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未来天王在线阅读 - 第163章 群星璀璨夜

第163章 群星璀璨夜

        在雷洲,很多人提起萨罗·雷纳这个雷纳家的纨绔,总是牙疼兼头疼,对萨罗的行事作风很是看不上眼,但偏偏又奈何不了他。

        就比如这次,《世纪之战》的开启,萨罗又动心了,十年前的游戏盛宴开启他没能赶上,毕竟那时候年纪小,没能过火烈鸟的年龄限制,手头的资金也有限,有心思也没法付诸行动。现在不同了,手下没有游戏公司,没有俱乐部,那就直接买!使劲砸钱!

        但雷洲的几大电竞俱乐部都防着他,压根不准他插手,于是,萨罗生气了,并使出了他一贯的手段,砸钱,大把砸钱挖墙脚。不止挖雷洲的,其他洲的也挖。

        萨罗虽然做事不靠谱,但他手底下拿着高薪水的那批人有能耐啊,硬是帮他挖过来不少有真才实学的人。

        这次收到年会邀请的团队,除了银光之外,另一个今年成立就获得资格的,就是萨罗手底下的“无线电”电子竞技俱乐部。

        雷纳这个姓氏,在雷洲就是金字招牌,出了雷洲,同样有着影响力,哪怕再不关注的人,看到这个姓氏,也会思量再三。

        现在,萨罗又要挖人,盯上的还是榜单排名第一的“再活五百年”,其他俱乐部就算有挖人的心思,看到萨罗这架势,就犹豫了。论砸钱挖墙脚这种事情,他们还真比不上这位。

        萨罗也是底气足,挖人挖得光明磊落,反正爷有钱!任性!

        周围众多视线集中到左俞身上,就算心理素质再强,左俞也倍感压力。

        深吸一口气,左俞正准备告诉这位欠揍的傻哔“你认错人了”,刚张口,就被秦久楼用手肘碰了碰,“老大来了。”

        一听方召到了,左俞心中松了口气,团队的其他人亦是。被这么多人围观可不是什么高兴的事情。

        “怎么回事?”方召拨开挡在前面的人,走过来。

        “是这样……”左俞低声将刚才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左俞原本跟着秦久楼他们一同来到6楼这里放松放松,秦久楼和佟阳他们有认识的老对手,也是老朋友,顺带介绍队伍里的新人们认识认识圈内的前辈们,左俞对这些没兴趣,他又不是职业玩游戏的,也就是跟着方召,方召玩他也跟着凑热闹而已。

        虽然是保镖,但他并不低人一等,也只有在方召面前才会有点保镖的样子,不跟在方召身边的时候,他还是有特战队队员的傲气的。

        队伍里的人也没真拿他当跟班,左俞也算是他们队伍中的一员,虽然同方召一样,上线的时间并不多,但实力摆在那里,而且,平时方召不在线上的时候,左俞若是不跟在方召身边,也会教他们一些东西,如果说方召是他们的教官,那左俞就是他们的副教官。所以言语之间也与对待其他队员不同。

        左俞坐在座位上也没动,但他现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

        索萨格跟着秦久楼跑了一圈,就回来跟左俞聊起从其他洲电竞选手那里听来的八卦,比如明天晚宴会有几个游戏巨星过来捧场之类。

        正说得兴起,眼前一花,一只手转瞬出现在索萨格面前,稳稳接住了那个砸过来的橙子。

        再之后,就是萨罗带着人过来了。

        一见这边形势不对,秦久楼几人也赶紧回来。周围的人也都将注意力放到他们这群人身上,在看戏,也是在等答案。

        这次跟团过来的,有银翼的一个董事,一个副总,但那些高层都有高层的交流,不会跟他们混一起,维恩刚刚跟几个皇洲的娱乐公司高管交流感情去了,能及时赶到这里的,也就只有方召。

        只要是调查银光团队的人,对方召都不会陌生。

        “那个橙子是他们扔的,像是在试探。”左俞说道。

        试探什么?

        当然是试探左俞到底是不是“再活五百年”!既然问不出答案,就直接试了。排除银光团队的其他人,这里令人怀疑的,也就只有“身份不明”的左俞。

        左俞在跟方召说话的时候,萨罗也打量了一下方召,然后问旁边的经济人:“这人是谁?有点眼熟。”

        萨罗的经纪人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告知:“银光团队的总负责人,银翼虚拟部门经理,同时也是银翼的签约作曲家,代表作《百年灭世》系列,咱们以前那部电影《战神》,就用过他的第三乐章,你花一千万买过使用权的那个。”

        经纪人这么一提醒,萨罗有印象了,他之所以记起来,不是因为经纪人提到的影片和乐章名,而是他记得他曾经被冤打过,那次疑似将他曾祖父气哭,其实是老爷子自己听歌情绪爆而已,就是那次他差点被打残,能没印象吗?

        不过,自那之后,萨罗就时来运转了,他专门弄了《百年灭世》四个乐章的完整mV去讨好老爷子,得到不少好处。本想挖方召,可惜银翼不放人。

        “原来是你啊!”

        萨罗又开始打挖墙脚的主意了,问方召,“你有没有跳槽的打算?”

        “没。”方召面无表情道,又看向萨罗,“你从哪知道他是‘再活五百年’?”

        萨罗抬手就往一个方向指,“他们说的。”

        众人齐刷刷顺着萨罗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是几个穿着黑白条纹服的斑马俱乐部的人。

        “不是我们!我们没在他面前说过!”斑马俱乐部的几人都是一副郁闷得恨不得喷血的样子。

        “他们在我身后说的。”萨罗果断道。他又不是真傻,那些人什么心思他其实明白,不就是想借着他的手,去确认左俞到底是不是“再活五百年”?正好萨罗自己也好奇,心思一转,便朝左俞旁边正唾沫横飞说着什么的索萨格扔了个橙子。再一看将橙子接住的左俞,心中认定左俞就是“再活五百年”。

        这么快的反应,这么好的身手,再加上那与众不同的气场,不是“再活五百年”还能是谁?

        其实,看到左俞接橙子那一幕的人,心中所想的与萨罗一样。所以才都安静下来,打算听一听,确认心中的猜测。

        方召朝斑马俱乐部几人那边扫了一眼,收回视线,对萨罗道:“你认错人了。”

        “认错了?他不是?可我觉得他就是。”萨罗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是方召不承认而已。

        “随你。”

        其实,若不是维恩一直强烈反对提前公开身份的话,方召也不会瞒着,对他来说,没必要这么复杂,但维恩思考的角度不同,维恩以及银翼的宣传部、公关部那些人,所思考的都是如何才能做到获利最大,如何才能引起最大的关注,现在不就是?因为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吊着,才会令银翼收到这么高的关注度,全球各洲的娱乐媒体提起火烈鸟年会,也会提起银翼的银光团队。

        方召也不跟萨罗多解释,只告诉他,挖人不可能,然后让队里的人该干嘛干嘛去。

        “那这个橙子……”左俞抬起手里刚才接住的橙子,问方召。

        “切了。”方召道。

        秦久楼几人同时抖了抖,他们总觉得,方召刚才说的这俩字带着杀气。

        左俞咧了咧嘴,掏出随身带着的折叠刀,抛起橙子,在空中闪电般划了一刀,另一只手将尚未落地的橙子接住,放在桌上的果盘内又是利落的两刀,松开手指,橙子被切成八瓣散开,皮薄多汁,香甜的气味飘出。

        出刀非常稳,下刀也十分果断,切出来的八瓣像是被机器量过一般,均匀得很。

        萨罗眼睛一亮,叹道:“好刀法!”

        左俞:“……”你他玛脑子有坑啊?老子把橙子当你在切,这点眼力都没有?!

        最后萨罗的经纪人实在看不过去了,找借口将萨罗拉走,6楼也恢复了之前的热闹。但时不时还是会有不少打量的视线,不过,知道打听不出什么消息之后,也不再那么执着去询问了。反正明天就能知道了不是?

        晚上,自由活动结束之后,都回到62楼准备休息。

        维恩已经得知了今天的事情,对秦久楼等人道:“这事我知道了,你们不用再想这个,好好睡一觉,准备明天用最好的状态赴会。”

        他们不好对萨罗动手,就一同记到斑马俱乐部的人头上。

        “有些人就是爱耍小手段,啧。”维恩摇着头回房,然后联系人给斑马俱乐部再制造一些麻烦。

        与此同时,网络上,一条消息引起了不少游戏迷的关注。

        “据酒店内某队员透露,‘再活五百年’真实身份疑似方召的保镖。”

        不知道是谁透露出去的消息,不过没照片。

        虽然没有明确规定过,但一直在内部公认的一条规矩就是,在这里你可以随意自拍,但在不经别人允许之前,不得随意拍摄他人的照片布在公开平台,谁触犯这条,会被同行鄙视并排斥的。

        所以,就算有人往外卖消息,却也不敢将6楼当时的照片也卖出去。

        不过,就算没照片,也让关注火烈鸟年会的游戏迷们激动了。

        “我就说为什么‘五百年’大神身手那么好,原来是保镖。”

        “据小道消息称,方召那位保镖出身特战队。”

        “特战队?这么牛!”

        “难怪枪法那么准!”

        “全球榜单第一,竟然在给方召当保镖?方召多大的脸?!”

        “特战队出身的保镖,怎么去玩游戏了?”

        “可能是被现技术高吧,回想一下,后来方召很多时候都没带保镖在身边,应该是让他的保镖去玩游戏扫分去了。”

        “‘疑似’,只是猜测而已,又没确定,看你们说得跟亲眼见过一样。”

        “越想越觉得可能,空穴来风必有因哪。”

        “那银光里面还有一个‘小飞鱼’是谁?”

        “都别哔哔了,反正明天年会就能知道,历届榜单第一都得上台讲话的。”

        ……

        次日,酒店62楼大厅。

        银光团队的人忙得热火朝天。

        “胶在哪?我型又乱了。”

        “哎,谁衣服拿错了?”

        “卧槽,佟阳你居然还喷香水!平时怎么没现你这么骚包!”

        “包呢?我的包呢?”

        维恩指挥着带来的化妆师给队员们整理仪容,靠他们自己是绝对整不好的,秦久楼、佟阳他们还行,索萨格这类就不忍直视了,还是得靠专业的化妆团去收拾。

        今天,他们要面对的不是一个小圈子的关注,而是来自全球媒体的镜头

        “待会儿咱们进会场的时候经过签名墙,咱们是签真名还是签游戏Id名?”索萨格问。

        “索萨格你是智障吗?你游戏Id与真名一样的!纠结个毛啊!”贾科嗤道。

        “真名与游戏Id不同的,签哪个都可以。”佟阳说道。

        “左俞,你待会儿签‘小飞鱼’还是签你真名?”索萨格问。

        “小飞鱼。”左俞不习惯在外乱留真名。

        进会场的顺序,是依照排名来的,银光团队全球排名五十开外,而且也只有主力队员和团队高层能走那条通往会场的主道,其他人都是从另外的门进去的。

        一直等到下午五点,才轮到他们。

        从酒店出来,踩着铺着带有火烈鸟图案的地毯,在众多镜头之下,走向会场大门,并在中间的签名墙上留下自己的大名。

        虽然银光团队排名靠后,出场靠后,但他们出现的时候,记者们显然更激动,拍摄机械运转的声音格外多。尤其在他们签名的时候,镜头全都聚焦在每个签名的人身上。

        方召签上自己的姓名,左俞签上了“小飞鱼”这个Id名,也在告诉昨天捕风捉影的记者们,你们认错人了。

        左俞也第一次尝到这种明星般的待遇。不怪那么多人想当明星,这种感觉真不错,不过他也知道,能受到这么多关注,都是因为方召。

        进场之后,方召就跟他们分开了,方召的位子与秦久楼他们不同,在更靠前的地方,前面的位置方便上台。