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77章 挑最难的申请

第177章 挑最难的申请

        安检员虽然心情激动,却没有立马在朋友圈晒他今天拿到的签名,既然方召选择的是一辆看起来很普通的车,那就说明方召并不想被人认出来,所以他打算等纪念日之后再。

        进入延北市境内的方召直奔目的地。他去年来延北时就在这里买过房子,这个时节正是冬季,很多在外行走的人围着围巾,方召围巾帽子一戴,也不容易被认出来。

        至于卷毛,他被方召装在包里提着。

        在延北市的屋子休息一夜之后,27号那天,方召带着卷毛去了方家二叔那边,拜访一下两位长辈。去年十一月份的时候,方家二叔二婶就问过方召回不回来过纪念日。

        方家二叔二婶家的长子方宇已经去服役了,今年不能在家过纪念日,次子方启和小女儿方玲留在家。

        方召开着那辆看起来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租来的车,到方二叔二婶家,同四人吃了顿饭,并在热情邀请之下在他们家过了一夜。

        再次见到方召,方二叔二婶这两位主人家倒是更显拘束,像是他们去别人家做客,而不是别人来他们家。方召去年还只是“有出息”,今年太吓人,他们每天都能从娱乐新闻里看到方召,有时候还在推送的头条上。当然,更多的是欣慰,毕竟方召是他们侄子。

        次日,也就是纪念日当天,方召开着那辆租来的车,带着四人前往干休所。

        在前往干休所的路上,方家二叔二婶跟方召说了这一年来的事情。方宇服役很顺利,隔一段时间给家里报平安,今年服完役就能回来了,对此,方家二叔二婶都非常高兴,天天数着日子。

        除方宇之外,他们也说了方老太爷的事情。过去一年里,方家二叔二婶同往年一样,在一些小型节日会去看望方老太爷,但不同于往年的是,方老太爷今年竟多次叫住他,主动问了许多,比如方宇服役的进展等。这让方家二叔二婶受宠若惊。也问过关于方召的,不过在问起关于方召的事情时,老太爷面上的情绪表现明显多了些。

        在方家二叔跟方召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车的后排座,方家二婶和方启、方玲坐在那里,还有一条不大的卷毛狗。

        对狗好奇的方启和方玲拿着梳子抢着给卷毛梳狗毛,方家二婶在旁边看着胆战心惊,总担心俩孩子用力太大将狗毛扯下太多。

        昨天在看到这条狗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喂养,生怕弄出来的食物会把它吃坏,好在方召带狗粮了。

        在旁边干看了会儿,方家二婶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摸,这狗的身价他们知道,摸狗毛的手都在颤抖。

        纪念日是每年干休所最热闹的时候,干休所人来人往,还是同以前一样。

        今天,一大早方老太爷和老太太就早起,换了一身干净喜庆的衣服,坐在门口等小辈们过来。

        一小时,俩小时……

        人是接连来的,也有他们看好的几个后辈,教导两句,给个大红包,看起来与往年也没什么不同。不过今天,二老隔会儿就伸长脖子望望外面,或者查看一下有没有收到新消息,一小时之内已经看了十来遍。

        见到这一幕的人相视一眼,齐齐做了个牙疼的表情。

        等谁?

        还能有谁!

        二老基本上只对小辈们和颜悦色,以前对孙子一辈还算好,现在基本上只有重孙一辈能让二老态度缓和,而重孙一辈里面,混得最好的也就方召了。

        叮!

        短信提示音响起。

        老太爷眉梢动了动,迅查看,回信。

        那边,已经进入干休所的方召,与二叔二婶一家分开行动,去停车场停好车之后,走了另一个门。

        刚才他到的时候就给二老了个消息,这也是二老的要求,现在方召不同以往,怎么说也是个当下有点名气的明星了,今天来干休所的也有不少年轻人,如果被认出来,可能会对干休所造成不好的影响,老太爷让他如果没别的急事要办就直接去俩老的住处休息着,等这边完事儿了,二老回去再跟方召慢慢聊。

        方召从停车场到二老住处的时候,路经同样来看望长辈的一户人家旁边,父亲正在教中学生儿子怎么讨老人欢心,见儿子走神,有些生气:“看什么?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那个人感觉有点熟悉。”那少年指了指路过他们的身影。

        “每年都这么多人,肯定会有熟悉的。”

        “好像我偶像!”

        那父亲闻言,一巴掌呼儿子后脑勺:“学什么不好,学别人追星!”

        方召依老太爷给的门牌号找到二老的住处,门已经被远程控制打开。方召就在客厅坐着等,没有去其他房间乱转。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二老从外面回来,还帮方召带了一大份晚餐。

        “你打算去哪里服役?”进门一坐下,老太爷就问道。

        二老已经从方家二叔那里得知方召有一个服役名额,可以到更轻松的地方服役去,而现在,方召名气渐大,又被各洲媒体推到风口浪尖上,老太爷就怕方召太年轻,不够清醒,在这个时候做错选择,一旦真明目张胆搞特殊,肯定会遭口诛笔伐。

        “我想去舰上。”方召道。

        “舰上?”老太爷眉毛抖了抖,笑意收敛,“上面?还是下面?”

        上面指的是星外太空舰,下面指的是星球内海军舰。两种舰上服役,难度相差很多,一个极难,很艰苦也很危险,另一个比较轻松。

        “上。”方召回道。

        老太爷愣了愣,没想到方召竟然会这么选择,问道:“为什么?”

        “想去而已。”

        这次老太爷蹙眉沉思许久。

        原本按老太爷的打算,如果方召选得太过简单的服役项目,他就把他挑选了几个月的一个服役项目推荐给方召,那个地方服役,离母星不算太远,因为离得越远,服役难度越大,但也不算太近,不至于遭人诟病。

        论难度级别,最难的自然是那些探索型战舰服役任务,很苦,也充满了未知,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不要冲动。”老太爷以为方召是被舆论影响,提醒道。

        “没冲动,去年就在计划了。”

        方召的选择让老太爷很意外,也欣慰,终于有个后辈主动选择战舰服役了!

        “如今正在服役的探索型天空舰,据我所知只有两艘,大角星号和北落师门。听说,原本的计划是四艘太空舰执行探索任务,不过去年年底上面开了个会,决定收紧往外探索的步子,先将已经探索的地方消化,省下来的军费会用在异星球建设。不过决策什么时候都可能变化,你可以先查一查最新进展,申请服役页面有个排行,你选择从难至易的排列,最难的那两个应该就是太空舰服役的,会有介绍和说明。”

        也就是说,方召申请服役的时候,只要挑最难的申请就行了。

        一般这种难度大的服役选项,是可以主动申请的,不过每年主动申请的人都极少。

        “先吃饭!小召来了之后还没吃东西呢!”老太太责怪地看了眼老太爷。

        老太爷不服气地瞪回去,明明这老太婆昨天比他还急,这会儿看问题问完了,又来装好人!

        方召的选择,老太爷老太太心中满意的同时也很担忧,难度级别跟危险程度一般成正比,而在他们眼里,文艺娱乐型人才,那都是花架子,也就吓唬什么都不懂的小年轻,方召在他们心里就是这类。毕竟现实与游戏是不同的,游戏中霸气,生活中怂蛋的也不少见。

        晚上方召要回去,被老太爷和老太太拉住了。

        “你就在这里,等服役的事情整完之后再回去,我还能帮你参考参考,收到什么回复我也能帮你多打听消息。”老太爷说道。

        天色渐暗,来干休所拜访的人也少了,老人们都坐在一起交流,说说自家的后辈。

        方老太爷带着狗出来了,特别神气。

        “哎,这狗有点眼熟啊。”一位退休的老人说道。

        “这不就是曾经炒得很火的那条牧洲冠军犬吗?”

        “就是那条价值过亿的狗?”

        方老太爷很得意,“对对对,就那条!不过你们记性不好,这狗不是牧洲的,是我重孙带去牧洲参赛的,现在又带回来了。来,卷毛,给这些老家伙们打个招呼。”

        “汪!”卷毛很给面子地叫了声。

        方老太爷没少拿方召出来吹,重孙一辈里面最有名的就是方召了,再加上方召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曝光率确实很高,干休所的不少人都知道,方召就是方老头的重孙。

        “你重孙来了?”

        “怎么,方老头,想给你重孙搞特殊?”有人笑问道。

        “啧!我是那种人吗?!我正让他主动申请服役呢,明天申请系统一打开就让他提交申请。”方老太爷板着一张正气的脸说道。

        能主动定向申请的就那么几个,那都是绝大部分人不想去的。

        干休所的几位老人诧异地看了方老太爷一眼:“吹牛的吧?你舍得让你那明星重孙去那种地方?”

        “怎么舍不得?年轻人嘛,多锻炼心性,不指望他去挣军功,他又不走那条路,我让他去最艰苦的地方体验、磨砺,他以后才能走得更远。”

        “……呵呵。”方老太爷的话,了解他脾气的退休老人们都只是笑而不语。他们要真信的话,一百多年就算白活了!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次日,方召打开兵役申请系统,依照方老太爷的建议,选择从难至易排序。

        现兵役难度最大的确实是方老太爷提到的大角星号和北落狮门,不过方老太爷建议方召先申请在大角星号上服役。大角星号战舰的服役年龄更大,里面的许多成员都是极有经验的,遇到事情也不会慌。

        方召填完个人信息,提交申请。

        可能是申请这些高难度兵役项目的人太少,审核也很快,下午就给方召了回复——

        “驳回!”

        再翻一页,理由:政审未过,不宜到本舰服役。

        方召看着“政审未过”四个大字,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因为这条被驳回。他档案里没有任何犯罪记录,黑街生活经历也不至于扯上这条,很多人都有黑街生活经历,就算是现在那些军官,也有出身黑街的。

        想了想,方召又提交了一份北落师门战舰服役申请。

        次日一大早,方召就收到了那边的回复——

        “驳回!”

        理由:政审未过,不宜到本舰服役。

        方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