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68章 纯属污蔑

第168章 纯属污蔑

        作为交流赛的开场赛,十分钟不到就结束,对于很多喜欢边看视频边吃饭的人来说,确实短了。以往他们看一场对战,三分钟就能吃完的量,怎么也得吃半小时,正好看完一场比赛。拿比赛视频下饭,是很多游戏玩家喜欢做的事情。但今天的开场战竟然如此之快!

        结束之后,网络上的讨论也很激烈,有些在对这场交流赛进行技术分析,有人在猜测这场交流赛的十个人,到底有几个换人打了,虽然昨天公布选中的挑战者时,有好几个挑战者都了视频,但只要是没有直播登录游戏的,都有可能临时换人。

        不过,不管换没换人打,这场交流赛的目的已经达成,方召“再活五百年”的身份也没人怀疑,即便还有怀疑的,那也是极少数的人,大部分游戏玩家们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酒店某层,雷洲“无线电”团队所在之处。

        一名刚从游戏舱出来的青年面上还带着七分惊愕三分茫然,他就是十名挑战者中最后一个下线的。

        不过,在看到坐在前面的人之后,这青年赶紧收敛面上的神色,愧疚地道:“抱歉,大少,没能将他狙杀。”

        坐在椅子上的萨罗·雷纳一副深思的样子,闻言说道,“我觉得你应该使用十代机,方召就是使用的十代机,十代机听起来也比九代机高档,可惜,我的十代机放雷洲了。”

        “……大少,这跟机器无关,再说,我用九代升级比用十代适应更强。”

        “就差那么一点点!”萨罗气愤地拍了拍椅子扶手。

        那人面带无奈,刚想说“大少,那真不是‘差一点点’”,就听萨罗道:“就差一点点,你就可以开一枪,甭管射没射中,买了账号又给你弄来那么威风的一把狙击步枪,你竟然一枪未开!我很没面子的!”

        “……抱歉,大少。”那青年垂头,他也只能这么说了。真不是他不想开枪,而是他连对方的一根头丝都没看到!他怀疑一开始方召就已经察觉到他的位置了,所以才有意避开。

        萨罗面上阴晴不定,变幻数次,突然道:“把方召从银翼挖过来,得多少钱?”

        经纪人无情拒绝:“你死了这条心吧!”

        不同于银翼真准备大干一场,他作为萨罗的经纪人,太清楚这位大少的尿性,他们“无线电”是真准备玩一把就走的,他也相信,这位大少对电竞的热度也持续不了多久。既然只是玩一把就走,为什么还要花大价钱挖人?

        挖别人也就算了,在其他人看来是高价,对他们而言则未必。可真想要挖方召,那就是实实在在的高价了!挖过来之后还得运作更久,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本,这种事情他可不干。

        ——

        酒店的另一层,2s俱乐部团队所在楼层。

        刚看完一场短暂的交流赛,本应该充满了议论探讨声音的,可现在却非常安静。

        同为延洲的电竞团队,但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跟银光的人对上过,两团队关系也不好,平时不会有什么交流赛或者练习赛之类,所以2s高层想着借此机会先试一试那位大名鼎鼎的“再活五百年”的实力。原本他们也是想抢一个名额,可惜,没买到。

        依照游戏的进展以及开放的地图,他们可能还得等好一段时间才能跟银光的人碰上。之前他们还遗憾,错过了一次与再活五百年提前交手的机会,但现在,却变成庆幸了!

        就算他们能抢到名额进入这场交流赛,大概下场也与里面那十位挑战者一样,一旦消息泄露出去,他们也很丢面子的,没见现在网上正在议论十位挑战者的真正身份?

        “有这么一个人在,以后延洲热闹了。”一位延洲的游戏评论家说道,

        这给延洲的五大电竞俱乐部带来不小的压力,因为,只要有方召在,或许,还真能打破原本的平衡。

        与此同时,以延洲排名第十的斑马俱乐部团队,此刻的心情相当糟糕,先不提早前在夜店对方召下手的事情,刚到酒店的那天,在6楼休闲区生的事情,他们本想借着萨罗·雷纳的手去试探银光团队,没想到萨罗转头就将他们给卖了。

        涉事的几人面若死灰,他们知道,银翼记仇的性子,不会轻易将这事揭过的,现在没动静,只是因为重心还在火烈鸟年会,一旦年会结束,银翼的报复就会到来。

        动别人可以,但是,动一个团队的重要选手,那银翼真的要跟他们动真格了,难怪之前夜店事情,银翼报复的手段那么狠。

        银翼一向都是这样,你玩舆论,他也跟你玩舆论,你搞事,他同样搞事。之前斑马俱乐部的两位高层请人对方召下手,之后两个与那事相关的斑马俱乐部高层,一个进医院,一个离职。

        那名还躺在医院的斑马高层后悔不已,若早知道方召就是“再活五百年”,给他十个胆子也不会对方召下手!

        62楼,银光团队这边,维恩很高兴,兴奋地跟人说着什么,大概在商讨后面的计划。

        而方召,其实内心没什么好激动的,他一个心理年龄一百多岁的人,本身与别人就不同,赢了那些人也不值得炫耀。

        因为开场的交流赛,各洲的电竞选手中,有些人打退堂鼓,但也有人更想同方召较量,只可惜,开场的交流战之后,他们就找不到方召的人了。

        方召被唐灿请到火烈鸟总部大楼,工程师们准备再次进行一次测量,他们需要足够的数据来证明十代机的成功。

        将方召带过去之后,唐灿就离开了,他的事情太多,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

        方召配合工程师们进行了一部分实验,之后他在一旁休息,看着那些工程师们在那里分析数据。

        一名头花白精神矍铄的老工程师来到方召旁边坐下,他是这里的总工程师曹勘。这里大部分人都受过曹勘的指导,所以,大家都习惯叫他曹导。

        曹勘对方召表示了强烈的兴趣,“在我的预想中,至少两年内,使用十代机的那一百个人里面,没有能够达到适应值98的人,没想到,才三个多月而已,你竟然已经到99了。”

        曹勘对方召笑得十分和蔼,“小朋友,有没有兴趣来火烈鸟总部工作?”

        方召看向曹勘,不语。小朋友?他上辈子加这辈子年纪合起来,其实与面前这位差不多大。

        见方召没回应,曹勘叹道:“算啦,你还有你的路要走,听说你的专业其实是创作?作曲的?嘿,有意思,这点可以开个新课题研究研究,你们作曲家的大脑,是不是比普通人要活跃?”

        “可能吧。”方召道。

        曹勘一边跟方召聊着,手上也没停,五指飞起,在网上搜索着方召的个人信息。

        “咦?”曹勘突然疑惑地看向方召,“你还没服役?”

        “没。”

        “那你有的烦了。”曹勘将屏幕上新冒出来的几条热门娱乐新闻给方召看,“你被盯上了。”

        方召大略扫了一眼,那些娱乐记者们终于查到,至今为止,他并没有服役期。

        其实一开始那些娱乐记者们是想顺着方召为什么枪法那么好,身手那么敏捷这条线去查的,既然不是从特殊部门出来的,那很可能就与服役有关了,确实有一些人会在服役期间接触各种枪械,提高身体反应能力。

        没想到,这一查,就现方召的大学经历,根本就没有服役期!

        这并不难查,只要去齐安音乐学院问一问就能知道,从大一到毕业,每年都有方召的考试记录,他的成绩单也不是秘密。

        既然每年都有考试记录,中途没有缺过一年,那就是说,大学期间,他并没有服过役!

        现这个信息的娱乐记者们兴奋了,他们最喜欢看到的就是正当红的明星们被爆出“逃役”的事情!

        这两天方召在网上的搜索热度很高,虽然他的年纪还没有到服役的最后期限,但也是一个能引起不少关注的话题。

        而且,一个尚未服役,在游戏中却有如此身手的,要么是游戏老手,要么,就肯定有什么别人没有的经历!

        以前游戏圈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个神人,那自然就是后者了。而方召与其他人不同的经历……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了黑街。

        于是,再一次刷新娱乐新闻的时候,就出现了类似的新闻标题——

        “惊!全球第一竟然出身黑街!”

        “揭秘黑街里不为人知的那些事!”

        “扒一扒方召的黑街生活!”

        ……

        对于很多并不了解黑街的人,他们的印象就是:贫民窟,脏乱差,成天打打杀杀,各种见不得光的事情时刻生,跟旧世纪背景的电影里面讲的那些黑帮一样!

        于是,网友们悟了。

        “原来是黑街出来的,难怪那么厉害!”

        “之前看到说方召有黑街生活经历,原以为只是在黑街短租,这么看来,方召应该在黑街生活了不短的时间。”

        “传言方召曾经参与过黑街的帮派斗争,是不是真的?”

        “据说黑街人手一把枪,天天玩枪战,方召果然是玩过真枪打过真仗的!”

        “我怎么还听说,方召是黑街某个帮派老大的私生子?”

        也有一些网友反驳,说黑街不是你们想象的这样,哪那么多黑帮?

        但很快这些言论就被挤下去了,因为,去年网络热播的一个剧,它就这么演的!

        在广大游戏玩家们的脑洞中,已经将方召打上了“黑帮”的标签。

        画手们已经灵感爆棚,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唰唰几笔就画出了他们脑中所想的方召的黑街形象:纹身黑皮衣,墨镜大砍刀,嘴里叼着一支烟,身后站着一排人,降龙伏虎,牛气冲天,酷炫狂霸拽!

        “虽说方召现在看起来一副文艺人的样子,但谁知道他在黑街的时候是什么样?不是有传言,方召以前很冷酷的么?说不定以前他就是这模样!”

        “对了,还有游戏里的那几道疤,说不准以前他脸上就有过,帮派战争留下的伤疤,只是后来用医学手段去除了!”

        众玩家们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很快,这个新形象在游戏玩家之间流传。

        看着自己新形象画的方召:“……”

        延洲,延北市干休所。

        啪!浇花的喷水壶猛地被砸到地上。

        “简直胡说八道!”方老太爷气得胡子直抖,“黑街又不等于黑帮!这些人真是乱说一通!这这这……这什么鬼形象!”

        老太太也在旁边叹气,“这帮年轻人,就是劣质剧看得太多!这都成天想些什么啊!”

        “还黑帮私生子……简直就是污蔑!造谣生事!不行,我要跟召小子说一说,这事他必须得澄清!若是由着这帮人说下去,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虽然老太爷和老太太并不知道方召在黑街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但他们相信自己这位曾孙不会同网上的那些传言一样,参与什么帮派斗争。

        正在刷新闻的方召,接到了来自延北市方老太爷的来电。

        “……好,明天我就澄清……嗯,今天公司的人已经在准备了,明天一定说清楚……不用了……真不用您出面……”

        方老太爷很不得亲自帮方召解释,虽然他那点地方上的影响力放全球范围讲,实在不算什么,但如果能帮方召澄清那些谣言,他老人家也是愿意出面的。

        一聊聊了半小时,难得方老太爷这么多话。

        断开通讯之后,方召就接到了维恩的来电。对于网络上的那些谣言,银翼会控制,但不会完全阻止,毕竟,有议论就有热度。

        “一切都准备好了,明天拍卖会的时候,你可以借这个机会解释,顺便宣布暂时退出团队准备服役的事情。”维恩怕方召被网上的那些诋毁谩骂的言论影响,“那些言论并不一定都是游戏玩家们的,应该是某些对手公司的引导,他们巴不得将你挤出去。现在你只要等待最好的时机,冷静,别急。”

        “我不急,很冷静。”方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