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280章 又想搞什么

第280章 又想搞什么

        一  与很多人所想的一样,火烈鸟延洲分部的半年活动结束,当天夜晚就有不少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将直播上新人奖颁奖的那一段截出来,制成视频,还加了字幕和特效。

        “我最崇拜的人就是方召!”

        威金森那嗓门,喊得响亮。

        还有之后的获奖感言,也都成了大家打趣的点。

        领奖时的获奖感言,其实就是威金森照着公司为他准备的稿子背熟,在台上说出来而已,但偏偏,颁奖嘉宾是方召。

        威金森感谢公司,感谢队友,感谢父母等等感谢完之后,还激动地感谢了方召……

        2s俱乐部的人憋了一口血:你感谢他干什么?!给你准备的稿子里没这句话!

        如果说出来的话还能吃回去,2s俱乐部的经理大概会按着威金森的头逼他将那几句话吃回去。

        可惜,不能。

        当时直播,镜头确实没有对着2s众人,直播中也没有放出他们各种复杂表情。火烈鸟这边不是娱乐报刊,也顾及2s众人的脸面,毕竟2s也是个老牌强队,给他们点面子。

        当然,火烈鸟的人也知道,就算他们不去制造话题,在场的媒体记者也会将这事传出去。这帮记者最擅长的就是,找到一点火花,然后让它燎原。

        所以,火烈鸟自己只要维持格调就好,其他的,交给专业人士。

        的确如他们所想,果然有不少记者抓住了这个机会,会场的摄像头没拍,但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带设备了啊!

        不仅拍得清晰不说,还从各个角度,拍得相当完美。不止拍了会场颁奖典礼时的画面,还拍了颁奖典礼之后,酒会上,威金森找方召要签名时的情形。

        所有的素材放在直播截取的片段里面,编辑成视频新闻,播放量不断攀升。现在整个延洲游戏圈的人都知道,2s今年的新秀,半年榜新人王,也极有可能是年度新人王的威金森,是个官方验证的方召粉。

        “哈哈哈,今年的新人真有意思。”

        “我仿佛又看到2s经理那张黑如锅底的脸。”

        “不过说起来,电竞选手里确实有不少人崇拜方召,但,敢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来,也就威金森一个。”

        “来个人,再说说当年银光与2s的恩怨情仇,我都快忘了。”

        “既然威金森是方召的粉丝,为什么不去银翼,怎么签了2s?”

        “应该是被2s截了。”

        “现在这样的局面真尴尬,银光的人看到这些大概笑翻天。”

        2s俱乐部,不少人也看到了这些新闻。

        威金森这孩子别看操作犀利,但其实在待人处事上,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聪明,就好像所有的情商和智商都用在游戏上,其他方面,十分之一都难分到,现实中做的一些事情挺二的。

        不然威金森也不会被2s的人轻易忽悠地就签了合同,还是签的长期合同,合同里针对跳槽这方面有格外严格的说明,就是为了防止威金森一个激动跑去银翼。

        2s俱乐部的经理看着网上的报道,很是头疼,不过,算了,别人要笑就笑吧,银光那边也讨不到什么好,毕竟一开始威金森先的第一意向是银光,是银翼游戏部的经理没抓住机会。怎么说,也是他们2s这边挖到宝了。

        是的,一开始威金森的第一选择就是银翼5o极光,只是维恩从队伍整体考虑了一下,犹豫了几天,这苗子就被2s的人抢了。这就是为什么维恩每次提起威金森都一副后悔样子的原因。

        不过,在其他电竞俱乐部的人,以及网友们都在看笑话的时候,银翼这边银光团队的人,从游戏部经理,到下面的电竞选手,并不像外面的人想的那样欢乐,相反,气氛还有些沉重。

        活动结束的第二天早上,维恩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在办公室坐下就跟方召打了个电话:“昨天因为时间太晚,就没找你。关于队伍现在的问题,想找你谈谈。”

        团队这两年签了不少人,虽然团队成绩还可以,也是延洲这边综合型娱乐公司投资电竞游戏战队这一块做得最成功的,值得骄傲一下。

        只是,近一年来,团队里有些队员疏于练习,略显膨胀了,而仅仅维恩自己,在那些队员们面前并没有足够的威慑力,之前因为方召服役、准备重要的音乐会,维恩没去打扰,现在,终于等到机会。

        维恩一连说了半小时,所有的话用一句直白点的解释就是:这帮小家伙们欠收拾了。

        说完之后,维恩就听方召回了一句。

        “知道了。”

        虽然说半小时就得到这么三个字,维恩还是很满意的,因威金森事件的糟糕心情,难得好了许多。

        游戏部门的员工们看着维恩的心情在半小时时间里转变,很诧异。

        “咱经理刚才遇到什么好事了?心情不错啊。”

        “但总觉得他笑得有点瘆人。”

        银翼大楼5o层。

        几个新人正看着网上对昨天活动视频的评论。

        “哈哈哈哈,队长你们看,网上那些人的评论真好笑,2s的人当时的表情简直像便秘一样,现在估计气得要死哈哈……队长,你们怎么了?”

        几个小新人哈哈哈了半天,突然现团队里的老前辈们并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

        就连平日里豪爽的大块头米路,此刻也只是静静看着窗外,目无焦距,带着点淡淡的忧伤。

        “你以为我们逃得了?”贾科靠在椅子上,冷漠说道。

        “逃得了……什么?”新人们不解。

        叮——

        群消息提示。

        现任队长秦久楼面上肌肉一抽,点开消息:“来了。”

        团队的成员都打开群,看到群里面很少说话的“再活五百年”了条消息。

        一个坐标,一个时间,就没多的话了。很典型的方召风格。

        副队佟阳一副牙疼的样子。

        索萨格哀嚎。

        银光团队的老一批队员,回想起了曾经的经历。

        新人们被前辈们奇怪的反应弄得格外紧张。

        “索萨格前辈,你揉胸干什么?”一名新人问。

        “疼。肝胆颤抖。”索萨格像是记起了什么可怕的往事。

        “方召前辈,其实看着也没那么可怕。”一名新人说道。

        银光老一批队员听到这话,齐齐回了一声:“呵呵。”

        这一天,银光团队的人并没有刷任务,银翼大楼的不少人现,游戏战队的那些人,上午来的时候还挺有精神,下午却一个个蔫了。就连平时很活泼的几个,都相当沉默。

        之后,很快大家都现,银光团队的人突然开始奋起,这两年养出来傲慢性子也收敛了,像是回到了刚刚创建队伍时候的那样。

        维恩看着现在队伍的精神面貌,满意了。果然,还是还是得隔段时间就去方召那里说说话,这帮人还是需要人鞭笞。

        那边,方召下线之后,就将游戏头盔给卷毛自己玩。

        因为十代机搬去公司了,住宅这里,用的就是火烈鸟的游戏头盔,平时是卷毛在玩。

        从游戏室出来不久,方召收到了王叠的消息。

        说的是两天时间给结果,但这才一天不到,已经找到了。

        记下诺瓦·罗曼的详细地址,方召联系左俞和严彪,“收拾东西,明天准备出远门。”

        出远门的意思是,可能需要在外待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老板,去哪?”左俞问。

        “茶沙海。”

        茶沙海,是一座小岛的名字,归属马尔斯洲。

        次日,左俞和严彪各自带着一个旅行箱过来。

        “老板,飞行器已经跟公司申请好了,随时可以出。”左俞说道。

        看着正跑前跑后的卷毛,严彪问,“这次出门带卷毛?”

        “带它出去跑跑。”方召说道。卷毛需要活动活动,回来的这些日子,卷毛多数时候都玩游戏去了,这样不好,还是出去走动走动。

        说着方召接到了个电话,转身进书房。

        见方召回书房去接电话,左俞带着些兴奋跟严彪说道:“茶沙海啊,那地方可是个度假的好地方,我还没去过呢。”

        “我们是当保镖的,当尽职尽责,不能贪图享乐!”严彪义正言辞。

        “当方召保镖的好处就是能到处跑,我当他保镖的第一年,就将十二个洲都跑遍了。”

        “去干什么?”

        “大概是找灵感,那时候老板接了火烈鸟游戏音乐创作的任务,我跟着他每个洲的烈士陵园跑了一遍。不过那之后每年都会去各洲的烈士陵园一趟,到时候你也一样。”左俞说道。

        “那这次老板去茶沙海干什么?”严彪问。

        “我哪知道。老板指哪儿就去哪儿呗,少问原因。而且,以我的经验,这次咱们两人去茶沙海,估计也没什么出手机会。”

        “为何?”

        “你以为咱俩去茶沙海的任务是什么?”

        严彪一脸茫然,“你的意思是?”

        左俞指了指正在兴奋的卷毛,“遛狗的。”

        此时,银翼大楼。

        段千吉的电子邮件里打开着一份休假申请。

        是方召过来的。

        休假?

        归期不定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前阵子准备音乐会太累,出去放松一下也可以,但这“归期不定”有些微妙。

        如果是因为要准备下一场音乐会,要去各地找找灵感,也能理解。

        不管是去度假放松,还是准备下一场音乐会,段千吉肯定都会批,只是心中疑惑。打电话过去询问,方召也只是说去茶沙海一趟。

        茶沙海是个旅游胜地,很多人喜欢去那里度假,乍一听也没什么特别。

        可段千吉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因为,每次方召休假之后,总能搞点事出来。事情大小程度,与休假时间长短,几乎成正比。

        所以,这次,方召又想搞什么?

        沉思半晌,段千吉问身边的秘书:“最近有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大新闻?”

        作为段千吉的秘书,对于段千吉口中“大新闻”的标准还是很清楚的,所以,被问起也很淡定地回道:“近期的所有大新闻都为您整理过去了。”

        “就这些?”

        “目前为止,就这些。”

        得到这样的回复,段千吉心中还是不踏实。

        “盯着茶沙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