时间写稿子的记者也都放下手里的活,仔仔细细地听,就想看看褚波这种“人为消音”情况是偶然,还是褚波已经懂得自我控制了?

        然而,一直等到褚波唱完,记者们也没等来褚波爆粗。

        “今儿轰炸机真哑火了啊?”

        “是不是现场有褚家的长辈在这里坐着他不敢开骂?”有人开始猜测原因。

        “不应该啊,没得到消息。”

        “气氛到位了,情绪到位了,眼瞅着他就要来个爆点,怎么就消音过去了?”

        “估计……还是是情绪没到位,褚波没放开。”

        “我看他刚才情绪高昂着呢!我猜想,还是演唱会的事情,他经纪人盯着呢。为了后面各洲演唱会申请通过,他就算再不愿意,也得学会自我控制,你们看,这次不就控制成功了么,懂得怎么在合适的地方消音,褚波这是要更进一步的节奏。”

        “唉,也是被现状逼的。”

        失望是有点失望,但能写的东西也多,所以记者们心情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锦洲的记者们,已经发挥他们强大的脑补能力,想象出各种原因了。

        后台,经理人褚杨激动得大笑着朝褚波过去。

        “小波,非常好!简直完美!!我原以为你又唱脱了,还是小看了你啊!”褚杨红着眼眶,带着无限感慨,看褚波的眼神,仿佛看自家辛苦养了好多年的猪终于能卖个金价了!

        不过褚波这时候并未注意褚杨诡异的视线,他现在有些恍惚,台上的演出好像耗尽了他浑身的力气,扶着助理跌到休息室的沙发上。

        萨罗这时候也来到这里,他一个人在观众席也没意思,过来找褚波说话。见面先比了个拇指,赞一下,“真敬业啊!看你舞台上又蹦又跳还有丰富的肢体动作,歌词唱那么快还得吐字清晰,唱歌很累我总算是知道了。瞧你这一身汗!”

        褚波瞟了他一眼,没回应,还在喘气,腿还有些微微发抖。

        萨罗继续道:“哎,我说,你这样不行啊,不是说以后还要跑各洲开现场演唱会?一场下来得唱多少首啊,你这唱一首就不行了,虽说你这一首是三首串出来的,比别人长,但也不够啊,有空得多锻炼锻炼。你看看我,去埠星扶贫的时候干活多了,腹肌都明显了呢!”

        褚波接过助理的毛巾,擦了擦脸上脖子上的汗。萨罗说的他当然知道,演唱会需要足够体力,但他平时不这样!别说唱一首,唱十首也不会虚脱!

        可刚才那一首,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冲击和震慑!为了不让人看出来,他得耗费更多的心力去维持,简直比连唱十首还累!没结巴都是好的了!!

        “哎,,说说,你刚才唱的时候,那个手势,怎么打的来着?还挺酷,有空教教我。”萨罗比划两下。

        “嗯。”褚波回过神,敷衍地应了一声。

        “还有,你说你,跟方召同台演出怎么也来个合唱啊,哪怕方召唱歌不好听,搭肩唱一句意思意思,你带着唱,就跟咱平时k歌的时候一样,不就行了?”萨罗觉得褚波不够意思,就顾着自己一个人嗨。

        褚波现在对“方召”这名字过敏,一听萨罗提方召,褚波脸上闪过尴尬,他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自己刚才在台上眼花把方召看成自家老爷子,还差点结巴。

        至于合唱?

        褚波使劲摇头。

        我t现在腿还软着呢!!

        这时方召从外面走进来,褚波飞快扫了他一眼,又挪开视线,没一会儿又看过来,像是想从方召脸上找点什么,随即又一脸懊恼。

        褚波内心:其实现在再看方召,也没那么像。错觉,一切都是错觉,都是自己吓自己!

        好在这场演出结果也是好的,但这心理阴影短期内肯定去除不了。一对上方召,褚波就想到当时的窘境,出道以来,头一次能在唱脱轨的时候被吓回道上去!

        反正褚波是不打算告诉别人了。说出去都丢人!

        同时也决定,在没消除这个心理阴影的时候,不会跟方召同台演出了!这一次能唱下来,下次就不一定,万一呢?

        褚波心中的纠结方召并不知道,不过他能看出褚波对他有些惧怕情绪,虽然褚波掩饰得很好,但方召还是能从一些细微之处看出来。

        其实方召以一个长辈的心态,与褚波同台演出,也没想要抢风头,后来褚波唱太嗨有点唱脱轨,方召就加强了点存在感,目的只是想告诉褚波他这儿还站着个人呢,别唱的太投入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别忘了上台之前说过的话。

        方召自己都没想到会把褚波吓成这样。所以,演出完他也没有立刻过来,多留给褚波一些时间冷静。

        现在看来,褚波还没完全冷静。

        我有那么吓人?方召心中不解。

        见这情况,方召说了两句便离开了,就他进来这么一会儿,褚波脸上表情都僵了,浑身的不自在,方召也不打算为难他。好在这次褚波演出没爆粗,想必后面申请演唱会更轻松一些。

        等方召离开,褚波整个人才放松下来,对过来的保镖·前守墓人道:“你说得对,方召这个人,真的太可怕了!”竟然会让我产生错觉!

        前守墓人:“……”他完全不明白,一场演出而已,为何就有了如此深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