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344章 获奖通知

第344章 获奖通知

        莫琅这个十分钟作品确实在一播出就被各大音乐院校盯上了,又到了考试的时候,出题总得有新意吧?

        每年一些优秀音乐作品都会被拿来出题,莫琅这个就更不能错过,本就是大师,作品质量也是顶级,更不容错过。

        自从年纪大了之后,莫琅两三年都难得有一个作品公开,现在一出来就是个大招,各种赏析题,重编题,论文题,都在出题老师们脑子里过了一遍。

        就像音乐各类型各专业的学生们感叹的那样,复杂的作曲技术,确实也是一种炫技,莫琅摆出的这些都是硬招,一般的学生接一招都费力,更别说一整首里面包含的所有硬招了。

        不少学生就开始琢磨,既然都知道莫琅大师这首要被出题老师拿出来考,他们就得先做准备。

        寻求外援?

        然而,以前一点动静就能大刷存在感的各种参考书著者、各个辅导班的老师们,这一次低调很多。

        各大辅导班老师们心里也苦,短时间内也没办法。

        不敢讲啊,自己都没参透,还去辅导别人?分析错了怎么办?那不是砸自己招牌?

        曲作者可是莫琅,多牛哔的人物,那技术不是一般人能解析完全的。

        去请教莫琅?

        可别扯了!

        人家珍宝级艺术大师哪是那么好请的?再加上莫琅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身体跟不上,很多事情就有了限制。

        学生们想来想去,发现还是去问方召最方便。

        方召年轻,大家交流没代沟,并且方召也算是参与创作的人之一,让他讲也行。

        为此,齐安音乐学院的学生率先找到方召这里,一口一个“师兄”叫得亲近。

        不仅有学生,还有打算拿这曲出题的老师们,也询问过方召。

        而方召自己,讲是可以讲,没太大难度,当时在莫琅创作期间,两人探讨得够多了,对于莫琅的艺术观点和创作理念都有了解,只是,这首的作者毕竟是莫琅,要不要讲,要讲多少,还是需要征求莫老那边的意见。

        方召就这事询问莫琅的时候,莫琅还挺高兴。

        “好事啊!”

        在莫琅看来,他自己因为身体跟不上,没法长时间讲课,但如果要将此作拿出来请其他人讲,这个人选,最合适的就是方召。

        他并不会因为方召年纪轻就觉得他没有足够的能力,方召掌握的知识有多少,在崴星的时候他老人家就已经了解过了,在他看来,方召去讲课一点都没问题。

        莫琅现在的地位已经足够高,他如今也没有将自己的本事藏着掖着的想法,更愿意将自己掌握的知识,自己的心得,分享给后辈们。

        其实以前莫琅也不是毫无保留地传授知识,可到了现在,年纪已经很大了,再加上创作过程中的一些感悟,觉得,到这地步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呢?

        就像他的作品所表达出来的思想一样,传承是很重要的。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这个行业要发展,总得他们这些人去推动。他希望将来,各类音乐都能有创新和突破。

        “方召,讲!”

        莫琅非常支持,“如果不是我这身体不行,我还会来个全球巡讲!”

        得到莫琅的同意之后,方召就去向皇洲艺术学院申请网络课堂用地。

        进修生宿舍是能在线授课,但皇艺这边面对在校师生有更多的专业网络授课教室,租用费也不高,只要申请下来,其他的都好说,唯一的要求就是,必须在皇艺自己的网络授课平台直播讲课。

        皇艺的人当然不会在这个上面卡方召,更何况方召还有莫琅的支持,没二话,当场就批准了,还批的一个刚升级直播设备的好教室。

        得到批准,方召看了看自己进修班的课程安排,制定了一个直播讲课时间,与进修班那边的课错开。

        课程预计分三次讲课,一次一小时,不收费。

        这也是皇艺负责网络课程这方面的人给方召的建议。

        以方召现在的资历,能收的听课费不会高,但里面因为有莫琅的因素在,听课费太少又觉得对不住莫琅的地位,再加上方召自己也不缺钱,那就豁达点,免费算了,以前一些大师级的人物也会这么做,就当是一种捐赠,一种对后辈们的鼓励与支持。

        方召开网络课讲《传奇》的消息,是由齐安音乐学院和皇艺的学生传开,很快其他洲各大音乐院校的学生也都从聊天群和论坛、互动平台上得知这个消息。

        很多人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去的,毕竟免费,听一听又不会少一毛钱。但也有人觉得免费没好货,没有值得听的东西,浪费时间。

        选择权在大家手里,方召也不强求。

        他只讲三节课,分三天讲,但总时长加起来也不过三个小时,备课内容方召还给莫琅看过。

        “做得不错,就照这个讲!好好讲!我在线旁听。”

        莫琅在线旁听,有时候也会发表几句想法。他不能将一堂课讲下来,但每堂课说几句还是行的。

        不过,对此,莫琅的徒弟们有小情绪了:“老师偏心呐!”

        莫琅那么多徒弟,论资历,论地位,论学术水平,哪个都甩方召十八条街。

        莫琅却不在意他们的小情绪:“有什么办法?仅在这个作品上,方召是最懂我的,也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和讲授水平!你们?你们还不够了解我,讲不出我要表达的意思!”

        莫琅的徒弟中有几个不信邪,在方召开课的时候也去听。

        第一天,方召讲的是莫琅这个作品的创作背景和艺术观点。

        “是这样的吗?莫老师是这个意思?”一名莫琅的徒弟提出疑问。

        但每次他们有这种疑问的时候,就会听到在线旁听的莫琅总结一句:“没错,就是这样!”

        以至于听着听着,他们也就不再去质疑了,而是会在心里感慨:原来莫老是这样想的,看不出来啊,莫非人老了一些想法也变了?

        并不只是莫琅的徒弟们会这样,一开始不少人都抱着怀疑或者看戏的心态去听,可渐渐地,他们就发现,方召这小子,讲课质量真高,还都是干货。

        方召的电竞粉丝、影视剧粉们听到消息也过来了。

        “虽然一句都听不懂,但觉得好厉害。”

        “原来召神真是音乐专业的!我还以为在开玩笑。”

        方召第一天讲课,在线观众人数两千多万,里面只有不到十分之一是音乐专业的学生,剩下的,不是粉丝就是纯粹凑热闹的路人。

        到了第二天,方召要讲创作技巧方面的知识点了,昨天两百多万的音乐专业观众,今天又涨一百万,昨天没来听课的一部分学生也都过来了。他们发现,方召讲的每一句,都可能成为参考答案。还是录下来,到时候花时间去细细理解,理解能力有限的就死记硬背!总不至于交白卷。

        只不过,音乐专业的人是多了,但在线总人数比第一天讲课,又多了两千万!这么一对比,一百多万的新增专业听众,也不算什么了。

        “这里面学音乐的人只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方召的粉丝吧?”

        “难怪大家都爱找有名气的明星去做直播活动,这就是自带流量。”有人感慨。

        “皇艺这笔买卖做得好啊!”

        因为第二堂课涉及到很重要的知识点和创作技法,音乐专业的学生和老师们也都专注地去听去,跟不上的课后再去看录制版。

        方召也讲得很专注。

        “叮——您新收到一份特别关注电子邮件,请注意查看。”

        在四千多万在线观众面前,方召个人终端的电子提示音突然响起。

        方召讲课的话稍稍顿了顿,也没去看邮件,继续讲,像是完全未受到打扰。

        不过一些听课的人就有意见了。

        “上课的时候还是将通知关掉的好,这是一种职业修养。”

        “没错,我们讲课也会将通知声音都关掉,不然容易打断自己的讲课思路和节奏,也担心给学生们带来不好的影响。”

        “唉呀,方召毕竟还年轻,没经验,下次注意就行了,在线听课的各位同行也不必过分苛责。”

        方召的粉丝们:

        “原来召神的个人终端提示音是系统默认款。”

        “我记得最早这款声音出来的时候还被全民吐槽过‘如石头般僵硬无情’。”

        “好久没听到这种系统默认的声音了,原来这款还没改吗?”

        “哈哈哈哈跟我爷爷的是同一款!”

        直到——

        “你们知道他刚才收到的通知是什么吗?!不知道的去看银河奖委员会刚才发布的新闻!银河星辰奖获奖者已经全部揭晓!就在刚才!今年十个获奖者里面就有方召!”

        “所以,也有可能方召设置了通知静音,只是银河奖那边的通知是属于特别通知类,所以才会突然冒出声音?”

        “应该不会吧?如果是银河星辰奖的获奖通知,他怎么不看?”

        在线旁听的莫琅也看到银河奖委员会那边公布的消息了,联系到刚才课程里听到的通知提醒,不由笑道:“嘿!这小子有意思!”

        无视银河星辰奖的特别通知消息,能这么淡定地继续讲课,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个。

        越来越多的人去求证,回来之后在直播课程的讨论区留言——

        “召神!你获奖了!”

        “获大奖啊!真不看一眼吗?”

        “快看刚才特别通知的电子邮件啊!”

        “换我的话早就不管什么课程不课程了,赶紧看邮件呐!”

        “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神之镇定!”

        “获奖理由‘为攻克赫尔病毒作出突出贡献’是什么鬼!?银河奖不是艺术大奖吗?其下没有医学分类的奖吧?”

        “前面新粉丝?这事说来话长,请搜索《百年灭世》四乐章当时带起又被压下去的新闻。”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方召获得银河星辰奖的事情,虽然方召还在按照他原本的节奏讲着这堂课,但课堂的讨论区已经被各种催着方召看邮件的留言霸屏。

        延北市干休所。

        同样看直播的方老太爷,从讨论区得知方召得奖,又从官网得到确认之后,在家喜极而泣,泣不成声,声嘶力竭。

        方老太爷觉得,这已经不仅仅是家庭荣誉了,作为今年唯一一个获得银河星辰奖的延洲人,方召是为洲争光,而作为攻克赫尔病毒的功臣之一,那就是造福全人类!

        “我家小召啊……怎么就这么能耐呢!”

        老太爷情绪激动起来,愈发不可收拾,正感动得鼻涕眼泪糊一脸,一扭头,发现老太太正开摄像头拍他。

        方老太爷:“……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