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258章 金爪子

第258章 金爪子

        方召听到后面的动静了,为了防止卷毛跟水缸里的“兔子”打起来,方召先对主持人表示歉意,然后起身,将正准备朝水缸里伸爪子的卷毛提起来。

        摄像师有些失望,其实他也想看看,身价逾亿黄金赛犬与外形混血海蛞蝓,打起来谁会赢。是黄金赛犬将混血海蛞蝓咬伤,还是混血海蛞蝓将黄金赛犬蛰倒?

        可惜了,方召怎么就在这个即将开战的关头插手呢?

        别说摄像师失望,在线的观众们也很遗憾,方召没转身的时候他们一个劲儿在讨论区叫,方召转身了,他们又遗憾看不到“兔狗大战”。

        书房外。

        左俞和严彪正聊着。

        书房是隔音的,他们聊天不会影响到里面,同样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严彪正在吐槽他的个人终端手环不好用,想换新的。

        手环,这种集电脑手机各种证件等等为一体的新世纪人类基础装备,严彪当然想换个好的用着顺手的。

        “有防弹的吗?”严彪问。

        “当然有,不过那得看你付多少钱,不同防弹级别的价格也不一样。”

        左俞给严彪看了几款,质量越好价格也越贵,严彪咂咂嘴,“等攒够工资,去买个用着顺手的。”

        “最近火烈鸟为了宣传新品,正搞活动,里面有个抽奖活动,老会员三次抽奖机会,新注册会员五次。你还没有注册过火烈鸟会员吧?看你身边也没什么火烈鸟的东西,又不玩游戏。”

        “对,没注册过,有抽奖?都有什么?”

        严彪凑过去看了看左俞打开的屏幕界面,抽奖转盘上面的奖品,有积分,有游戏装备,也有实物奖品,耳机,音响,游戏机……个人终端?

        “火烈鸟什么时候造个人终端了?他们不是造游戏机的吗?”严彪疑惑。

        “他们还造机甲呢!”左俞开玩笑说了句。

        的确,火烈鸟游戏机里面的十代机,在方召某次于牧洲东山农场当机甲使用,救了苏侯之后,就被网友们笑称为“机甲中的游戏机,游戏机中的战斗机”,关键时候能当机械铠甲用,保护小命。

        “个人终端是火烈鸟与其他公司合作的,据说质量不错。不过,一般这种抽奖活动别想着抽到那种高级装备,我要求不高,就想抽个大红包,一万的那个。”

        正说着,书房门打开,方召提着卷毛出来,指了指卷毛,示意左俞和严彪看着它点,别让它搞破坏撕家。

        左俞点头,无声道:“明白。”

        将卷毛放在外面,方召关上书房门,隔绝外面的一切声音。

        不过卷毛有小情绪,哼哼唧唧在那里刨门。

        左俞见状,赶紧将卷毛带远一些,“卷爷,别刨门了,不就是那只水箱里的‘兔子’,等老板事情办完了你再进去,现在刨门小心没狗粮吃。”

        卷毛不刨了,趴地上不吭声。

        左俞继续跟严彪谈刚才的话题,“我抽了一次,就抽到个积分,你战况怎样?”

        “正注册呢。你说抽一百还行,一万就别想了。至于我的个人终端,还是自己想办法攒钱,不过说起来,咱们工资不低,但好像也没什么事,我们被召回来也就去牧洲接了条狗。咱们这保镖当得也太清闲了。”严彪道。

        “当方召的保镖,久了之后你会发现,保镖变成保姆。”左俞感慨,“以前我基本上就当个司机,还有陪练。”

        “陪练?”

        当司机严彪能理解,但,陪练?

        “练什么?格斗?枪法?还是其他?”严彪好奇了。正因为看过方召在那场恐怖袭击中的表现,他才会好奇,左俞到底怎么跟方召对练?他也跟左俞切磋过,但感觉,左俞未必是方召的对手。枪法也绝对比不上方召。

        “其他。”左俞解释,“玩游戏陪练,我跟你说过的,银翼现在的游戏战队就是老板创建。”

        一听是游戏陪练,严彪想笑,不过,再一想到方召在哨所恐怖袭击时的表现,又笑不出来,话在嘴边转了圈又憋回去,道:“当时看到方召直接秒杀那些怪物的时候,感觉自己过去那近二十年军队生活都喂了狗。”

        见卷毛抬头看着他,严彪立马道:“我不是说你。”

        卷毛又趴回去。

        严彪在左俞的指导下,打开火烈鸟抽奖页面,看着抽奖机会那里显示的“5”,也不废话,直接点“抽奖”。

        第一次,十块钱红包。严彪很满意,十块钱不是钱?有红包就不错了,开门红,好兆头!

        第二次,游戏装备。《世纪之战》游戏里面的一把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枪。严彪觉得也行,他本来就打算有空去玩玩那个游戏。

        第三次,优惠券。鸡肋。

        第四次,积分。屁。

        严彪无奈笑道,“套路,都是奸商的套路。”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左俞抽第二次,也是优惠券。

        就一次机会,左俞抬手正准备点,余光瞥见旁边趴地上的卷毛,蹲身手臂一揽,“来,卷爷,咱们来玩抽奖游戏。”

        卷毛对“游戏”这两个字很敏感,耳朵立马就支起来了。

        “来咱们抽个大红包!”

        左俞将抽奖转盘放大,然后握起卷毛一只狗爪子,按在转盘中间的“抽奖”那里。

        严彪抬眼皮扫了下,心道:SB!狗还玩游戏?还让它帮你抽奖?狗爪子就比人手指金贵?

        不过很快,严彪发现左俞瞪大眼睛盯着屏幕,再一看,“我屮!”

        只见左俞抽奖页面那里,一个大大的红包打开,显示抽中一万奖金,下方还有备注“已转入账户”。

        左俞查了查账户,瞪大的眼睛顿时笑眯:“哈哈哈!头一次抽中现金!还是个大红包!!卷爷,不愧是金爪子。”

        说着左俞还神经病似地小心摸了摸卷毛刚才抽奖的狗爪子。

        严彪心中嗤笑,不就是运气好点,关狗屁事!

        狗屎运!

        严彪收回视线,准备用掉最后一次抽奖机会。不过,手指在快碰到屏幕的时候又停住了。

        不对啊。

        狗屎运?

        狗?

        看了看旁边又趴回地上的卷毛,严彪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学左俞道:“咳,卷爷,咱们再玩个抽奖游戏?”

        卷毛抬头,但没动。它记得这人对它的态度不怎么好,就算智商与人类中的聪明人还有很大差距,但喜恶亲疏还是能清楚察觉到的。

        左俞在旁边乐呵:“屎都没铲过,还想跟我一样待遇?这小东西……咳,卷爷记仇呢,你得拿出诚意!要真诚,懂吗?狗是有灵性的动物。”

        严彪不信邪,一直盯着卷毛。

        一人一狗对视半分钟,严彪败下阵来,搓了搓脸,努力让自己的眼神变得真诚且带着歉意:“拜托了,卷爷!”

        走过去,蹲身,垂头,抬腕,严彪将个人终端弹出的光屏举到卷毛面前,抽奖面板放大。

        跪是绝对不可能的,要有尊严!

        左俞扯了扯嘴角,抽个奖而已,严彪还真当回事了?

        其实左俞心里也觉得是自己来运了,只不过恰好碰到卷毛的狗爪子按上去而已。严彪这样何必?用旧世纪人的说法,这叫迷信!

        那边,也不知道是觉得严彪态度不错,还是本身就好奇,卷毛抬爪子按在“抽奖”上面。

        然后,严彪和盯着转盘上的指针转动。

        左俞也想看看这次严彪借着狗爪子能抽到什么好东西。

        随着指针的转速越来越慢,严彪和左俞也越发紧张,眼瞅着指针朝着大奖奔去。

        个人终端……终端……终端……

        严彪在心里默念,祈祷指针别慢一步也别快一步。

        “个人终端”那一栏两侧,一边是购物满减券,一边是会员积分,购物券就不说了,严彪也没想去买什么,而会员积分,他要会员积分有屁用?

        指针越走越慢,两人屏住呼吸,看着指针走过“会员积分”,最终停在“个人终端”那里,正中位置。

        左俞看着弹出的抽奖结果,那个还有礼炮特效的“火烈鸟最新个人终端一套”字样,只剩下一句:“我屮艸芔茻!”

        严彪这次真差点跪了。盯着抽奖结果好一会儿,才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它身价这么高了。这狗爪子,真是带金的!”

        书房内。

        随着访谈进行,服役的趣事,个人经历,职业规划,人生目标等等。方召也没忘记提八月份金色殿堂演出的事情。

        与歌唱专业和表演专业的不同,他们这种作曲专业的,演出都是展示自己的作品,方召这次计划请乐团去演奏,而这种乐团演奏模式的,现场听当然更有感觉。

        银翼考虑到八月那时候人气下降,现场很可能坐不满,所以让方召趁人气在,在直播中提演出的事情,然后提前开启预售通道,这样买票的人会多一些。

        不过方召也知道分寸,提演出的事情也没有说多,两句将要交代的交代清楚就行了,不然会引起观众和节目组反感。

        待访谈完毕,主持人格蕾茜还让方召展示了一下他兵役的成果——军功章和带回来的枪,又近距离拍摄了置物柜水缸里的全球唯一一只外星混血巨型海蛞蝓,满足观众的好奇心。

        虽然经历灭世纪,海蛞蝓体型变大了些,如今海水观赏宠物市场也特别培养过一些大体型新品种,但也不至于跟方召书房里的这个一样,如果能放手里,好大一坨呢,真跟兔子一样。

        待访谈结束,直播切断,方召才打开书房的门。

        一出书房,就见到左俞和严彪两人,一个在给狗梳毛,一个在网购狗粮。

        方召疑惑,这两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积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