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399章 又双叒叕唱嗨了

第399章 又双叒叕唱嗨了

        各洲文化局拒绝褚波去开演唱会,担心影响不好,还担心出事。褚波那张嘴太能惹事了。

        不少人调侃过褚波一激动就飙粗这个习惯,每次演唱会都有人守着抓这个点开喷,这次恒星杯也有不少记者想办法进来,因为恒星杯的庆功会演出是不直播的,事后剪辑的视频对于很多记者而言,处理过的视频他们不满意,把亮点都剪掉了,涉及褚波的视频,当然是原版的更好,所以,就算没有收到邀请的记者也会想办法弄到入场券,尤其是锦洲的娱记,充分挥了他们的各项职业技能,就为获得一张入场券。没有正式入场券是很难混进去的,安检太严。

        学员们今天格外兴奋,就算平日总板着一张脸的人也都露出笑意。

        一名记者拍了几张会场内的照片之后,跟同事抱怨,没有节目单啊。

        没办法,这是那帮学生们自己提的建议。

        其实一开始恒星杯庆功会演出是有节目单的,但后来参加挑战赛的学员们觉得有节目单之后就没有惊喜了,所以他们建议主办方去掉节目单,然后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当然,受邀的嘉宾们都准备好了节目,只要按照主办方的安排来走就行了。

        方召与褚波的节目排在第五个,不上不下,趁还没轮到他们,褚波又跟方召排练了一会儿。

        褚波演出都是带着自己的乐队的,一般伴奏乐队跟不上他的节奏。演唱会都是现场伴奏,而非录音伴奏,他不习惯录音伴奏,现场伴奏才有感觉。最重要的一点,因为褚波总喜欢即兴挥,录好的伴奏对他而言约束性太强,影响挥,他唱的时候有情绪。

        至于假唱?在褚波这里没有假唱。相反,很多人更希望他假唱,因为站台上之后,就没人控制得了他了。每一次演出都是无法复制的,就比如他每次唱嗨了之后喷人一样,锦洲好多名人都被他喷过,从明星到政客,别人喷的他喷,别人不敢喷的他也喷,偏偏还都说到点子上。

        看看时间,作为经纪人的褚杨在褚波上台之前再次叮嘱了一遍,上台之后管住嘴!

        记得记得!褚波听到工作人员让他们准备上台,匆匆点头之后照了照镜子,从头丝到鞋底都仔细检查一遍,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帅得吐血,给自己拍了个照在社交平台上炫一波。

        相比褚波依旧张扬的造型,方召更加内敛。

        褚波挑剔地看了眼,对方召道:你这么穿会被我的光芒压制下去的,要不换一身?我带了好几套衣服过来。

        南风在旁边暗暗点头,他之前也建议方召穿得更亮一些,现在这一身虽说也合适,但跟褚波一比,吸睛能力明显弱得多。

        不必,这样就可以了。方召回道。

        会场,那位全球有名的足球明星演唱一曲又跟学员们互动之后,离开舞台。

        两名幸运的学员被抽中上台与他互动,拿了签名的球衣,回到座位,小心将球衣叠好,打算等演出结束之后带回酒店买个精致的盒子装起来带回家。

        不知道下一个是谁上台?

        也就剩五个了。

        记者们也在低声讨论。

        褚波第几个上?有内幕消息没?

        我相机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呢。一名锦洲过来的年轻记者说道。

        我跟你们不一样,我这次来主要想拍方召,主编给的任务。

        正说着,灯光暗下来,前方幕布拉开。

        灰蓝的灯光在舞台上投下一个圆斑,圆斑中,一人坐在钢琴前。

        悠悠荡荡的钢琴音拉开序幕,如夜空下的荒原,草木窸窣。

        看清钢琴前的人,学员们爆出热烈的掌声,他们对方召的兴趣还是很大的。

        记者们也忙了起来。

        方召?

        不错嘛,表演钢琴独奏?

        不过,这旋律怎么听着有点熟悉

        那记者话音未落,爆破般的音色响起。

        台下众学员以及记者们齐齐一愣,最后是轰的喊叫和掌声。

        这么特别的唱腔,除了褚波也没别人了!

        褚波?

        联合演出!竟然是方召和褚波的联合演出!!

        真想不到,这两人怎么会合作的?

        尤其是锦洲过来的记者,歌声响起的第一时间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不然为什么会在方召的表演时间听到褚波的声音?

        不怪他们这么诧异,褚波从来都是独自演出,极少极少看到他跟人同台表演,要么就是节目的刻意安排,配合其他人走个过场而已。但恒星杯这样的舞台还是比较正式的,一般比较正式的舞台,看不到褚波与人同台演出不,应该说,很少有人愿意在正式的舞台上与褚波合作。

        那方召为什么会同意与褚波一起演出?

        这是个可以炒的话题啊!

        回过神,好不容易拿到入场券进来的娱记们越忙了。

        舞台上,昏暗的聚光灯下,一个身影舞台后方走出,学员们爆出更激烈的尖叫声。

        现场的情形就能看出褚波在学员们心中的地位。如果不是方召被军报拿出来当标杆,引起了这帮学员更强烈的好奇心,投票结果未必能过褚波。

        方召挑的这三歌,都是褚波写给中学生的,而这三串成一起,就像褚波创作的那些学生系列的缩影。

        创作背景方召都做过了解。

        曾经有个读中学的歌迷给褚波写了信,表达崇拜之情外,还写了自己的困境,并问候操蛋的青春。

        到了中学,往成年又靠近一步,思想有了个一个跳跃,虽没有正式步入社会,但已经开始接触到了解到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

        那名学生跟褚波说,他抱着对青春的憧憬走向青春,抱着热情与希望走过四季,却现,世界远不够完美,处处充满着缺陷。他看到了世界痛苦的悲惨的藏污纳垢的一面。所谓的青春,不过是一场场错误交织而成的被文人们无限美化的闹剧而已。

        被青春期的各种烦恼困扰,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太多泪水,太多呐喊,都淹没在无尽的黑暗里。他觉得很累,很痛苦,他不知道这个阶段,到底是他梦想的跳板还是坟墓。他很困惑,不知道是否青春的痛苦已经被延伸,如何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是否还坚持按照原定的方向走下去?跟家长说,也不被理解,他憎恶包括自己在内的世上的一切。

        那之后,褚波创作了被人们戏称为中学生系列的几歌。

        方召挑出的这三,改编之后串在一起:第一段如云雾迷蒙,隐隐约约,绵延的轨道上有列车路过荒原,驶入沉睡中的城市,迷茫的人坐在车厢里,看着窗外的世界,偶有身影廓然独立,或恣意欢谑。第二段似繁星初现,浓墨般的天幕下,明亮的黄与幽深的蓝,流光纷呈,迷幻的色彩如放大的各种欲望,引诱着到来的人。第三段,如骤然亮起的火焰伸向天幕,不是毁灭一切,而是照亮黑夜。

        对于很多类似那位写信歌迷的人而言,褚波就是一种寄托,是引导他们坚持心中梦想的那点火光,让他们身处迷蒙之中的时候,找到一份坚定往前的力量。

        方召也觉得,褚波这孩子挺好的,歌曲大多都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冲劲就是嘴欠。

        音符从飘逸到激昂,灯光在旋律与歌声中变换着,从灰暗,清冷,到躁动的光束,再到一个个大屏幕上呈现的火爆的赤焰。

        进入第三段的时候,方召就从钢琴前站起,拿出后面放着的一把电吉他。吉他是褚波的,原本方召打算跟主板方借,确定合作之后,褚波就把他带的吉他递给方召。这把乐器是按照褚波的要求定制的,颜色鲜亮,造型与褚波的个性一样张扬,倒也给方召增加了几分视觉侵略感。

        背后的鼓点更强劲,会场在升温。

        学员们更加躁动,像是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尖叫嘶吼。萨罗也跟着怪叫。

        歌迷们喜欢褚波在舞台上强大的气场,坚定的眼神,不被约束的个性,还有不服输的那股绷着的劲儿。

        不同于录音棚,现场的身体语言迸出强大的能量,喷薄而出的情感膨胀至会场各个角落,

        一些自持的学员开始还能保持冷静,但很快情绪也跟着燃烧起来。

        现场气氛太好,今天心情太过美妙,褚波太投入,一激动,又唱嗨了。

        褚波唱嗨的时候有个众所周知的表现——临时改歌词!

        而一旦褚波开始改歌词,就有极大可能性进入开喷阶段!

        几乎在褚波歌词一转进入更激烈的阶段之时,背后现场配合的乐队就明白,又又又出状况了!

        即便如此,背后伴奏的乐队还是配合地接了上来。反正这情形很常见,早习惯了。

        而方召,在褚波那边歌词还没转调的时候,就有预感了。当情况出现,方召有很短暂的停顿,他在考虑,是强硬地将褚波引入原本的轨道,还是也与现场伴奏的乐队一样配合地接上去?

        最终方召还是选择同伴奏乐队一样,配合地接上去,并往前走了一步。

        台下。

        在褚波转调之前,守着的记者们虽说今天拿到了足够的新闻,但还是有些遗憾。褚波唱嗨了之后,嘴就控制不住了,放飞起来句句犀利点爆现场,这种娱记们最喜欢了,可惜,今天到现在为止还没见到。

        看来今儿褚波是有备而来,还没唱脱。

        听闻他的经纪人,也就是圈子里颇有能耐的那个褚杨,前段时间在各洲跑动谈合作,想谈下褚波的现场演唱会,我猜测,如果这次褚波能控制得好,后面的演唱会应该能拿下许可。

        难怪褚波今天这么克制。

        不是,我怎么觉得,他又有脱轨迹象了?

        是吗!

        记者们精神再次振奋。

        后台,褚杨悬着的心就没放下过。

        在褚波开唱的时候,褚杨心中也默默念着:控制控制要控制

        作为褚波的经纪人,以及同族人,褚杨对褚波太了解了,在褚波情绪有些烧过头的时候,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褚杨:别别别艹!

        听到褚波唱转调的那一刻,褚杨没忍住骂出声来。使劲抹了抹脸,面色瞬间变得灰败,一脸绝望。

        完了,一切都完了。

        演唱会什么的,完蛋去吧!

        相比起褚杨崩溃的心情,记者们算得上狂喜。

        褚波又双叒叕唱嗨了!!

        不知道今天他又要喷谁!

        不愧是我大锦洲第一喷子!就算在恒星杯的舞台也照旧飞得起来!

        对!就是这样!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放飞如脱缰的野牛!什么叫强大到令人毛骨悚然!!

        对众人心情毫无感知的褚波,是真的唱嗨了,嗨过头,一进入这种境界,他就完全忘了其他事情,经纪人的话早被他抛天边去了,甚至都忘了这里是恒星杯的庆功会舞台。

        只是,在一个有力的甩手侧身的时候,褚波看到了站在身旁不远处的方召,对上方召的视线,舌头突然打了个结。本将出口的粗词,因为这个短暂的停顿,就这么人为消音般的过去了。

        摩拳擦掌的记者们:???

        褚杨震惊地看着舞台,仿佛看到奇迹。

        此时此刻,褚杨喜极而泣,热泪盈眶——

        他做到了!

        竟然真的做到了!

        看来褚波还是记得住我说的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