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396章 轰炸机

第396章 轰炸机

        投票时间并未截止,但票数优势太明显,南风不得不提前做准备。

        “老板,如果接到主办方的邀请,你应该不会拒绝吧?”南风问。

        “不会。”方召回道,“表演节目我再想想。”

        “好的!”

        依现在的形势看,方召受邀是肯定的,作为权威媒体都宣传的正面标杆,没有严重的黑点,不会被挡在门外。

        事实也如南风所想,主办方在看到这个投票之后,没等投票结束,就联系了方召这边,邀请方召参加恒星杯的庆功会。

        莫琅是不希望方召回来之后再去参加别的什么活动,但这个不好拒绝,恒星杯的意义不同。不得已,只能同意。好在方召提交的结业音乐会计划表很令他满意,进展不错,能拿出这么多东西,说明方召一直在为结业音乐会准备,并未因为各种事情而耽误。

        不过,在恒星杯庆功会之前,莫琅把方召叫过去闭关补课,并针对方召提交的结业音乐会计划作补充修改。

        因此,方召在回校之后,并没有多少时间出去,萨罗跑皇洲玩,攒了个饭局方召也没能出去。

        方召没叫出来,萨罗觉得可惜:“我哥们儿还挺想见见你的呢,哦,他也被恒星杯主办方邀请了,到时候你们也会见面。”

        “哪一位?”方召问。他有些好奇。

        “**啊,褚波,外号轰炸机,就是恒星杯的那个最受欢迎明星排行榜上排最后第二的那个。”

        跟方召通完话,萨罗又将通讯录上的人挨个联系。来皇洲一趟,多叫几个人热闹热闹,因为去埠星参加“扶贫”,他好久没跟自己的狐朋狗友们聚一聚了。

        萨罗也联系了旦戈·阿西斯:“出来浪!”

        “没空,带小孩呢!”旦戈是很想出来玩的,但他抽不出时间。老爹最开始给的任务他完成了,但或许是之前带得太好,上面懒得换人了,每隔一段时间就让他过去陪着小熊玩,今儿正好没空。

        萨罗在埠星“扶贫”期间就从他的狐朋狗友群里得知了旦戈带小孩的消息,当时惊得跳起来。他们这些人,玩归玩,但都有个度,乍一听到旦戈在家带小孩,不由得想了很多。后来旦戈出来解释,他们才知道,原来是聚星基金太子爷一级的人物,也就不怎么拿那小孩开玩笑了,只是有点幸灾乐祸。

        “不是任务完成了吗?这都多久了?”萨罗不解。

        “新任务,那小孩大概在哪儿上学吧,放假才出来,反正隔段时间我就被叫过去陪小孩玩。”旦戈声音疲惫。

        “行吧,那改天,**今天来皇洲,还会在皇城待一段时间,到时候再约。”

        萨罗在皇洲皇城有自己的私人住所,每次约人也都是约到这里。跟旦戈通完话不久,他口中的“**”就到了。

        褚波,锦洲级豪门褚家人,大将后人,与萨罗在雷洲的身份相似,性格上也有相似的地方——怼人不留情。

        不同的是,萨罗怼人直来直去,别人以什么方式来,他就以什么方式回过去,有人在社交平台骂他,他就直接在社交平台骂回去。

        而褚波不同,甭管别人在哪里以什么方式骂他,他就喜欢将想说的话写进歌词里唱着骂回去。

        褚波顶着一头灿眼的金——染的,来萨罗这里之后扫了圈,“人都没来?”

        “路上呢,旦戈来不了,在家带孩子,你知道的那个。”

        “还带着?”褚波也没多在意,而是问道,“方召呢?他来不来?”

        “来不了,他导师关着他上课。”

        “……十二律进修班的老师都管得这么严吗?我当年上课的时候都没这样。”褚波上网搜了搜,“不对啊,他直属导师不是卡特教授吗?卡特教授这两天在外地有讲座,那今天给方召上课的是谁?”

        “卡特教授?不清楚。”萨罗回忆了一下与方召通话的过程,“不过当时跟他通话的时候,他那边好像跟谁说了句话,我没听清说的什么,好像叫了‘莫老师’还是谁来着。”

        “莫琅?!”褚波兴奋起来,搓着手,“不行,我到时候碰到方召一定跟他好好聊聊!”

        褚波一直关注方召,因年纪相仿,也都是音乐相关,虽然路子不同,但免不了被人拿来比较。尤其是这次投票,方召以大优势排第一,他排第二,说不服气,其实也没有,只是更好奇方召这个人。原以为今天能见面,没想到十二律进修班管那么严。

        好在他们都被恒星杯主办方邀请,到时候就能碰到。

        “哎,萨罗,你们跟方召在埠星期间相处时间久,他这个人平时怎么样?军报公布的那些证绩是真的?”褚波问。

        ……

        那边褚波在打听方召的事情,这边,被莫琅叫到家里上课的方召,听完莫琅对他论文的分析和评价之后,在书房休息。

        莫琅毕竟年纪大了,不可能有太多时间和精力给方召讲课,上完课就会去休息,多半时候方召自己待着。书房里有各种专业书籍,还有莫琅的手稿,外面想看都看不到的。

        方召整理完论文之后,休息时间里搜了褚波的个人信息。

        在此之前方召看过褚波的的演唱会录像,也看过网上各娱乐媒体报道的褚波的个人经历。

        褚波出身将门,从幼儿园到大学,一直全优成绩,却并不是乖学生那一类,性情桀骜。后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锦洲最好的大学,组乐团玩,上了两年大学现自己还是更爱唱歌,于是仿佛突然找到了真爱,又用了半年时间完成学业,提前毕业考了隔壁的音乐学院,也是全锦洲最好的艺术类院校。这事当初上了锦洲各媒体推送的新闻头条。

        有人说他任性,但人家有任性的资本。

        也有人说他个性,比如很多青春期的学生,他们就喜欢这种不走寻常路的人。

        褚波喜欢在机械与电子的强节奏下,用犀利的语言去唱出心中所想,也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就好像去年,年初褚波的一极具侵略性与攻击性的punk歌曲被不少朋克音乐爱好者追捧,然而紧接着,他又将一极有名的颓丧朋克改编成硬摇滚,虽然卖得火爆,但被很多朋克粉丝抵制,粉转黑。

        他会在自己的歌曲里尖锐地批判一些不好的现象,会在演唱会气氛最激烈的时候突然来一说唱怼人还改歌词飙粗;也曾给一位轻生倾向的歌迷写积极的、坚强阳光的歌曲,还曾为一场恐怖袭击事件中逝去的人创作了带着另类摇滚风的祈求冥福的镇魂歌。

        有人说他利用那场恐袭事件作秀,蹭热度,然而在那场恐袭过去的第七天,褚波又出了一极有力量的反恐歌曲。一名知名音乐人当时还曾评价他:“将暴力融进去,一歌胜过一把枪。”

        那之后,传言褚波因为这反恐歌曲上了某些人的暗杀名单,褚家人将他关了一个月才放出来,而褚波身边也一直有很多保镖。

        不过也有人说,褚波身边总是很多保镖,是因为他什么都敢唱,嘴贱得罪的人多了,开个演唱会还即兴来了段rap怼某位人气相当高的影帝,别说恐怖分子,多少人都想打他。只要他管不住那张嘴,不被暗杀也迟早被封杀。

        有人恨他恨得牙痒,也有人极喜欢。尤其是在中学生中,褚波的人气从未降过,如果单在锦洲范围统计,中学生投票最高的明星,肯定是他。

        放眼全球,学院派并不喜欢褚波这种风格,褚波在乐坛地位并不高,但在中学生中依旧拥有极高的人气。上一届褚波也被恒星杯庆功会邀请过,而今年,经过积累,原本有机会冲恒星杯最受欢迎第一的,没料出了个方召。投票结果出来的那天,锦洲那边不少学生还抗议过。

        方召看着演唱会视频里的褚波,这种人站在舞台上,桀骜,肆意,张扬,仿佛浑身都着光,像个炽热的小太阳。最光芒闪耀的时候,嘴是时刻随着心的,遮都遮不住。

        也的确如媒体评论的那样,褚波真会在气氛激烈的时候改歌词,方召时不时能看到屏幕下方字幕中出现“**”或[哔——]字样,现场气氛最高的时候,和谐频率也最高。

        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想到恒星杯的庆功会,褚波不至于在那样的场合也骂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